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中共盘剥美国 隐密的经济手段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4日讯】2020年即将步入尾声,在这不平凡的一年中,美中两个大国间的博弈也更加激烈,尤其在经济层面,川普政府明确认为中共是在盘剥美国,并为此祭出了一连串的反击动作,比如在签署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后,紧跟着又针对中共军方背景的中国公司发布了多项政策等。

其实,早在20年前,美国国会刚通过允许中国加入WTO的提案时,川普就已经预见到了中共是美国最大的长期威胁。曾有经济学者一针见血的点出中共背后的算盘,一方面,中共是想依靠美国的经济、技术实力扩张;而另一方面,中共却想让美国默默承受被盘剥、被掏空,直至被压趴下的结局。而这20年来,中共的行为也确实是在印证这一点。

我们就对这20年来中共侵蚀美国的“经济手段”进行梳理,看看中共是通过哪些不易察觉的方式来盘剥美国的。

2001年,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年,因为这一年的12月,中国正式成为了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成员。此后的中国,凭借着廉价的劳动力、低廉的环境成本等因素,逐步成为了“世界工厂”,现在的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并且仅次于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

中共加入世贸,不但改写了中共的经济发展史,而且成功为中共续命。而在这个过程中,克林顿政府和小布什政府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克林顿助力中共加入WTO

1999年11月,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代表来到了北京,然后在11月15日,美中双方签署了一份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双边协议。2000年的春天,美国国会就是否批准中国加入WTO的提案进行了历史性的表决,时任总统克林顿竭尽全力推动了这一提案的通过。

2000年3月,克林顿在演讲中说,“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不仅仅有利于美国经济,更是对我们国家有利。这是自1970年代尼克松总统首次访华以来,以及卡特总统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我们必须在中国创造积极变革的最重要机会。”

克林顿还乐观地表示,中国进入世贸组织,不仅是同意扩大对美国商品的进口,更是同意进口民主社会最珍视的价值观之一——经济自由,并特别提到,互联网的发展尤其会破坏中共政府的控制,使中国更像美国。正是这一套理想主义说辞,说服了当时华盛顿的大部分精英们。

2000年10月10日,克林顿在白宫举行了隆重的《2000年美中关系法》法案签署仪式。这个法案规定,一旦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美国将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也就是永久最惠国待遇。当时克林顿说:“你们将记住这一天,并且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自豪。”

20年后的今天,当年参与的那些美国人回过头来再看,不知道更多的是自豪呢还是后悔呢?

《2000年美中关系法》的签署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的大背景,1999年7月,中共开始持续发狂地迫害法轮功,那时候中国的人权状况正是极度恶化之时,而且2000年距离中共的“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也就刚过去了大概十年的时间。给予这样一个践踏人权的国家“永久正常贸易关系”,意味着是将贸易和人权脱钩。当时的人权组织也对此批评说,“贸易”和“人权”的“脱钩”让美国失去了向中共施压以改善中国人权的利器。

著名的中国异议人士魏京生后来也透露,对于是否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当时美国国会经历了一场近代以来最严厉的争论。他说,一开始,反对的票数多过同意的,但是后来白宫直接一个个施压,所以一些议员们虽然明白,但从利益上考虑也不得不投票表示同意。

魏京生还对媒体讲述过一个故事,他说自己曾被一位议员,带到了美中关系委员会主席的家里,他在那儿见到了二三十位美国大企业的高管,在饭后喝咖啡的时候,其中一位说,“魏先生你能不能跟我们合作,你要是跟我们合作,钱有的是,要多少有多少,可以用亿来计算……”魏京生说:“跟你们合作做什么?”那人说,“就是不要影响我们扩大跟中国的贸易关系……”魏京生说,“这个可能我做不到。”这句话一出来,这些美企高管们就开始跟魏京生吵起来了,说“你看做生意对中国有好处,对老百姓也会怎么样……”魏京生说:“你说错了,那是对中共有好处,老百姓可能会得到一点点实惠,但共产党经济实力变强了以后,不但不会民主,还会继续压迫老百姓。”

这些美企高管们或许是看中了中国廉价的劳动力、低廉的环境成本等因素,这些人和中国做贸易,是有助于降低企业生产成本,获得更高利润,但是,之后的20年里,美国民众却为此付出了更高的代价。

就在该法案通过的同一年,一位名叫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izer)的贸易律师发出警告说,如果中国获准加入WTO,重商主义的中共将成为国际贸易的主导者,“美国的制造业岗位几乎都会受到威胁。”莱特希泽的话和上述二三十个大企业高管的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很明显,莱特希泽是以美国民众为出发点,而不是以企业利润为出发点来看待这个问题。

2000年,川普玩票性质地参与了总统竞选,写了一本名为《美国,值得我们拥有》(The America We Deserve)的书,书中说北京是美国“最大的长期挑战”。在16年后,川普竞选美国总统成功,这个莱特希泽被川普任命为贸易代表。川普政府开始对中美的不公正贸易“拨乱反正”。川普政府认为,允许中国在2001年加入WTO是一个历史性错误,美国为之付出的代价是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和累计数万亿美元的贸易逆差。

布什911后改变对华态度 中共趁机扩张

2001年1月,小布什总统宣誓就职。这一年,美国纽约遭受了史无前例的911恐怖袭击事件,死亡人数3,000多人,而纽约市在911事件后一个月的经济损失高达1,050亿美元。而就是这个911事件,还在美国改变对华态度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很多学者认为,911给人类带来的灾难远远超过它的直接伤害,它间接滋养了中共,给全世界埋下了巨大危机。

911发生的同一年,中共不仅申办2008年奥运会获得成功,而且被美国授予“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地位,正式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

小布什早在竞选总统时,就批评克林顿政府对中共的政策过于软弱。就职后,布什对中共态度极为淡漠,摒弃了克林顿把中共视为“战略伙伴”(strategic partner)的观点,而视中共为“战略竞争者”。

“战略竞争者”只是一个委婉的说法。当年五角大楼流出的一份研究报告透露,在7个美国必须予以先发制人的国家中,除俄国之外,中国也在其中。这也是为什么布什上台一开始就竭力推动导弹防御系统,而且退出了《反导条约》。

2001年4月1日南海发生军机擦撞事件。4月24日,布什在上任百日时,明确表态如果台湾遭到攻击,美国将“尽其所能协防台湾”。之后又批准出售台湾驱逐舰、爱国者飞弹及柴电动力潜艇等先进武器,并给予李登辉赴美签证,同意陈水扁过境纽约及休士顿,会见达赖,在人权会议上提出反共提案等等。刚上任的布什全方位地向中共施压,中美两国的关系陷入1989年以来的最低谷,比中共驻南斯拉夫联盟使馆被炸时还要严重。

但是,911惨剧却改变了布什的对华政策。在911发生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数小时内致电布什表示问候,承诺将积极支持美国打击国际恐怖主义活动,并主动关闭了和阿富汗以及长期盟友巴基斯坦的边境。此举立刻改变了布什总统的态度,911后仅一个月,小布什就和江泽民首次会晤,两个月后美国宣布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地位,为日后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并成为美国国债第一号债主打开了大门。

中共的高层作秀成功骗过了布什政府,其实在中共的仇美宣传下,当时中国的很多普通民众,对911事件,是一片叫好之声,一些人表现的完全漠视生命,想的都是,太好了,美帝国主义挨炸啦。

2002年2月,布什访华并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说:“中国正在兴起,而美国欢迎一个强大、和平与繁荣的中国出现。”8个月后,江泽民访美,短短一年的时间,布江三次会面,布什还曾在自己的私人农场里招待过江某。

911后的9年,是中共以反恐名义伺机扩张的9年。中共通过表示支持美国反恐,不仅换取了美国将疆独组织列入恐怖主义组织名单,更重要的是让美国得出了“中美之间有重大战略共同利益”的看法。在消除来自华盛顿的压力后,中共不仅摆脱了1989年“六四”天安门枪杀学生后陷入的孤立被动的外交困境,之后更以北韩问题为突破口,在国际政治上逐步走出“韬光养晦”的格局,开始主动插手国际事务。

无疑,911在带给美国人民深重伤害的同时,最大的恶果其实是转移了美国在人权事务上的关注重点。就在911事件之前,美国已经把战略资源调到了亚洲和太平洋地区,但是就是因为发生了911事件,这个进程被停止了。

美国引狼入室 制造业受重创

中共加入世贸后,自由的贸易和经济的发展并没有像克林顿预想的那样让中国走向民主,相反,经济实力强大后的中共,对内,更加变本加厉迫害人权以巩固它的极权统治,对外,引狼入室的美国也开始感受到威胁。

美国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的专家发布报告,从2001年中国入世,到2008年,也就是小布什政府执政期间,中美贸易逆差给美国制造业带来了巨大冲击,美国损失了200万个工作岗位。在奥巴马执政期间,这个数字继续扩大到了2016年底的近300万,其中将近四分之三的岗位流失是在美国制造业。

研究所的专家表示,美国已经失去了曾经在工厂工作的整整一代的熟练工人。“这对美国主流社会和全美各地的社区来说都是具有毁灭性的。”

这份报告还指出,中共通过贸易扭曲手段、汇率操纵、汇率偏差以及对中国大陆工人工资和劳工权利的压榨,使大量的廉价中国产品充斥美国市场,从而让美国制造业的就业机会受到严重打击。

莱特希泽曾表示,在美中贸易中,中共用非市场的贸易扭曲手段对美国的工人和经济造成侵蚀,这种贸易扭曲手段除了政府补贴等,还包括不对等的关税壁垒。

2018年,中国平均税率大约是美国3倍以上,根据世贸的数据,美国的平均关税大约是3.7%,而中国则大约是10%。

在不公平贸易下,中共在进入世贸9年后,在2010年超越美国成为了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此后已连续10年稳居世界第一。但是,这个第一,却是以牺牲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利益为基础的。

2019年9月,华尔街黑石集团CEO、亿万富翁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在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过去40年,中国的增长速度超过任何国家,虽然创造了令人惊讶的奇迹,但中共是躲在关税壁垒背后完成的,它们无法按照市场规则做到这一点。人们都知道工厂和工作都去了中国,鸦片类药物芬太尼则从中国进来美国。

“公司的利润”在吞噬经济

当然也有人说,美国从中国可以进口很多廉价的商品,美国的企业利润高了,美国人也会为便宜的物品而省钱了。

不过,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博士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为这些失业的民众提供的救济、补贴等福利,其实远远超过从中国买廉价产品省下来的钱。对美国来说,这是损失!

美国媒体曾对美国1972到2011年的公司利润、GDP和收入进行了统计分析。结果显示,如果以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的时间为节点来看,在2001年之前,企业利润、GDP以及工人收入基本上是同步增长。但是在2001年之后,企业利润的增长步伐远远高于GDP和工人收入,而其中,全球化降低了跨国公司的劳动力成本是主要原因之一。

这也就能看出来了,当年的美企高管们力推美国政府和中共做生意,到底是为了中饱私囊,还是为美国人的利益着想了。

川普:推动美中贸易走回公平轨道

早在1980年代时,川普就开始倡导实施关税,以减少美国贸易逆差以及促进国内的制造业。川普一直在说,美国被贸易伙伴“剥削”。

将美国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川普,在就任总统的第三天,就将美国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中撤出,认为此协议破坏了美国的经济。

2017年8月,美国贸易代表署正式对中国启动301调查,以确定中国在技术转移、知识产权等领域的政策和做法是否不合理,以及对美国商业造成的影响。

2018年3月,川普签署总统备忘录,中共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要求对从进口中国的商品征收关税。2018年4月,美国政府发布了对进口中国1,333项大约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

为了让美中贸易回到正常和公正的轨道上,2018年5月,川普政府和中共开启了贸易谈判,18个月后,签署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初步协议总计包括购买美国产品、关税减免、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等七大项目。美国财政部长姆钦表示,第一阶段协议是一个巨大的成功。

这个美中贸易协议,大大增加美国制造业的信心,也增加了美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再加上川普的减税政策,让美国的制造业大举回流,就业机会显著增加,在2020年2月份时,美国失业率下降到3.5%,创造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低的失业率,在疫情爆发前,美国3年新增职位640万个;而根据褔布斯(Forbes)发布的文章,川普制造的工厂就业数量比奥巴马时期高出1.7倍。

川普总统在推动美中贸易回到公平的轨道上,践行着他承诺的“以美国民众利益为先”的诺言。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