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魔鬼与卡尔‧马克思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Walter E. Williams 撰文/秋生编译

保罗‧肯格是位于宾夕法尼亚州格罗夫市的格罗夫城市学院的政治学教授,刚刚出版了《魔鬼和卡尔‧马克思》一书,仔细地审视了卡尔‧马克思邪恶的一面。这本书的出版正值我们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时期,因为太多的美国人,尤其是我们的年轻人,已经陷入了学术精英传授给他们的诱人的社会主义歌曲中。

由斯提芬‧卡托伊斯编辑的《共产主义黑皮书》详细地记述了20世纪马列主义造成的死亡人数,统计数据如下:苏联,2,000万人;中国,6,500万;越南,100万;朝鲜和柬埔寨各200万;东欧,100万;在拉丁美洲、非洲和阿富汗,大约350万人。

以上数字低于R‧J‧拉梅尔教授在《被政府害死》书中所详细记述的数字。他发现,从1917年到苏联解体,苏联杀害或者致死人数达6,100万人,其中大部分是它自己的公民。从1949年到1976年,中共毛泽东政权要为多达7,800万中国公民的死亡负责。

全世界的知识精英们很愿意把注意力集中在阿道夫‧希特勒的凶残暴行上,却忽视了全世界社会主义者的暴行。

长期以来,毛泽东一直受到我们国家各地学者和左翼人士的敬仰。他们经常挥舞着他的小红书《毛泽东主席语录》游行,赞美他。

2009年6月,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通信主管安妮塔‧邓恩在华盛顿国家大教堂举行的圣安德鲁斯圣公会高中的毕业典礼上说,毛是她心目中的英雄之一。

无论是学术界、媒体精英、民主党中坚分子,还是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拉美裔全国委员会、全民环保、塞拉俱乐部、儿童保护基金会等组织,都对社会主义思想表现出极大的宽容,尽管它作为一种制度造成的死亡和苦难比全部其它制度的总和还要多。

今天的左翼分子、社会主义者和所谓进步人士一听到有人说他们的主张与纳粹、苏联和毛泽东式的大屠杀者没什么不同,就会火冒三丈。可是别忘了,一个人不一定非得支持死亡集中营或者支持征服战争才能成为暴君,唯一的要求是他必须相信国家权力凌驾于个人权利之上。

肯格凸显了马克思的另一个被其追随者忽视的特点。马克思主义的这个特点会让“黑人的生命很重要”运动的共同发起人帕特希‧库拉斯(Patrisse Cullors)感到不安,她说她和其他组织者都是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我不知道她是否赞同马克思关于种族的观点。马克思的女婿保罗‧拉法格被认为血管里流淌著黑人的血,马克思贬损他是“黑鬼”和“大猩猩”。

马克思对犹太人也有类似的憎恨。他称自己的社会主义劳工组织者同伴费迪南德‧拉萨尔是一个“油腻的犹太人”,“犹太佬”,“水波兰犹太佬”和“犹太黑鬼”。1844年,马克思写了一篇名为《犹太人的问题》的文章,他在文中问道,“什么是犹太人的世俗崇拜?”他回答“讨价还价。他的世俗上帝是什么?钱。”

多年来,左翼分子将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极权主义与民主制在道义上相提并论。

W·E·B·杜波依斯在1953年的《国家卫报》上写道,“约瑟夫·斯大林是一个伟人;20世纪很少有人能达到他的地位。”

沃尔特·杜兰蒂称斯大林是“活着的最伟大的政治家,一个安静而谦虚的人”。

萧伯纳表达了对墨索里尼、希特勒和斯大林的钦佩。

经济学家约翰‧肯尼斯‧加尔布雷斯访问了毛泽东统治的中国,对毛泽东和中国的经济体制大加赞赏。

吉米‧卡特总统的中国问题专家米歇尔‧奥克森伯格抱怨说,“美国注定会衰落直到激进的,甚至是革命性的,变革从根本上改变制度和价值观”,并且敦促我们“借鉴中国的想法和解决方案”。

肯格在突出马克思主义的邪恶方面做了一番扎实的工作。问题在于美国人能不能听从他的教导,会不会成为虚假承诺的牺牲品,因此生活在社会主义的恐怖之中。

顺便说一下,虽然瑞典和丹麦有一个庞大的福利体系,但是他们实行的是市场经济,而不是一些左翼人士所宣称的社会主义经济。

沃尔特‧E‧威廉斯,博士,是位于费尔法克斯的乔治‧梅森大学约翰‧M‧奥林杰出经济学教授。他写过几本书,获得过许多奖项和荣誉,目前是几个董事会和顾问委员会的成员,包括胡佛研究所、格罗夫城市学院、卡托研究所、经济事务研究所和美国传统基金会。

原文The Devil and Karl Marx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沃尔特‧威廉姆斯(Walter E. Williams)博士是费尔法克斯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约翰‧奥林(John M. Olin)杰出经济学教授。他撰写了数本书,并获得许多奖项和荣誉,目前是多个董事会和顾问委员会成员,其中包括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格罗夫城市学院(Grove City College)、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经济事务研究所(Institute of Economic Affairs)以及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