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美国的危机与选择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5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最近几天的好消息不断,大家应该越来越有信心了。从昨天的选举数据看,就已经是川普总统领先了。而拜登他们,竹篮打水一场空,现在正在面临司法起诉,虽然几乎所有主流媒体都不敢把真实的数字报导出来,各大网站的地图上还是停留在拜登胜出的状态。

真实的数据是什么呢,大家可以到大纪元的网站上去看看,目前能看到真实新闻的大媒体除了Newsmax就是大纪元。

我们从最新的选举地图可以看到,川普总统获得的选举人票已经达到232张,而拜登只有227张。这个数字是怎么出来的呢?大家看这6个灰色块,分别是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宾州、乔治亚州、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这几个关键州,从选举日到现在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几起几落。从红变蓝,现在又变灰色。除了乔治亚州和威斯康辛州还在重新计票,其它的几个州都已经进入法律诉讼程序。

大家可以看看这张对比图,川普总统在这6个州提起诉讼,而昨天我们提到的乾坤大挪移软件多米尼(Dominion)也是在这几个州使用。所以,大家心里应该有数了吧,现在多米尼公司内部已经有人站出来指证了,证明他们使用多米尼投票机系统的软件修改了3千8百多万张票。

因为目前还在诉讼阶段,这几个地方的选举人票暂时不计入,加上昨天川普总统赢得北卡和阿拉斯加,那么我们看到的选举地图目前就是这样的结果,川普总统232,拜登227张。

另外,阿拉斯加的共和党参议院候选人苏利文(Dan Sullivan)赢得了参议院席位,这样共和党拿到了50席,为守住参议院获得了关键性一席。这就是目前的选票情况。

其实,在我看来,重新计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在选举中出现这么恶劣的舞弊行为,我认为,舞弊的一方根本就没有资格参选总统。如果这样舞弊作假都能成为总统竞选人,这个国家就堕落了,以后总统候选人就会更加隐蔽的作假,就不会有公平和正义可言了,所谓的民主选举也都会是一个玩笑。

美国宪法精神存亡的选择

著名的维权大律师林肯·伍德(Lucian Lincoln Wood)在正式宣布加入川普法律团队的演讲中说,这次美国大选中出现的涉嫌大规模舞弊现象显示,美国正面临着一场宪政危机,如果不查清事实、拨乱反正,美国人将会失去已经拥有的自由。

这几天,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也开始站出来支持川普总统,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这次美国大选不是两个政党不同政见的选择,而是美国宪法精神存亡的选择。

美国的三权分立体制是建立在宪法基础上的。当因为某种危机导致宪法无法行使,或因重大政治争议而产生权力对峙的僵局,使得重要政府机构无法运作,陷入停摆状态时,就是发生了宪政危机。

从这次美国大选的情况来看,大规模的选举欺诈现象,使得宪法规定的选举自由被少数精英阶层所操控,人民选择总统的权利被窃取。而当舞弊现象被曝光,各种证据被提交,主流媒体视而不见,各类辟谣机构开始所谓fact check(事实核实),将事实打成谣言。媒体越俎代庖宣布拜登当选。总统被剥夺言论自由,不仅推文被删,连他的讲话、白宫新闻发言人的讲话都被主流媒体切断。

从川普团队在网站上发出通告搜集舞弊证据,不到12个小时就收到了超过22万份举报文件。还有各路数学、统计学、计算机高手对选举的数据所做的分析都指向大选计票存在系统性的舞弊现象,规模怵目惊心。

林肯·伍德律师昨天发推文说,铁证如山,很快有人会进监狱。很多人。选举舞弊真实存在,但是被大金主、大媒体、大科技巨头们联手掩盖真相,欺骗全世界。

除了媒体和民调机构在选举中制造各种假新闻和烟幕弹,超过130多位亿万富翁捐款给拜登和民主党,就是为了保证拜登当选。脸书的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9月向非营利组织“科技与公民活动中心”提供2.5亿元资金,帮助地方政府应对11月大选所需的人员;10月,他和他的妻子再次捐款1亿美元,说是为了巩固投票基础设施。

10月19日,“宾州选民联盟”数名公务员和候选人提告扎克伯格干扰选举。他们说,扎克伯格提供资金,明确要求费城开设不少于800个新投票点,所提供的资金还包括法官的酬劳,以使他们“监督计票和处理对于计票结果的争议”。

扎克伯格在这起大型的选举欺诈行动中,担任了重要角色,连打官司的钱都打点好啦。扎克伯格曾经发表过一篇题为“准备迎接选举”的长文。他说。“在2016年,我们没有做好准备,来应对现在时常出现的有组织的信息活动,但是,我们从此学到了很多东西,而且开发出了先进的系统,结合技术和人力以防止有人利用我们的平台来干扰选举。现在脸书已经做好了更充分的准备,来迎接这些攻击。”

这段话听起来,就是对2016年川普运用社交媒体平台造势并当选总统耿耿于怀,所以精心准备了在今年大选中,对川普和支持者的封杀行动。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一人一票民主制度受挑战

美国宪法开头的第一个词就是“We, people/我们人民”,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受到挑战,合法的选票不被计算,而非法的选票大行其道,死人都可以“投票”,人民的声音被封锁的时候,民主自由就已经死了,人民的权利已经被剥夺了。从极权国家来到民主国家的人更能体会这种危机。

有人说,要尊重选举结果。如果是一场没有欺诈的公平选举,我相信美国人民都会接受。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怎样对待选举结果的问题。是两个阵营的对垒,美国社会的撕裂。而这种撕裂是谁造成的?有人将责任推给川普总统。恰恰相反,是民主党精英撕裂了这个社会,破坏了人民的自由。

在奥巴马时代民主党执政期间,科技的进步,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快速发展,全球化的推进,跟中共的利益勾兑,为精英阶层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财富,美国经济演变成了极少数人占有绝大部分利益的模式。中产阶级逐步减少,社会分化、贫富差距加大。

过去的美国有一个坚实的中产阶级,他们不在乎谁执政,只在乎谁的施政纲领更适合国计民生,谁更能打动他们就投票给谁。只要是公平选举,人们都会接受最后的选举结果。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民主党变成了精英阶层的代言人,而共和党成为普通老百姓的代言人。

加上对选举欺诈的愤怒,更加激发了美国普通民众捍卫民主自由的勇气,大家追求的是公平和正义。不过非常滑稽的是,那些拜登支持者也认为他们自己是正义的。甚至在网上叫嚣要打击报复川普支持者。

民主党AOC发起“川普支持者黑名单”运动

最近,民主党籍纽约州众议员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发起“川普支持者黑名单”运动,企图在选后封杀共和党人士。美国政治评论家珍妮弗‧鲁宾(Jennifer Rubin)发推文呼应AOC,呼吁建立共和党支持者的黑名单,以创建一个“有礼貌”的社会。正直的直率在他们眼里是不对的,而虚伪的礼貌才是正确的。

不仅如此,民主党反川普人士还发起了一个“川普问责案”(Trump Accountability Project)。他们在推特上说,任何为川普竞选出力、在川普政府里工作、为川普团队捐款的人,他们将要让他们失去工作并羞辱他们,并且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选举日后第二天,疯狂的媒体人、评论员奥尔伯曼(Keith Olbermann)在网上歇斯底里,发推呼吁要把川普总统从白宫拖出去,戴上手铐。他还想要把福克斯新闻的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和其他揭露左派、支持川普的人都抓起来。

这样的社会是不是看上去很熟悉?美国的文化大革命要来了吗?

他们要让世界民主自由的灯塔美国沦陷,让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以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取而代之。全球主义者的目标,我在《隐身的敌人》那期节目中跟大家说过了,就是一群撒旦的信徒,不管他自己是不是清楚地知道他们在信仰撒旦,他们已经被魔鬼操控著,要在全球实行共产主义。

中共的极权统治试点给了他们一个参照,现在他们想要在美国进行大革命。

对于经历了文革与多次政治运动的中国人来说,今天美国发生的这一切一点也不陌生。文化大革命,那些社会精英、资本家、地主、前国民政府的官员都被划分为阶级敌人,打入政治贱民行列,并株连九族,在入学、就业、婚姻上一律遭受系统性歧视。

美国共产党:埋葬美国制度与川普政府

美国《独立宣言》说:“每个人生而享有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在内的不可剥夺的权利。”现在,这场选举舞弊的背后,是有人要剥夺人民的权利。最可怕的是,几乎美国的精英阶层,和那些自认为进步主义的自由派人士都在否定美国宪法的核心价值。

他们想要把权力从人民手中夺走,成为一个政府集权的国家,想要维护他们利益阶层的特权,就连蛰伏在美国多年的美国共产党阿瓦基安(Bob Avakian)都呼吁追随者投票给拜登,而且必须是拜登,他呼吁“为了埋葬美国制度与川普政府,美国共产党人必须投票给拜登。”

历史走到今天,美国的总统大选已经不再是一次普通的执政理念之争,而是自由民主美国和共产主义美国之战。

伍德律师说,“我们的国家现在面临着攻击,一场革命正在酝酿,他们想要进来拿走你的自由,拿走你的权利,废除我们的宪法。”“什么是宪政危机?我们现在面临的就是宪政危机。”

川普总统今天磨难 犹如美国国父华盛顿面临的绝境

有人说,川普总统今天的磨难,和当初美国国父华盛顿面临的绝境类似。1776年7月,在《独立宣言》发表后,大陆军却连连失利,到了11月,很多人甚至认为战争已经输掉了。11月30日,英国人对所有北美居民宣布,只要对英国国王宣誓效忠和服从,就可以得到宽恕,很多人照做了。

那个冬天,美国的独立变得遥不可及,士气非常低落,这些美国的国父们,面临着被孤立,成为自己同胞的敌人,然后以叛徒身份被绞死的结局。当时著名作家托马斯·佩恩(Thomas Paine)写下了名句:“现在是考验人们灵魂的时刻(these are the times that try men’s souls)。”

华盛顿选择了坚持,12月25日,圣诞日当晚,他率军在极端恶劣的天气里渡河,雪夜行军,取得了特伦顿战斗的胜利。1月3日,华盛顿再次渡河整夜行军,又取得了在普林斯顿镇的战斗胜利。

通过这两次胜利,美国民众开始相信他们能够赢得战争。处于崩溃边缘的美国独立事业,得以被拯救。可以说,如果没有华盛顿的坚持,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后来的美国。

如果说,两百多年前,华盛顿领导了美国归属上的独立战争,今天,川普领导的是一场美国意识形态上的独立战争。这一次将决定未来全世界的走向。是走向被红魔统治的共产主义世界,还是走向创世主给人类安排的传统道义的未来。所以,现在川普和所有支持者所做的,不只是川普赢或者共和党赢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是美国的民主要赢,人类的未来要赢。

借用川普总统的一句话:只要你以自己的信仰为荣,对信念有勇气,对神有信仰,你就不会失败。虽然有很多朋友并不认同我说的关于神魔大战的观点,其实换个词就是正义与邪恶之战,这样说可能大家就能理解了。

什么是大选啊,大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对正义和良知的选择。看上去我们在选总统,事实上,是人类在选未来。好,最后要提醒美国的朋友,如果给川普总统捐款,最好选择匿名的方式,这样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

好,薇羽看世间,我们明天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