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霆:马克思“共产主义”行骗术(上)

从一份声明,到成立跨国组织,然后染红半个地球,再造出个中国共产党马克思作为一个全球“行销商”,他提供的不是产品或服务,而是“概念”。凭借行销及至行骗的概念,他妄图把整个世界握于掌中。那麽他究竟是如何包装空洞的理念,用虚假的未来换取现在的权力和财富的呢?

下面我们就来解析“共产主义”的设计原理,看看马克思是怎样玩弄概念的。

“共产主义”的包装原理

“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是大多数人对“共产主义”的认识。很多人也是凭著这一点,认为“共产主义”有利于人类福祉。

谁相信这些口号,我就只能“呵呵”了。但是,马克思(还有恩格斯)不停地论述他们的概念,还写了好多好多书。这让人觉得,莫非“共产主义”真的有可行性?

马克思本人精于包装概念,如果你陷在他的逻辑中,去研究他的论证过程,很难发现漏洞。但是,做过销售的人都明白,真正的诡辩术,往往表现在三个地方:

1 预设立场
2 不可验证的细节
3 偷换概念

立场决定着方向,而逻辑是一条路。当你在一条路上反反复复走来走去,觉得畅通无阻,怎么最后的终点就是不对呢?很可能你的方向就是错的。路是人人都能看得到的,而方向却是无形的。所以,预设立场,就可以用清晰的逻辑来传递假象,这在左派媒体的新闻中也是常见的。

“不可验证的细节”,说白了就是:能验证的地方,一定实话实说;不能验证的地方,就可以按需要去随便说。

“偷换概念”,要模糊一个概念的界限,然后在似是而非的论证中,把“鹿”说成“马”。不经意地用一下,很容易蒙混过去。

接下来,跳出马克思的冗长论述,直接用普世价值去审视“共产主义”理论和《共产党宣言》,你一定会得出一个“惊艳”的结论。

马克思要做什么?

先看“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注意,马克思自己也承认,这不是靠什么政治制度达到的,而是依靠高度发达的科技和生产力、以及非常高的社会道德水平,自然达到的社会状态。

你会觉得,这很正常啊,如果物质财富多到用不完、所有人的道德都像圣人一样,那样的社会,采取什么政治制度都是幸福的啊,用得着耗尽一生“著书立说”吗?

但重点来了。马克思假想了一下,那样一个神仙般的世界,可能演变成什么政治制度。然后提出了两个结论:

1 可以先实现这个假想的政治制度,然后再奔向神仙生活。
2 可以用打砸抢的手段,实现这个政治制度。

你有没有感觉这里有问题?

原本的逻辑是:
(不可知的未来)科技和生产力高度发达+道德高尚 → 生活幸福无边 → 政治制度可能变化

经过马克思的复杂论述,逻辑却变成了:
打砸抢 → 改变政治制度 → (不可知的未来)科技和生产力高度发达+道德高尚 → 生活幸福无边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来,马克思真正想做的事情,是通过“打砸抢”来改变政治制度。至于那个“理想”的政治制度,原本属于“不可知的未来”,经过马克思的论述,被包装成了“必然实现”。这就是所谓的“共产主义”。

我们开头讲过“不可验证的细节”:你可以按照需要随便去说。马克思就是这样,把“共产主义”跟“神仙般的生活”打包在一起,为自己的政治目的做背书:打砸抢 → 改变政治制度

由于这里的政治制度,预先被论述成了“真理”,于是,马克思鼓吹的“打砸抢”,也就成了“正义的”、“先进的”、“符合历史潮流的”。

其实,马克思真正论述的,是“打砸抢”的合理性与合法性。所以,“共产主义理论”,不是他的理想,而是他的政治工具。

从历史来看,马克思致力于推动的,就是世界各国的流氓暴动、无政府主义、推翻各国政府,然后建立全球性的大政府,统治一切。

如果你还不明白,可以看一看现在美国的“黑命贵”和“安提法”,这些都是公开的马克思主义组织,然后你就知道马克思真正推动的是什么了。

《共产党宣言》的华丽行骗术(1)

马克思整套理论的核心,是要解决三个问题:

1 如何煽动暴动
2 如何建立统一的世界政府
3 如何实行全球化极权统治

《共产党宣言》作为“共产主义理论”的纲领,为这三个问题提出了解决方案。当然,它使用的是销售语言:即掩盖了真实目的,把一切都说成是为了苍生。

为了“煽动暴动”,马克思贬低“勤劳致富”,鼓吹“掠夺致富”(即所谓“革命”)。为了让“掠夺致富”显得更加“正义”与“进步”,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把自由社会说成了如地狱一般可怕。然后,鼓动不务正业的、不愿踏踏实实工作的游民起来造反。

现在,没人说得清19世纪的德国社会,究竟黑暗到什么地步。但是,看一看今天的美国“黑命贵”运动,就能知道大概。

任何一个社会,总有一些不好的因素,美国亦然。但是,美国社会远远不是“黑命贵”马克思主义者们所描述的那样充满“歧视”与“压迫”,让他们“不得不”暴力反抗……这些根本不是事实。马克思主义者们,为了给暴动找到合理性,无限夸大了社会矛盾。

最明显的两个事实是:

1 “黑命贵”在美国街头大规模公开打砸抢造成的动乱与危害,远远超过美国正常时期的社会矛盾。
2 已经实现了共产党统治的中国,每年都有很多人带着财富积极移民美国,同时却罕有听闻美国人移民共产党国家的。

煽动暴动,推翻现政府,目的就是为了重建秩序,成立极权政府。

共产极权政府喜欢容易被煽动的国民,也有意识地造就这样的国民。这个传统,从马克思设计这套煽动暴动的理论时,就已经成为了基因。极权政府不喜欢跟理性的民众耐心讨论如何治国。

《共产党宣言》的华丽行骗术(2)

为了把极权政府全球化,马克思定义了两个概念:“贫穷”和“阶级”。

马克思把“贫穷”描绘成“革命者”(暴动者)至高无上的基本共性,取代了各种人群差异。因为“贫穷”,人们就“应该”突破血缘界限、民族界限、国家界限、宗教界限、文化界限……“贫穷”超越了一切,把人们联系了起来,形成了“阶级”。而“阶级”则可以取代家庭、民族、国家、信仰、文化,成为人与人之间“最坚实”的连接纽带。

在马克思的描述中,只要以“阶级”利益为借口,人们就可以背叛家庭、背叛民族、背叛国家、背弃信仰、舍弃文化。达到了这一步,就可以建立一个以“阶级”为基础的跨种族、跨国家、跨宗教、跨文化的世界政府。

相应的,《共产党宣言》宣称要消灭家庭、取消民族、取消国家,还要取消宗教、道德、法制等一切障碍。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马克思除了强调“阶级”,还强调“阶级斗争”。请注意,“斗争”意味着“生存矛盾”。“生存”是人类的最基本需要。一旦把“阶级斗争”强化为“生存矛盾”,那么维护“阶级”利益,就成了人们的最基本需要了。这就是马克思试图植入人们头脑中的概念。

历史上,共产党即使掌权了,也要不停地搞政治运动,抓各种“反革命”,使民众在“生存危机”中挣扎,其长远目的之一,就是要以“恐惧”来强化洗脑效果,确保“阶级”的概念置于家庭、民族、信仰和文化之上。因为马克思主义者们必须给所有人植入统一的“阶级”属性,才能建立起跨越一切的全球化极权。

所以,在政治运动中,共产党往往训练民众“夫妻揭发”、“父子背叛”,以忠于“共产党”、忠于“无产阶级”。这些是有目的设计出来的。训练结束后,稳定一段时间,恢复恢复经济,只要再杀一批人来“拨乱反正”即可。

表面上,马克思鼓吹“掠夺致富”,为不务正业的社会流氓“打砸抢”找到了冠冕堂皇的借口,而且跨越了各种界限,最大化了这些“暴民”的力量。实际上,他也同时设计好了:当世界性的造反力量夺权之后,共产党将居于其上,成为一切的统治者。

以上是所谓“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的计划与实践。

在发展中,现代马克思主义者发现,想要煽动暴动,可以用一切看似“正义”的借口,除了均贫富,还可以搞环保、反战、女权、黑人权等等。

而“环保主义者”、“安提法”、“女权主义者”、“黑命贵”等身份,也和“无产阶级”一样,可以成为跨越各种差异的人群共有属性。

在法治与科技社会中,原先的暴力造反,通过更精致的舆论宣传,甚至可以用民主选举制度来实现。这样,同样可以建立全球化的反政府力量,谋求掌权并重建秩序。

这一切,最终都是要走向那个全球化的极权制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