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泽格斯:美青年陷社会主义骗局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编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7日讯】“这已经超出了当你说了点流言蜚语就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掀起热潮,然后被训斥几天的范畴。如今(取消文化是)你被取消了参与社会的资格。这是列宁主义,这是毛主义!不幸的是,在美国东西两岸,Z世代正在领导这一潮流。”摩根·泽格斯说。

本次访谈的嘉宾是摩根·泽格斯(Morgan Zegers),无党派和非营利组织“美国青年抵制社会主义”(Young Americans Against Socialism)的发起人。她最近还推出了一个叫“一些理性想法”(Some Sanity)的播客。

我们讨论了取消文化的兴起,以及今天美国的年轻人是如何从根本上误解了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

取消文化的兴起及现象

杨杰凯:我们正在2021年“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上采访摩根·泽格斯。这是(本节目与她的)第二次交谈,上一次是在2020年,记得我们进行了一次非常非常精彩的交谈,谈到了Z世代(指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如何理解社会主义,其观点似乎并不同于人们所预期的那种常见观点。

泽格斯:绝对的。我们这代人正以令人不安的速度拥抱社会主义,我将尽我所能与之斗争。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处境,当文字被扭曲了原意,语言扭曲了,而左派这样做是为了控制话语权。所以我们正在反击,试图揭穿左派在这方面的众多谎言。

杨杰凯:所以今年的(CPAC大会)主题是“未被取消的美国”(America Uncanceled)。这对你意味着什么?

泽格斯:对我来说,当我们谈论社会主义时,我总是努力帮我们这代人分清,社会主义不等于北欧,因为那里是资本主义经济。(虽然)他们有庞大的社会福利项目,也有很高的税收,但归根结底,他们有私营工业和私营企业,尊重资本主义制度。

另一方面,社会主义是一种经济制度,从控制私营企业和私营商业开始。这是我想让他们明白的基本事实。但是当我们从讨论正在实施的社会主义经济政策到采用一种激进、威权式的取消文化时——我们在历史上社会主义暴动中看到这种取消文化,它最终演变成一个共产主义、激进、压迫性的政体——这时我开始担心了。

马克·莱文(Mark Levin,律师、作家和美国保守派电台主持人)很擅长谈论取消文化。这已经超出了当你说了点流言蜚语就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掀起热潮,然后被训斥几天的范畴。如今(取消文化是)你被取消了参与社会的资格。这是列宁主义,这是毛主义!不幸的是,在美国东西两岸,Z世代正在领导这一潮流。

杨杰凯:请跟我再详细说一说,因为这并不明显。人们会说,“且慢,每个人都是要为自己的错误行为承担后果的啊。”你可以在推特上说些蠢话,我猜通常是在推特上,但也可以是任何社交媒体。我听(组织心理学者)卡林·博里森科(Karlyn Borysenko)说过,(历史上女性组织的社交性)针织社团也做过这种事。怎么成了列宁主义?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极端的立场,不是吗?

泽格斯:我喜欢回顾过去。纵观历史,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都利用孩子来对抗他们的父母和家庭成员,如果父母和家庭成员在背地里说政府的坏话,孩子就会举报。

这事在中国和苏联发生过,但在美国我看到的是,这已经不再只是政治领域里的取消文化,不只是在推特上政客们互相攻击。

相反,我在看(美国ABC电视真人秀约会游戏节目)《单身汉》(The Bachelor),我看到一个年轻女生的照片,她上小学的时候在万圣节戴过印第安人的头饰或者穿着印第安人的服装,美国土著人的服装。你知道吗?她被取消了,但是显然她在节目中赢了。

传言是这么说的。她在节目中胜出了。当这张照片被曝光后,公众的反应非常强烈,以至于她和那个单身汉最终分手了。现在她公开道歉,说“请不要为我辩护,我得承认这个错误。”

另一个例子是名为Solly Baby的婴儿襁褓品牌,我一直在关注她。这是一家生产婴儿繈褓的公司。(其产品是)当你穿着正装的时候,你可以把你的婴儿贴身系在身上,而且非常时尚,他们推出了一种叫做Loop的新款式。

不幸的是,有人不开心,因为历史上的女性、有色人种和某些部落成员用过类似的风格,而他们觉得Loop剽窃了(其它文化)抱孩子的方式,而这种方式自人类存在以来就一直存在。

他们说她偷窃了那种风格,试图将其推向市场,通过有色人种女性使用的风格来赚钱。整个过程都很疯狂。

她道歉了,说“我很抱歉你们被冒犯了。这不是我的本意。”她再次被取消了,因为她的道歉是“为她自己”,为一个白人女性、一个“享有特权的白人女性”,她应该向那些被冒犯和受到影响的女性道歉。现在她正在道歉,说她真的没有意识到,而且她还必须道歉十次。

现在她已经是第三次道歉了,总之,故事梗概是,评论中终于有人对她感到满意了,因为她基本上是跪下来说,“我对我做的一切可能冒犯了你们的事表示道歉,请原谅我,请允许我向你们学习,我很抱歉浪费了你们的时间,让你们证明我错得有多么离谱。”

很恶心。这是一家婴儿襁褓公司,我们看到它却变成了(暴民辩论)的公共场所。你必须道歉并且挨抽,直到你满足了暴徒。实质就是这样。

杨杰凯:在这个具体的场景中,据我所知,这个女士非常有影响力,在很多女性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教育啊,育儿啊,等等,是这样吗?

泽格斯:是的,每个人都喜欢她。令我惊讶的是,第一次道歉得到了很多赞扬。人们都说,“你能 说‘我做的事让一些人不高兴了,我很抱歉’,你真的显示出了对人的尊重。”但在愤怒的左翼“觉醒”群体中有一小部分人,他们只看到身份认同,只聚焦在文化马克思主义层面,因此才不满意。

所以她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道歉。最后,第三次道歉时,我看到了社交媒体上的评论,那些活动人士评论说,“我知道这才是配的上你身份的道歉。”这种措辞非常令人担心,因为他们会继续攻击你,直到你满足他们的要求,让他们高兴,说他们想让你说的话。

教育系统中的短板:未教授极权政权的历史

杨杰凯:和我一起工作的一些人实际上来自中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他们告诉我这种行为让人想起了文化大革命期间发生的事情,虽然不完全相同,但是整个取消、做出极端补救的想法是一样的。这背后的意识形态是什么?在你看来,为什么“取消”对其如此重要?

泽格斯:就是(害怕)有一种对立的政治理念,可以挑战你。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人们无法获得基本的网络资源,因为如果他们有这种资源——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来自(从黑奴成为废奴运动代表人物的)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他说,“教育让你无法成为奴隶”,我是转述的啦,但基本上是说:教育让你无法成为一个奴隶,因为你知道什么是真实的,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你会捍卫自己,挺身反抗压迫者——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政府试图掩盖真相,压制真相。

人们说,“这就是《1984》(乔治·奥威尔的小说)。”不幸的是,我们可能正在经历这种情况。不过,我担心的是——当我们想到我们在教育系统中学东西时,当我正在上高中的时候——我没有学到这些(极权)政权的历史,没了解到,他们带着进步的承诺而来,带着变革和为工人阶级、为人民奋斗的承诺而来,这就是这些可怕的极权主义独裁政权的发端。我们这代人真的需要把这些事实贯穿起来。

组织活动 消除年轻人对社会主义的根本误解

杨杰凯:你在领导一场反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青年运动。从我们在去年上次谈话到现在,发展形势如何?

泽格斯:谢谢!这是漫长的一年。中共肺炎(新冠肺炎)是一次非常非常疯狂的经历。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们的组织刚成立六个月。我们最初的目标是讲述(社会主义国家)幸存者的故事,因为我们这一代人中有70%的人说他们会投票支持社会主义者。

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们实际上并不想实行社会主义。他们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社会主义的定义,比如没收生产资料,或者把主要工业进行国有化。

但是他们仍然说他们想支持社会主义,所以我集中力量让他们明白这一点。不幸的是,我们还没有感受到社会主义的直接威胁。

我们这一代人从未感受到这种威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世代)现在更愿意听左派的声音,接受了他们的说辞。简而言之,向他们生动描绘社会主义是什么样子、解释社会主义的威胁有多大的最佳方法就是讲述幸存者的故事。

我们以此为基础建立了这个组织,我们发布的内容头几个月就获得了数百万的点击量。我们最多点阅的视频在2020年有2500万的流量。它讲述了一个男子用冲浪板从古巴横渡海洋到佛罗里达礁岛群、到达美国的故事。

最终,他完成了移民手续,并加入了美国军队。他在阿富汗服役,他这么做是为了向这个给了他自由的国家表示感谢。

这是一个很感人的故事,它给你上了很好的一课,让你明白为什么美国这么好。即使我们有我们的问题,我们并不完美,但我们很幸运能生活在这里。我们就是这样开始的。

然后我们想向前推进,自问“我们知道教育体系已经溃烂,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流行文化也通过这种左派宣传渗透进来了,我们的大学教授基本上都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试图培养新一代的左派。

除了在社交媒体上疯传的视频,我们现在还要做什么,才能让我们的事业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并长久存在下去?”

我发现了密歇根州立大学的一项研究,很吸引人。其目标基本上是收集如何能确保年轻人不会只是为了考试而记住一些信息,在考试中把它们写在纸上,然后忘掉的资料。

你如何让他们深刻理解某个问题,特别是要理解为什么要接触相反的观点并理解它非常重要?事实证明,最有效的方法是依靠朋友,而不是父母或教授。这就是所谓的朋友原理,朋友与朋友的沟通。

很明显,以朋友的身份与年轻人交谈正是如何让他们敞开心扉、并可能改变他们的想法的途径。我们已经把握了这一点并在积极运用。我们现在在德克萨斯州有一个工作室,在圣安东尼奥地区。

我们制作了关于历史、经济、政策、金融、文化的视频,都是教育系统缺乏的好东西,这种缺乏导致年轻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社会主义思想产生更大的兴趣。

杨杰凯:谁能想到像这样的面对面交谈会发挥很大的作用呢?我想这就是它发挥作用的方式。你 最后还有什么想法?

泽格斯:对我来说,我很兴奋的是,很多人问我他们能做什么。我要说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守住你所在的社区。如果你不确定该做什么,但是你想参与其中,并且非常忧心,那就去参加学校董事会会议,确保“1619项目”没有在你的社区、你的学校实施。

这些年轻人将在未来领导你们的社区,所以必须确保你了解他们被教授的内容,确保校董会里没有疯狂的激进分子。如果你愿意,可以竞选校董事会成员。对我们地区的许多年轻人来说,这是未来的趋势。我们会去做这件事。

杨杰凯:摩根·泽格斯,很高兴再次采访你!

泽格斯:谢谢你的邀请!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