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国大选为何如此重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07日讯】随着共产主义因素对西方社会的渗透和操控,美国大选已不再是两党政见之争,而是关乎美国民主体制存亡的决战。4年前的大选,持传统价值观的川普上台,遏阻了美国政治的左路狂奔。如今美国社会更加分裂,左右之争更为惨烈。今年的大选,同样关系美国的命运。同时,因为美国是欧美自由体系与中共极权体制对抗的龙头,所以这次大选也关系到整个世界的未来。

共产主义因素操控美国政治

大纪元社论《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开篇即指出,东欧共产主义阵营虽已瓦解,但共产主义邪灵并未随之而消亡。相反,它已经在统治我们的世界。

社论说,共产主义邪灵诡计多端、千变万化,有时会以尸山血海的暴力来恐吓不肯追随它的人;有时打着“科学”、“进步”的口号和勾画出美好的蓝图欺骗人追随它;有时以故作高深的学问让人以为它是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有时则以“民主”、“平等”、“社会公正”等口号渗入到教育、媒体、艺术、法律等诸多领域中以潜移默化地将人吸引到它的旗下;有时冠以“社会主义”、“进步主义”、“自由派”、“新马克思主义”、各种左翼党派等令人迷惑的名称;有时打着“和平反战”、“环保主义”、“全球化”、“政治正确”等貌似正义的旗帜;有时支持“先锋艺术”、“性解放”、毒品合法化、同性恋等放纵人的欲望还让人误以为是一种社会时尚。暴力或激进并不是它唯一的表现形式,它有时也伪装出心怀大众福祉的嘴脸,但它的根本特征是不择手段地摧毁传统的一切,包括信仰、宗教、道德、文化、家庭、艺术、教育、法律等,让人在道德沦丧中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社论指出,这个邪灵和它的各种变种,已经在全世界大行其道。不止中国、古巴等国家仍公开宣称自己是共产党政权,就连被视为自由世界龙头的美国也在共产邪灵的进攻下近乎全面沦陷,更遑论早已社会主义化的欧洲和共产党势力笼罩的非洲和拉丁美洲。这就是人类所面临的触目惊心的现实──共产邪灵毁灭人类的阴谋几乎得逞。

如今,《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所列举的共产主义因素的种种表现,在美国社会的各个领域、各个阶层都已表露无疑。高税收、高福利的“平均主义”,政府扩权、禁枪弱民的极权倾向,教育体制内充斥的社会主义思想,文化领域对传统宗教信仰的压制,等等等等,都显示著在自由民主的体制躯壳之下,共产主义因素已经近乎操控整个社会。随着近年来一些政党激进左倾,美国政治社会主义化似乎已只差临门一脚。

而且,伴随着川普上台后的左右之争不断激化,共产主义者们已经开始撕下伪装。从广纳非法移民,到大规模保护和释放罪犯,再到马列组织发起“黑命贵”运动并联合左派颠覆社会秩序,共产邪恶因素已开始公开践踏法制,放纵罪恶,甚至企图效仿共产党暴力夺权,摧毁美国的自由民主体制。

川普上台后,多次抨击左派,明言美国“绝不接受社会主义”。

在美国之外,中共极权一度疯狂对外扩张,推动以统治世界为最终目的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欧洲政治也曾迅速左倾,该倾向如今也仍在继续。共产邪恶的阴影已经笼罩全球。在这种背景下,美国两党的胜负之争更显举足轻重。

何清涟:美国未来、人类未来的生死存亡系于美国2020大选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日前在澳洲SBS电视台发表评论文章说,无论多么不敏感的美国人,到了8月两党大会开过之后,都已经明白,2020大选不是对美国两党的大考,而是对美国选民的大考,这是决定美国未来、甚至是决定人类未来的一次大选。

美国多年来引以为傲的法律与秩序,美国宪法所保护的私有财产,对正迅速社会主义化的民主党及“黑命贵”而言,并不值得尊重。

目前,“黑命贵”在全美造成的损失与死亡还没有完全统计,但一家追踪骚乱等引起的保险索赔的公司“财产索偿服务”(Property Claim Services)发现,仅5月26日至6月8日之间发生的骚乱,就可能使保险索赔达到20亿美元。

今年“黑命贵”、清除历史运动、取消文化的每次活动,都要焚烧美国国旗,甚至推翻了美国国歌作者弗朗西斯·斯科特·凯伊(Francis Scott Key)的塑像。此外,哥伦布,华盛顿、杰斐逊、南北战争中的李将军等人,其塑像都成为毁灭的目标。

这次“黑命贵”运动最初是祭出种族牌,以美国历史上存在罪恶的奴隶制为借口,要消除美国历史。这种消除历史的目的不只是针对历史,而是针对美国立国以来的价值观与政治制度,他们将美国历史强行烙上耻辱的标记,目的就在此。

民主党担心失去华尔街金主支持,推出拜登。但社会主义者桑德斯2016年率数万社会主义者集体加入民主党借窝生蛋,导致民主党迅速社会主义化。民主党的迅速社会主义化,是这次马克思主义组织“黑命贵”能够与民主党行动高度一致的原因。

凡此种种,都让美国人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今年的大选事关美国前途。

川普总统的长子小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 Jr.)在8月下旬召开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RNC)上的发言直击要害,指出2020年大选与以往所有大选的根本区别:“过去,两党都相信美国的善良,我们在去什么地方的方向一致,所不同的是如何到达那里。而这一次对方政党开始攻击我们的立国原则 —— 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法律规则。”

程晓农:2020大选是传统价值观与共产专制之争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程晓农日前在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中指出,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在美国国内看来,是百年来第一次关系到美国未来会不会被民主党导向危险的方向。那么国际社会来看的话,此刻是中美冷战刚刚爆发三个月,全球的政治、经济、军事、局势都将受到这个新冷战的重大影响。所以世界各国都非常关注美国未来的政策走向,而美国所有的政策走向,未来都与这次大选有关。

程晓农说,今年的美国大选实际上是美国的政治正确派,和美国的传统价值观派的相互对立,实际上就蕴含了两种价值观的全社会的测验。这个测验的试卷题是什么呢?就是美国的多数选民是不是打算在政治正确的社会压力下,抛弃美国的社会传统的价值观,而顺从民主党的政治正确。

而所谓政治正确,其实违反美国宪法基本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就是说他由一批人宣布说,我代表政治上的正确,因此我有权决定美国社会什么事是正确的,什么事是错误的。然后什么人必须按什么讲什么样的话,这套是什么作法呢?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都很清楚,那就是共产党专制。

程晓农指出,美国政治正确派是把持有美国传统价值观的民众,称为意识形态上保守主义,把他们自己称为进步主义。其实如果你是从政治正确派的价值观,它的思想根源来讲,他们是专制主义,是退步主义,是从民主往专制倒退。而其实持有美国传统价值观的这些美国民众,没有强烈的意识形态的倾向。保守主义不是一种意识形态,相反政治正确才真正的是一种红色意识形态。它背后是各种面目的马克主义的版本,旧版和新版加上毛泽东思想。

那么政治正确派的大体上包括这么几类人,首先是大、中学的老师,以及被他们洗脑的学生。他们基本上是价值观上的左派,他们的精神导师其实是毛泽东文革时期那本“毛主席语录”,那本小红书。当年中共是大量的把它偷运到芝加哥,就是奥巴马成长的地方。

芝加哥地区当时是美国黑豹党的一个基地,“毛主席语录”运到芝加哥以后,就给黑豹党去出售。为黑豹党用“毛主席语录”换取经费来活动,试图推翻美国政府、推翻民主制度,响应毛主席的打到美帝国主义。所以实际上美国的黑豹党所代表的一批反民主势力,他们的精神导师来自于毛泽东思想。所以他们是美国很早的毛粉,然后美国的左派又从欧洲进口了所谓“新马克斯主义”,“新马克斯主义”是“老马克思主义”的翻版。

他们想用这套红色的,或者把它涂了一点白粉以后,变成粉红的这种价值观,来改造美国社会。比方讲美国的Antifa这一次社会骚乱当中,非常活跃的团体。原来它的网站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他们就是马克思主义者,热爱毛泽东。

政治正确派还有一类人,就是社会上边缘人士,还有反社会份子,这种人哪个社会都有,只要有政治气候,他们就想造反,通过造反来发泄对社会的不满。

那么还有一批人,就是媒体还有很多非营利机构的工作人员。他们和第一类,就是和大、中学的左派老师价值观是一样的。今年美国的民主党是为了动摇川普的选情,利用今年5月25日明尼阿波利斯市非洲裔美国人George Floyd,利用他的意外死亡在美国掀起轩然大波。

他的死导致非洲裔美国人的抗议,有一个“黑命贵”运动介入进来,在多个城市发起的抗议行动。最糟糕的是民主党在利用这个行动,所以民主党高层公开出来支持,包括这个拜登,对着“黑命贵”下跪,进一步引发了全美各地的大规模抗议,等于说有人撑腰,华盛顿高层有人撑腰。然后像在纽约州还有Oregon州、华盛顿州,像Seattle、Portland这些州的州长还有市长,就响应这个“黑命贵”的要求,要Defund the police砍掉警察经费。削减警务经费和警员人数,同时就减少对非法抗议者治安措施,结果就抗议行动演变成各个城市的打、砸、抢。Antifa就是其中最活跃的一个。

程晓农表示,只要让他们继续猖獗下去,美国就不再是一个民主的、自由的社会,成了他们的天下,他们专制的社会。

程晓农指出,美国传统价值观,现在被民主党污蔑成保守主义,其实美国社会传统价值观不是那么保守的。他无非就坚持政治制度上的民有、民治、民享,这个基本理念,这就是民主的真谛,民主制度的核心。然后在经济制度方面,还有社会制度方面,他是不依赖政府提供的福利。因为他们都是有理智的人,持传统价值观的人知道民主国家的财政,不是那个来源无穷的藏金库,不是阿里巴巴四十大盗的金库,而是辛苦工作的这些纳税人,用税款去填充起来的。

如果每个国民都为了自己的需要去掏空、过度的掏空、挖国库,最后就要毁掉这个国家,也会毁掉你自己。因为你越是掏挖,你个人就越失去努力工作的意愿。在坚持这种传统价值观的美国民众身上,你可以看到一种所谓的Humble Self respect就是谦卑的自尊。谦卑是说他们只要求有机会努力工作养活自己和家人,所谓自尊就是他们不愿意依赖政府福利,但是希望政府要慎用纳税人提供的有限资源。但是民主党就是要颠覆这一切,要把美国纳税人的钱任意的挥霍,用来收买一部分试图依赖政府来过日子的一部分美国民众。把他们的选票基础建立在这一批人身上,美国这个政治正确派造成的社会压力,其实已经就像一个充满了挥发的汽油的房间,就差一根火柴。佛洛伊德的死就正好是那个火柴,民主党抓住这个火芯,立刻就把火吹大,然后就烧起来了,但是这把火之后,烧的是民主党自己。

程晓农指出,美国这个左派价值观的精神资源,是从欧洲进来的,连马克思主要都是欧洲派的,是欧洲出版的,是欧洲土生土长的东西。像德国的法兰克福学派,就是中国人现在知识界也在顶礼膜拜的哈贝马克思。还有像法国的后现代主义,这一些东西都是在欧洲现在社会里面,占主导地位的后现代新马克思主义思潮。

那么他们主张什么文化相对主义,就是文化没有好坏,那怕是专制的穆斯林文化,也是和基督教文明是相提并论、不分高下的。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抹杀道德、抹杀伦理、抹杀是非、抹杀优劣,所谓价值相对主义指的就是这种东西,道德虚无。那么今天的欧洲其实面临大陆和美国同样的问题,就是左倾幼稚病,左倾优越感导致乌托邦的想法占上风。

同时他们在鼓吹这套马克思主义的时候,他就拒绝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做真正的深入的批判。然后实际上是把马克思主义那套东西,不加批判的接收。那么很多欧洲人不喜欢美国、不喜欢美国人,就是因为在美国民间还十分有基础的传统价值观。这一部分美国人他们的价值观和欧洲左派、多数欧洲国人的左派价值观是格格不入的。这些年来,越来越多人感受到政治正确问题中的马克思主义基因。就是说它是对民主国家内部,政治正确上持不同政见的人,无情打压,就是共产党国家的内部专政。现在是政治正确派正在美国想专政不赞成政治正确派。

实际上,政治正确派所宣称的“进步”非常虚伪。政治正确派经常以关心人权,特别是关心共产党国家人权,为自己装扮,以凸显自己对红色专制的不满,是一种进步的表现。但是他们真的厌恶思想专制吗?所有的马克思主义为国教的共产党国家,哪一个不是专制社会?那么红色政权之所以专制,就因为它清楚的知道,自己那套剥夺人权的意识型态,还有政治压迫是违反人的本性的,必然遭到民众的反弹。所以除了用专制、用政治高压,共产党政权是没有办法生存下去。这当然也是中美冷战的意识形态的原因,但是政治正确派的批判红色政权的人权的时候,总是停留在人权表象的层面。

他们对专制政权的马克思主义,专制基因,从来不肯碰。而且你如果不批判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这个专制的基因,你就没有办法挖掘红色政权下的根源。所以政治正确派总是给马克思主义的各种新旧版本留下各种宽容,但是他们对批评政治正确派的人是毫不宽容,和马克思的那些专制者是一模一样的行为。所以说政治正确派现在已经蜕变成思想专制和社会控制的政治工具,那么政治正确派人物的两面性,两面人的特征也暴露出来了。

一方面他们表现出来对共产党国家人权的关注,另一方面他们对本国那些对政治正确持保留态度的人,毫不宽容的立场。这一点正像红色政权对异议人士,对法轮功一样的态度。就是政治正确派他们的做法和共产党是一样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永远不肯彻底的批判马克思主义。因为他们喜欢马克思主义那套思想专制。所以一方面政治正确派虚伪的表示对共产党国家的专制不满,另一方面他们对共产党政权的马克思主义专制基因又小心的呵护。

所以他们虽然批判共产党专制,却从来不肯彻底否定共产党按照马克思主义教条建起来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像桑德斯就公开鼓吹他是社会主义者,而且1988年专门跑到莫斯科去,在莫斯科歌颂一个即将破产、即将垮台的共产党政权。当然了,他们政治正确派更不愿意像经历过共产党国家的红色专制异议人士那样,去深刻的挖掘共产党制度的意识形态根源,那就是马克思主义。因为挖掉了马克思主义,政治正确就没有遮羞布了,就会暴露出他们思想专制的,按照马克思的那套独裁专制模式,试图改造美国社会。

(记者郑鼓笙综合报导/责任编辑:云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