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编写淫书罪深重 刑罚无终了

文/宋宝蓝

笔底之下的红妆粉郎,裸露的情色云烟,是悦人耳目的“时尚”?还是引人罹祸的祸源?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编纂淫书之人,未来将继续哪些“行程”?在先贤的著作中,从道德层面以及另外空间的角度,提供了清晰的指南。

刊刻淫书害己身 祸及家人

1927年出版的《寿康宝鉴》(增订本)记载了以下几个故事。

江南有一书商名叫朱祥,喜好刊刻淫书和小说,或租或卖,听说有很多人阅览过了。友人都劝他不要刊刻这些淫秽作品,朱祥讥笑他们太迂腐。没过几年,朱祥的双眼就瞎了。

一天,发生火灾,朱祥因为眼睛看不见,逃避不及,导致一半的身体被烧烂。他因极度痛苦,整日凄厉地哀号,三天后就死了。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临死之前,他自悔自责说:“我刊刻淫书淫画,发了一些小财,然而却是害人不少。我的下场应该如此。希望天下的同行,早早劈毁刻版烧掉淫书,不要像我一样,到头来痛苦懊悔不已。”然而他的醒悟来得太迟。因为淫业罪行之重,祸及家人,不仅绝了子嗣,他的妻女也沦落到娼家。

笔底云烟 竟成害命之物

张某天赋异才,然而他将满腹才华都用来编写淫词小说,并且刊刻售卖。他自认为,淫词艳曲淫书不过都是笔底云烟,不会损伤自身的阴德。

一天夜里,张某梦到他故去的父亲。张父厉声苛责:“你著作的淫秽小说,令人看了眼花缭乱,神飞魄散,因你的书使多少人堕落,行为不检点。阴曹地府对这一类案子,向来降罚最为残酷。你原本前程远大,寿数绵长,如今却都因为这些淫书,将你一生的福分都销毁折尽了。唉,可惜祖先几代人积下的福德,竟然丧在你的手上。你还说无损阴德吗?”张某从梦中惊醒,心中痛悔不已。然而罪业已成,祸及全家跟着遭殃,竟都全部溺死。

编写淫书罪深重 刑罚无了期

渤海国有一人名叫全如玉,虽然家境贫穷,却很热衷从善,时常不忘帮助他人。每当他看见别人做好事,就会发自内心地为别人高兴,勉励别人行善,始终不觉疲倦。他也不惜花费精力,动手抄写书籍教人向善,劝化更多的人。

有一年,他泛海而行,途中遭遇飓风,船被飓风吹到一座大山前。全如玉上岸,攀到山顶时,忽然出现了一位道者,一派仙风道骨的气象。道人对全秀才说:“世人崇尚虚假,而天帝喜悦真心。你生平劝人行善,修纂善书,这都是出自真心,而且你也不求别人知晓,善德之功真是最大。”

全秀才连连谦称不敢当。道者接着说到一些儒生的弊病,凭著聪明才智,编造淫词艳曲,流害天下。那些人去世后会堕入地狱,遭受无量之苦,且永无出头之日。道者就带着全秀才到地府走了一遭。

道人带着全秀才来到“森罗之殿”。两边的柱子贴著对联曰:“尔既如斯,任尔奸,任尔诈,任尔作恶,少不得庭前勘问。我诚无奈,尽我法,尽我理,尽我奉公,又何须堂下哀求。”对联的意思大意是说,你在阳间,任凭你奸诈,任凭你作恶,死后一样要到森罗大殿前接受审判。我主管地府,职责所在,定会尽职尽责,依据法理奉公而行,你又何必堂下苦苦哀求。

这时,一位王者走出大殿,恭敬地迎接道人。道人说:“淫词艳曲,最能为害人心。让人在阴间受罚,阳世却不知情,所以犯邪淫者,一犯再犯,我行我素,依旧如故。可令人带这个秀才往里面看明白了,好传话给世人。倘若人心能够回心向道,也是大慈悲呀。”

说罢,即出现二名差役,带着全秀才来到一个地方,看见那里有几个人正在受刑,或受刀砍,或受犁耕,或受碓舂(用杵臼舂米或捣物),或下油锅。每次受刑完毕,遂即恢复原形,接着受刑。经差役介绍,全秀才得知他们生前编纂淫秽小说,毒害了许多人,未来将在地狱万劫沉沦,哪怕求转生蛆虫之道,也不能行。刑罚没有终了之时。

全秀才心里万分恐惧,想要回去。差役就将他引到大殿中。道人辞别森罗殿大王,仍旧拉着全秀才,回到山上。全秀才拜别道人,乘风扬帆,顺风而去。

全秀才回到家乡,逢人便讲他的所见所闻,谆谆劝勉世人,守真向善。在浑浑噩噩的尘世,保住那份天良和真心,最能让上天喜悦。

事据 1927年《寿康宝鉴》(增订本)@*#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