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对抗影子金权 习近平深感危机

薛黎 穆子华——华尔街与中共权贵合伙发动政变分析

影子政府,渗透和大选

2020美国大选牵动着亿万人的心。从选前众议院议长佩罗西公开说拜登“肯定当选”,到11月3日10点几个摇摆州记票突然暂停,一夜之间神奇的拜登曲线反转川普的绝对优势,特别是我们看到的美国媒体令人惊异的如共产党媒体般统一口径,再到现在川普总统启动的法律战,各州百姓携枪上街要求诚实计票……很多人惊呼,“这是内战吗?谁跟谁呢?” 其实这是一场政变,而且不只限于美国,如果政变成功可能引发中国的政变。但人间正道是沧桑。以下是我们的分析,面对困难,希望大家都做出正确选择。

影子政府

这个题目很大,这里只能简单的提一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相关资料。特别是《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很值得好好看看。

提到美国,人们都认为她是令人羡慕的民主圣地,三权分立,互相制约等机制让很多向往民主的中国人羡慕和津津乐道。实际上这是美国政体的一部分,美国的开国先贤们设计的这套制度,已经顺畅的运行了两百多年。

但除此之外,还有一股不可忽视的隐性力量,那就是金融界的影响力——金权。本来这是辅助社会正常运转的正面力量,可是随着金融对政界和媒体界的影响越来越大,一切都开始变了味道。

特别是二战以后,金融界对政界和媒体界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一般人的想像。美联储并非美国的国家银行,不由美国政府控制,却掌管美国的税收和货币发行;ABCD四大粮商几乎管着全世界所有人的口粮和动物饲料;孟山都控制了全世界大部分的农业;高盛、摩根等这些大银行控制了全世界老百姓的钱包。在一次央视对罗斯柴尔德家族掌门人的采访中,当问到戴维•罗斯柴尔德他们家族现在有多少钱的时候,他露出很神秘的笑容说:“我们更在乎影响力。”

有人戏称,美国的政治家们实际上是金融大佬们的打工仔。华盛顿里的政客们形成了一个建制派集团,他们不分党派,满嘴仁义道德,政治正确,可背后都是这些金融大佬们的代言人。华盛顿整个笼罩在这些大佬们的金钱影响下,他们自称“影子政府”。

尽管影子政府通过各种途径对西方社会有了很强的控制力,可是让他们比较头痛的就是前共产阵营国家,这些国家有自己的独立金融体系,资产体量相当庞大,在影子政府对世界金融进行操作的时候,如果这些国家插手,那么他们很可能会失控。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金融大佬成功打垮了韩国、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但无往不利的索罗斯最后在香港失败了,因为这一年香港回归。中共不让香港的经济垮台,就可以不顾民生以举国之力对抗西方金融体系。

中共在哪里

自从改革开放后,尤其是江泽民主政后,中共在华尔街的势力不断扩大,因为中共的独裁体制,更利于集中资金并利用造假手段炒作金融商品并获取利益。美国的金融体系经过多年的运作,缜密而完备,而中共的改革开放却没有任何规范可言,所以无异于给美国的金融体系开了一个巨大的后门。1999年后江泽民为了掩盖对法轮功和各个人权宗教团体的迫害,更是用各种方式想尽办法巴结华尔街大佬,给出各种优惠条件让华尔街投资中国,营造中国人不再关心人权问题而“闷声发大财”的局面。华尔街的巨头们也乐得通过这个机会打破中国的金融壁垒,渗透进中国。于是与中共一拍即合。

经过多年的经营,江泽民家族及其党羽基本上控制了华尔街对中国做生意的所有通路,江用权力为江家人抢了华尔街金融界高层的位置,华尔街的人要想和中国做生意,就要通过江泽民的线。江泽民最大的心病就是法轮功问题,对华尔街而言,法轮功则“没有成为利益交换的价值”。因此在华尔街,几乎所有人都对法轮功避而不谈,不管金融精英们个人心里怎么想,但为了生意都不会

提法轮功,更不会为法轮功鸣不平。

也就是从江时代开始,共产党和这些金融巨鳄们,分别在东西方各行各的恶,开始互相勾结,互相渗透,形成了今天这样一个政商、媒体、科技合一的巨大邪恶集团。在这个集团的共同利益下,亨特·拜登的丑闻被美国主流媒体消音,支持川普的民众被噤声,大选舞弊的证据被掩盖。正常的总统选举活动和群众游行被报道为疫情爆发的源头,而Antifa和BLM的公开打砸抢却成了正义的化身,左派领袖们又是送比萨饼慰劳又是下跪作秀,甚至花巨资释放监狱中的罪犯参与滋事。当我们都对亨特的丑闻感到震惊的时候,台湾资深媒体人郑佩芬在节目中说,亨特在华盛顿只能算条小鱼。

在这个体系下,美国大量的工作被移往中国,大量的技术被中共偷窃,大量美国人失业,即便找到工作,也不复当年的优渥福利和宽松稳定的工作环境。失业后的工人不得不依靠社会福利,贫困人口快速增加。传播贫困成了传播社会主义的最好方式,于是,社会主义思潮开始在美国膨胀。

那么,中共在哪里?它不仅仅盘踞在中国,今天无论你身处何地,在你的生活中它无处不在。

中美女主播辩论

除了政权机制的相互制约,美国社会还有媒体的监督,所谓第四权。

众所周知,美国政坛基本上是驴像之争,福克斯电视台曾经是偏向保守反共的共和党的,而CNN,ABC等媒体都是偏向民主党的,虽然媒体都说自己客观公正,但是政治立场上选边站也算是正常现象,但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保证了各个立场的媒体都有发声的权利,所以正常状况下,媒体行业整体应该是公平客观的。

2019年5月30日上午8点20分,美国福克斯电视台女主播自称“美国女孩”的翠西·里根与中国中央电视台主播刘欣进行了一场所谓的“辩论”,事先翠西·里根高调谴责共党,中共女主播立刻回应,双方你来我往炒热了气氛。大家都等著看热闹。可真等到两人进入主题的时候,翠西·里根不痛不痒,刘欣抢占了多数时间。一场辩论成了一场精心设计和炒作的大外宣。这场闹剧刚结束,央视名嘴白岩松立刻在节目中采访刘欣,第一句话就是,恭喜她圆满完成了一个上级交给的“任务”。

我们可以从这件事看到,在中共的淫威下,福克斯电视台也已经沦为配合大外宣的海外工具,更不要说那些早就被中共渗透的左媒。到此为止,所有美国的老牌媒体应该说都已经被共产党控制完了。以往,胜选人应该主动发表演说声称获胜。这次,媒体报道拜登领先,拜登自己却不肯发表获胜感言,说要媒体宣布他获胜他才获胜,可见他很清楚,他的所谓胜利是媒体炒作的结果。仿佛媒体已经变成主动裁决的机构了。

政变

2016年,川普要让失业的美国人重新找回做人的尊严,依靠劳工阶层的选票意外的获选美国总统,打破了这个邪恶系统的运作机制。劳工阶层从来就被美国“精英阶层”鄙视为反智愚昧,所以,各大媒体对川普和他的选民极尽嘲讽污蔑之能事,根本原因是他在和影子政府对着干。

这次美国大选是真正的大选吗?系统舞弊做票,媒体全国范围内制造假象,并在记票完成前就试图交接政权。这不就和一些国家政变,先抢占电台电视台,然后通过媒体伪造正当性,并试图控制军队和国家机器一样吗?

三权分立中,司法权是保证民主制度的基础,只要破坏了司法公正就可以破坏民主。民主党已经算计好了大选过程中的所有步骤,从投票舞弊,利用媒体造势和封锁消息,到法律战。按照以前的设计,川普即便开始法律诉讼,最终打到最高法院也不会赢,因为虽然最高法院保守派对自由派是5:4,可是在通过别的法案时,实际结果是反过来的4:5,也就是说自称保守派的最高大法官中,实际上有一位由于不为人知的原因投票给自由派。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自由派的大法官金斯伯格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死了。川普提名的保守派法官巴雷特就职,这样会使保守派和自由派法官比例变为6:3。为此,民主党在参议院中竭尽全力阻止巴雷特法官上任,甚至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私亲自提问。如果能阻止巴雷特法官就职,那么在投票4:4的情况下,最终结果由众议院议长说了算,民主党还是很可能作弊成功。巴雷特就职后,如果大选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投票结果很可能是5:4,将打破民主党政变的计划。

因此,当川普在几个有争议的州提出法律诉讼后,被民主派影响的州法院努力以“没有证据”等理由抵制起诉,如果法院不能立案,那么川普团队就没有上诉到最高法院的机会。这又导致了川普团队向全社会征集证据,大批舞弊行为被曝光的局面。

两岸问题

川普上台后,美中关系发生了急剧的变化,特别是作为美中关系角力点的台湾,在大国角力过程中得到了诸多好处。特别是军售,对台军售美国国会是全票通过。台湾和美国的关系达到了历史最好时期。

应该说对台湾的支持,川普政府的反共政策是主导,可民主党人为什么突然间也全票支持台湾呢?其实如果能把对两岸关系的处理从中共权斗对海外的延申角度看,这个问题就很容易解释了。众所周知,江习权力斗争很激烈,习以反腐的名义打击了一些中共权贵江派的利益,各地权贵太子党们早就和江家沆瀣一气。习身为核心,也见识了江派利用金融手段,在习生日的时候,打压股市,给他难堪。到这次,他更亲眼见证了金融大鳄们操控媒体和选举的能力。习近平执政所面临的压力,表面上看好像是和中共权贵渗透操控的华尔街 “精英们”的矛盾,也就是和“贪腐”势力的矛盾,其实那压力是来自于中共权贵背后那个遍布世界的共产主义邪恶集团。

大选期间,虽然台湾百姓和媒体普遍支持川普,并大量报道拜登家族丑闻,可就在大选前,台湾总统蔡英文就某美国媒体的一篇报道,周末紧急开国安会议,并公开宣布“不选边站”。对此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个利益集团对台湾媒体的报道十分不满,而蔡英文很可能得到了内部情报和警告,拜登会“注定当选”。而她也是最早祝贺拜登的领导人之一,应该说,这是她执政的一个污点。

川普军售台湾是为了反共,而这些民主党人投票支持对台军售是为了倒习。华尔街是拜登大选的主要金主。华尔街的金融精英,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会依照华尔街的利益投票给拜登。习近平不按华尔街的规则行事,华尔街早已对他不满。

假设拜登篡政,对习政权可能会加大压力,从而扶植江派人马上台。江派妄图暗杀习近平多次了,一直不能得手。而美国的金权连美国都能发动政变,在中国发动一场政变不是难事。一旦完成,就会恢复成江时代两岸三地伙同欧美权贵太子党一起闷声发大财的模式。台湾的战略地位建立于中美对抗的基础上,如果中美权贵们一起发大财,台湾就会成为弃子。当然这只是对假设的分析,虽然概率很小,但台湾需要警醒。

中共内斗国际化

川普的对中政策给习近平执政造成了很大压力。按道理习应该希望拜登上台。而美国左媒宣布后,中共领导人应该亲自打电话或致电祝贺,像德国,加拿大,日本,台湾那样似乎才合理。因为外界认为,这次舞弊案最大的受益人和推手应该是中共的头子习近平,可他却迟迟不表态,最后还是外交部在记者会上被记者追出几句官话了事,像极了中共高层对三峡工程的态度。为什么习对拜登的态度如此冷淡?

今年,中国大陆天灾不断。从政府到企业都负债累累,入不敷出,坏帐连连,特别是疫情以来,各地中小企业倒闭潮,更是造成了坏帐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习政府需要钱。蚂蚁金服的IPO预计募资超过400亿美金,冻结资金超过2.9兆美金,各国政要,金融大佬纷纷前往,希望能在里面捞一把。可这却在一夜之间被习政府叫停。很多人对此错愕。

被中共吹捧为白手起家成首富的马云,实际上是江家的白手套,显然蚂蚁金服IPO不能给习近平当局充电,反而会加强江派的实力。不仅马云不听习近平的,太子党们,拜登,希拉里,华尔街,华盛顿的政客们都不会听从习的调遣,如果蚂蚁金服上市成功,2.9兆美金的体量,加上阿里巴巴的实力和南方报社的喉舌,习近平的处境和川普会何其相似。

不从善恶论,习近平跟川普的执政风格很有几分“相似”,被华盛顿建制派包围的川普不断解雇不辅佐他行政的官员,习近平抓了多年的老虎苍蝇,可是怎样抓也抓不完,包括跟顺他多年的人都会被江派金钱买断从而出卖他。从这点看,习显然不是美国政变的操盘手,他的能力不够。不仅如此,当这次针对川普总统赤裸裸的舞弊政变过程真的呈现在眼前的时候,习近平应该也是惊出一身冷汗,如果美国总统都能被金权这样去收拾,他在中国的主席位子更是岌岌可危。

蚂蚁金服喊停,实际上是习近平的自保。这是习面对的诸多危机中的一个。但这只不过是权宜之计。习近平如何能够在未来开辟出一条长久、安全的执政路呢?其实只要习有勇气就十分简单。他应该明白川普,彭培奥的反复声明,所有的手段都是针对共产党,而不是针对中国人民。如果习能放弃共产党,不再背负江泽民和中共的政治负资产,和川普,彭培奥一起反共,那么他的外部压力马上就消失,并且拥有了执政的合法性和正当性。

针对江派,他可以对外提供相关资料,在美国政府的协助下,抓捕罪犯,断其金源。说白了,它能折腾,不就靠钱吗?没了钱,习阵营内部为财为利而叛变反水的情况也会大大减少,他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核心。

这条路虽然艰难、危险,可却是唯一通途。如果不放弃共产党,那就不得不背负江泽民和共产党的血债,继续在共产党圈子里,面对权贵太子党的相互倾轧,面对江派及其背后强大财力的威胁!而且,到最后共党倒台,一切血债都要打包记在共产党头子身上,那时,习近平这个在中共利益集团中得不到真正利益的人反而要做江泽民的替罪羊。

天佑美国

2020年10月20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川普要连任,除非一个地方两次被雷劈中》的评论。10月22日凌晨2点,也就是这篇评论发表的30小时后。三道雷同时击中了位于芝加哥的川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基督教新教重洗派有一个分支“阿米什人”,二百多年来他们强硬地拒绝电器和汽车等“后工业时代的堕落产物”,坚持以信仰支撑在美国建立“神的应许地”。他们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从不过问不世事。然而,2020年阿米什人竟然跑出来给川普投票。他们骑着马或坐着马车,拉着牛游行,插满了美国国旗和川普大旗。因为他们从圣经中看到了神谕。

在美国和加拿大、甚至在英国民间,教会中早已经在传播,说川普是“天选之子”。保守派基督徒在原版英语《圣经》中看到了关于“川普”的描述,比如最后的审判来临时,虔诚的信徒会带着肉身升天,此时上帝的号角“Trump of God”吹响。

MIT统计学教授,美籍印度裔科学家、马赛诸塞州参议员候选人艾亚度瑞(Shiva Ayyadurai)博士,10日在他的YouTube频道直播了他的数据分析过程。其团队对密西根州最大的4个县做了分析,而其中的3个县出现了非正常的散点分布,有明显的软件修改痕迹。越支持共和党的选区,软件被篡改的比例越高,川普原有的领先票数被软件砍掉了13.8万票。被植入篡改算法的计票软件在各种普遍使用的计票软件当中普遍存在。11日Shiva向拜登和川普声明:“我们在密歇根州的分析表明,计算机很可能用算法转移了69,000张票。我们愿意与您的代表一起对我们的结果进行严格且透明的审查。”巧的是,这位印度科学家的名字Shiva是“湿婆神”——印度教数一数二的大神,和基督教的上帝一样是宇宙的创造者。佛经中对这位神明也有很多提及。

有作者在《从风水和历史上分析美国大选结果》一文中,以道家理论分析了本次美国大选的结果,民主党不占天时地利,成功希望渺茫,如果大选真的作弊,说明“人和”也没有,指出如果拜登违背运程强行当选,很可能不幸应验北美土著人对美国总统的诅咒,遭遇20年一次的非正常死亡。

也就是说,世界三大宗教体系——西方宗教、佛教、道教体系全都不认可拜登当选,川普才是天选之人。

川普和彭斯在竞选演讲的时候,经常谈到信仰和传统价值观。当年摩西带领犹太人越过红海,上西奈山向上帝请到法牌,回到营地的时候,发现很多人都在狂欢、祭拜金牛,摩西愤怒的打碎法牌,带领信徒清理了这些异教徒,也正因如此,犹太人不得不抬着约柜在沙漠中再艰难跋涉四十年。

今天全世界以华尔街为首的所有股票交易所外都有一座金色的铜牛,代表股票和经济的繁荣,也宣誓著金融大佬们的权力。多少人生随着股市跌宕起伏,忘记了生命来时的夙愿和约定,将面临神界更大的惩戒。

这场历史上最热闹的大选还在进行。考验著美国政府,也考验著双方的竞选团队、美国的民主制度和司法体系,更在检验美国以致世界每个人的人心。只要川普不放弃,带领美国老百姓持续抗争,维护美国的政体,维护选举制度的正当性和完整性,维护美国的司法正当性,维护美国的传统价值,按照正常的程序,川普连任只是过程和时间的问题。

有人会问,为什么川普会连任?美国人常常这样回答:“God Bless America!”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