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中共把医院变成残害善良的鬼魅之地

医院虽然不是慈善机构,但医院是个治病救人的地方,这已经是人类的共知,如果说医院是残害善良、杀害好人的魔窟,可能不会得到人们的认同,因为这颠覆了人们的正常认知。但长期以来,中国大陆的许许多多医院确实一直在被中共当局掌控绑架著,对那些敢于为正义发声、为公民正当权益抗争的维权者,特别是那些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隐蔽的残害和谋杀,使这些医院的职能完全变质,已经成为邪恶的所谓公权力维稳杀人的鬼魅之地。

中国大陆的医院,绝大多数是公立的,数量很大,最高级别的如北京301医院,这是专门为中共高层官员设立服务的医院;地方医院如人民医院、中医院、中西医结合医院、精神病医院、乡镇卫生院等;军队医院如武警医院、解放军xx医院等;系统部门医院如公安系统的安康医院、监狱系统的专职医院,医学院系统的医院,还有各类专科治疗医院如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医院等。

这些医院体制色彩浓:全职事业编制、入职政审严格、入党才能提干、定期学习政治、财政与绩效结合定待遇、有的高级专家医师、博士、院士还能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这在外人看来是令人羡慕的医院优势,但这其实是中共掌控医院的枷锁,因为当权者正是利用这些枷锁绑架了医生医护而为所欲为。

这里不得不重点提及安康医院,安康医院隶属公安机关,名义上是强制收治触犯刑律的精神病人的医院,全国所有的精神病院中,仅有安康医院享有政府明文规定的强制收治、强制医疗、长期限制人身自由的权力,所以安康医院事实上有别于普通精神病院。但这种特权给公安机关提供了进行“被精神病”加害民众的便利条件,公安部门可以不经任何法律程序,随意将人送入安康医院,实施非法关押摧残。

中共迫害法轮功早期,公安部门就开始利用安康医院迫害善良,许多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公安部门从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安康医院来回关押摧残,最后迫害致残致疯致死,中共当局正是从安康医院看到了迫害法轮功的破坏作用和效果,才迫不及待地推广利用医院系统迫害民众。

中共当局之所以选择在医院行恶作祸,除了利用医院的口碑招牌外,主要是看上了在医院作案的便利条件,利于它进行隐蔽性犯罪,如医院有重症监护室、有精密的医疗设备、有听话的医生医护人员、有公检法严密布控的防控人员,外人、律师、家人难以进入现场取证,中共就可操控医院肆意所为,成功作案。

它的邪恶目的有三,一是假以在医院为法轮功学员治病的名义,得以欺骗外界和家人;二是羞辱嫁祸,恶徒把法轮功学员迫害致病态和疯状时,当局就可以以此大加宣传羞辱善良,同时嫁祸法轮功,给社会大众造成许多误解;三是推脱罪责,中共恶徒将人摧残谋杀后,利用医院出具假病历和假鉴定,欺骗家人外界,顺利推脱罪责。

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二十多年来,在医院已经聚集了至少五大罪恶行径。

一、表演假抢救之戏:中共公检法司恶徒把人害死后,再拉到医院进行“抢救”,临时演戏,欺骗外界。如驻马店市正阳县律师李键,二零零一年四月底被劫持到许昌劳教所非法劳教。遭受各种折磨:绳刑、强制“洗脑”、超强度苦役、不让睡觉。家人被离间迫害李健。后被三大队大队长谭军民加剧折磨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一点多,他呼吸急促,最后在凌晨三点死亡。他死后两小时,恶警谭军民将李健的遗体拉到医院进行“抢救”,装模作样地做人工呼吸、打强心针,造假掩盖事实。劳教所假所谓法律程序,让许昌市检察院出面称是正常死亡,把李键家属打发走。

二、施展酷刑迫害:为了逼迫学员放弃信仰,恶徒们经常将学员关闭在医院再度酷刑摧残,如毒打、灌食、电击、强奸等,人被折磨昏迷,再由医生救治过来,反复迫害。如吉林舒兰市英语教师宋艳群。二零一二年,她被酷刑迫害至生命垂危时,又被送进公安医院继续迫害。十二月中旬,她遭强制灌食。几个人坐在她身上按着她的头不让动弹,一人给她硬插管子,她的鼻子、喉咙被插破,出血。被强灌的东西中还放入了不明药物,导致她四肢麻木,思维、记忆几乎丧失。回家时,已生命垂危,体重仅47斤……

二零零一年三月,汉中市汉台区公安分局绑架法轮功学员张汉赟到洗脑班,当时她怀有身孕、即将临产,恶警们就用车将她绑架到了三十公里外的汉江职工医院,强行给腹内胎儿打毒针,她跪地求他们放过腹内胎儿,他们根本不理。因腹内胎儿过大,导致难产,医生用手塞入肛门助产,惨无人道的将胎儿肢解后分块取出,其残害生命的血腥场面惨不忍睹!

在山西省长治精神病院,许多法轮功学员进去后要过三关:拳脚关(被打得浑身没有一块好肉)、迷药关(药物折磨)、禁睡关,对女性法轮功学员来说,还有第四关,强奸关。十九岁的姑娘肖亦在三个晚上被轮奸了十四次,胸部和下体被强奸者用香烟头烫出了一个又一个疤,最后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一些年轻漂亮的法轮功女学员,在多次强奸、轮奸下,真的成了精神病患者。

三、下毒摧残:在医院强行给善良人打毒针、灌毒药、食物掺毒药、放毒气等,破坏善良人的中枢神经和身心生命健康,这是中共恶徒经常使用的恶毒手法。

二零零零年秋,河北省梁志芹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被绑架到唐山市安康医院注射毒针,事后很多学员都谈到,在很长时间里痛苦不堪:心脏不适、揪心、舌根发僵发硬、走路歪斜失控、精神紧张、大脑思维和行动异常、目光呆滞、记忆力减退,心理障碍严重,每分每秒都在煎熬,精神痛苦无以言表。毒针先后造成梁志芹心脏衰竭,两次休克;邵丽燕精神失常;李凤珍失去记忆,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倪英琴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于二零零九年离世。

四、秘密杀害: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中共恶徒根据内部的死亡指标,在医院或监狱将人秘密杀害,然后由医院出具假病历,制造“被自杀”、“被上吊”、“被病死”等命案。

吴虹,女,山东省蓬莱人,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日被非法抓捕后关押在洗脑班,六月六日上午在被西关路派出所(户口所在地)人员接出送往看守所后,不到中午就因头颅粉碎性骨折被送至县医院抢救,六月九日因抢救无效,逝世于蓬莱市人民医院(当地人简称县医院)。恶党不法人员曾想以“意外事故”定性,给予家属一定补偿私了此事,但很快又推翻了这个结论,想以“自杀”定性。洗脑班以李杰峰(法人)为首的相关人员及蓬莱610是吴虹被迫害致死的直接凶手。

文静清秀的高蓉蓉,是沈阳鲁迅美术学院会计,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下午三点,被辽宁沈阳龙山教养院连续电击致面部严重毁容,生命垂危,送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抢救。后高蓉蓉在当地法轮功修炼者帮助下从医院逃出。后又被非法绑架。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亲自批示,公安部将高蓉蓉走脱事件定性为26号大案,在其后的3个月,中共不法人员以救治为名将高蓉蓉秘密囚禁在辽宁省监管医院,制造“被绝食死”,将她残忍地灭口虐杀在医院里。

五、活摘器官牟利: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最大的罪恶行径,被国际社会认为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是由元凶江泽民亲自下令,610、公检法司、军队和医院医生共同实施完成的巨大罪恶,中共在初期秘密进行,后来发展到公开“移植旅游”,被海外媒体曝光后,中共以死囚和捐献器官掩盖活摘罪恶。

中共不但活摘器官牟利,器官移植还被内定为中共最高层健康工程的特供,还成为中共拉拢收买外国政要的政治交易选项。供体主要是法轮功学员,其次是藏疆人等。

如四川攀枝花市徐浪舟,男,时年39岁,因为坚持信仰,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九个月、判刑八年半。在多个监狱遭受迫害导致病危,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被送到四川省成都病犯监狱医院,徐母被告知做胃穿孔的手术,但医院不让徐母照顾。徐母曾亲见术后恢复得很好,徐浪舟却于三月十八日离奇病危,医院只说徐浪舟肾衰竭要做透析,得转华西医院。第二天上午亲属却在殡仪馆见到了徐浪舟的遗体。徐浪舟胃腹处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两侧分别有两个小圆洞,两前胸胁内侧有一处大片血瘀。外界质疑被活摘器官。家属要求做死亡鉴定,监狱当局百般阻挠、威胁恐吓,欲强制火化遗体。

据追查国际组织调查,二十多年来,中共活摘罪恶一直没有停止,全国有超过八百多家医院参与了这种罪恶,有的医院声称可以为患者家人提供活摘器官录像。近期中共当局宣布取消移植医院的级别和移植数量,将导致活摘罪恶走向扩大化。

人类从诞生第一所医院和出现第一个医生时,就把“治病救人和救死扶伤”作为他们的职责使命,多少年来,这种共知早就印在人们的心中和脑海,成为白衣天使们引以自豪的人格和荣耀,却被中共以体制政治相要挟,以各种名利相诱惑,轻易将医院打造成杀害善良的鬼魅之地,将治病救人的医生变成了杀人性命的白衣红魔,使医德医风本来就已经腐败的大陆医院医生,走向更加堕落和罪恶的深渊,这是人类医疗系统的悲哀。特别是那些医生医护,当初走出校门抱定投身医疗卫生事业,以此实现人生价值的美好梦想时,可能从来没有料到会被中共绑架去谋害善良,使自己的人生蒙受耻辱和罪恶,生命因此随时会遭到恶报危险,如何反省和悔罪已经是他们生命面临的刻不容缓的选择题。

从救死扶伤变成杀害生命,从治病救人变成残害善良,这不仅仅是大陆医院医生的医德医风问题,它是一种魔变行径,是赤化和罪恶,纵观横看古今中外独裁极权,这种魔鬼行径,只有中共这个魔鬼政权才会才能才敢做得出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