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观】王进喜被包装“铁人”遭江青反对 毛支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4日讯】各位看官好,欢迎您再次光临【欺世大观】。

中国大陆2009年出了个洗脑的大事:为了包装共产党员为党献命的故事,中共大内宣做了个大活儿:先评选出100个为中共建政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又评出100个建政以后的“感动中国人物”。

我们发现,中共党宣费尽心机推出这个“双百”大活儿,不仅是给这些人树碑立传,更想抬高非法政权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所以【欺世大观】有必要拿出自己对这些“英雄”和“感动”的调查和分析,分享给大家独立评判,目的只有一个:还原历史真相,拒绝造假洗脑。

本集说说上个世纪60年代红透中国的“铁人王进喜。您可以自我测测今天看片之后还感动不感动。

好,言归正传。

1963年,老毛发布一项指示“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人民解放军”。之后,“铁人王进喜”作为大庆油田“先进人物”代表走入千家万户。到文革后期的1974年,长春电影制片厂又拍摄了一部反映石油工人的影片《创业》,男演员张连文饰演的周挺杉,就是现实中王进喜的模特。

影片中,打出大庆油田第一口油井的采油队队长周挺杉被描摹成一个无比“光辉、高大”的形象,他带领着石油工人战天斗地、艰苦创业、篝火下学马列、跳进泥浆池堵井喷等。铁人形象被摄影机和音乐推到激情高峰。

那么,电影外的史实果真如此吗?让我们看三个情节。

据当年的石油工人回忆,王进喜从甘肃调到大庆油田时,油田已经打出了20口油井,并不是像《创业》里为拔高的那样,说他打了第一口井。也就是说,为了“感动”中国,党树立了既定目标人物,事迹吗,编凑就好了,党说谁打出第一口井就是谁;打出前20口油井那些老乡都不够感动中国的格,只当配红花的绿叶好了。

大庆油田官网“发展历程”只说了:1960年初,全国数万石油工人涌进大庆“大会战”,也提了王进喜,可却没提第一口井这回事。笔误笔误啊,咱们这么想就好。

另外,用泥浆固井只是当时开采油井时的一道工序,并不是发生井喷时,才要采取的紧急措施。这事牵扯石油钻探专业领域,本片不多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google,看看是不是电影《创业》应该表现的那样。

按照当事人的话说,由于当时的技术十分落后,也没有大型混凝土泥浆搅拌设备,用泥浆固井的效果很不好。而且当时的石油工人普遍没有文化,也不懂用泥浆固井的基本常识。也就是说,井喷不井喷,只要开钻机干活,当时就需要泥浆固井这道工序,泥浆池是个必备的所在。可以看图了解啊。这是其二。

接下来,是个讽刺关键点。当时,大庆油田第一口油井采油队的两位技术人员(其中一位姓刘),注意啊!不是工人,也不是队长,是他俩出于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没有搅拌机,就不顾一切地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这才有了大庆第一口油井的成功运作。

显而易见,这一切与王进喜根本没有一毛钱关系。但跳泥浆池搅拌这个动作却让《创业》剧组脑洞大开,这是多给力的镜头啊!于是,一举嫁接给老王,感动了中国。这个经典情节,2009年还被翻拍到名作家刘恒、名导尹力联手制作的所谓史诗级电影《铁人》里,作为重头戏。那两位始创人体搅拌泥浆的技术员呢?对不起,我们只知老王,您二位是谁呀?

再细究下去,《创业》电影中的王进喜模特张连文跳进油井后,两只胳膊在表面划拉,很明显是导演外行,为了镜头好看,要求他这么做,也不排除他自创,但懂行的一看就是在做戏。因为,据技术员说,泥浆是下沉的,人工搅拌泥浆必须探下身子到泥浆底层掏挖,是非常困难的动作。

凡事就怕较真,各位看官,几十年来,大家都看惯了街上红布条的造假宣传和洗脑口号,每到共产党要捆绑韭菜们出力的时刻,必定出台今天听起来鸡血冲头的表达,大庆公司网页上这么记载的: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财力、物力的严重匮乏,以铁人王进喜为代表的老一辈石油人,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宁可少活二十年,拚命也要拿下大油田”,“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也是电影里的台词。不这么夸张地喊,又怎么能感动到举国亢奋呢?

还有不能深想的笑话:被宣扬共产信仰的镜头里那个石油工人“篝火下学马列”的事,有吗?据当事人回忆,是有,但根本不是工人们的“思想觉悟”有多高,而是因为弟兄们太苦了,早上顶着星星出工,晚上伴着月亮回到窝棚,却只给菜窝窝团子吃,工人们吃不饱,怨气很大。于是领导就强迫大家学马列,实际上就是灭火的考量。

前边说了,别说没文化的石油工人是大多数,就算甘肃玉门赤贫出身的老王,6岁讨饭,9岁就给军阀出劳役,14岁到玉门油矿做工,也根本没读过什么书。您看老王成名后,党媒拍他认真攻读竖版马列的照片,您就知道,那就是摆拍。现在大家都明白摆pose,过去老百姓哪懂啊,啊,王铁人学马列。

下面说说这位感动中国百强之一的人物是怎么出街的。当年兼任大庆油田会战指挥部总指挥的石油部副部长康世恩,在听取大庆油田建设汇报时,当时负责大庆油田第一口油井技术工作的老工程师向他如实汇报了油井完成的过程。康特别对人工搅拌泥浆的事感兴趣,就说:“嗯,不错,应该树个典型。”

但是他并不想把奋不顾身跳进泥浆池的技术人员树为典型,为啥?那年代,绝对是政治不正确啊!你康副部长树个“知识分子臭老九”当革命典型,而不树工人阶级?那什么,你副部长也别当了啊,发配去调泥浆池好了!

康世恩混到这个级别,当然知道是绝不能站错立场的,于是转身对一同前来汇报工作的大庆油田负责人说:找个人选,树个典型。您听见了吧,现成的人不找,要再找个人。

油田领导当然心领神会啊,正好推出他的手下、1959年在玉门油矿选上过石油劳模的王进喜。于是,王进喜一夜升腾为中国家喻户晓的“模范人物”,他做石油工人经历的稀松平常事,也全被总结提炼成模范事迹。根据党宣笔杆子写的和《创业》电影里演的,就是钻机运来了,没有足够吨位的车拉到井位,老王就指挥工人喊着号子,用滚杠撬杠人拉肩扛,冬天太冷,泥浆池要水,老王就和工人到附近水泡子凿冰取水,一盆一桶地端过来。特别是张连文鼓著脸上天生的两坨肉酒窝那个银幕形象,跳入泥浆划拉双臂那些个镜头,男人女人都觉得,哇,好men哪!于是,王进喜感动中国。

其实,当年和老王一起选出的模范一共五人,号称五面红旗。可没多久,那四面旗子就不飘扬了,现在网上也查不到啥。上头开始单挺老王。直到2020年6月30日,才看到网上曝出另一面红旗——95岁的马德仁去世的消息,一读模范事迹,他领导的1202钻井队,业绩甚至超过老王领导的1205队,什么“创造了9个半月时间打井28口,钻井进尺31,700米,超过苏联格林尼亚功勋钻井队的水平,刷新了世界钻井进尺纪录”;创造了21项全国高纪录;1963年,创造全国最高纪录。1202钻井队分别被授予过“卫星钻井队”、“钢铁钻井队”、“永不卷刃的尖刀”等称号,云云。

不瞒您说,俩人一比,我觉得这位同样来自玉门参加石油会战的老马比老王事迹更硬啊!为啥没被当局看上,而且到死才见光一二呢?还有那三位老哥呢,如今还健在吗?几万人里选出来,肯定都不软,怎么都默默无闻了呢?是怕戗了老王的行市还是另有隐情?这位老马95岁身故才被披露是五旗之一,不是因为生前当过大庆纪委书记,不盖棺论定一下不合适吧?

有比较就有了鉴别。回头一看,老王更突出的是政治敏感度,成名后他一路升迁仕途顺利。从钻井队长、大队长、指挥部副指挥,一直升到大庆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中共大庆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1964年12月还当了中共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12月26日,老毛开71岁生日party时,老王还有幸获邀,席间,被毛称赞是“工业带头人”。党魁钦点,仕途就更刹不住车了,1969年4月老王登顶:中共9大当上了中央委员。

当然,在这个乌七八糟的政体中,根红苗正的老王也翻过船。文革初期,因为算个不大不小的当权派,王进喜照例被批斗。据过来人回忆:他头上戴个尖顶高帽,帽子上写着“标杆保皇王进喜”,胸前挂个大牌子,牌子上写着“打倒假标兵”。更扯的是,革命群众让他站在几层凳子上,然后一脚把凳子踢倒,估计是很阴暗的心理:看看这个被走资派树立的“铁人”会不会摔坏。王进喜的弟弟王进邦回忆说,他被勒令揭发王进喜“反党、反毛、反社会主义”的罪行,造反派还在1967年的元月和过年时天天来抄家,逼得他们母亲想要上吊。

大庆的事被周恩来知道,就在北京隔空宣布:王进喜在石油大会战中立了大功,不准再批斗。老王幸免于更大灾难,有了周的撑腰,老王又被推选为钻井革委会副主任、大庆革委会副主任等等。您看这是不是个乱七八糟的政权。

文革进行到了1970年4月,革命领导干部王进喜在北京医院被确诊为胃癌晚期,当年11月15日离世,终年仅47岁。他被中共利用的一生就此打住。

节目最后,讲两个花絮。絮叨之前,恭请看官您歇息片刻,订阅,点赞本片啊。多谢您了!

书接前言。老王过世后的1974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拍了“文革”中摄制的为数不多的故事片之一《创业》。号称上映后引起全国性轰动,依我们过来人看,这没啥可吹的,全国人民每天抓革命促生产,谁也不敢搞资产阶级的娱乐活动,出台个电影,当然轰动,如果那时计票房,绝对超过任何一部好莱坞大片!没的看嘛。

但据说《创业》的拍摄和上映过程还十分曲折,为啥,由于影片反映了“文革”前石油工业的成就,遭到中央文革小组长江青的责难,意思大概不允许走资派领导的工业有什么成就,毛太谁能缠斗得赢哎,最后毛泽东看完片,亲自批了最高指示“此片无大错,建议通过发行。”《创业》才起死回生。张连文也名声大噪。

下一个故事有点惊悚。1964年的《中国画报》封面刊登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王进喜头戴狗皮帽,身穿厚棉袄,头顶鹅毛大雪,握著钻机手柄眺望远方,身后散布着星星点点的高大井架。就这么张画报照片,成就了一大单日本生意。

怎么回事呢?大庆一开始还是中共最高层定的保密项目,据说当时日本情报专家依据王进喜的衣着,推断出大庆油田位于齐齐哈尔与哈尔滨之间;还通过照片中王进喜所握手柄的架式,推断出油井的直径;从王进喜所处的钻井和他背后的油田间的距离和井架密度,推断出了油田的大致储量和产量。

后来,日本人又利用来中国的机会,测量了运送原油的火车上灰土的厚度,大体上证实了这个油田和北京之间的距离。

此后,《人民中国》杂志有一篇关于王进喜的文章,提到马家窑这个地名,还提到钻机是人推肩扛弄到的现场。日本人便推断此油田靠近车站,而且推断就在安达车站附近。

这些看似平常的推断有什么用呢?看官,您可能想不到,日本人正是依据这些不起眼的情报,飞速设计出适合大庆油田开采用的石油设备。当中共当局向世界征求开采大庆油田的设计方案时,日方一举中标。难怪一个德国,一个日本,这俩二战战败国,在技术上至今让中共厉害国只能望其项背而无法超越,恐怖啊!

各位看官,通过普通石油工人王进喜被成功包装上市、感动中国的故事,您会再次感受到中共统治术的洗脑套路。不过,老王从6岁讨饭,到47岁进入顶层权力圈,正享受吃香喝辣的好日子,却因突发胃癌英年早亡,这难道不是命吗?

欢迎您留言和分享本片到朋友圈,我们下集再见。

《欺世大观》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