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姻缘定 英雄聚 铁木真崛起

天之骄子成吉思汗系列之二

失去父亲后度过的艰苦岁月,除了磨炼了铁木真坚强的意志,让其拥有坚韧的性格、强壮的体魄和过人的忍耐力外,还带来了怎样的影响,或许还可以从一件小事中看出。

十三岁的一天,铁木真发现家门前的八匹银灰色骟马被人偷走后,迅即骑上一匹劣等马,沿着踪迹去追赶。追了三天三夜,都没有看到马的影子。第四天清晨,他遇到了正在马群中挤马奶的一个少年,便询问他是否看见银灰色马经过。

少年看其虽然十分疲惫,但意志坚决,便热情地给其食物,让铁木真换上了好马,还跟随他去找那八匹马。少年告诉铁木真自己叫博尔术。两天后,二人找到了马匹,一起带回来,原来是泰亦赤乌人偷走了马。面对追赶的泰亦赤乌人,铁木真不愿博尔术受到伤害,便让他先行,自己则返身射箭、迎战。因为当时天色渐黑,追赶的人们选择了放弃。

铁木真和博尔术走了三天三夜,来到了博尔术的家。为了感谢博尔术,铁木真表示可以将带回的马匹分一部分给他,但同样讲义气的博尔术说自己并不需要,他只是在帮助自己的好朋友。从此,铁木真与博尔术成为了过命的朋友,后来博尔术与木华黎同为成吉思汗的左右手,并与木华黎、博尔忽、赤老温合称“蒙古四杰”,共同为成吉思汗的征服之战立下了汗马功劳。

从这件小事上可以再次看出,铁木真绝对有着非凡的魅力,可以让一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信任他并追随他,这自然包括其所展现的果敢、大气和魄力。

位于乌兰巴托的成吉思汗像及麾下大将木华黎(右)与博尔术(左)。(shutterstock)

依附王汗 缔结首个同盟

1178年,十七岁的铁木真来到了未婚妻孛儿帖的家,并与其成婚,然后两人回到了铁木真家的居住地。按照草原风俗,新娘要送给丈夫的父母一件衣服作为礼物。孛儿帖带来的是草原上最珍贵的黑貂皮外套。铁木真决定用这件黑貂皮外套来重新恢复他父亲之前的一份友谊,以便寻找到自己恢复家族兴盛的支持者,这个人就是克烈亦惕的王汗脱斡邻勒。他曾为夺取汗位杀死二弟和侄子,后因向金国进贡,被封为“王”,称为王汗。

年轻时的王汗与也速该曾互相结为安答,即结拜兄弟,也速该帮助王汗夺取了汗位,两人还曾结成同盟,共同对付其他部族。当铁木真带着两个兄弟合撒儿、别勒古台将自己的结婚礼物呈献给王汗后,他愉快的接受了,并愿意帮助铁木真重建孛儿只斤部落,他说“我要为你把散失的百姓聚合起来,以答谢你送给我黑貂皮袄”。这意味着王汗不仅同意接纳铁木真做自己的义子,而且将为其提供保护和助力。铁木真建立了首个同盟,其首次使用谋略成功。

得到了克烈亦惕王汗承诺的铁木真,拒绝了其提出的当一个小头领的建议,返回了自己的家族。不久后,曾经在其出生时说要将儿子者勒蔑送给铁木真做“伴当”的铁匠札儿赤兀歹,果真将者勒蔑送来了。他是铁木真最早的亲兵,后被任命为侍卫长,跟随铁木真四处征战,以勇猛著称,并与忽必来、速不台、哲别合称“蒙古四猛”。札儿赤兀歹能将者勒蔑培养的如此出色,为铁木真所用,可见其身手不凡。博尔术与者勒蔑成为铁木真身边最早的两位忠诚之士。

铁木真弯弓射大雕。(大纪元制图)

初次参与袭击

考验铁木真的时刻很快到来。听说铁木真成了亲,三百多篾儿乞惕人在首领脱黑脱阿的带领下,出于报仇的心理,在一个拂晓时分,突袭了铁木真家族所在地,劫走了铁木真的夫人孛儿帖。于是,猝不及防的铁木真逃生后,谋划如何营救夫人。在考虑了草原的形势后,他决定带着兄弟前去找克烈亦惕的王汗,寻求帮助。

本就与篾儿乞惕人有世仇的王汗信守承诺,他不仅同意提供人马,还建议铁木真去寻求札只剌惕部落札木合的帮助,请他也出兵。札木合家族与篾儿乞惕人也是仇敌,因为后者曾抢掠其财产和百姓,而札木合乃是与铁木真结拜盟誓的安答,也是草原上颇具实力的勇士,风头正盛,听说铁木真的妻子被捋,更担心王汗得到大功,遂同意出兵。

铁木真等人与札木合率领的两万加上克烈亦惕的两万人马会合后,前去攻打篾儿乞惕人。此次突袭中,实力强大的札木合担任总指挥,他明确规定了各路军会合时间、地点,大军进军路线、攻战方法等,并且申明纪律,而这也是铁木真参加的第一场袭击,他跟随着札木合拉开了他人生中的首场大战。

篾儿乞惕人根本没想到克烈亦惕的王汗和札木合会为铁木真出兵,因此没有做任何准备。突袭让他们溃不成军,并在慌乱中四处逃亡。铁木真与王汗、札木合等率大军在后追赶,尽掠其牛羊、车马等。在溃逃的人群中,他大声呼喊著孛儿帖的名字。孛儿帖听到铁木真的声音,从逃跑的大车上跳下,迎着声音找到了铁木真。他们“猛扑在一起”,深情拥抱。

此次针对篾儿乞惕人的突袭取得了完完全全的胜利,铁木真找回了自己的妻子,而篾儿乞惕的男人们或被杀死,或被俘虏,只剩下妇孺老幼。铁木真为此向克烈亦惕部王汗和札木合表示感谢,王汗和札木合则满载而归。

孛儿帖画像。(公有领域)

与札木合产生矛盾

在救出孛儿帖后,铁木真带领着自己的家族成员,随札木合东归。他希望借助札木合的力量,将父亲也速该的旧部众收编回来,以重振部族。在途中,孛儿帖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儿子术赤。

铁木真与札木合在聊天时说起了以前他们俩结为安答的往事。第一次是在铁木真十一岁时,两人结为安答,当时札木合送给铁木真一个狍子髀石,铁木真回赠给札木合一个灌铜的髀石。第二年春天,两人在一起用木弓射箭玩时,札木合把他用二岁牛的两个角粘合成的有声的响头送给铁木真,铁木真则把柏木顶的头回赠给札木合,两人再次结为安答。

如今,业已成人的他们第三次结为安答。他们公开说道:“听以前老人们说:‘凡结为安答的,就是同一条性命,不得互相舍弃,要相依为命,互相救助。’互相亲密友爱的道理应当是那样的,如今(咱俩)重申安答之谊,咱俩要互相亲密友爱。”为此,他们互换衣服,分享彼此的气味,互换腰带,互相赠送骏马,并且共被而眠,以表示两人的亲密无间。

在一年半的时间里,铁木真接受着札木合的领导。而在札木合统率的几万人的部落中,就有也速该的旧部众。对于在草原上已经产生影响的札木合而言,是绝不会因为兄弟情谊,主动将也速该的旧部众还给铁木真的。铁木真意识到这点后,只好靠自己的努力,去结交那些豪杰之士,并与他们谈论当前形势和蒙古人的前途,言谈间显露了自己救国救民的大志,即建立一个有着光明前途的大蒙古帝国,使蒙古各部落可以自由游牧。铁木真之举自然引起了札木合的警觉,但札木合却缺乏知人善用的才能。

渐渐的,札木合不再将铁木真视为安答,而是视为地位低于自己的追随者。最明显的表露是在1181年5月中旬营地迁徙时,札木合用譬喻的方式(牧马和牧羊各有其合适场所,应该分开来才方便),婉转的向铁木真暗示两人应该分开来各奔前程,这样彼此都方便。起初铁木真并不明白札木合的意思,但经聪明的孛儿贴说明后,也就明白了。

于是,铁木真带着部分追随者连夜赶路,离开了札木合,想回到不罕儿山以东自己的出生地,自立为业。这些追随者中很多是也速该的旧部众。札木合并没有派人追赶,也许是因为并不在意,毕竟自己的势力十分强大。两个人的分裂后来发展成为彼此长期的战争,而离开札木合的铁木真当时只有十九岁,但他从此开始吸收更多的追随者,建立自己的权力基础。

札木合蜡像。(CeeGee/Wikimedia Commons提供)

神示铁木真成为国主

彼时,铁木真的声名已在草原的蒙古部落中为很多人所知晓。不仅也速该的旧部众相继来归附,其他部族的人也听从了上天的神示,前来投靠。

比如与札木合有着共同祖先、曾预言铁木真有天命的豁儿赤说:“我们本不应该和札木合分离。但神告降临于我,使我亲眼目睹了:有一头黄白色乳牛围绕着札木合走,撞了他的房车,又撞札木合,撞折了一只角,成了斜角,就扬起尘土,向札木合连声吼叫:‘还我角来!’。又有一头无角的黄白色公牛驮著、拉着大账房的下桩,从铁木真后边循着大车路而来,吼叫说:‘天地商量好,让铁木真当国主,我把国家载来了!’这是神指示我,使我亲眼目睹到的。”

这样的神示昭示著铁木真是带着天命而来,那些确信此事的草原豪杰,听说铁木真见多识广,智虑深远,有大气魄,能成就一番大事业,纷纷带着财产和手下人聚集在铁木真的麾下。而铁木真亦能真心相待、结交并重用这些有志之士,诚所谓成大业者首要的是人才,铁木真正为其大业奠定基础。

被拥立为可汗

在随后的岁月中,胸怀大志的铁木真逐渐将原先部族失散的亲属和部众聚拢起来,并吸引更多豪杰投奔自己,壮大了自己的力量。由于铁木真兄弟能征善战,因此在与其它一些小部落的争战中不断取得胜利,其手下已经有了六七个蒙古部落,部众以万计。与此同时,札木合也在草原上扩充著自己的势力。

在离开札木合八年后,即1189年夏天,铁木真与其追随者在靠近名叫“心形”山麓的蓝湖旁的草原上,召开了忽里勒台会议。忽里勒台,是古代蒙古及突厥族的部落和各部联盟的议事会,用于推举首领、决定征战、颁布法令等大事。有学者称其为是蒙古的“国会”。其在未来岁月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在这次会议上,初露锋芒、小有成就的铁木真正式被其所在的乞颜氏贵族们拥立为全蒙古的“可汗”。这一年,铁木真二十七岁。

铁木真成为可汗后,开始任命官员,设置机构。可汗的综合性大帐,被视为部落的统治中心,即军政合一的统帅部,称为“斡耳朵”。铁木真还将“斡耳朵”职责分配给他所信任的追随者,分设了带弓箭的、带刀的、掌驭马的、掌饮膳的、管放牧羊群、马群的、掌修造车辆的以及守卫宫帐的等十种职务。负责总管事务的称为大断事官,掌管文书的叫必阇赤,掌管御膳的叫保兀儿赤等。以往大部分草原部落中的可汗斡耳朵成员是由其亲属和贵族组成,但铁木真却改变了这种组成结构,即根据个人能力和忠诚度,而非血统来选拔成员。

他还建立了一支由150人组成的精英护卫队,环卫在其营帐周围,保卫著其安全,护卫队的职责给了魁梧而又强壮的弟弟合撒儿,博尔术和者勒蔑为侍卫长,掌管牲畜的则是异母兄弟别勒古台。无疑,在铁木真的治下,此时蒙古部落行政机构已经呈萌芽状态。

2006年蒙古乌兰巴托举行的成吉思汗时代传统历史表演中的蒙古士兵。(shutterstock)

不过,被推举为可汗的铁木真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实力有限,为了表明自己此举并不是在挑战克烈亦惕的王汗,他派使者前去王汗那里解释,并表示自己仍将效忠于他。王汗虽然不愿看见蒙古人的统一,但认为形势仍在自己的可控范围内,遂接受了铁木真的解释。不过,札木合却坚决拒绝承认铁木真为全体蒙古氏族的可汗,反而决定给以其教训。自此,铁木真可汗走入了草原逐鹿的岁月。(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蒙古秘史》
《元史》
《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
《中国历代战争史》(元朝) 台湾出版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