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班克斯:全球遭难 中共应担责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编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05日讯】 “这份《中国日报》是中国共产党官方宣传机构经营的报纸,它会诡异地出现在国会山每一位国会议员的门口。”班克斯说。

中国共产党拥有庞大的全球宣传机构,覆盖着从《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的付费插页到推特机器人网络等媒体。《中国日报》是被美国国务院指定为驻外机构的9家中国媒体之一。今年早些时候,中共当局发起了一场凌厉的宣传攻势,以转移人们对其掩盖冠状病毒爆发和将疫情武器化的指责。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了印第安纳州联邦众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他是最早要求中国政府为其掩盖中共病毒而致人死亡作出赔偿的人士之一。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杨杰凯:吉姆·班克斯,欢迎你再次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班克斯:很高兴和你在一起。

中共对大流行负有责任

杨杰凯:吉姆,上次我们谈到了冠状病毒。虽然那时还处于初期阶段,但是我们已经知道中国共产党要对此负责。在很早的时候,你就已经在谈论获得某种赔偿的前景,让中国(中共)在经济上承担责任。从那以后事情发展得怎么样?我想,自从我们交谈以来,已经有三个月了。

班克斯:是的,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我一直记得,在当时,三个月前,当我们要求赔偿并追究中国的责任时,因为提出了这个要求,我立刻就被称为种族主义者。许多批评我们的左翼人士,甚至一些右翼人士,认为我们这样呼吁是发疯了。

但是现在似乎所有的美国政界人士都改变了看法。美国领导人已经改变主意,承认中国对冠状病毒流行负有最终责任。

我们现在知道的是,中国早在1月份就拒绝了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世卫组织以及其它机构,提出的前去研究冠状病毒的要求。他们断然拒绝了我们的请求,一些人说,这一请求原本可以防止自那以后在全球范围内传播的90%的冠状病毒病例,这意味着他们最终应该为此负责。

我相信,从川普总统到绝大多数美国民众,这是美国人的共识。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领导人还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让中国负起责任。我知道,在重建美国经济、让美国重新站稳脚跟的过程中,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是与此同时,对于美国人民所遭受的苦难,对于全世界人民所遭受的苦难,中国应该承担责任。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被追究足够的责任。

川普让美国回到正轨

杨杰凯:就在最近,国务卿蓬佩奥发表了讲话。我几乎肯定,你会同意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转变。当然,这是在(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和(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的演讲之后发表的。这种新的转变是否包含了向中国追究经济责任的可能性?

班克斯:我真的这么认为,川普总统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他的政府从开始到现在变化很大。我们今天说到蓬佩奥、奥布莱恩、联邦调查局的领导层以及司法部长巴尔,美国政府的一些领导人物今天明白了:重要的是,我们不仅要通过我们的持续努力重建美国,让美国回到正轨,同时也要让中国承担责任,不仅要对冠状病毒负责,还要对他们几十年来试图破坏美国和美国海外利益的活动负责。

我们有中国的行为记录,都是与美国的利益背道而驰的。我们应该让他们为此负责,这是我们以前从未做过的。你需要有合适的人在合适的地方做这件事。不幸的是,笼罩在我们头上的是一场选举,而我相信这就是选举的意义所在。这不是关于竞选的采访,可是选票的一方是川普总统,他有一支非凡的领导团队,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了解中国的威胁;另一方是政客乔·拜登,50年来,他一直是美国领导层中的一员,对中国的行为视而不见。

这就是选票上的内容。今年11月,我们将选择谁在未来的四年里执掌白宫,是一个满足于不得罪中国,并且无视中国(中共)威胁的人,还是在我一生中第一次看到的,一个已经非常认真地把中国视为威胁的人?

杨杰凯:可是,前副总统拜登已经谈到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事实上,他在这方面提出了一些政策立场。

班克斯:我认为他这么说是因为这反映了美国民众的情绪,但是他的记录却与此相反。乔·拜登,作为参议员,后来作为副总统,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们与中国实现关系正常化,并且在2000年和2001年允许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是美国的政治领袖。中国的这些行为开始于90年代末。

奥巴马时期 未追究中共不良行为

然后,真的,在几十年里,尤其是在整个奥巴马当政时期,我们拒绝追究中国窃取我们的知识产权的责任,拒绝追究他们几十年来没有履行我们与中国达成的糟糕贸易协议,从而扰乱了美国经济的责任。因此,记录本身就说明了一切。空谈是廉价的,尤其是在总统选举期间,可是记录是非常清楚的,不言自明,与川普总统的记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杨杰凯:和我交谈过的许多人都告诉我,大致的意思是,“嘿,我当时对中国的看法真的错了。我曾经是投票支持这些事情的人当中的一个。”如果运气好,这位前副总统和他的随从也可能会这么说。

我想问你一点关于《中国日报》的事情。我以前听你说过,报纸还在继续送。这是中共的宣传手段,他们已经被列为中国政府的外交使团,他们实际上代表着中国政府,却出现在每个国会议员的办公室,俨然是一家美国媒体。你很关心这件事。为什么现在报纸还在继续送?

班克斯:是啊,我也觉得难以置信。每当我在朗沃斯(Longworth)国会办公大楼里我的办公室门口拿到我的那叠报纸时,《中国日报》就在中间,我把它从《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时报》,甚至你们的报纸《大纪元时报》中间取出。

这份《中国日报》是中共官方宣传机构经营的报纸,它会诡异地出现在国会山每一位国会议员的门口。我提过这个问题,我并没有讥讽地或者天真地对待它,但是没有人能很好地回答,它究竟是如何出现在我的门口的,是谁出钱让它出现在国会议员的门口的?

中共宣传报纸 为何出现在国会?

顺便说一下,特别是现在,国会山国会办公大楼已经关闭,警察无处不在,安检无出其右。神奇的是,《中国日报》,一份国家经营的报纸,中国共产党的宣传工具,怎么出现在了我的门口?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警卫官,众议院管理委员会,甚至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都对这个问题完全保持沉默。

最大讽刺在于,在美国,每一个独立媒体、主流媒体,都经常批评总统或者其他人限制了新闻自由,都谈到第一修正案对媒体的保护,可是这就是一份与新闻自由形成强烈反差的报纸。我们要求外国机构和宣传机构在美国注册为外国代理人,然而我们却让他们出现在我们美国的主要决策者,我们的立法者的门口,我们让这份宣传报纸出现在我们的家门口。

对我来说,这很让人吃惊,但是事实上,除了你们的媒体,没有人会愿意对此做任何事,美国的其它媒体甚至都没有报导过它。这个事实告诉你,有些地方出了问题,有些规则出现了倒退。

杨杰凯:这很耐人寻味,希望能有进一步的行动。我相信你们会继续追踪。

班克斯:我们会继续追踪。

杨杰凯:我们来谈谈冠状病毒,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中共病毒,在美国的影响。现在,有一个很大的争论,我知道这是你一直在参与的事情,就是权衡要不要重新开放学校,重新开放所有的这一切,但特别是学校。感染似乎在激增,但是这也是有争议的。这是否意味着我们要做很多测试?或者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很多信息混杂在一起,当然还有数据、结果被政治化的现象等等。你有什么看法?

关闭我们的学校 或是最大错误

班克斯:几年以后,当我们回顾、评价我们应对、处理冠状病毒的方式的时候,我相信我们会说,给我们打击最大的事情,是我们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们关闭了我们的学校,并且可能让学校一直关闭到下一个学年。许多学校已经宣布不再重开教室,他们将为孩子们提供虚拟学习机会,可是我们知道,孩子们在教室里会学得更好。

顺便说一下,与此同时,中国——本来必须为冠状病毒的传播负责——重新开放了他们的学校。这说明了一些问题。中国正在重新开放他们的学校,而我们在与中国进行大国竞争的时候,中国在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等领域的技能和教育方面,正在打败美国学生的时候,却关闭了我们的学校。他们将重开他们的学校,让孩子们回到教室,而我们将继续关闭我们的学校。我感到很难相信我们会作出这样的反应,竟然没有尽我们的全力,让我们的孩子回到教室。

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们应该改变美国人的讨论话题,从“我们可能无法让我们的学校重新开学,无法让我们的孩子重返教室”转向“我们将尽一切可能,尽一切努力让我们的孩子重返课堂,为他们提供宝贵的、基本的、重要的教育机会。他们作为下一代需要与中国竞争,与我们面临的任何其它威胁竞争,这就涉及到我们需要掌握经济和军事方面的技能,以应对我们面临的威胁,特别是来自中国的威胁。”现在,我们将越来越落后,因为我们还在关闭着学校的大门。

杨杰凯:的确如此,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对孩子们、老师们等等来说,重新开学的风险是什么?”在我们结束之前,专家们是怎么对你说的?

班克斯:科学方面是非常倾向于重新开放的。科学和所有统计数据表明,儿童最不可能感染或者传播冠状病毒给他人。因此,事实上,儿童感染冠状病毒的病例数量如此之少,儿童的死亡率几乎为零,这一事实本身应该主导重新开学的决定,强有力地支持着那些认为我们应该重新开学的人。

可是,我不是一个阴谋论者,我不串通一气搞阴谋,也从来没搞过阴谋,我从来不像一个怀疑论者那样,我一直对美国充满希望。但是说到这个问题,我真的开始相信,在选举日的第二天,我们的教育领袖们,教育官员们,那些主掌着我们美国学校的人,会对重新开放我们的学校点头同意。我相信这与政治和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有很大关系,也与其它任何事情都有关系。这的确非常令人讨厌。

杨杰凯:我们得马上结束。在我们结束前,你还有什么最后要说的吗?

班克斯:我很高兴和你一起讨论这些话题。今天,我们参加了这个自由大学(Liberty University)在川普酒店举办的活动,讨论中国的威胁。突然之间,我们看到美国有大量的政策制定者和领导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了解中国的威胁。在很大程度上,我相信美国民众明白了。他们理解了我们为什么要抵制中国,因为他们多年来一直受到中国经济的影响。举办像今天这样的活动,来进一步确认(中共)威胁并且讨论我们能做些什么,这是一件很好的事。

杨杰凯:吉姆·班克斯议员,谢谢你接受采访。

班克斯:谢谢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