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闫丽梦第三份报告提及的科学界“鳄鱼”

就在愚人节的前两天,WHO与中共媾和的虚假病毒报告终于出炉了。然而,仅几个小时,美国联合总共14个国家就发表了联合声明,表达了对这份姗姗来迟的报告的公正独立立场缺乏信任,就连屡次为中共站台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也公开表态:“专家团队在获取原始数据方面遭遇困难”,等于把中共和专家一起攒的报告来个釜底抽薪,完全成了一堆废纸。

仅仅过了一天,就是3月31日,病毒研究专家闫丽梦博士团队发布了她的第三份报告,这篇题为“从两份不请自来的同行评议的错误进一步证实了中共病毒起源武汉实验室和闫报告的可信性。”这篇近70页的全英文报告让我们看到了揭示病毒起源真相的希望——世界也到了必须获知真相的关键时刻了。

有趣的是,这份报告的开头还用了不少篇幅揭示了国际科学界的一些黑幕,看似高大上的国际科学界实际上也存在着沼泽,这些顶着光环的专家失去了公开公正的科学立场,也来为中共站台,试图愚弄世界人民,把病毒溯源这件事情搞的浑浊不堪。报告中有名有姓了列举了一些人与事,本人试图在这里总结提炼一下:

动物学家、国际非盈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拉克(Peter Daszak)。蝙蝠女石正丽和武汉实验室的长期合作者,正是通过他的这个NGO,来自美国卫生研究院的数百万美元才流入到武汉实验室,也正是达拉克组织了2020年2月19日的发表于“柳叶刀”杂志的科学界声明,声明中有27名专家签字支持SARS-CoV-2病毒自然起源的说法。作为组织者,达拉克不得不参与签字,但这也暴露了他与武汉实验室立场不清的问题。

细胞生物学家,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兰迪﹒谢克曼(Randy Schekman)。中共病毒爆发后,美国卫生研究院停止了对“生态健康联盟”的拨款,谢克曼在这个关键时刻,作为中转站,从匿名的捐赠者那里为“生态健康联盟”划拨了50万美元,并在邮件中声称这笔钱是为替代美国卫生研究院款项的,同时指出捐赠者坚持匿名。不论是美国卫生研究院还是那些藏在后面的捐款者,到底为什么去资助这些机构研究病毒生物武器,恐怕是全世界都希望搞清楚的。

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的王林发教授(Linfa Wang)、北卡罗莱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教授(Ralph Baric)。这二位是石正丽的长期合作伙伴,从公布他们与达拉克的邮件中可以看出,他们要求避免在“柳叶刀”声明中签名,以避免引火烧身。大家可以设问,如果出于科学公义,穷理思辩,那还有什么怕见不得人的呢?按照他们在邮件中的说法,他们要“最大化他们的独立立场的声音”,其实就是假装站在第三方独立立场的身份替中共说话。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伊思﹒利普金(Ian Lipkin)教授。该人和其他四人于2020年3月17日在“自然”杂志上发表名为“SARS-CoV-2的邻近源起”,全面照搬引用石正丽的观点,在科学界引发更多的混乱。此人在最近二十年内接受中共颁发的多项奖励,与中共关系密切。

麻省理工大学的罗伯特﹒加洛教授(Robert Gallo),这位就是所谓的两份“不请自来的同行评议”中的MIT评议报告领衔作者。加洛曾与中共山东省合作成立“加洛病毒研究院”,也是注册于香港的麦迪舜医疗集团的创始人之一,加洛主持编撰的评议报告完成后三个月的2020年12月,中共授予了加洛医学领域的最高奖励:“中源协和生命奖”,由此可见加洛与中共的深厚关系。

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卫生健康和安全研究中心的吉吉.格伦瓦尔(Gigi Gronvall)是另外一份评议报告的领衔作者。从现有披露出来的邮件看来,格伦瓦尔与达扎克等科学家制订了一个“同盟”,那就是不论有无证据,这个病毒必须是来自自然界的,而绝不可能来自实验室。

上面提到的这些科学界大佬,个个有名有姓有山头,在病毒学、医学领域里呼风唤雨,美国的主流左派媒体、很多政府高层人物都受这些人的影响,从而严重干扰了病毒溯源的决策、扭曲了公众的认识。可以说,科学界存在这么多是非不明,为中共站台的“鳄鱼”,病毒的来源将永远搞不清楚,而现在,已经到了分清是非的时候了,惟有识者明鉴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