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的抉择:惊天动地的大战即将到来

作者:百家姓

12月2日,川普总统发表了他称之为一生中最重要的讲话,表达了他坚定捍卫国家宪法的决心。这个讲话让人隐隐感觉到,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即将到来!随着美国大选日程进入到最关键的阶段,有两大命运悠关的严峻问题,已经摆在美国民众的面前:一是,拜登通过作票舞弊的途径篡权上位,他会成功吗?二是,美国将发生内战吗?

(一)

关于宾州等几个摇摆州大选舞弊的听证会已经结束,案子已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等候最后裁决。人们将目光投向位于华盛顿特区东北第一街1号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楼,心里在嘀咕,那里会发生什么事?

从11月3日以来的一个月里,拜登团伙在各州大选中的舞弊证据,如潮水般的涌来,特别是在宾州、佐治亚州等几个关键摇摆州的作弊,己达到明火执仗的地步!那条让全世界看得目瞪口呆、注定会载入史册的“拜登曲线”,就发生在宾州!然而,拜登阵营及整个民主党,对于川普团队和广大民众成千上万的舞弊质疑、指控、听证会和诉讼,至今仍采取不回应、不辩护、不迎战的态度,以沉默来对抗愤怒的民意。这种态度,实际上表明民主党已经摊牌了:是的,我就是舞弊了,你能把我怎样?

拜登团伙敢将无耻进行到底的底气来自哪里?毫无疑问,它来自克林顿、希拉里、奥巴马、佩洛茜、索罗斯、比尔.盖茨为代表的“大重构”力量,来自中共为首的外国邪恶势力的支撑,来自主流媒体的推波助澜,来自“深层政府”的内奸们的里应外合!从拜登阵营在大选中五花八门的作弊手段,我们不难想像,在大选结束后的一个月里,拜登们为了堵截川普将官司上诉到最高法的诉讼之路,也没少做最高法的工作,什么下三烂的流氓手段都会使出来。从他们对川普团队成员的人身威胁,对川普政府官员的人身威胁,对朱利安尼、林伍德、鲍威尔律师团队和

其他许多证人的威胁,就可知他们作恶时的无底线!

接下来,人们担心的是,如果最高法也沦陷了,国会也被拜登们操控了,三权分立中的两权已经瘫痪了,川普怎么办?川普会投降吗?当然不会!川普在11月2日的宣言式演说,就是答案。我们一定要记住川普那句掷地有声的誓言:如果拜登不能解释他所得的8000万张选票的合法来源,他休想进白宫!有川普为美国人民看守着大门,盗国贼想篡权上位,连门都没有!

假设最高法和国会都失灵,川普就必须独自担起捍卫美国宪法的使命,他只有唯一一条路可走:颁布《反叛乱法》,启用“外国情报监控特别法庭”(FISC),实施戒严,实行军管。这个程序一旦开启,川普就完全掌握了主动权。川普现在不签《反叛乱法》,可能是在等最高法的判决,将上诉程序走完。如果最高法确认川普胜选,那么一切都提前结束了;如果最高法倒向拜登,川普将拿出至今还没有曝光的拜登团伙勾结外国势力阴谋政变的致命证据,并以此为依据签署《反叛乱法》,实行军管。这几天川普团队的人密集发声,呼吁马上实施《反叛乱法》,实际上是说给最高法听的:川普还有更致命的大杀器没用呢,希望最高法忠于宪法,站到正义一边。对于最高法,这是最后的抉择,对于川普,还留有必胜的后手。在这个决定美国命运的关键时刻,最高法会成为捍卫美国宪法的中流砥柱吗?

坦率地说,我个人感觉,最高法并不乐观!因为中共在美国深耕了几十年,对美国三权的渗透是全面的,最高法的大法官们,无一不是中共“蓝金黄”的重要目标,只要潮水还没有退去,真不知道谁在裸泳。所以,川普走戒严军管之路,将是大概率事件。

川普走戒严军管之路能否成功,关键看主流民意能否赋予他采取行动的合法性。美国著名的右派组织“我们人民大会”(WTPC),在《华盛顿时报》上刊出整版广告,发出强硬声明:如果法院和国会不遵守宪法,我们呼吁总统采用戒严法举行新选举!如果总统不采取大胆的行动捍卫我们的权利,我们要打内战!。。。这则广告清楚地表明,民意对拜登团伙的舞弊丑闻已经怒不可遏了!还有人做过统计,川普在11月2月的46分钟演讲,尽管遭到主媒的集体噤声,但在不到24小时内创造了在Youtube上470万人次观看,34万点赞,在FB上940万人次观看,62.8万点赞的纪录,喜欢和不喜欢的比率是95.3%:4.7%,这和几天前拜登在福克斯作感恩节致词时,只有寥寥数千人观看,喜欢和不喜欢的比例是10%:90%,形成巨大的反差,这就是强大的民意!现在的局面已经激化到这个地步:即使川普总统愿意交权,美国民意也不答应了!那么,一旦最高法放弃职守,最终解决问题的就只有军管了,因为军管,是避免美国陷入内战的最后一道屏障。

(二)

川普真正的大杀器,就是宪法赋予总统的戒严平叛的战时权力,即1807年美国第九届国会通过的《反叛乱法》(Insurrection Act)。这个法案,林肯总统在1861启用过,罗斯福总统在1943年、艾森豪威尔总统在1957年、约翰逊总统在1968年、以及老布什总统在1989年和1991年都使用过。除了林肯总统启用该法案是为了平息全国性骚乱外,其他总统启用该法案都是针对一个城市或数个城市的局部骚乱。而发生在今年五月份的BLM(黑命贵)运动和Antif打砸抢的暴乱已经蔓延到二十多个城市时,川普总统在6月1日晚宣布,将引用1807年的《反叛乱法》,动用军队平息暴乱,恢复秩序,但被国防部长埃斯伯抵制了。

按照美国的宪政框架,在和平时期,美国军队是不可以参与国内的执法行动的,国内执法、治安和维持社会秩序,是交由司法部、警察系统和国民警卫队等执法部门负责的,但当国内的暴乱超出执法部门维持秩序的能力时,特别是出现外国势力勾结国内叛国贼阴谋推翻美国政府的政变时,总统就必须启动《反叛乱法》,以作为调动美国军队的法律依据和法理基础,美国军队才能合法介入国内平叛,如戒严、军管、逮捕卖国贼、镇压暴乱、维持治安等。

现在的关键是:本次美国大选的幕后是否有外国势力的影子?换句话说,在拜登团伙大规模作弊的背后有没有外国势力参与作案的实锤证据?当然有!而且证据链完整而牢不可破。首先,在本次大选中,各州普遍使用的投票机多米尼(Dominion),在委内瑞拉大选中因作弊帮助查韦斯和马杜罗获胜而臭名昭著,而该投票机的硬件是在中国制造;其次,多米尼投票机收集的数据,会传输到位于国外的后台服务器中用于操控。被川普缴获的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Scytl服务器,即是铁证;第三,在中国广州、义乌大量印制的假选票(无特制水印),通过顺风快递等方式寄往美国;第四,这次大选中的作弊大都集中在邮寄选票上,在历史上的前48次大选中,从未有过如此大规模的邮寄选票。为什么要釆用邮寄选票?是因为防疫的需要,让人们在家里填写好选票后让工作人员上门收集后寄出;是什么样的疫情让人们必须待在家里邮寄选票?是从中国武汉扩散出来的“新冠肺炎”!大家想想看,十个月以前传播到美国的“新冠”疫情,与今天大选期间因防疫需要而釆用邮寄选票的方式,它们二者之间有着怎样的逻辑联系?仅仅是一种巧合吗?最后,川普团队的林伍德大律师爆出惊天证据:多米尼公司在2020年10月8日收到一笔4亿美金的巨款,其中的75%来自中共政府,汇款是通过瑞士银行直接打到多米尼公司在纽约的账号上,也就是说,在美国大选前的一个月,中共收购了多米尼公司!

如果上述证据都不是实锤证据,即就不知道天下还有什么证据是实锤证据了!从目前掌握的外国势力干涉美国大选的庞大证据链中,林伍德律师曝光的这条证据太关键了,重要性绝对排第一。中共在临近大选时收购了多米尼公司,在随后的美国大选中大面积使用多米尼投票机,而疯狂作票舞弊的正是这些投票机——这是啥意思?如果说以前关于中共干预美国大选的证据都是间接的,那么,这条实锤证据就证明中共直接操纵了美国大选,没有比它更直接的证据了!

在美国的宪政概念里,外国操纵美国大选,就是侵略美国、阴谋推翻美国政府的战争行为。光是这一条证据,就足以认定中共已经发动对美国的侵略战争,而且是不宣而战。所以,美国空军中将托马斯.麦金纳尼指责拜登团伙:这不是投票舞弊,这是叛国行为,他们正试图推翻这个政府!这是中共向美国发动的网络战!川普总统发推说的更直接:他们试图推翻美国政府,很多人都参与了这场政变!

中共在幕后直接操纵美国大选的主谋身份浮出水面——这个行为的性质如此严重,它已经导致四个重大结果:

(1)第五十九届美国总统大选,演变为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推翻合法政府的政变,制造这起政变的主体,就是民主党的拜登团伙与中共相互勾结的联盟;

(2)美国两党竞选的性质也完全变了,变成川普政府代表的共和党与中共之间的战争,像驴之争,变为像龙决战;

(3)因而,川普政府己具备充分的法理、民意和合法性依据来签署《反叛乱法》,实施军法管制,追究卖国贼,平息叛乱,避免内战;

(4)由于美国与中共已处于事实上的战争状态,川普总统后续对中共展开任何形式的打击都顺理成章。

毫无疑问,一年前,中共向美国发动了“新冠病毒”的生化战,今天又发动了操纵美国大选的网络战,事实上美国与中共早己处在没有宣战的战争状态,而美国竟然还浑然不知!因此,川普签署《反叛乱法》己到了呼之欲出的时候了,现在就等最高法的结果。有一点是确定的:当川普不得不独自捍卫美国宪法时,他一定会动手,而且会以出乎对手意料的速度和规模出手。现在大家都很着急,认为川普再不动手就没时间了,来不及了,其实未必!我们相信川普有他的时间计划。川普只要待在白宫一天,拜登一伙就要夜夜做噩梦,所以他们要想方设法尽快将川普赶出白宫。当他们急火攻心地不择手段时,就必然会露出破绽,给川普创造下手的机会。归结起来,结论就是:拜登入白宫没戏,美国不会有内战。

今天,川普总统带领着美国人民来到了决定命运的十字路口,他必须勇往直前,迅速迈过这一危险地带,以盖世的勇气和远见果断决策,既保护国家免遭卖国贼的盗窃,又避免导致生灵涂炭的内战爆发。我们百分百的确信:能够照耀未来一百年的伟大光明已经到来。神佑川普!神佑美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