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演讲:重拾美国的自由之声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16日讯】谢谢你!大家下午好!谢谢你们的热情欢迎。

迈克尔,谢谢你领导这个非常重要的机构。鲍勃,恭喜你再次执掌美国之音。我真的很高兴来到这里。我很荣幸能被邀请,和你们在一起总是很快乐。

我要感谢今天和我们在一起的其他网络负责人,来自自由亚洲广播电台的史蒂夫·耶茨。史蒂夫,你在哪里?很高兴见到你。

我还要向美国之音的记者、工作人员以及所有观看和收听这个电台的人表示感谢。我曾在世界遥远的角落被你们中的许多人采访。这些经历是喜悦。

说到这一点,我知道这次演讲正在通过电视、广播、你们的网站、社交媒体以40多种语言播出。

向翻译们致敬。我不知道怎么有人能这么快把我的话翻译成乌兹别克语。鲍勃,那个翻译应该得到奖金!

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几十年来,我一直在关注美国之音的工作。

正如鲍勃刚才提到的,我的职业生涯是作为一名军官开始的,20世纪80年代,我巡逻在“铁幕”(前苏联与西方的边界),那是自由的最前线。

我无法越境进入东德。我在一个叫宾拉克的小镇服役。西德人也无法过去,但是你们的广播,美国之音的广播,却可以。

数以百万计的人们,他们的名字我们永远不知道,在听你们的广播,常常冒着危险。他们的政府只会提供谎言和宣传,但是美国之音的听众想要听到真相,而这就是你们给他们的。

鲍勃提到,美国之音的第一次广播是在1942年,开头是《共和国战歌》和誓言,这誓言是:“这新闻可能是好消息,也可能是坏消息,但是我们给你的是真实的新闻!”

我喜欢真实,我总是告诉我的儿子,我以前告诉过他这个故事,当他长大的时候,我说,“努力工作,保持你的信念,说真话。”他基本上听从了我的建议,我知道这对他以及你们中的很多人也都很有帮助。

你们在美国之音的使命是明确的,就是“准确、客观、全面”,去代表美国“发声”。

美国国际媒体署(USAGM, U. S. Agency for Global Media)的使命是“告知、吸引和连接世界各地的人们来支持基本人权(自由)和民主。”

这是因为(向世界)推广基本人权(自由)和民主是美国存在的意义。你们是传播美国优异超凡性的声音,你们应该为此而骄傲。

世界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美国之音的自由号角。无论我走到那里都听到这样说。今天我就是来说这个的。

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告诉听众什么是美国的优异超凡性,因为这是真的,也是很重要的。

美国美好而伟大,每一个真正把握我们的建国理念的人都明白这一点。

迈克尔和鲍勃把研究建国历史作为他们毕生的工作。

你们中的许多人也把它作为自己一生的使命。这就是你们选择在美国之音工作的原因。

我们的确是第一个以如下核心信念为基础的国家:所有人都被赋予了某些不可剥夺的人权,政府是为保障这些上帝赋予的人权而设立的。

我们一直为建立一个更完美的联邦而奋斗。我们知道我们并不总是正确的。因此,对于我们的过去和现在,我们既需要为之骄傲,也需要保持谦虚。我们需要真相。

但是很明显,当美国人围绕着我们的建国理念团结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是在费城,还是在葛底斯堡,还在塞内卡福尔斯(Seneca Fall),还是在马丁·路德·金向华盛顿进军的路上,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兑现了我们建国理念的承诺。

如今,我们的对手却试图提出不同的主张。

在中国共产党试图利用乔治·弗洛伊德的悲剧性死亡来声称他们的专制制度比我们的制度优越的时候,我发表过一份声明,其中部分内容是:“在最好的时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残酷地推行着共产主义(暴政),但是在最艰难的挑战中,美利坚合众国确保了个人基本人权(自由)。”

这是道义上的差异。这是不言自明的事实。

你们去传播说美国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美国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国家。这不是假的。

的确,我这么说并不是为了忽略我们的错误。事实上,恰恰相反,而是要承认它们。

但是这里不是“美国之恶”,不能一味的关注我们这个伟大国家的错误,这里是美国之音。我们当然不能为北京或者德黑兰的独裁政权提供平台。

你们的任务是在全世界推广民主、基本人权(自由)和美国价值观。这是一家由美国纳税人出资的机构,其目标就在于此。

的确,这就是美国之音与MSNBC和福克斯新闻等机构不同的地方。

你们要替处于世界黑暗角落里的无声者发声。

你们是传播美国在奋斗的声音。

你们是传播美国优越超凡性的声音。

你们确实是自由之矛的矛尖。

现在,就像冷战结束后的许多政府机构一样,我们的国际广播公司——唉,他们迷失了方向,你们很多人都知道这个。

我相信存在多方面的原因。

苏联解体了,墙倒了,像本•拉登、扎卡维和巴格达迪这样的名字已经不再广为人知。

事实上,许多人写道这段历史已经结束,我们任凭安全机制失效,美国之音也淡忘了其成立的使命。

它的广播讲述美国的真相越来越少,而贬低美国的却越来越多。

2013年,我的一位前任把广播理事会描述为:“实际上已经不复存在”。

这就是国会在两党合作的基础上设立美国国际媒体署首席执行官一职的部分原因。

这也是我今天来这里的原因。

我读到,一些美国之音的员工不希望我今天在这里讲话。我敢肯定只有几个。

他们不希望美国外交政策之声在美国之音上播出!

大家想一想。

你们看,我们都是机构的一部分,肩负着比我们每个个人都更高,更大、更重要的责任。这种不合法的言论审查的本能是危险的,这在道德上是错误的。事实上,这违反了对美国之音的相关的法律要求。

(不合法的)言论审查、所谓的“觉醒”、所谓的“政治正确”,都指向了一个方向——独裁主义,披着道德正义的外衣。

这和我们今天在推特、脸书、苹果以及很多大学校园里看到的情况很相似。

我们不是这样的人,我们不是这样的美国人,“美国之音”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此刻我们应该让所谓的“觉醒主义”(woke-ism)寿终正寝。

你们可以带领大家,你们都明白,这就是你们来到这里工作的原因,美国之音已经迎来了新的曙光。

美国公众并不知道这些,但是在迈克尔上任之际,有大约1500名员工——几乎占员工总数的40%——被不恰当地审查过,其中包括许多拥有高级安全许可的员工。

美国之音曾经是为外国人申请J-1签证的橡皮图章,那些人包括一些来自共产主义中国的人,我们不应该那样做。

我们在美国有很多说普通话的人,我们正在打造、培养、培训、教育更多的忠诚的爱国者,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华裔美国人,非常优秀。

川普政府团队正在努力解决这些国家安全威胁。我们想要对员工进行适当审查,重新定位美国之音的使命,不带偏见地报导真相。我们想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与政治分离。这对美国人民和全世界都太重要了。要让这个机构回归到它的宪章和职责,传播基本人权(自由)、民主以及美国超凡优异性的信息。

这不是要把这些机构政治化。我们正试图把政治排除在外。

这可是一篇很好的专题报导,谁想写都可以。

作为国务卿,我告诉你们这一切,因为我希望这里的员工和这个机构都能得到最好的待遇,因为你们的作用至关重要,能够帮助美国凝聚力量照亮最黑暗的地方,这种力量只有美国才能凝聚。

中国、伊朗、北韩等国政府不像美国那样尊重每个人的普世尊严。的确,这是美国建国的基础。

这些政权诅咒我们国家所捍卫的一切。

我们知道政府是为民众服务而存在。

他们相信民众的存在是为政府服务。

美国之音的工作至关重要。就像我之前说的,你们是自由之矛的尖头。每周有2.78亿人收听47种语言的美国之音。

有些伊朗人在听你们说话,想知道他们是否有可能摆脱伊斯兰主义的枷锁。

摩尔多瓦人和乌克兰人想要的是真实的报导,而不是俄罗斯人的虚假信息和宣传。

有些中国公民厌倦了一个自1949年以来什么都不做,只会暴虐他们的政权。

有些委内瑞拉人想知道马杜罗政权腐败的真相。

全世界仍有被压迫的人们向美国寻求希望。

现在,我知道你们中的许多人,特别是那些在海外的人,继续并完成了英勇的工作。谢谢你们!

我要赞扬美国之音驻香港的报导小组,他们虽然面临政治恐吓、骚扰和攻击,但是仍然完成了工作。请接受我最高的赞扬,做得很棒!

你们和自由战士们站在路障的后面,讲述他们的故事。你们捍卫了美国之音最优良的传统,并继续传播播著美国的超凡优异。

我还想向在这里收听的其他广播机构的成员们表示敬意。

世界上唯一的维吾尔语新闻服务是自由亚洲电台运营的。

你们已经告诉了所有愿意听的人。有些人不想厅中共在新疆对自己的人民的暴行的真相。这些暴行是本世纪的污点。

你们完成了任务,尽管中共已经把至少六名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的亲属关进了新疆的拘留营,并且继续威胁你们和你们的家人,仅仅是因为你们做了你们的工作。

你们的工作需要勇气。

请继续告诉每一个愿意倾听的人在世界上最恶劣的地方发生了什么。全世界都在期待着你们,美国也会因此变得更好。

在我回答鲍勃的一些问题之前,我想引用一段话来说明为什么美国之音的任务是如此重要。这句话来自很久以前,是乔治·华盛顿说的。他说,“真相最终会胜利,而公布它的过程会有痛苦。”

当美国为世界带来了真相,我们为世界带来了光明。

别忘了这一点。这是你们所做的。

愿上帝保佑你们。

愿上帝保佑美国之音。

愿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谢谢大家。(掌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