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一个港籍大陆人 令捷克走进台湾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6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本周,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率领一个庞大的团队访问台湾。之后引起中共及欧洲各国一系列连锁反应。这些到今天来说都不是新闻了,不过我还是想回顾一下这些事,因为在中共解体的历史中这是一个很关键的节点。今天我们补补课,说一点背后的故事。

维特齐在台湾立法院的演讲,以中文说“我是台湾人”作结,感动全体台湾人。与此同时正在欧洲访问的中共外长王毅,威胁捷克要付出“沉重代价”,战狼外交意外遭遇滑铁卢。而很多朋友可能不知道,让一度相当亲北京的捷克疏远中共,转向拥抱台湾的人,却是一个香港籍大陆人。

捷克在1989年天鹅绒革命后,和平结束了共产党专政,走向了民主政体。但在2013年泽曼(Miloš Zeman)当选总统,捷克开始转向亲北京。2015年,中共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活动,泽曼是唯一一个去给习近平捧场的欧盟国家领袖。

2016年,习近平作为首次访问捷克的中共最高领导人,得到了泽曼最高规格的款待,两国关系达到顶峰。那么,谁在泽曼与习近平之间穿针引线呢?这个人就是叶简明,中国华信能源集团的董事长,香港亲共新民党的前顾问。

叶简明是一个快速崛起的中国石油大亨,在俄罗斯、东欧和非洲,做成了几十亿美元的交易;还在饱受战争蹂躏的乍得和被国际孤立的朝鲜,寻求做生意的机会。这些地方,只有政治关系最硬的中国公司才敢去。

华信作为一家民营企业,为什么在那些地方如鱼得水呢?叶简明是什么背景,可以做得风生水起呢?

叶简明是70后,1977年出生在福建省,二十多岁就闯荡中国的石油业。中共的石油、石化业一直是江派的曾庆红、周永康势力把持。人们猜测叶简明是中共叶姓元老的后代,但他否认了。不过他曾经对媒体说,他的资金来自香港和福建,但真正发迹的契机,是1999年的赖昌星案,就是当时轰动一时的厦门远华走私案。

赖昌星的靠山是江派的贾庆林,赖昌星和家人逃到了加拿大,但他留下的资产被拍卖。叶简明趁机一举拍得远华旗下的厦门华航石油公司。当时是总理朱镕基督办远华案。那期间,1999年到2002年,习近平正好是福建省的省长,协助朱镕基处理这个大案。应该说叶简明跟习近平在那个时候就建立了关系。

2016年习近平访问捷克时,随行的人里就有这位神秘的大亨叶简明。当时习近平和捷克总统泽曼,在泽曼的夏日官邸外一起种银杏树,叶简明是随行去夏日官邸的人中,唯一的商人。由此可见,他是布拉格重要的政治掮客。

叶简明受到捷克总统泽曼的高度信任,是泽曼的特别经济顾问,甚至在总统府还有专门的办公室。而且,华信在捷克建立了第二总部,作为它的欧洲总部。中共党媒称华信以捷克为支点开展“一带一路”投资合作,中共国家开发银行为华信提供资金保证。而泽曼也成了北京的重要支持者,公开支持中共对台湾的主张。

2015年,习近平的“一带一路”计划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叶简明也积极配合,筹备进军伊拉克、叙利亚、乍得和南苏丹的采油业。华信旗下的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秘书长何志平作为先头兵,到非洲铺路搭桥,贿赂乍得总统德比(Idriss Déby),他在礼品盒里放了200万美元,德比发现后,愤怒拒绝,把他们一行人逐出了国门。

他们还在纽约推进贿赂计划,结果何志平在2017年被抓。美国联邦检察官说,何志平贿赂了乍得和乌干达的官员,并试图让华信成为伊朗躲避石油制裁的中间人。

当时的叶简明,并不满足于只在欧洲、非洲拓展业务,他还想进入华盛顿的权力圈,甚至动到了北京当局在华府的人脉基本盘。2015年,时任副总统拜登的家人成为拉拢的对象,而且进展很快。

叶简明在2017年5月在迈阿密的一家酒店,跟拜登的次子杭‧拜登私下会面。纽约时报报导,知情人士说,叶简明提议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投资美国的基础设施和能源交易。那时,副总统的儿子管理著一家公司,但不清楚杭特·拜登最后是否与华信达成了商业交易。

此外,叶简明还与前中情局局长伍尔西共进晚餐,为大学和智库提供资金。观察叶简明如何在华盛顿建立人脉关系网的人说,叶简明跟中共军方有往来,华信还肩负有收集情报的作用。

这期间,叶简明还留下了一个经典的问题,一个很蠢的问题,他以为所有的美国官员都见钱眼开。他当时问美国一个前国家安全官员:如果他在叙利亚购买油田,你是否可以说服美国军方不要轰炸他们?这位官员拒绝了,并且向美国政府报告了这件事情。2016年开始,联邦侦探开始暗中监控华信。

而何志平作为叶简明的一个主要副手被抓后,他首先打电话去求救的人,就是前副总统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不过詹姆斯‧拜登说,他对何志平的电话感到意外。他相信这是打给前副总统的儿子杭特‧拜登的,并已经将侄子的联系方式传给了他。

何志平在香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曾经是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中共政协委员。他在纽约被抓捕后,北京丝毫没援救,外交部袖手旁观。习近平断臂切割。叶简明随后失踪,也许北京担心他叛逃,把他先抓了。2018年2月,叶简明的私人飞机在杭州降落,那是他最后一次露面。

叶简明突然失踪,华信对捷克的庞大投资承诺泡汤,让捷克人看到了和他建立的这种新关系的风险,总统泽曼不得不为自己仓促接受叶简明进行辩解。

批评者说,叶简明的失踪证明,捷克不应把国家的未来和财富与中国人联系在一起。与中共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就意味着更容易受到不透明的政治体制影响,决定都是在幕后做出。

当时还发生一件事,也令捷克人愤怒。叶简明失踪后,华信群龙无首,陷入债务违约危机。有一笔从捷克投行的贷款马上到期,如果逾期不还,华信欧洲公司将面临被捷克接管。如何把华信的财产收归国有呢?北京迅速安排了太子党的中信集团收购华信欧洲。

当时负责评估的香港专业评估员,对华信欧洲的估值超过5亿欧元。但中信的收购报价只有1.4669亿欧元,而且利用华信必须还债的这个机会,逼迫华信的所有债权人接受这个收购价,成功以超贱的价格接管了华信欧洲,造成华信债权人的账面损失达到1.08亿欧元,令捷克债权人愤怒不已,也引起了捷克政坛对中信收购伎俩的警惕。

泽曼和叶简明的紧密联系,一味亲北京,引起了很多捷克人的反对。在2018年1月捷克大选中,反共力量海盗党崛起,之后促成了布拉格中断和北京的姊妹关系,改为跟台北结盟。泽曼以微弱优势连任。

紧跟着,叶简明失踪,华信投资承诺跳票,点爆了捷克人的反共意识。民意使然,捷克二号人物参议院议长决定访台,增进与台湾的联系。中共以各种手段施压泽曼,也阻挡不了新议长维特齐继承前议长的遗志,率团出访台湾。

正如维特齐在访台时所说,访问台湾,是为了加强捷克与台湾的伙伴关系,体现捷克主权独立性,“不听命于其它非民主国家”。而且台湾是民主国家,台湾与捷克有共同的价值。

本周二,维特齐在台湾立法院演讲,是四十多年来第一次有外国议长在台湾国会发表演说,而且是非邦交国的议长首度在立法院演讲,意义重大。维特齐的演讲,引用美国前总统肯尼迪著名的西柏林演讲“我是柏林人”,以中文说出“我是台湾人”作为结束语,获得全体议员起立鼓掌。

星期四,蔡英文总统会见维特齐时说,维特齐提到“我是台湾人”,打动很多台湾人的心,表示一起传达对民主的共同信念,我们也要告诉欧洲盟友和信念一致的世界朋友,台湾不屈服于压迫,也会勇敢发声,更会积极参与国际事务贡献我们的能力。

而正在欧洲访问的中共外长王毅,硬说维特齐访台是“ 挑衅”,并威胁维特齐“必须为他的短视行为和政治投机付出沉重代价”。结果王毅这番战狼外交说辞,让他的欧洲行遭遇滑铁卢,激发了欧洲国家公开谴责中共的威胁。

德国外长马斯周二在柏林与来访的王毅会谈后,两人在记者会上针对台湾问题你来我往。马斯反驳王毅说,欧洲不能成为中国强权的傀儡,在边界以外也要捍卫欧洲的价值,“在欧盟,我们共同以尊重的态度跟国际伙伴打交道,威胁并不符合这种行事方式。”

法国外交部也表示,“我们对捷克共和国表达支持”。斯洛伐克总统卡普托娃也在推特上说,斯洛伐克与捷克站在一起,针对欧盟成员国及其代表的威胁不能够接受。

我们以往很少听到德国在台湾问题上与中共发生正面冲突,这次马斯当着王毅的面反驳中共对捷克的威胁,话讲得很“直白”,很不寻常。看起来,欧洲国家已经意识到,以往礼貌性的逃避和外交辞令,已无法解决他们与中共之间所累积的问题。马斯在与王毅的联合记者会上这样表态,也可能是期待欧洲在应对中共时,用同一个声音说话,并且要公开说,欧洲不接受威胁。

法国、德国领导著欧盟,他们的态度显示中欧关系正处于转折点,中共在过去二十年尽力去跟欧盟建立关系,举行过多次中欧峰会。在2014至2018年,中捷也有互访,但即使捷克总统亲共,仍有相当多的人警惕北京,现在这股浪潮正在转向对抗中共政权。9月4日,维特齐访问台湾的最后一天,还参加了美台欧日共同举办的重组供应链讨论会。

这个讨论会的主题是“重组供应链:促进理念相近伙伴间之韧性论坛”,主办方包括美国在台协会、台湾外交部和经济部、欧洲经贸办事处,以及日本台湾交流协会。

座谈会讨论了在疫情之后,以价值理念为标准重建“朋友圈”,首先是供应链重组,特别是通讯和医疗领域,鼓励合作伙伴把供应链撤出中国大陆,并讨论了重组供应链的优先区域,包括印度、东盟、捷克、匈牙利、波兰和斯洛伐克。看来,美国的反共自由民主新联盟,正在从军事领域,扩大到经济和科技领域。这一次由美国引领的去共化之路正向全世界延伸。

我知道大家对美国的期望很大,希望川普总统能坚定灭共的决心。上次我们说美国因病毒直接导致的死亡人数只有目前疫情死亡人数的6%,大家似乎担心这会削弱美国向中共索赔的力度,或者变成中共讨价还价的筹码。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担心。为什么我不担心呢,川普转推这个修改死亡率的消息只是为了说明背后有势力在想方设法抹黑他,另外,也是想让大家不会因为过于恐慌,导致不敢开学开工。这根本不会影响川普制裁中共。大家应该对川普有信心,他是神选的总统,不管你们相不相信,他一定会在这个历史时期,扭转世界的错误走向,完成自己的使命。

而中共,已经造成了美国这么多人死亡,不论是直接或间接由病毒导致的,中共在美国眼里已经定了性,现在不是索赔赔多赔少的问题了,而是中共留不留的问题了。从目前的发展来看,中共的死期很快了。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