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伍德森:左派以种族之名毁美国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6日讯】“民权运动不能被当作武器去惩罚白人,马丁·路德·金说,种族歧视之所以不好不是因为白人歧视黑人,而是它本身就是邪恶的。”伍德森说。

鲍勃·伍德森(Bob Woodson)是民权运动的一名老将,他创办了“1776联盟”(1776 Unites)。这个运动让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通过秉持美国立国之本,依靠自己的力量让生活变得更好。

种族歧视产业对美国造成了严重伤害,鲍勃认为这是美国目前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不要以为黑人寻求正义作为幌子来毁掉我们的国家。”鲍勃·伍德森说。

这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主持人杨杰凯(Jan Jekielek)。

杨杰凯:鲍勃,很高兴您再次来到本节目。

伍德森:这是我的荣幸。

保安要求黑人女生守规 被指“种族歧视”

杨杰凯:不久前,您与一些美国知识分子一起写信给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内容涉及几年前他们处理的一个有关种族歧视以及要求被指控的人接受种族偏见培训的事。这件事后续情况如何?你们收到校方回信吗?这件事来龙去脉又是怎样的?

伍德森:史密斯学院是一所女子精英大学,学费一年就需要8万美元。2018年《纽约时报》头版报导了该校的一名黑人女学生,到学校餐厅去吃午餐,她进入学生被禁止进入的暑期项目专用区域,当时学校食堂一名工作人员找到附近的保安,保安和这名学生互相都认识。

保安礼貌地告诉她,学校规定学生不能进入这个区域吃饭。于是女学生移到休息室,不过休息室也是禁止学生进入吃饭的,后来大楼的管理员看到她,不过管理员还是让女学生继续坐在那里吃午餐。

这名女学生录下了整个过程,之后把视频贴到脸书,她说是因为她的肤色,所以她遭到了这种污辱,并不断地谴责视频中的相关人员。

调查显示没有种族歧视 但保安及员工被辞退

伍德森:后来,学校校长凯瑟琳(Kathleen McCartney)向这个女生道歉,并处罚了大楼管理员和餐厅工作人员,并要求他们都去参加种族歧视培训。校长还聘用了律师。几个月后,律师楼出炉了171页的调查报告,报告结论是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有种族歧视的存在。

即使有这个律师调查报告,校长还是处罚了这些工作人员,也就是说校长设定女生讲的是真实的,之后又解释种族歧视可能潜意识中存在着,是一种间接的歧视。显然校长没有按照真实情况来处理。其实校长私底下向餐厅的工作人员道歉,但没有公开道歉。

大楼管理员在学校工作了35年了,没有任何污点记录,身体有一点残障。该女生把他和餐厅工作人员的照片、电邮公开到脸书上,说他们对她种族歧视。之后管理员被迫休病假,最后提前退休。他有残障,在学校认真工作了35年,最后受到如此打击,就是因为这个黑人女生想证明自己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而校长所做的是处罚和这件事有关的所有餐厅工作人员。

我联络了乔迪·肖(Jodi Shaw),她当时是餐厅工作人员中的一员,后来也被迫辞职,她把事件透露给《纽约时报》。我们联名50名黑人知识分子、活动家和商业领袖给校长写了一封信,要求她做三件事。第一,向这些工作人员道歉。第二,赔偿他们的损失。第三,停止所谓的多元公平共融培训,我称之为种族歧视培训,这是在侮辱人。

我们站在学校工作人员这边,我们在GoFundMe网页上为这2名工作人员筹款,希望能帮助他们,也是为了支付律师费。

校长的答复比较圆滑,信中说,感谢你们的来信,感谢你们对史密斯学校的关注。附件是7月18日事情的更多详情,感谢每一位雇员对学校做出的贡献。我们回信说我们已经读过这份报告了,我们认为校长您采取的行动非常过分,您需要去做那三件事。

民权运动被歪曲 白人受歧视 黑人享特权

伍德森:这是很重要的事,这是对民权运动的扭曲。我是民权运动的老将,不能让人利用民权运动的幌子压迫白人,马丁·路德·金博士说,种族歧视之所以不好,不是因为所谓的白人歧视黑人,而是种族歧视本身就是邪恶的。

“伍德森中心”和1776联盟是一组有身份地位的、包括大学教授、基层领袖的黑人组成,我们在发声,我们作为黑人,应该站出来和辛勤工作的普通白人阶层一起,他们正受到虚假种族歧视指控的伤害。我们的声明和马丁·路德·金博士的精神是一致的,我们应该跨越种族,共同对抗这种邪恶,没有肤色之分。

杨杰凯:整件事情让人感到相当不可思议,两年前发生的事件,但是现在仍然在发酵。您觉得这些学校工作人员遭到不公平指控后,他们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伍德森:他们心中充满了恐惧和无所适从感。很多企业都关门了,对这些劳工阶层来说,大学里的这份工作是非常稳定的,有很好的医疗保障,所以他们在这里工作了几十年。

一方面,他们要确保学生遵守学校的规定,比如学生不穿鞋就不能进学校餐厅。当白人工作人员遇到不穿鞋的黑人学生,他会很为难不敢发声,怕被说是种族歧视。但是如果他不按照学校的规定做事,那也是没尽到工作职责,也许会被学校解雇。人们很徬徨,不知道怎么做。

不幸的是我们现在营造这样一种环境,让黑人及其他有色人种感到他们有特权,他们能够作出一种姿态,似乎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这是以牺牲辛勤、诚实工作的普通美国人为代价的,本身养家的人被视为种族歧视者。

每次出现类似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事件,就会出现新一波的攻击,一个学校食堂工作人员曾报告说有人打电话威胁他。

美国人民应该站起来去对抗这种种族歧视产业,去对抗这种邪恶。

以为黑人寻求社会公正的名义 攻击立国之本

伍德森:“伍德森中心”和1776联盟就是在传递这样的信息,我们组织中所有的学者,包括格伦·劳瑞(Glenn Loury)、约翰·麦克沃尔特(John McWhorter),大家都团结起来,也希望更多的普通人加入这个行列。我们呼吁更多人写信给史密斯学院的校长,表达我们反对他们这种做法,也希望更多人在资金方面支持我们。我们在GoFundMe网站上为这两名餐厅工作人员募款,他们都是辛勤工作的养家的普通人,他们不应该受到伤害。

杨杰凯:遭到种族歧视指控的这些人可能会失去工作或者被迫提早退休,他们要承受很大的压力,糟糕的是现在人们却很随意地指控别人是种族歧视者。1776联盟,这个运动已经超越了纪念1776年美国建国和价值观的意义了。我记得您开始这个行动计划时谈到了这一点。现在是否显得意义更重大了?

伍德森:是这样。我们今天看到的,用为黑人寻求社会公正的名义,攻击我们国家的立国之本和价值观。

激进左派他们完全不关心黑人的福祉,他们实际上是民权运动的寄生虫,利用民权运动的丰厚成果,以此为武器来打击我们国家。

就像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引起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和其它组织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明尼苏达州(Minnesota)的暴乱,其中80%的暴乱者是白人,不是黑人。

他们宣称是为了替黑人寻求正义,可我们看到他们在俄勒冈、波特兰和其它城市暴乱时,他们焚烧《圣经》、美国国旗,他们已经不是为黑人寻求正义了,他们说《圣经》、十字架是白人至上主义的象征。如果你去看他们已经下架的网站,可以发现他们是反家庭的,他们把核心家庭说成殖民主义的一个符号,必须要反对。

我认为美国黑人能够克服逆境取得成就,终止奴隶制、《吉姆·克劳法》(Jim Crow),恰恰是依靠美国的立国之本,家庭、信仰、个人责任、自觉等最基本的价值观和道德,从而建立我们自己的各种机制机构、建立我们的银行、保险公司和酒店等等,恰恰是核心家庭的价值观才让我们走到了今天。

非常讽刺的是激进左派正在颠覆的这些核心价值观,恰恰是我们黑人抵抗压迫所仰赖的核心价值,他们号称这么做是为了帮助黑人。

那些马克思主义者颠覆美国 不在乎黑人

伍德森:史密斯学院的事件是扭曲民权运动精神的又一个案例。1776联盟的目标是我们必须站出来,形成一股力量,抵制这种对民权运动精神的扭曲,我们也希望更多的美国人团结起来,秉著全新的民权运动精神,我们需要以品格而不是肤色来评判一个人。

那些人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是来颠覆美国的,他们根本不在乎黑人,不在乎教师有没有教孩子星条旗真正的意义,实际上他们在玷污著美国好的一切。

现在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废奴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的雕像被推倒了。还有一个更令人愤怒的扭曲案例,有一个年轻人想写一篇关于马德·路德·金的作文,却被禁止了。他们说马丁·路德·金博士用了“黑人(Negro)”这个词,所以被禁止。

难道我们黑人定义自己要听白人的吗?接下来也要推倒马德·路德·金博士的雕像吗?我很担心他们正一步步地颠覆着美国的价值观,所以我们要站出来,团结起来,形成一股力量来对抗。

依赖政府福利 城市黑人社区普遍衰败

杨杰凯:之前您说的,我还不太相信,我后来查了一下确实像您所说的,在《吉姆·克劳法》的那些年,相对来说,美国黑人情况比现在还要更好一些,和我们很多人了解的不一样,很不可思议,请您再谈一谈。

伍德森: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城市黑人社区的衰败,未婚出生率高达70%,纽约甚至到90%,未婚妈妈年龄不足24岁,而堕胎率和出生率几乎持平。左派解释说是奴隶制和歧视造成的,1776联盟不同意这种说法。

我们研究后,发现奴隶制结束后的100年里,《吉姆·克劳法》实行的那段时间,1920到1940年,我们新建了5000所罗斯瓦尔多(Rosenwald)-布克·华盛顿(Booker Washington)学校,由西尔斯(Sears)百货商店的总裁罗斯瓦尔多(Rosenwald)和布克·华盛顿(Booker T. Washington)用4百万美金合作建造,后来黑人社区跟进投资460万共同建造。

在这20年中,黑人教育差距从三年缩短到六个月。之前黑人文盲率是75%,50年内文盲率降到25%,这在全世界都是前所未有的。我们的学者又研究了六个大种植园的档案记录,发现当时的奴隶黑人家庭,70%由一个男性和一个女性共同养育孩子,之后他们正式结婚。这是比较完整的历史。

我们黑人建立了自己的学院、大学,建立了自己的铁道。

我们今天看我们的城市,看到的只有衰败,即使在白人最糟糕、黑人最好的状态下也如此。美国人要意识到这种衰败和奴隶制、歧视没有任何关系,这是1960年代联邦扭曲政策带来的结果。

因为他取缔了核心价值观,人们依赖政府的福利,鼓励了依赖,削弱了核心价值观。福利计划投资了20兆美金,去所谓的扶贫,但是其中70%的资金流向了那些服务提供商的口袋里,他们把扶贫当做生意来赢利,所以人们工作和收入之间是脱节的。

过去的50年里,那些城市一直由一些自由派的黑人民主党政客管理,他们利用我们国家所谓的体制性种族歧视转移人们的视线,注意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

如果真像他们宣称的种族歧视是系统性的话,如何解释那些低收入的黑人,在他们自己的体系里也无法发展呢?而在奴隶制时,种族隔离期间,我们反而过得比现在还好。

黑人的人口监禁率飙升

伍德森:我们再比较一下监禁率。从本世纪到1960年代,当时黑人的人口率是13%,监狱里80%是白人,只有20%是黑人。但是自从1950到1960年代,黑人的人口监禁率就飙升。

从这些研究报告我们看到了事实,如果我们不根据事实得出真理,那谎言就会变得习以为常。

杨杰凯:德里克·沙文(Derek Chauvin,注:前明尼阿波利斯警察,执法中黑人乔治·弗洛伊德死亡)正在审理过程中,许多人都在关注,您能谈一谈他的进展吗?

伍德森:我觉得重要一点是警察必须要公正地按照法律来执法,因为警察是拥有公权力的一群人,他们要依照更高标准来做事。公众感到愤怒的唯一情况就是当一个白人警察伤害一个黑人嫌犯或者涉及黑人嫌犯的死亡,其实这样的事每年不足20起,概率很低。

自从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后,有64个黑人被其他黑人杀害,其中包括很多孩子,公众甚至连这些孩子的名字都不知道。

左派在利用这个问题,他们现在要削减警察经费,我们伍德森中心召集了2500名黑裔母亲组成黑裔母亲联盟,这些母亲的孩子因为各种原因死亡,她们在抵制这种削减警察经费的做法,希望更多负责的警察在社区巡逻。

根据民意调查,82%的黑人是抵制这种削减警察经费的做法;支持这种做法的人,他们不担心削减警力会涉及到他们自身的安全,比如洛杉矶市议会主席,她通过了削减警察经费的法案,不过她本人不担心安全,因为她在家中享受警察提供给她的保护。

攻击资本主义及民主体制 用种族正义来掩盖

杨杰凯:我们之前谈到了正当法律程序以及注重事实,当然开庭审理,伸张正义,但是现在,人们把种族、警察问题政治化了。社交平台上有的人甚至说,如果这次判决没有判他(沙文)100%有罪的话,我们就要进行大规模的抗议暴动等等。在这种情势下,我们能不能够进行正当的法律程序呢?

伍德森:我觉得强硬左派寻找一切借口搞暴动,他们根本不在乎。在波特兰,每天他们都在暴动,其实也没有什么具体时间,他们的意图很明显,他们只是在寻找合适的导火索。他们焚毁了一些黑人商家,他们攻击的是资本主义,攻击的是民主体制,却用种族正义去掩盖他们真正的意图。

我觉得他们是真正的寄生虫,所以我批评那些黑人领导者、国会的黑人核心小组、民权机构,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在哪里?他们为什么不说话?

我们的民权遗产正在遭到扭曲和贬低,他们才是应该站在前沿的人,他们应该发出声音,告诉人们不要借黑人的正义毁掉国家。在黑人社群里,只有他们才能有这样的道德权威,黑人社群必须站出来抵制,他们滥用民权运动去攻击美国的价值观和道德,我们必须把它从强硬左派那里夺回来。这就是1776联盟正在做的。

4月6日有一个活动,杰德‧凡斯(J.D. Vance)——《绝望者之歌》(Hillbilly Elegy,又名《乡下人的悲歌》)的作者,和克拉伦斯·佩奇(Clarence Page)一起主办,他们是在俄亥俄州成长的。之所以去那里举办活动是因为我们认为美国需要把贫困和种族问题分开,要把种族去种族化,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对话平台让黑人和白人团结到一起来,不要谈论我们的差异而谈论我们的共同点。美国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种族而是阶级问题,左派和右派的这个精英阶层在对抗,被边缘化的这些人是因为他们的贫困而不是他们的种族,所以低收入的黑人、低收入的白人或西裔等,他们有更多的共同之处而不是更多的差异。

如果我们从种族看问题,就无法有真正的解决方案,来帮助贫困社区。1776联盟的目标就是为我们国家想办法,在50年成功对抗种族歧视和其它歧视的基础上让我们再接再厉,在我们的成就上更上一层楼,而不是去开倒车,去谴责美国昨天做的错事。

没有人想出生时的缺陷或年轻时做错事不断遭到批评,我觉得符合美国利益的最好做法就是让我们放下这个种族问题,跨阶级、跨种族界限的方式去促进,让我们的国家愈合。

1776联盟制定教育课程和讲座 帮助社区

杨杰凯:1776联盟是一个比较新的组织,但是对这些问题,伍德森中心已经努力几十年了。您能谈一谈这方面的工作吗?

伍德森:伍德森中心40年来,就是去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帮助他们找到解决方案,从而远离犯罪、暴力和家庭的崩溃,为他们提供真正来自专家的支持。身体病的最重的部分往往会产生最强有力的抗体。我们相信,如果我们在正确的地方用正确的解决方法,我们就可以帮助到这些社区。

基层领袖在这些低收入、高犯罪率的社区土生土长,他们发挥领导者的作用,他们真正地在解决社群当地的问题,这些社区的人们成功地养大孩子,没有辍学、没有进监狱、没有吸毒,他们克服了种种困难,取得了成就,但是往往他们的成就却未被人注意,并被充分利用。

我们介入其中,我们把资源带给当地,为他们提供支援,但是我们不是指导他们,他们起主导作用。就像风险投资家一样,带来资本,带来知识,让创业者拿出自己的发明和方式,把小公司发展到大公司。

从道德角度讲,也需要这样的治疗因素,低收入人群有实力和创新能力,让他们自己决定解决方法,从而解决暴力和家庭崩溃问题,这样,我们可以由内向外、由下而上解决国家的分裂问题。

杨杰凯:我们之前的节目有您参与的很多了不起的成功故事,大家可以去看以前的采访内容。1776联盟正在制定各种教育课程和讲座,您可以谈一下吗?

伍德森:是的,前四个课程几个月前已经出台,三周内有8000次下载量。许多是关于一些勇敢人的故事,他们克服了各种困难,取得了成就。比如课堂里讲到比迪·梅森(Biddy Mason),她出生在1818年,是一个文盲和奴隶,当时她跟着她的主人一路走到了犹他州的盐湖城,她在洛杉矶获得了自由,成为了一名创业家。她去世时是一名百万富翁,也是一名慈善家,是AME教堂的创建者。这是一个充满勇气的传奇人生。从我们的网站1776 united.com里还可以找到很多类似的传奇故事,大家可以去下载。

杨杰凯:最后有什么补充的吗?

伍德森:这是一个动荡的时代,看上去似乎很糟糕。我爱这个国家,我的父亲上战场为国捐躯。我们不要绝望,展望未来,大家知道大卫和歌利亚的故事,最终大卫战胜了歌利亚。

杨杰凯:好的,鲍勃,谢谢您来到本节目。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