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美国大选副总统辩论会 一张照片总结了一切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0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看完美国大选副总统辩论,很多人都说太精彩了,这是美国史上最精彩的辩论。我相信大家都有同感。

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扬·摩根(Jan Morgan)在她的脸书上发了一张很有总结性的照片,照片上给哈里斯和彭斯贴上了他们的经典对话,哈里斯说:副总统先生,我正在发言!彭斯回应的句子是,那也许你应该说真话。这是当晚两人表现的绝佳写照。

摩根(Morgan)还在她的脸书上写着,彭斯总统将撒谎的、仇恨的、社会主义钉在墙上的时候保持着完美的绅士的风度!他冷静、直率、有礼有节、思维缜密、精准,毫无疑问的耀眼!他以惊人的数据无可挑剔地阐述了川普总统的成就!

我非常同意摩根(Morgan)的描述,非常准确地表达我对彭斯副总统的看法。整个辩论会看完,我总体有几个感受,跟大家说说,主要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地方。

首先,这场辩论体现了美国精神。第一场总统辩论大家感觉都很糟糕,一场乱战,吹黑哨外加高科技作弊,让人看不到美国制度的优越性,绝对不是大家期待的亮眼的总统辩论。

但是这一场副总统辩论,完全体现了美国的特质,民主、自由、文明。主持人控制场面得当。辩论双方保持着理性和礼貌,虽观点针锋相对,但把持有度。绝对是一场非常精彩的辩论,我们会加中文字幕稍后分享给大家。

其次,辩论双方的观点、个人特质、策略是完全相反的,他们两个人代表了美国社会存在的两股力量。彭斯是典型的保守主义者,而哈里斯是绝对的激进主义自由派。我们通常用右派和左派来形容。保守主义就是右派,激进主义自由派应该算是极左了。

保守主义:守护美国传统理念

在美国,保守主义倾向于小政府、自由贸易的经济架构,意识形态上反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反对全球化。保守主义并不是说不思变革,保守主义并不反对进步,只是反对那种颠覆性的推翻原有的制度。保守主义认为美国建国以来的制度、理念、价值都是好的,只需要在一些不足的地方进行修补,并不需要大的变革。

就像最近内华达州的一份主流报纸《拉斯维加斯评论报》就公开表示支持川普,他们认为内华达选民知道美国还有改善的空间,但“不需要大声呼吁革命,不需要否定合众国的建立,也不需要试图废除美国的政治、社会和文化体系,美国是因为已有的这一切才成为了世界历史上最成功国家。”

这就是保守主义者的理念,他们看到了美国好的传统和制度,也愿意守护这些传统。美国共和党虽然是由保守主义者组成,但是在共和党中,也会有不同的保守主义派系。比如,社会保守主义,就像川普政府,他们的理念是提倡传统的家庭社会价值观,反对堕胎,反对LGBT平权,支持公民拥枪权。

而像小布什政府就代表了新保守主义,新保守主义其实是从自由主义转变过来的,所以从理念上来说,更加偏左派。比如他们主张军事干涉,比如发动伊拉克战争。但是川普总统是反对战争的,我们昨天也讲到川普总统在通过谈判停止战争,因为他不希望看到战争对其它国家人民的伤害。

还有一种宗教保守主义,美国一直是主张政教分离的。但是宗教保守主义者会主张将基督教的价值观应该体现在国家政府。

自由主义:披着民主外衣的社会主义

而自由主义,听起来有自由两个字,对于很多华人来说,认为自由理念太重要了,其实美国的自由主义跟我们相对极权说的民主自由是两回事。美国的自由主义来自社会主义,也就是共产主义在西方社会披上一件民主的外衣,为了不被诟病,改成自由主义。

这要从1933年小罗斯福总统(Franklin D. Roosevelt)的新政说起。了解美国历史的都知道,在1929年到1933年期间,美国经济发生大萧条,银行倒闭,股市崩盘,工人失业,整个经济崩溃。小罗斯福总统上任后,出台了一系列“解困、复苏、改革”的新政,政府对经济干预的权力增加,小罗斯福总统在他任职期间颁发的总统令是之后总统的总和还要多。

但一直到30年代末,美国的失业率都没有降到两位数以下。自罗斯福新政以后,美国政府走上了高税收、大政府、干预主义的道路,我们知道,这其实就是社会主义。

1963年,肯尼迪总统遇刺后,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总统上任,发起了一系列“向贫困宣战”和“伟大社会”运动,在极短时间内,约翰逊就发布了一系列总统令,出台一系列法律,建立新的政府机构,扩大福利计划,提高税收,急剧扩大了政府的职权。

有趣的是,约翰逊总统的施政措施和1966年出版的《美国共产党新纲领》(A New Program of the Communist Party USA)几乎一模一样。这两个运动带来的直接结果是,加重了公民对福利的依赖,越来越多青壮年拒绝工作,福利政策加速了家庭的解体。

因为福利政策照顾单亲家庭,比如,未婚妈妈,离婚后的单亲妈妈都会得到政府福利。我们听起来是非常有人情味,觉得同情弱者很好啊,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当政府政策倾向于这个人群的时候,实际就是鼓励了这种现象的发生。而这个现象越多,说明这个社会的问题越多,家庭被瓦解,价值观被毁。这就是美国自由主义的来源,我说就是披着民主外衣的社会主义。

彭斯和哈里斯代表这两个阵营

彭斯和哈里斯就刚好是这两个阵营的代表。大家也从他们的辩论中看出来不同。从他们回答问题的内容上来说,一个真,一个假;一个实,一个虚。彭斯用川普政府四年来取得的成绩,真实的数据来说明问题,而哈里斯就通过污蔑、毁谤、张冠李戴的方式来打击对手。

比如她说川普只交了750美元的税,但她不说为什么只交了750美元的税,也不说川普这么多年一共交了多少税,更加不会说川普四年总统年薪1美元。还说川普使美国人失去了30万个工作机会,她也不说这种情况发生在大瘟疫流行期间,全世界都面临同样的问题,而造成大瘟疫流行的是中共早期隐瞒。

她不说川普在大瘟疫流行之前,给美国带来了50万个新的工作机会。她的手段就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用真实存在的数据,但是她把这些数据从特定的背景中剥离出来使用。她用的数据没错啊,都是真的,但其实是没有特定环境,这些数据就是假的。

哈里斯是律师出身,加州大学的法律博士,智商应该是很高的,可惜没有用到正路上,就是通过这种玩话术来狡辩。有些人你会觉得他们口才真的好,说什么都一套套的,头头是道,好像说的都有道理,如果没有清醒的头脑,还以为她是对的,其实是谬论。哈里斯就是这种能将谬论演绎得堂而皇之的人。

大家应该还记得,当主持人问关于如何定义跟中国的关系,哈里斯一直在说拜登多么善于跟人交朋友,她攻击川普背叛了朋友。还引用皮尤民调的一个调查结果,说全世界对习近平的尊敬要远胜过川普。

她引用这个皮尤民调是两天前公布的,皮尤民调对全球14个国家——9个是欧洲国家,然后两个北美国家,和两个亚洲国家,和澳洲,一共对1万4千多人——做了Survey,其中有一个是对于中美两国元首的信心。结果是对于习近平和川普的信心都很低,19%对习近平有信心,17%对川普有信心。这个调查还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对中美两国处理疫情的看法,另一个是对中美两个经济实力的看法,结果这两项结果也同样是对中共国的评价高于美国。

这个民调的结果到底能不能说明问题,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大家知道民调本来是一种随机的调查。调查结果跟访问的人群有很大关系,就像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为什么民调都是希拉里支持率更高,最后结果却是川普胜出?民调的准确性就值得怀疑了,不是说这个民调直接造假,它访问的数据肯定都是真实的,但是问题出在访问的区域。

刚刚我们说,这个皮尤民调访问区域有9个国家是欧洲国家,欧洲国家一直都是中共国的利益共同体,过去那么多年,靠着中共赚了不少钱,哪怕是经历了这一场大瘟疫,有多少人真正醒来了,看这份民调也能说明问题。他们因为疫情对中共的信心已经不如从前了,但是他们对于美国的印象更不好。

这就又要说到美国的主流媒体了。很多国家对其它国家的认知都是来自主流媒体,美国的主流媒体左倾严重,炮制大量假新闻,以此打击川普,为了党派之争罔顾事实。这样也给全世界造成印象,川普政府很糟糕。

而恰恰相反的是,中共封锁信息,中共宣传机器到处宣传大国战疫,不了解的中共的人,有几个能在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看得清楚的?媒体的作用的确是太大了。我觉得很庆幸现在有自媒体这样的方式,让一些真相有渠道可以传播出来,不至于完全被封锁。

这一类的民调结果,是真实的,同时也是不客观的。但是被哈里斯用来作为攻击川普,我觉得是弄巧成拙,至少说明哈里斯本人对于中共的态度了。在这个民调中,美国本国人对于中共国和习近平的评价是非常低的,远远低于对川普的评价。

哈里斯想要争取的是美国选民的票,现在用这个数据恰恰证明她跟美国人的想法背道而驰,那不是弄巧成拙了吗,暴露了民主党对中共的态度。虽然她没有明确回答主持人跟中国是竞争者、敌人还是伙伴关系,但她已经证明了她跟中共就是好朋友。

对比哈里斯的虚伪、狡猾,彭斯副总统所有的回答都是有理有据,铁的事实。给人的感觉就是有真材实料的人只需要将事实说出来就很有力量,而没有干货的就只能投机取巧,想办法诡辩。彭斯副总统在辩论中的策略也是让我非常佩服的。

大家应该注意到,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没有澄清的问题,常常会有哈里斯说了一通谎话后一个问题的辩论就结束了,彭斯就没有机会再解释。但是他的策略是,不慌不忙地在下一个问题开头,先将上个问题中的疑点澄清,再回答当前的问题。

这种做法的好处是,滴水不漏,将每一个问题都完美地进行了阐述,不给人留下一点疑惑。那些平时看主流媒体,听哈里斯瞎说的人,都被彭斯的数据重新刷新一次。而彭斯永远不会因为时间不够而丢分,表现就是从容不迫。我对这一种回答问题的策略,绝对心服口服。

还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主持人问到两位总统候选人都是高龄,身体如果出现问题,作为副总统是第一顺位继任者,有没有考虑继任的问题。我觉得主持人很厉害,提出这个问题是对人性的一种检验。彭斯根本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用这个时间补充上一个关于疫情的问题,将川普总统怎样在控制疫情上做出努力,而民主党是怎么样唱反调说得清清楚楚。

轮到哈里斯的时候,我看到她眼睛里闪烁著一种得意的光,说自己接到拜登的电话时是多么的兴奋,这是她毕生难忘的时刻。她在表现自己,推销自己。那种得意忘形的表演,跟彭斯冷静阐述川普的政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实这就是一种人品的展现。

外人看得很清楚,我们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彭斯不用说自己任何政绩,他只要阐述川普的政绩,就可以完全收服观众的心,他在这一刻给美国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忠诚的川普支持者,同时建立了人们对他的信赖。

我很不想直接用一些批判的词来形容哈里斯,但她却是在辩论中表现了她的浅薄,就像一只孔雀,听到夸奖就会开屏。而彭斯,坚毅而淡定的眼神,有礼有节又毫不相让的绅士风度,智慧的辩论策略,高尚的人品,可以说相当的完美。

可以说,这次副总统辩论,是美国左右两派的交战,是保守主义和激进自由主义的对决,对于有信仰的人来说,也可以说是神魔大战,正邪交锋。我相信,美国人都能看明白。

好,今天说到这里,薇羽看世间,我们明天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链接:【2020美国总统大选】彭斯vs贺锦丽 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直播(中文同声翻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