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变‧蒋宋夫妇】苦心孤诣 安内攘外

系列之二 作者:章阁

题记:本系列文章,笔者以蒋宋夫妇的视角,回顾西安事变前后的历史,一览蒋公“安内攘外”决策超越时代的洞见,同时呈现蒋公伉俪的做人理念、传统价值观。虽鼎镬在前,刀锯在后,蒋公身在虎穴威武不屈,为万世树楷模,留正气在人间。本系列也将再现信仰的力量。面临国难压顶,蒋夫人宋美龄于难中不乱。圣诞之日,上天再降神谕。蒋公夫妇依靠正信闯过危难,南京四十万国民欢迎国主安然归来……

西安事变的导火线,一部分人认为是蒋介石张学良、杨虎城剿共所致。是先抗日,还是先剿共?部分将领与蒋公产生政见之争,甚至出现质疑蒋公“不抗日”的批评声浪。

早在西安事变之前,蒋公在军界不厌其烦地讲述安内攘外的道理。民国十七年(1928年)济南发生“五卅惨案”,蒋公矢志“誓雪国耻”。他对国防设计有一整套的规划,从整训部队,购买飞机、建设机场,到大规模整修交通枢纽,修建了四千多个军事碉堡。同时着手发展经济,兴建冶金工业,在湘、鄂、赣、皖、豫及江浙等地大建粮仓,这些规划都显示他为长期抗日做准备。

蒋公面临内忧外患,内有共党积极扩张势力;外有日本帝国主义。共党为了发展壮大,要买枪买炮武装军队,首先要解决资金问题。于是,共党致力于土地革命、农民革命,凡是共党所到之处,绑票勒索,抢劫富人家产,烧杀抢夺,无恶不作,将农村和平破坏殆尽;同时向中国社会和青年大加灌输憎恨和斗争之说,制造暴乱,阻碍工商正常生产和经营,“于是资本逃入租界,以助成帝国主义的侵略,使其影响更大而更深”。所以先剿灭共党,也是为了阻止资本逃入租界,阻挡帝国主义入侵。

民国十五年(1926年)7月9日,蒋就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在广州东校场誓师北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民国在十七年(1928年),中国算是已经统一了,因共党在江西等地猖獗作乱,导致民生艰难,大耗国力,日本伺机而动。1931年9·18事件以后,日军占领了中国东北,又进攻上海,取下热河,外患逼迫日益严峻。共党在江西等地,借着日军炮火的间接掩护,竟得以蔓延壮大。共党作乱和日军入侵,二者之间存在着相互联系。

蒋公将共党捣乱比作“内疾”“心腹之患”,将日军侵略比作“从皮肤上渐渐溃烂的疮毒”。内疾不除,即使治好了外表的疮毒,最后病人还是会因心腹疾病而丧命。

蒋公深信,无论日军表现得如何凶险,只要能剿灭“心腹之患”,让中国内部安定下来,那外面的皮肤疥癣,终究酿不成夺命之患。一旦勘定内乱,齐聚所有的力量一致对外,日军不敢肆意逞凶。所以蒋公在多年的演讲中,对军校的训词中,不厌其烦地阐述他的策略“剿匪来安内,抗日来攘外”。

蒋介石,摄于1926年。(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先剿灭共党,还有更深的意义。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第二期军官训练团开学,蒋公致以训词,他详细剖析共党之恶,是为“人面兽心”的“衣冠禽兽”。“因为土匪不仅到一个地方,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使得一般人民,不能安居乐业,而且弄得一般人民不敬祖宗,不孝父母,不爱兄弟,不要国家、民族,不讲礼义廉耻,毁灭中国固有的道德伦理和历史!”

“(共党)土匪不仅不忠于他自己的中华民国和中华民族,并且不忠于他自己的上官,不忠于他自己的部下。随便有罪无罪,拿来马上就乱杀、乱剐,或施行种种拷打敲剥的酷刑,惨无人道,毫无半点信义!还有赤匪不仅不要父母,而且常常要打父母、杀父母!更要出卖自己的祖宗,去拜外国的祖宗!即拜列宁、马克斯等外国人为祖宗!这种土匪行为真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如同禽兽一样,还能算是人吗?还能算是一个中国人吗?”

“共产党要教我们中国人都变成一个不忠不孝,无礼无义的禽兽!就是不许我们做一个人!”蒋公力主剿匪,希望解救匪区的百姓,不让他们在匪区沦入失去人类道德底限的状态!

当有人将抗日救国的希望寄托在共产党身上。蒋公说:“所谓共产党,比从前一般的土匪,如赤眉,黄巾,黄巢,李闯之类,格外还要残暴,还要下流,还要禽兽化。”

为什么这么说呢?中国史上,历朝历代出现的土匪虽然反抗朝廷,却不敢不认祖宗,“如今赤匪所拜的祖宗却是马克思、列宁一般外国人,并且还正式喊出‘不要祖国’、‘拥护苏俄’等口号,这不是明明白白出卖自己的国家,不要自己的祖宗吗?”这种土匪怎能救国?在《耶稣受难节证道词》中,蒋公认定共产党是人类最大的敌人。如今中国人的退党大潮,或许即是对蒋公当年剿共,未完成之大业的响应与延续。

1930年代的蒋介石,摄于江西。(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中国古训言:“人见目前,天见久远。”日本侵占中国国土,各界人士对蒋公口诛笔伐。蒋公遭到外界诽谤,一直含垢忍辱。根据已解密的蒋公日记,右上角开头写着二个字“雪耻”。蒋公对日本的侵略行径,充满了愤怒。然而国力衰弱,只得忍气吞声发展实业,振兴国民经济,做好武装军备。为抵御日本全面侵华随时到来,蒋公一面着手剿匪,一面抓紧时间推动国防经济建设,诚如蒋夫人所述,蒋公“在此起彼息安内之中及应付强敌行动中,勉强的争取了十年建设的时间”。

蒋公曾在著作中表示,“故在此十年之中,国民政府在忍气吞声,战栗危惧,朝不保夕的险恶环境之下,犹能促进国民经济,使消费品进口逐渐减低,而机械工具进口逐渐增加,足以考见国内农工矿业进步的事实。”并在交通和财政方面取得显著成绩,“使军事与经济犹能立于不败之地者,实赖于此”。

1930年云集在柳河车站参加中原大战的蒋介石部队。(公有领域)

在蒋公百年诞辰纪念文中,夫人缅怀蒋公之大忍之心,“他(蒋公)以基督徒背负十字架的精神,从事于救苦救难的革命事业”,满腔怀抱对中国和同胞之仁爱,“因而能忍人之所不能忍,亦决人之所不能决”。

为顾中华大局,蒋公每每忍让为国,腐心茹痛,委曲求全,为中国争取“黄金十年”。中国经济大力发展,举国军政日益向荣,为日后国军大扬国威,浴血奋战,最终战胜日本,打下了厚实基础,终是洗刷了蒋公不抗日的谣言。

参考资料:

1. 大纪元系列社论:《大纪元郑重声明》,《九评共产党》,2005年1月12日。

2. 秦孝仪主编:《励志力行救国雪耻》,《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十一,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84年。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2740:0042&catid=132&Itemid=256。

3. 秦孝仪主编:《剿匪的意义与做人的道理》,《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十一,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84年。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2710:0040&catid=132&Itemid=256。

4. 秦孝仪主编:《进德修业与革命之途径》,《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十一,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84年。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466:0002-17&catid=132&Itemid=256。

5. 秦孝仪主编:《国府迁都南京后之内忧与外患》,《中国之命运》第四章第三节,《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四,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84年。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1347:2014-06-11-09-41-12&catid=165&Itemid=256。

6. 秦孝仪主编:《革命军的责任是安内与攘外》,《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十一,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84年。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1513:0008-9&catid=132&Itemid=256。

7. 陈鹏仁主编:《先总统蒋公百年诞辰纪念文》《蒋夫人宋美龄女士言论选集》一、论著,台湾近代中国出版社,1998年。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 ,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298:2015-04-20-06-05-56&catid=453&Itemid=258。

8. 王莹采访整理,《揭开西安事变之谜──苏墱基让史料说话》,《光华画报》1997年12月号,http://xixiwest6.tripod.com/report/hlchang/sinorama.htm @*#

点阅【西安事变‧蒋宋夫妇】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