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法国遭二波疫情重袭 背后原因何在?

随着秋冬季节的到来,中共病毒的全球疫情再度升温,而欧洲的疫情状况尤为严重,其中又以法国首当其冲。

据世卫(WHO)官网公开的数据显示,全球感染人数曲线呈上抛物线状(图一,左),可见中共病毒在加速肆虐。而法国的疫情扩散速度要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图一,右)。

法国最早爆出中共病毒疫情是在1月下旬,在经历了6个多月后,截至8月1日,法国累计感染病例达到大约18万,半年中的日平均感染人数约为1千。

然而,在10月中旬,法国单周(12-19日)的累计感染人数即已超过20万!而进入10月下旬,法国疫情更为凶猛,不断刷新记录,其中10月22日、23日、24日连续几天,每天的单日感染人数都超过4万,25日单日感染人数超过5万。

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曲线(左)以及法国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曲线(右)。(每数值点间隔为一周累计感染人数,蓝色的切线斜率显示疫情扩散在加速。数据来源:WHO官网)。

截至10月25日,法国累计确诊人数超过110万,欧洲第一,全球第五。

随着法国医疗机构的超负荷运作,日前,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包括巴黎在内的大片地区实施6周的宵禁(晚间9时到隔日清晨6时),受影响居民大约4600万人,超过了全国总人口的2/3。

马克龙表示,法国的中共病毒疫情至少要持续到明年中,若疫情得不到遏制,甚至会对当前的限令再升级。法国分管网络数码技术副部长塞德里克奥对媒体表示,法国疫情卷土重来,不排除再祭出全国隔离。

为什么法国的疫情会如此严重呢?读过大纪元文章的朋友可能会发现,疫情严重的国家实际上都有一个共性。

大纪元在3月10日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显示,中共病毒在世界扩散的路径,是依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和城市一路攀沿。

亲共的欧美国家往往疫情都很严重,例如首个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的欧洲国家意大利,在疫情中也成为欧洲首个瘟疫大爆发的国家;西班牙首相支持“一带一路”并采用华为作为该国5G核心供应商,以致于西班牙疫情也尤为严重;美国政商界长期被中共渗透,对中共采取绥靖政策并养肥了中共,导致美国受疫情重创,其最亲共的纽约州疫情也最为严重;印度国内共产主义猖獗,党员人数近200万,多届政府长期与中共利益往来密切,前几年还参与了中共的特洛伊木马“亚投行”,印度也陷入了中共病毒的泥沼……

鲜明的对比是,反共的台湾虽靠近大陆并与之有密切往来,其疫情却相对较轻,在一直没有禁足、不喊停经济的情况下,至今累计死于中共病毒的人数仍不超过10个,成为全球抗击中共病毒的典范。

下面我们一起来看一看,法国与中共的关系怎么样的。

法国亲共由来已久

翻开中共的家谱,会发现其老祖宗竟然来自法国。1871年3月18日,巴黎公社——彻头彻尾的流氓武装起义宣布成立,一群流氓、暴徒、杀人犯以“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为纲,在巴黎尽情的纵火、杀人,焚毁了巴黎满城的艺术瑰宝和大量恢弘的建筑物。

文革时期,中共内部曾认真讨论过流氓是属于“敌我矛盾”还是“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争论来争论去,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流氓是“人民内部矛盾”,因为巴黎公社的流氓就是共产党的老祖宗。

1964年1月27日,时任法国总统戴高乐宣布与中共建交,使得法国成为西方民主阵营中第一个与中共建交的大国。而戴高乐的继任总统们,也大多是法国社会党(以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为意识形态)成员或法国共产党成员,屡屡向中共伸橄榄枝。

其中,现任法国总统曾经就是社会党成员,他以邓小平的猫论“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为座右铭,并在2017年3月3日接受《巴黎人报》采访时,直接自称是“毛泽东主义者”。

法国与中共多方位长期勾兑

在军事领域,法国长期给中共提供技术援助。值得一提的是,在1969年到1979年,中苏对峙期间,中共海军声纳系统停滞不前,法国充当了它的“救命稻草”。从1974年到1993年,法国将先进的现代声纳系统提供给中共海军,而自1993起中共还从法国获得了两款先进声纳的生产权。

在政商界,法国与中共关系密切,位于中共病毒风暴中心的武汉P4实验室就是法国与中共政商勾兑的产物。

2018年5月18日,据法国媒体报道,因为相中中共的“一带一路”和“西部大开发”项目,大东区主席让·罗特纳(Jean Rottner)带领阵容强大的地方政治、经济和旅游业团体赶赴大陆,与中共签署了全方位合作协议。

至2018年年底,仅在中国四川,法国已有逾六十家大型企业在那里建立分支,其中包括能源(阿雷瓦、苏伊士)、运输(阿尔斯通、法航Air France – KLM)、分销(家乐福、欧尚、德卡斯隆)、IT(Ubisoft、Alcatel)和食品(Pernod Ricard、 Moët Hennessy)等领域,还有商亿讯集团(AXON CABLE)。

2019年3月中共党魁习近平访问法国、11月马克龙回访,两方热烈问候交谈,并签下大笔贸易协定。虽然马克龙提及人权议题,但也只是象征式的蜻蜓点水……

在宣传领域,法国媒体被中共严重渗透。 2019年3月底,当习近平访问法国时,法国几大主流媒体,如《世界报》、《费加罗报》、《回声报》、《巴黎人报》均刊登了中文的公关广告,内容和照片由中共新华社提供。同年,香港民众反送中游行期间,在西方主流媒体纷纷批评中共践踏人权时,《费加罗报》却夹入附刊“China Watch”(中国观察),其话题内容展示中国如何繁荣,还有中共党魁的画像。

在教育领域,负责中共海外统战的汉办在法国设立了17家孔子学院。近年来,西方各国逐步提高了对孔子学院的警惕,全球很多情报机关和反情报机关已经认定孔子学院是间谍机构。美国多所大学在近年来陆续关闭孔子学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于今年10月15日正式要求美国高中、大学和K-12教育机构在年底前关闭孔子学院。欧洲的瑞典已将该国的孔子学院彻底清零。而法国却任由孔子学院在本国继续假孔子之名,进行文化和宣传渗透……

法国对中共态度开始转变

中共病毒爆发后,中共瞒疫、甩锅、口罩外交等恶劣行径让世界逐步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也让法国政商界从对中共的幻想中开始清醒过来,法国一些媒体也开始揭露中共隐瞒疫情和数字造假。

4月份,中共驻法大使馆栽赃法国“养老院护理人员擅离职守,集体逃离,导致老人成批饿死、病死”,激怒了法国政府,以致于法国外长召见中共驻法战狼大使卢沙野,当面表达愤怒,这在法国与中共建交的几十年中,是非常罕见的。同时,马克龙对中共的态度也有所冷落。

尽管如此,在彻底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并采取实际行动与之决裂的路上,法国可谓任重而道远。在一些高科技领域甚至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法国似乎还停留在观风向阶段。比如,前段时间,马克龙仍表示不排除任何公司参与法国5G建设,包括华为。

希望法国政商界与各界民众都能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彻底“拒绝中共”,并早日加入“铲除中共”的国际正义灭共大潮。铲除中共是彻底摆脱中共病毒的最关键一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