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科兴疫苗运抵印尼 行贿黑历史再被挖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08日讯】印尼预计采用中国科兴公司研发的中共病毒疫苗,但这款疫苗至今都没能像辉瑞、莫德纳疫苗团队那样公布3期分析数据。而且科兴之前向中共药监官员行贿的黑历史也再被挖出。

印尼总统佐科12月6号在电视讲话中表示,已收到来自中国的首批120万剂中共病毒疫苗,这批疫苗是由中国科兴公司研发,预计另一批180万剂会在明年1月初付运。虽然还需向药物监管部门寻求紧急使用授权才能开展大规模接种,但印尼政府已为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做好准备。

科兴公司仅在11月中旬通过《柳叶刀‧传染病》(《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期刊公布了这款CoronaVac疫苗1期和2期临床试验报告,声称疫苗在早期试验中“触发快速的免疫反应”,但是产生抗体水平低于正在康复的中共肺炎患者。同期杂志发布的一篇评论中,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学者Naor Bar-Zeev表示,在第3期临床试验数据发布前,必须对这一结果谨慎解读。

美国某制药公司医学总监朱伟:“科兴公司迄今为止只是公布了他们的减活疫苗1期、2期的临床试验结果。其实他们只是显示了注射疫苗以后大概在四周内可以产生抗体反应,但还没有显示出有真正起到了保护作用,所以还不能说多么有效了。但是他们就说已经是安全有效,这种说法是不可信的。”

美国制药公司莫德纳(Moderna)和辉瑞制药(Pfizer Inc.)都已经公布了旗下中共病毒疫苗的3期临床分析结果,显示相关疫苗的有效性在95%左右。英国已批准由美国公司生产的辉瑞疫苗上市。

而科兴不仅疫苗的3期临床试验数据迟迟不出,早年间向药监官员行贿的黑历史也再被挖出。

《华盛顿邮报》12月4号刊登长篇报导,引述公开的庭审记录说,科兴之所以跻身中国疫苗行业前列,是得益于中共当局的重点项目,以及给协助监管审核和销售交易的官员塞回扣。

例如,科兴创办人兼执行长尹卫东2016年在法庭承认,从2002年到2011年,他向中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员尹红章,还有他的妻子行贿8万3000美元。尹红章也承认,作为回报,他加快批准了科兴生物研发的甲肝、萨斯、禽流感、口蹄疫、甲型流感疫苗。

尹红章虽然和尹卫东同姓,但并不是一家人。药监官员尹红章因为收受科兴等七家公司的贿赂,2017年被判10年徒刑。但是尹卫东却凭借与检方合作被免予起诉,他在作证时声称自己“无法拒绝官员索贿的要求”。尹卫东至今仍是科兴的执行长,继续负责眼下的中共病毒疫苗研发工作。

旅美时事评论员郑浩昌:“中共治下就是官商勾结、搞贿赂、拉关系横行,这个不会因为疫情有任何改变的,因为这个已经形成了一种可怕的暗黑文化,它不是一个个案。一旦涉入这个权力寻租的沼泽,所有人都会无法自拔。所以为什么疫苗和检测试剂都无一幸免,就是这个原因。”

这只是科兴多起行贿案中的一例。在2008年到2016年间,中国还有5个省的至少20名官员、医院管理者承认收受科兴的贿赂。

朱伟:“我想也是让国际社会可以同时窥测到中国卫生监管机构的系统性问题。我看到美联社有关对中国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市场的调查报告,很有说服力的。再一次曝光了中国像疾控中心这样的国家级的卫生机构,不仅在监管上无能,甚至是高度腐败。”

除了印尼,科兴还预计向巴西、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提供中共病毒疫苗。但除了疫苗本身是否有效,公司的信誉目前也面临质疑。

《华盛顿邮报》引述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医学伦理部门主任卡普兰(Arthur Caplan)的意见说,虽然疫情正在蔓延,一间道德纪录有问题公司值得我们更谨慎地去检视它。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