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下三滥攻击香港法轮功 透中共迫害困境

自由从来都不是免费的,中共治下的香港亦然。杨美云老人是一名瘦弱的法轮功学员,长年累月地坚持在中环、金钟一带派报、讲真相已经二十多年,却无意中开创了香港的历史。

2002年,杨美云及其余七名被告于中联办外静坐抗争,被控阻街及阻差办公等罪罪成。2005年5月,案件经三年上诉至终审法院终极胜诉。判决确定法轮功学员全部无罪,明确指出“法律要求一般道路使用者迁就行使抗争自由的抗争者”,并强调检控人员要考虑《基本法》及《香港人权法案》保障市民集会抗争自由。这被各界视为守护港人不受无理检控的重要防线,保障了香港的言论自由。至今,“杨美云案”被认为是香港抗争自由相当重要的判决,被列入香港大学法律必修课程。

杨美云老人只是一位普通的香港法轮功学员。十多年过去了,香港每况愈下,法轮功学员却越久弥坚。

但这,也使香港法轮功学员越发成为中共的眼中针、肉中刺。进入2021年以来,中共对香港法轮功学员的攻击越来越无底线。试举4例。

其一,中共掌控的香港《大公报》,从4月20日到29日,连续发表了8篇有关法轮功的所谓独家报导和社评,要求利用港区国安法取缔法轮功,里面充斥着恶毒的辞汇和攻击性的语言,让人感觉回到了大陆文革时代。此外,4月24、26日,又接连发生了法轮功学员梁珍(《大纪元时报》香港记者)被跟踪、上门骚扰事件,《大公报》于此也难逃干系。

其二,法轮功真相点频频遇袭。据《大纪元时报》不完全统计,从4月2日至9日,一周内至少有六个法轮功街头真相点十多次遭凶徒破坏或袭击。4月12日10时许,一光头中年男子在九龙亚皆老街法轮功真相点用硬币掟一名法轮功学员,袭击该学员,又试图抢其手机,旋即逃走。

其三,再雇凶袭击客观报导法轮功的独立媒体——香港大纪元——的印刷厂。4月12日清晨,4名暴徒强行闯入承印香港大纪元报纸的大纪元新时代印刷厂,用锤仔肆意破毁,重点是印刷机的控制台、出报机、电脑,并盗走其中一部电脑的CPU,其中一人还从环保袋中拿出混泥土碎,撒在出报机和打报机上。事实上,这是成立15年的新时代印刷厂第五次遭到严重破坏,上次是在反送中期间的2019年。

其四,3月4日,香港街头出现大批无人看管的展示架,内容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展示架以简体字书写,落款为一个新注册的网上论坛,和一个后缀为tw的网址,还有二维码。其中一个摆放污蔑展示架的老妇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承认,是受到深圳共产党指使,每天还要回传摆放污蔑展板的图像上去。大纪元记者目击,该老妇一人就在旺角六处摆设了18个污蔑展板。而且,旺角还出现多名身形壮硕、纹身的男子,到场摆放污蔑展板。

这些事件表明,中共对香港法轮功学员发动了又一波的打压、攻击。但是,如笔者在“评中共再雇凶袭击香港大纪元印刷厂——香港的命运仍在港人手中”一文中所说:中共色厉内荏、外强中干。本文对这个观点再作论述。

其一,过去一年来,中共操控港府、警察大幅打压香港新闻自由,例如:(一)订立港区国安法;(二)200名警员搜查壹传媒大楼;(三)警方修改通例内的“传媒代表”定义,不承认记协及摄记协签发的记者证件;(四)港台《铿锵集》编导蔡玉玲查车牌被控作虚假陈述;(五)有线新闻大规模裁员,等等。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香港记者协会是日公布的香港最新“新闻自由指数”仅为32.1分,创2013年有记录以来新低。

但是,为什么就没有在台面上对客观报导法轮功的独立媒体——香港大纪元——直接动手呢?目前还只是动用流氓手段,诸如打砸印刷厂、跟踪骚扰大纪元记者。这表明,中共对香港大纪元颇有顾忌。那么,顾忌何来呢?

其二,由于“一国两制”,1999年7月中共发动迫害以来,法轮功在香港仍是合法存在。中共对此深恶痛绝,一直阴谋不断,例如,2001年6月14日指使时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公然声称法轮功是某教,2002年指使港府进行“23条立法”,但由于香港法轮功的勇气、智慧、坚韧,以及强大的香港民意和国际压力,都败下阵来,直至今日。

而中共最高层,在2002年和2012年分别换了领导班子,替换下迫害元凶江泽民,先后换上胡锦涛和习近平,胡、习都不等同于江,在对法轮功的政策上也并非铁板一块。而且,随着国内、国际形势的深刻发展,中共自己的生存危机越来越严重,迫害虽维持,但已是强弩之末,摇摇欲坠(详见笔者“火与血见证 法轮功20年唤醒世界”一文)。

对香港法轮功而言,中共释放的信号也有不寻常之处。突出的一点是,2020年最后一天,长期在街头滋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中共红色组织青关会一夜间消失了。青关会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成立专责迫害法轮功的610组织在香港的分支机构, 2012年在梁振英上台后成立。消息人士并指,鉴于青关会多年来街头暴力攻击法轮功,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形象,所以下令要求解散;而且,今次是由习近平亲自下达命令。

总括以上,本文以为,虽然今年以来,在中共操控下,对香港法轮功学员发起了又一波的打压、攻击;但这一波攻击的低级、下三滥,揭示了两点:

第一,由于法轮功二十多年来的全方位、多渠道讲真相,从港府港警到港人,对法轮功已有一定认识,中共的迫害政策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约。中共对香港法轮功又气又恨,但又感无可奈何。

第二,中共内部,从最高层到香港执行层,如何对待香港法轮功方面存在分化和混乱现象。就个人而言,犹豫不决者有之,捣乱生事者有之,混水摸鱼者有之,消极抵制者有之等等,不一而足。

中共内部的分化和混乱,正说明迫害政策的破产。这从一个方面证明,法轮功学员创造了当今世界的奇迹。

事实上,中共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后,肆意抓捕民主派人士,大批港人被迫移民走资,但法轮功学员仍在街头坚持讲真相、揭露中共的迫害,帮助民众退出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天灭中共”的旗帜一如以往般在街头悬挂。有港人说:看到法轮功那么坚定,感到也好像有个保护伞,也感觉到有种安慰,觉得有希望了。

的确,近年来中共连下毒手,香港风雨飘摇。但是,人数不多的香港法轮功学员,在红色暴政和黑社会相结合的恐怖中,仍然坚守“真、善、忍”信仰,仍然一以贯之的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讲真相,仍然无畏一切辱骂、诽谤、打压、构陷乃至暴力攻击,捍卫著香港仅存的一点点人权、自由和法治,为香港的未来撑著一片蓝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