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云南瑞丽第三轮全员核酸检测的蹊跷

4月11日,中共党媒新华社急忙报“喜讯”,4月10日云南无新增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并称云南省现有确诊病例88例,无症状感染者39例。

中共急于为云南疫情降温,但云南瑞丽却通告进行第三轮全员检测。中共党媒还试图回避报导其它地区的疫情,不想青岛却再现奇特案例,几乎重复了半个多月前江苏的剧本。中国大陆疫情显然想盖也盖不住了。

云南瑞丽书记被撤职的真正原因

4月9日,云南省瑞丽市公布,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结束,共采样382,568份,已全部完成检测,累计检出阳性18份,并称较第一轮检测出的90例有大幅下降。4月8日,瑞丽市委书记龚云尊被撤职后,果然立竿见影,瑞丽市疫情迅速被“清零”,看起来没有人再愿意背锅,干脆就不通报确诊病例了。

然而,4月10日,新华社却报导《云南瑞丽将开展第三轮全员核酸检测》。假如疫情真的“清零”,为何还要第三次全员检测呢?通告要求“服从管理,有序排队,避免聚集,认真做好个人防护”,“排队等候须保持1米以上距离,不相互交谈”;同时又要求“杜绝一切不必要的出行和聚集活动,采样结束后继续执行居家隔离令”。

瑞丽市各家各户已经处于被互相隔离的状态,中共官员却非要再次聚拢人群,老百姓还要冒着群聚的风险,进行第三次全员核酸检测。瑞丽市真的疫情“清零”了吗?

最近的通报中,瑞丽市没有再公布最后追踪到了多少密切接触者。4月7日,瑞丽市委书记龚云尊被撤职前夕,曾公布截至4月7日16时,共追踪密接和次密接8,162人,其中密接4,594人,次密接3,568人,并称流调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

这或许也是这位书记被撤职的原因之一,他应该急于表白防疫工作有力,透露了密切接触者的具体数量。当时公布确诊病例68例、无症状感染者46例,相比之下,密切接触者显然比例过大了。而且,云南瑞丽一地就有至少8,162人需要医学观察,但中共国家卫健委当天通报全国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7,550人,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295例。瑞丽原市书记龚云尊急于表功,却令中共每天疫情通报穿帮,怎能不被撤职?

中共难遮其丑

瑞丽市委书记被撤职后,瑞丽市公布的疫情不但迅速“清零”,而且不再透露详情,最后到底追踪到多少密切接触者,忽然没有了下文。即使按照瑞丽市第二轮检测公布的18例阳性,至少病患所在小区、工作单位、曾去过的超市等地,都需要进行盘查,应该又有不少人被列入医学观察。第二轮检测时,与这18个病患在同一检测点参加第二轮检测的人,又可能有多少人被隔离?

如今,瑞丽市不敢再公布密切接触者、或医学观察的数字,就匆忙“清零”了,同时却宣布第三轮全员检测。云南瑞丽的疫情到底如何,应该不用猜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中共国家卫健委4月10日的疫情通报,新增确诊病例10例,广西3例,上海2例,北京1例,天津1例,山西1例,广东1例,四川1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2例;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7,649人,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296例。

云南瑞丽超过8,162人应该仍然在医学观察中,自始至终没有出现在全国疫情通报中。中共党媒忙于给瑞丽市疫情“清零”唱赞歌,并继续回避报导各地疫情。中共党媒以为不报导,其它地区的疫情就不会引人注目,可惜再度失算了。

离奇故事再上演

4月11日,青岛市卫健委忽然通报,由南京入境集中隔离期满返回青岛的一名人员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该人员3月26日由南京入境,4月9日解除集中隔离,当日由南京乘坐G282次列车到达青岛。该人员已经解除隔离,从青岛刚下火车,就又被专车接送隔离点,结果发现确诊。通报称,现紧急寻找上述时间段乘坐该次列车与该人员同车厢以及共用过卫生间的乘客。

为何中国大陆又上演同样的奇特案例?

3月27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曾报导,江西省九江市吴某 3月1日由江苏南京入境集中隔离了14天,3月15日解除集中隔离后乘火车返回九江市。吴某16日清晨抵达九江火车站后,被立即送至集中隔离点,检测结果为阳性……3月20日,吴某出现发热等症状。

随后,曾与吴某乘同一趟火车同一个车厢的张某某被追踪到,先后两次检测核酸为阴性,集中隔离后第8天,再次检测时呈阳性。

青岛刚刚曝光的案例,也从南京入境,解除隔离后自行乘车返家,下车就又被再次隔离,才确诊感染。从南京入境的感染者两次无法得到准确检测,都在解除隔离后,乘坐火车回家,又被重新隔离,检测出阳性,这两则报导,是真实案例,还是有人编的剧本呢?看来更像被曝光无法掩盖后,不得不编造了同样的故事。

无论是云南瑞丽的“清零”和第三轮全员检测,还是两次从南京漏掉的确诊案例,都在表明中共为掩盖中国大陆疫情可谓煞费苦心,却又漏洞百出。

4月11日,新华网还报导《新华国际时评:政治操弄病毒溯源研究,卑劣险恶!》,文章的内容可想而知。在这个世界上,到底谁在政治操弄疫情、操弄病毒来源, 实际已经一目了然。中共不正是世界上最大、最卑劣、最阴险的政治病毒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