【名家专栏】今年阵亡将士纪念意义不寻常

大纪元专栏作家Scott Powell撰文/曲志卓编译

阵亡将士纪念日(Memorial day)的最初起源是悼念日(Decoration Day),旨在纪念那些在内战中阵亡的将士,在他们的墓地献上鲜花。

尽管内战是美国历史上伤亡最惨重的战争,约有62万人丧生,但直到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中又损失了55.9万的生命之后,悼念日才成为近一个世纪的国家法定假日。

在越南战争中,悼念日更名为阵亡将士纪念日,以纪念在任何战争中因公殉职的所有军人。1968年,国会通过了《统一星期一假日法案》(the Uniform Monday Holiday Act)。这一天成为了正式的全国假日。该法案将一些假日统一改在星期一,从而为联邦雇员创造了三天的周末。

缅怀那些在战时为美国服务而牺牲的人是这个节日的中心目的,但当我们把它与我们的历史联系起来时,阵亡将士纪念日具有更深刻的意义。

美国人民牺牲了财富和生命,他们以这种独树一帜的精神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保证所有人都有自然权利的国家——生活在自由中,拥有平等的价值,能够追求机遇和幸福。《独立宣言》指出这些权利来自上帝,因此是不可剥夺的——即它们不能被国家或任何统治当局侵犯或夺取。

为保护这些权利而起草的《美国宪法》规定了一个有代表性和有限的政府,三个权力分支互相制衡。同时,《宪法》也规定了联邦制的州法律和权力制度以制衡联邦政府。这一制度旨在确保政府对那些以投票和民意方式给予其合法性的公民们负责。

人类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些有文化成就、美德和荣耀的民族国家,例如伯里克利时期的雅典,美第奇时期的佛罗伦萨、伊丽莎白和莎士比亚时期的英国。

但是,没有一个是以美国的方式建立起来的——也就是说,一群人类天才虔诚地起草一部宪法。这部宪法的目的是减轻腐败和权力滥用,同时保护公民不可剥夺的上帝赋予的权利,为他们提供实现梦想的机会。建国先父们将这部宪法上升到了接近神圣的水平,在宪法之下全民平等。在此之前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政府都未曾创造出这样的宪法。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民有和民享的政府。其合法性完全由人民投票确立,并通过选举团制度平衡人口大州和人口小州的利益。

正是当时的这些思想使美国的建国变得绝对独特和堪称典范——这可能是塑造现代世界和在20世纪继续影响世界其它国家的最深刻的一个事件。

因此,当美国将士在服兵役中牺牲时,他们不仅仅是为了保卫美国,更是为了维护与建国相关的自然权利和至高的价值观。这些权利和价值观激励着全世界的其他人。

因此,在阵亡将士纪念日缅怀和纪念那些为国捐躯的勇士之后,我们似乎也应问,作为一个国家,在建国理想的实践上我们做得怎么样。换句话说,美国的爱国主义现状如何?我们的政府运转得如何,我们作为公民的表现如何?

尽管很多人抵死否认,但从2020年11月的选举开始,美国上空一直笼罩着一片乌云。随着多角度的、大量的投票违规证据浮出水面,如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Maricopa County, Arizona)选举表格的司法审计,这乌云变得越来越暗。

如果亚利桑那州的重新计票发现各种方式的违规行为严重到足以改变选举结果,那么在其它有类似违规行为的州,人民应有责任也进行类似的司法审计。我们民选政府的合法性只来自人民,这必须由他们决定,而不是由计算选票的人或机器如何计算选票决定。

另一方面,美国人正在迅速失去他们的权利,并越来越目壅耳塞。由于主流和社交媒体的审查和取消文化大行其道,许多人根本不知道至关重要的事态发展,例如我国南部边界非法偷渡的泛滥,以及军队各部门内部正在日益低沉的士气。

在美国军队,拜登政府重新灌输了种族分裂的关键种族理论。

阵亡将士纪念日提醒我们,美国军事人员被要求献上自己的生命。保卫国家和参与战争是最严肃、最重要的工作。分裂我们的军队或使我们的士兵士气低落的计划或政策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总之,今年,2021年,从两方面讲阵亡将士纪念日都比以往意义更加重大。我们有责任缅怀那些在为国家牺牲的人,并重新承诺,他们的生命永远不会白费。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有责任牢记并同化一个遗产。该遗产始于一群勇敢、才华横溢和忠实的奠基者。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为自由的诞生、为建立一个以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为基础的新国家。一个宪政共和国,其合法性完全来自于人民,其首要责任是为人民服务和保护人民。

作者简介:

斯科特‧鲍威尔(Scott Powell)是西雅图发现研究所(the Discovery Institute in Seattle)的高级研究员,《大纪元时报》的撰稿人,也是即将出版的《重新发现美国》一书的作者。在 scottp@discovery.org 联系他。

原文“Memorial Day 2021: Greater Meaning This Year Than Ever Befor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