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谭德塞真假变脸 中共专家诡辩术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1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3月31号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首先推荐大家关注我们的新平台YOUMAKER 优美客,链接已经放在节目下方的文字描述中。这个平台的总部位于美国,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自由发声的机会,将来我们会把新的节目第一时间放在这个平台上。 另外,由于受到言论的打压,有些观众可能会收不到新节目的通知,因此,也请把您的Email通过节目下面文字简介中的链接留给我们,我们会发送邮件给您。

上次节目我们才专门讨论了世卫即将出台的报告,以及美国两位重量级人物再次将病毒来源矛头指向了武汉病毒所。原本我是计划今天和朋友们聊聊其它时事的,但谁都没想到的是,世卫总干事谭德赛,那位名满天下的“谭书记”突然变脸,对世卫报告涉及实验室泄漏的部分发表了出人意料的言论,让无数人跌碎眼镜,其中当然也包括我这个吃瓜群众。所以,今天我们还是要继续和大家来讨论这个突发事件。

谭德塞变脸:武汉实验室还需调查】

就在昨天,世卫组织正式发表了此次病毒溯源调查的初步报告,报告主要内容我们上次节目已经和大家分享过了,这里不罗嗦。

报告公布以后,世卫总干事谭德赛在面向成员国代表的发布会上表示,报告中所提出的一系列问题,需要通过进一步的调查研究来找到答案,他说“在世卫组织看来,所有的假定仍然都在考虑范围之内”。

所有假定,当然就包括被报告结论为“极不可能”的实验室来源之说。

然后谭德赛就说出了让几乎所有人跌碎眼镜的评论,他声称:“专家组还走访了武汉的多家实验室,并考虑了病毒因为实验室事故而进入人群之中的可能性。但是,我认为专家组所进行的评估不够广泛。仍然需要通过更多的数据和研究,来达成更加强有力的结论。”

谭德塞同时表示说:“尽管专家组认定,实验室泄漏是最不可能成立的假说,但针对这一点仍然需要开展更多的调查,可能需要派遣额外的工作组,并涉及相关领域的专门专家,我愿意派遣这样的工作组。”

我相信绝大多数人听到这样的表述,可能都会和我一样感到意外,因为谭德赛此前一直都被严重质疑与中共互通苟且,一直在联手操纵世卫组织为中共病毒来源和隐瞒疫情问题洗地遮掩。

谭书记的这番话,显然没有和习总书记保持高度一致,相反是高度的不一致,而且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甚至已经超出变脸的范畴,接近于翻脸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首先一个因素,是这份报告的内容。我们都知道报告实际上是在为中共洗地,但作为全世界最权威的卫生组织,如此煞有介事专程前往中国调查后出台的报告,吃相有点太难看了。

调查组的成员组成不用说了,中共专家和世卫专家一半对一半,而且世卫专家的名单还要事先送中共审批同意。在调查过程中,所有的材料都是中共一手提供,世卫专家提出要求调查疫情最初爆发时的174例病人资料,都被中共断然拒绝。

更搞笑的是,专家组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调查从进门到出门只有3小时,除去穿戴设备耗费一小时左右,专家们能做的就是和武毒所工作人员进行谈话。这份报告附带的记录显示,工作人员向专家组保证,研究所内没有处理任何可能与导致新冠疫情的病毒密切相关的病毒,且所有工作人员都经过了安全操作流程培训。

这完全就是笑话。因为这等于警察去了杀人案犯罪现场,对头号嫌犯进行问话,然后就回到警局提交报告说,嫌犯向我们保证,他没有任何可以杀人的凶器,而且他受过凶器可能伤人的常识教育。所以,调查结论就是该嫌犯“极不可能”作案。

如果现实生活中哪个警察是这样办案,我相信所有人都会说,这个警察要么有问题可能和嫌犯暗地里有勾结,要么就是这警察智商不及格完全不适合做这种调查工作应立即开除。为什么我们说这份报告的吃相太难看,这就是原因之一。

另外一个原因是,报告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但实际上你会发现没有给出任何答案。包括原始病毒株是什么,有没有中间宿主,病毒如何从动物到人跨物种传播,病毒又如何在人与人之间发生高度传播等等,所有最关键的问题,一个都没有得到答案。

这是一份没有任何明确的病毒关键信息的情况下,却明确给出了病毒极不可能源自实验室答案的报告。

更加荒唐的是,报告将病毒通过中间宿主传播给人列为“非常可能”,但专家组却拿不出任何动物实体证据,证明病毒是在哪种动物身上产生并传播给人的。尤其在嫌疑最大的华南海鲜市场,根据中共自己提供的样本数据,该市场所有动物的采样病毒检测都呈现阴性。

我再重复一遍,大家没听错,所有动物样本检测都是阴性的,但专家组依然根据这个事实得出了动物传人“极有可能”的结论。

相反的是,被认为嫌疑最大的武毒所实验室,那里有上万份蝙蝠样本,包含了至少400多种冠状病毒,其中至少50多种可能会直接感染人,至少有9种是中共病毒的近亲。这么多确凿的事实完全可以支撑我们将实验室确定为最大的嫌犯,但专家组却无视这些事实给出结论是“极不可能”。

简单点说,没病毒的地方,被视为极有可能发源,而有大量病毒的地方,被视为极不可能发源,整个逻辑颠倒。

【自保?谭德塞变脸2大因素 左媒也转向】

刚才啰嗦了这么多,我其实就是想说明一个问题:正因为这份报告漏洞百出吃相太难看,所以谭德赛即便有贼心也没有贼胆敢公开支持报告,这是他“变脸”的原因之一。

其次,谭德赛的表态实际上早有征兆。在世卫报告正式发表的前一天,也就是3月29号的时候,他就已经公开声称:“所有的假设都摆在桌面上…值得进一步完整的研究”。

而在他这个表态之前,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一个反常的现象,就是此前一直将病毒实验室起源众口一词指为阴谋论的左媒,现在开始转向了。

比如CNN连续采访了前CDC主任雷德菲尔德和国务卿布林肯,不但借雷德菲尔德的口把矛头指向了武毒所,更对布林肯追问追责中共的问题。另一家左媒《新闻周刊》(NEWS WEEK)也发表长文,以讽刺但又论证翔实的口吻痛批参与世卫调查的达萨克这种伪专家,说他们不停散布各种动物贩卖或冷冻食品传播的理论,但却对最大的病毒携带者——武毒所的研究人员视而不见。

要知道,武毒所的研究人员每年都要往返云南的蝙蝠洞和武汉之间好几次,直接把大量新冠病毒从偏远的山区带到了大城市,这是为什么疫情在武汉集中爆发,而从云南到武汉沿线却没有任何疫情的最好解释。因为如果病毒是通过动物贩卖到了武汉,从蝙蝠洞到武汉近2000公里的沿线,一定会呈现树枝状的多点爆发。

左媒如此华丽转身,也是很不寻常的,因为此前我们都知道左媒一直把实验室起源贴上了“阴谋论”标签,谁要在脸书或YouTube发个相关视频一定会被删除甚至销号的。所以,这个转变的背后,可能与左媒为了大选集中力量打击川普有关,也可能与美国最近获得了新证据有关。

这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我们暂时没法确定,只是我们看到的客观事实是左媒的转变和拜登政府的转变是一致的。

昨天,美国国务院30日在网站上发表联合声明,签署这份声明的国家包括美、英、澳、加、日、韩、捷克等14个国家,声明指出,14国共同支持对疫情起源进行透明、独立的分析和评估,不受到干扰和不当影响,科学访问团应该在做出客观和独立的建议与发现的条件下工作。

很显然,中共将冷冻食品传播理论硬塞进调查报告的做法,有点犯了众怒,因为这意味着中共可以根据需要甩锅给任何一个与中国有出口业务的国家,而美国是风险最大的一个。

所以,国际社会的压力,同样将传递给世卫组织的谭书记。谭书记敢和川普对着干,是因为他知道川普守规矩不会乱来,但现在美国是极左当道,左派整人从来下手狠辣,谭书记如果真的让中共把脏水泼到了现在的美国身上,他还真的有可能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尽管网络上很多朋友调侃说,谭书记是缺钱了需要借此暗示习近平续费,但我觉得更大的原因恐怕是谭德赛需要自保了。

从另一个角度看,从武汉疫情爆发后军方接管武毒所至今已经一年多过去了,关键的证据要么被销毁,要么被转移藏匿,恐怕早就剩不下什么了。谭书记现在突然正义凛然地要求调查实验室,也许更像是对习近平的一种提醒,意思就是:我这处境哥们你也看到了,实在不方便公开给你擦屁股。反正时间也过去这么久了,你们该打扫的善后的也差不多了,就算再派个调查组来,你们也不难应付,多调查一次,反而可以进一步替武毒所解套。

所以,这个调查游戏并没有太大实质意义,只要中共还在,就永远不可能让国际社会到武毒所去进行任何真正意义上的独立调查。美国政府的重点,应该放在追责上。因为一个道理很简单,无论病毒是源于动物自然爆发,还是实验室泄露,疫情扩散覆盖全球最大的责任人,是中共蓄意隐瞒疫情造成的。

这是中共自己都没法否认的,李文亮上央视的那条新闻已经永远不可能被删除抹杀了。所以先把这部分罪责做实了,其它的可以从长计议。

【中共专家的诡辩术】

好的,最后还有一点时间,我们说说中共一方对谭德赛的回应,从这个回应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共这些所谓的专家,是怎样的一种逻辑混乱和语无伦次。

就在今天,世卫组织中共病毒溯源联合专家组的中方组长、清华大学教授梁万年对中方没有提供足够的原始数据的说法,公开这样回应:“我以为这个问题的假设或者理论是不成立的。”

梁万年声称,有些数据,按照中共的法律是不能带走、不能拍照的。但是在武汉共同分析时,“数据库、资料都是在一起做的。比如说涉及到病人隐私的,需要病人知悉同意的一些数据,这是法律的规定,这一点也是国际上的一个基本规则。”

同时,梁万年还对谭德塞的说法进行了回应,声称“这是我们科学家的事情”,调查数据充分不充分,“是科学家来说,是历史来说”,言下之意就是你谭书记只是一个官员,不够格称为科学家,所以没有权威性。

我想可能不少朋友听到这里都会笑了,的确,中共的学者就是这么流氓,他们的确有这种大庭广众之下瞪眼撒谎而面不改色的本事,的确有这种不以为耻的自信。

首先,梁万年一上来就在混淆概念。中共拒绝提供原始数据,这是世卫专家写在报告里面的一个客观事实,梁教授居然面不改色地说这是一个“假设的问题或理论”,让人感觉中共拿得出手的顶级专家缺乏最基本的名词概念培训,连起码的什么是事实,什么是理论都傻傻分不清。

其次,他强调说有些资料根据中共法律不能带走不能拍照,这是典型的答非所问。问题的关键是中共拒绝提供原始数据,换言之,专家组成员根本看不到原始数据,没看到和带不走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也就是说,这些带不走的数据和世卫专家所说的原始数据并不是一回事。

第三,他说有些数据是涉及病人隐私,必须尊重人权,因此没法给。也就是说,只要病人不开口,哪怕是拥有强大专政机器的中共政府也只能望洋兴叹,徒唤奈何。但梁万年却没法解释,为什么专家组无法接触最初发病的病人,而只能由中共来代言。

最后,他说调查数据充分不充分,是“我们科学家说了算”。这听上去似乎没毛病,但问题在于,提出调查数据不充分的人,也是科学家,谭德塞只是根据科学家的反馈在重申这个事实。无论从专业资格还是国际学术成就、声望等等,国际社会有大批甩梁万年几十条街的科学家都在质问中共为何拒绝提供数据,梁万年有这个资格用一个“我们”把他们全部代表了吗?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的专家也好,官员也罢,都有一种非常奇怪的“代表欲”,动不动就要代表这个代表那个,那芮成钢这么牛哄哄的一个人,也都只敢说代表亚洲。现在梁万年一出口就要代表全世界,一点不客气就把自己定位成为芮成钢的2.0版本。

下一次如果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表彰的钟南山要出面,恐怕必须得说自己代表太阳系了,否则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梁万年就代表了地球,习主席的面子往哪里放啊?那可是政治问题对吧。

好的,欢迎朋友们订阅、点赞和分享我们的频道。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