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子虚乌有的“黄继光堵枪眼”

为了煽动大陆民众的反美情绪,习近平在10月23日举行的中共“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发表了“重要讲话”,不仅高调重复“中国人民取得了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的谎言,而且搬出了黄继光等所谓英雄人物,称他们“令敌人胆寒,让天地动容”。

提到黄继光,许多大陆人从小就知道他堵枪眼的故事,不过它的虚假性却是显而易见的。不信大家可以多找几篇中共出版的黄继光故事来读一读,不用费神就能看出它们的破绽了。而且看过几篇后,你一定还会为中共作假时的“粗放”态度感到吃惊。很难想像正常国家的政府胆敢如此马虎潦草地蒙骗大众,他们明摆着以“老子就不怕你看穿”的态度编造“黄继光堵枪眼”故事。这个故事粗暴侵犯人类基本常识,经不起哪怕是最轻微的推敲,在一般国家里肯定早被揭得无地自容了,仅由于中国人长期受中共严厉压制而无法进行挑剔追究,才让它得以存活至今。

黄继光堵枪眼”故事的首版载于1952年11月21日《人民日报》。内容如下:

“在战火纷飞的上甘岭附近的山岭上,出现了一位马特洛索夫式的战斗英雄——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通讯员黄继光。他是中国人民值得骄傲的伟大的战士。

在一次反击战中,我军的冲锋道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敌人的火力点,三挺机关枪疯狂地扫射著,挡住了我军前进的道路。指挥员对突击队员们说:“谁去干掉它?”一个年青的通讯员黄继光答道:“我去!”黄继光知道祖国人民慰问团到了朝鲜前线,他满怀信心地向战友们说:“告诉祖国人民慰问团,听我胜利的消息吧!”接着他又说了一声:“同志们准备冲!”便提着手雷向前冲去。敌人的机枪扫射得十分猛烈,他刚冲过去不多远,身上就中了几颗子弹;后面的战友们只见他摇晃了一下,又向着敌人地堡扑去。当敌人的子弹再次射中了黄继光的身体的时候,他已经扑到敌人的工事上,并用身体堵住了一个正在发射的敌人的枪眼。接着,他的战友们便发起了冲锋。这时敌人的火力点上另外两挺机枪又叫起来,正在这个紧急的时候,黄继光伸出了一只手臂,把一颗手雷塞进敌人的火力点里,轰然一声,敌人的火力点被完全炸毁了。

战斗结束以后,战友们在黄继光的身上找到九个机枪子弹射透的洞口。一个指挥员带着深厚的感情连声地说道:‘马特洛索夫,中国的马特洛索夫!’”

读者不难看出,这故事假得简直让人无法辩护。作者硬要让黄继光的功夫超人类:枪弹穿身而过并无大碍,连中数弹才不过“摇晃了一下”。再往下功夫更绝:堵住连续发射的机枪口竟如同足球队员胸部停球一样轻松,边堵著枪眼还能边忙里偷闲地观察敌情,及时发现敌人阴谋立刻采取措施把它解决掉。先前故意保留手雷而用肉身堵枪眼,更显英雄深谋远虑。

可见报后仅一个月,这篇报道就被废止了,这在中共宣传史上很少见。原因显然是这版“黄继光堵枪眼”故事假度太高,估计管宣传的领导读了后也忍不住起鸡皮疙瘩。党固然不怕民众公开批评假新闻,但也得顾忌太假太滥的故事会在人民心中产生反效果,新华社不得不返工重做。第二版“黄继光堵枪眼”故事把首版中的荒谬情节全部删除,这等于承认首版里讲了假话。

按理说,出了影响全国的假新闻,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应向读者道歉,还应该向志愿军方面了解造假原因和过程,给读者一个说法。但这在中国根本不可能发生。党的喉舌本来就以蒙骗大众为己任。第一次没蒙好,加加油接着蒙就是了。

在第二版的“黄继光堵枪眼”故事前,新华社特意加了一个编者按:“11月20日发《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黄继光》,系前线通讯员在战斗中仓卒写成,与实际战斗情节略有出入。此稿是经各方仔细核查最后判明的情节。”

第二版“黄继光堵枪眼”故事的命运又如何呢?从新华社那言之凿凿的“此稿是经各方仔细核查最后判明的情节”的编者按来看,这版故事应该无懈可击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个“各方仔细核查”的版本依然不堪推敲,充满漏洞,先天性“赝品基因”注定它终生脆弱。

在此仅举一个例子。第二版“黄继光堵枪眼”里说,当黄继光爬到离地堡八、九米处正准备投出手雷时,“一梭子机枪子弹又射进了他的胸膛,”将他的胸膛“射穿了五个洞”。这两位新华社记者显然没有高速枪弹伤方面的知识,他们狠心地让黄继光胸中五弹,然后还要他继续做动作。

以超音速飞行的枪弹是高速枪弹。高速枪弹伤完全不同于同等直径的钢筋刺穿身体所造成的创伤,也不同于手枪等低速枪弹造成的枪伤。美军在朝鲜使用的M1918A2轻机枪,弹丸初速为853.4米/秒。高速枪弹主要以其所携带的动能杀伤受害人,它在遭遇人体骤然减速时,能将其所携带的强大动能释放于人体,造成比弹丸直径大许多倍的严重破坏。研究资料表明,高速子弹击中人体时,动能在弹丸前端聚集形成一个数倍于弹丸直径的球状冲击波,一颗7.62毫米子弹形成的球状冲击波直径接近于一枚鸡蛋,冲击波高速推进,整齐切断人体组织,受打击的骨骼会碎成小片,脏器被捣成浆状。遇到充满液体的大血管、肝脏、胃部等时,动能还会沿着液体传递,造成脏器爆裂以及远端伤害,这就是有人胸腹部中弹而口鼻喷血的原因。人体骨骼或者坚硬肌体的反作用力还会使弹丸出现拐弯、打横甚至翻滚现象,此时伤害加倍严重。冲击波在离开人体瞬间往往将出口处的较大块组织捣烂喷出,在人体上留下可怕的伤口。这还没完。当子弹穿过人体而去时,弹道周围组织又将刚刚吸收的动能向体内猛烈扩散,造成类似“爆炸”般的效应。它使人体内瞬间爆出一个比弹丸直径大十几倍的伤腔,该伤腔持续数毫秒,但所造成的破坏几乎与球形冲击波同样严重。就是说,即便子弹从离心脏十几厘米远的地方通过,心脏也可能在瞬间伤腔出现时遭到强烈挤压而破裂甚至被捣烂。子弹速度越快,上述损害越严重。

黄继光在不到10米处被击中,承受的是刚刚脱离枪口,以两倍半音速飞行的高速子弹。此时的弹丸破坏力最大,一颗子弹即足以打烂一个拳头大小的区域,更何堪五颗?位于胸腔内和后部的心脏、主动脉、脊椎等一旦被打坏,人还怎么做战斗动作?

退一万步讲,就算黄继光胸腔内的要害器官都逃过打击,开放性气胸也使他不可能继续战斗。五弹贯胸,留下前后10个进出伤口,其总面积大大超过气管的截面积。这意味着他的肺泡完全无法舒张,对全身的供氧终止。加上大量失血,黄继光将在几分钟内因大脑缺氧而休克,再后不久即出现脑死亡。他哪里还可能在昏迷后被“阵阵冷雨”淋醒,然后爬起来扔手雷,然后又被手雷震昏,然后再度复醒,然后看到了后面战友首长,想起祖国亲人,感觉到马特洛索夫在鼓励他等等,然后他爬向地堡,然后转回身向战友“说了句什么”,最后完成“惊天壮举”?!

新华社两位记者的奇文证明现场没有发生过“黄继光堵枪眼”的事,他们手头没有真实的材料,无章可循,别无选择只好依靠想像编造。一旦编造的事情超出作者的知识范围时就要出错。两位记者对高速弹伤原理一无所知,编造起来怎能不出错?

时隔多年,习近平又拿出这个破绽百出的谎言来忽悠大陆民众,别的不说,是不是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