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七回 费仲计废姜皇后

石涛

人君有道 贱货贵德 去谗远色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我们已经侃了六集了。第六集最后的时候,妲己已经造出了炮烙,把梅柏给杀了(给炮烙)、把杜元铣给砍了头了。而云中子留下他的一番话(劝告)之后,离开朝歌回到了终南山。

其实这里还有一个概念:在现实的环境中,我们看到很多人,在分析中共,特别谈到了一些中共官员,包括在香港所发生的事情,我们都在探讨。比如:为什么警察没有人性?为什么中共体制的官员没有人性、灭绝人性?或者说:唤醒他们的良知!

我在节目中一直跟大家解释,我说,其实是朋友们的错,可不是共产党的错,因为你不该把它当成人看待,当你去探讨人性、良知的时候,那是人类,但中共根本不是人。

所以为什么很多事情把它比喻成妲己!我老那么说,你说妲己是人、还是狐狸、妖怪?这是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我以为在今天的环境中,很多人认识不到,所以就会说希望能够启悟它们的良知,或者咒骂它们为什么没有人性……

狐狸就是狐狸,蛇就是蛇,妖就是妖,鬼就是鬼。习近平都招鬼上身了,你非要说,你要像君王一样……要比现出仁慈。那你就是农夫。

农夫跟蛇的故事,西方的预言讲得太直白了,他没有东方的说法(那种隐喻),没有那么丰厚的内涵。隐喻、内涵有一个“谜”在其中,那就要求作为观看者和当事者来讲,他能够分辨这其中的真、伪。

所以梅柏、杜元铣都死在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上:他们都死在“妖怪”手里面。当然他们都是尽忠的臣子,他们劝的是纣王,而他们直接在纣王面前骂的是妲己。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走到今天。后来出现很多事情,就是他们在能分辨妲己是个妖怪的背景之下,明知道纣王被妖怪所诱惑、所左右,他还要去劝纣王(都是失败者)。

他讲述了一个文化的涵义:生命是有差距的,不同的生命表现出不同的生命特点,你不能够以自己的道德角度去衡量别人。特别当生命之间出现差距之后,就更应该晓得你自己和对方的处境。所以懂得进,更要懂得退。懂得退是实务。

即使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遇见妖怪你也不能说人话,遇见妖怪说人话是你的错误。所以这样的事情在《封神演义》中,一直演义到了第七回。大概整个演义到第十回,妲己充分展现出作为一个妖怪,它的邪恶之处。

第七回“费仲计废姜皇后”。所以纣王他先杀了两个大臣,后杀了他的皇后。这是讲,纣王在妖怪的诱惑下,一开始就从有恩于他的生命——根本就是从亲密无缝的人身上下手。

诗曰:
纣王无道乐温柔,日夜宣淫兴未休。
月光已西重进酒;清歌才罢奏箜篌。
养成暴虐三纲绝;酿就酗戕万姓愁。
讽谏难回下流性,至今余恨锁西楼。

喧嚣了一夜(月光已西),还在“重进酒”——还在喝酒、狂欢。昼夜狂欢的意思。

嘲“讽”也好、进“谏”也好,“难回下流性”。这里形容的就是,人被诱惑之后,那不仅是下三品了,完全是一种肮脏、龌龊……

废掉“三纲”,就不是人了。

话言姜皇后听得音乐之声,问左右,知是纣王与妲己饮宴,不觉点头叹曰:“天子荒淫,万民失业,此取乱之道。昨外臣谏诤,竟遭惨死,此事如何是好!眼见得成汤天下变更,我身为皇后,岂有坐视之理!”

保住商朝、成汤,却与天意相违背。但这里所阐述的是人之道理。姜皇后跟纣王去讨论做人的道理,是非常对的,但是她面对的却是妖,是自己的夫君、天子、皇上被妖怪给诱惑了。所以在这一点上,她缺少认识。

纣王不是一般的荒淫无道。一般的荒淫无道,其实都跟“妖”有关——人们同样叫色鬼、色鬼!在我眼里,中国文化传递出来(有文字记载)的内涵,就是落在这点上。

姜皇后乘辇,两边排列宫人,红灯闪灼,簇拥而来,前至寿仙宫。侍驾官启奏:“姜娘娘已到宫门候旨。”纣王更深带酒,醉眼眸斜:“苏美人,你当去接梓童。”妲己领旨出宫迎接。苏氏见皇后行礼。皇后赐以平身。妲己引导姜皇后至殿前,行礼毕。纣王曰:“命左右设坐,请梓童坐。”姜皇后谢恩,坐于右首。

纣王这时候已经深带酒意了,喝多了,醉眼呼呼跟妲己说:“苏美人,你要去接驾了。”

因为她是皇后正宫,肯定是要设坐的。皇后是纣王的原配,妲己是美人,妲己就不能坐了。

──看官:那姜后乃纣王元配;妲己乃美人,坐不得,侍立一旁。纣王与正宫把盏。王曰:“梓童今到寿仙宫,乃朕喜幸。”命妲己:“美人著宫娥鲧捐轻敲檀板,美人自歌舞一回,与梓童赏玩。”其时鲧捐轻敲檀板,妲己歌舞起来。但见:
霓裳摆动,绣带飘扬,轻轻裙裷不沾尘,袅袅腰肢风折柳。歌喉嘹喨,犹如月里奏仙音;一点硃唇,却似樱桃逢雨湿。尖纤十指,愰如春笋一般同;杏脸桃腮,好像牡丹初绽蕊。正是:
琼瑶玉宇神仙降,不亚嫦娥下世间。

妲己腰肢袅娜,歌韵轻柔,好似轻云岭上摇风,嫩柳池塘拂水。只见鲧捐与两边侍儿喝采,跪下齐称万岁。

作者用很长的一首诗,去形容妲己的妖艳、诱惑,那种天下无双。最后他说“琼瑶玉宇神仙降,不亚嫦娥下世间。”

琼瑶玉宇神是个妖怪,结果把她比喻成“神仙降”,所以在人的眼睛里,人在这种酒色迷障的背景之下,你分辨不出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把真正恶的东西,在他的眼中给看成是善,所以,这个身体(最有形的物质)其实是假的,是迷障来的。这在一般的修行中可能都有类似的说法。当然这是我跟大家分享我个人的看法啦!

所以有形的东西,反而是不真实的(生命的真实)。如果讲得绝对一点,就是:时间是个神。

昨天的我、上个星期的我、即使今天的我,也不是今天的我,时间始终是流动的,所以我们看到现实中的任何一个定格都是不存在的,因为只要它定格了,即已经消失了(时间走过去了)。这在人的层面,是一个非常充满哲理式的一种认识。

当你内心中有这种认识的时候,你就会豁然开朗,因为你自己的生命会跟随着时间的流动一起流动——谈不上想法,而是对生命的感悟。

想法是固定的(当时产生的),任何一个想法的产生都是针对现实环境中的一种感悟……当你感悟之后就固定下来了,但是你感悟这个花草,花草第二天就出现了改变。

如果放10天、15天你没给它浇水,没有照顾它,它就会出现改变了,它已经不是你刚刚拿过来的时候你以为的它(当初对它产生想法的它),但又是它,对不对?

所以在时间的推移过程中,生命都出现了改变。有形的生命就变成最不真实的、又最真实的……

“时间是个神”的认识,会影响我们每一个人。因为每一个人的一生,你周围的一切,你周围看到的一切,都是这么存在着。

姜皇后正眼也不看,但以眼观鼻,鼻叩于心。忽然纣王看见姜后如此,带笑问曰:“御妻,光阴瞬息,岁月如流,景致无多,正宜当此取乐。如妲己之歌舞,乃天上奇观,人间少有的,可谓真实。御妻何无喜悦之色,正颜不观,何也?”

他讲,姜皇后正眼也不看妲己——“眼观鼻,鼻叩心”,这也表现出:姜皇后自我修行的程度。

姜皇后就此出席,跪而奏曰:“如妲己歌舞,岂是稀奇,也不是真实。”纣王曰:“此乐非奇宝,何以为奇宝也?”

就是说明:姜皇后要正经八百跟大王谈了,所以她是有礼在先:“离席,跪而奏曰。”这是有修行、有教养的人应该有的一种境界。

而纣王确实有这种才智,有这种概念,他能够去一搭一来。用现在的话叫作:有那“智商”吧!

姜后曰:“妾闻人君有道,贱货而贵德,去谗而远色,此人君自省之宝也。若所谓天有宝,日月星辰;地有宝,五谷园林;国有宝,忠臣良将;家有宝,孝子贤孙。此四者,乃天地国家所有之宝也。如陛下荒淫酒色,征歌逐技,穷奢极欲,听谗信佞,残杀忠良,驱逐正士,播弃黎老,昵比匪人,唯以妇言是用,此‘牝鸡司晨,唯家之索’。以此为宝,乃倾家丧国之宝也。妾愿陛下改过弗吝,聿修厥德,亲师保,远女侍,立纲持纪,毋事宴游,毋沉酗于酒,毋怠荒于色;日勤政事,弗自满假,庶几天心可回,百姓可安,天下可望太平矣。妾乃女流,不识忌讳,妄干天听,愿陛下痛改前愆,力赐施行。妾不胜幸甚!天下幸甚!”姜皇后奏罢,辞谢毕,上辇远宫。

“贱货”,我们现在看就是骂人,骂那女人叫贱货,意思是说,用钱能买到的,其实都可以扔掉;任何有形的东西(货),其实都是不值钱的;而任何有形的东西都可以用钱买到。

所以她才称为贱货。

“贱货而贵德”,这里面的德,是讲“境界”。我以为应该不单纯是人中说的“道德”。

道德珍贵,我觉得都太表面话了,跟真实的生命是有距离的。所以“贱货而贵德”,我更倾向于是指人们对有形的东西、贪婪物质的一切不应该看重,真正应该看重的是生命境界。

所以想“贵德”的话,就“去谗而远色”。

有些人嘴很甜,那都是坏人。有礼节的人,不是甜言蜜语的人。远色,那就是离开女人。反过来,相对应的说:那女人相互之间夸奖,就是羡慕、妒忌、恨!更可怕,对吧!

“此人君自省之宝也”,这是君王自我反省的“宝”……这就变成了一个皇后去劝自己的君王:不要听女人之言。要跟自己的臣将在一起,不要跟女人在一起,要按照纪律,要对自己有约束,要对自己真实的把握,如果沉溺于酒色那就完了。如果你能够改变,那天心可回,百姓可安,天下可望太平矣……

姜皇后再次面对妲己,妲己给她跳了一回舞、唱一番歌,她眼观鼻,鼻观心,根本就不看的,扭脸来就冲着纣王来这么一套。这里她没说妲己,但反过来她又说了妲己,因为纣王说妲己乃是奇宝也。姜皇后说:什么是奇宝?就又把她说了一番。

因为她终归是个皇后,在一个国家里面她跟大王是平起平坐的,纣王同样要让她三分。

且言纣王已是酒醉,听妾皇后一番言语,十分怒色:“这贱人不识抬举!朕著美人歌舞一回,与他取乐玩赏,反被他言三语四,许多说话。若不是正宫,用金瓜击死,方消我恨。好懊恼人也!”

此时三更已尽,纣王酒已醒了。叫:“美人,方才朕躬着恼,再舞一回,与朕解闷。”妲己跪下奏曰:“妾身从今不敢歌舞。”王曰:“为何?”妲己曰:“姜皇后深责妾身,此歌舞乃倾家丧国之物。况皇后所见甚正,妾身蒙圣恩宠眷,不敢暂离左右。倘娘娘传出宫闱,道贱妾蛊惑圣聪,引诱天子,不行仁政,使外庭诸臣持此督责,妾虽拔发,不足偿其罪矣。”言罢泪下如雨。

这是妲己过人之处,也就是妖怪比人厉害,她没说姜皇后是错的,她说姜皇后说的有道哩,而她的这番道理对我来讲你不能赖我。歌舞是我唱的、跳的,可是姜皇后不喜欢,那她把这话传出去的话,所有罪名都是我,那我怎么还能跳舞呢?

其实妲己早知道纣王已是她的囊中之物,而书中描绘的是纣王发怒在先,妲己这番言论在后,也就是妲己故意引纣王发怒从而借纣王之手杀掉姜皇后,报复在其中。这是她真正的过人之处。

人是战胜不了妖魔鬼怪的,因为人的能力就在那里,所以“人定胜天”是一句最愚蠢的话。在人定胜天和自我膨胀的过程中,大多会出现这些妖魔鬼怪的东西。

纣王听罢,大怒曰:“美人只管侍朕,明日便废了贱人,立你为皇后。朕自做主,美人勿忧。”妲己谢恩,复传奏乐饮酒,不分昼夜。不表。

就现在来讲,大家说“天灭中共”,共产党是鬼来的,习近平招鬼上身的话,同样会达到这种效果,他无法左右自己。

一日,朔望之辰。姜皇后在中宫,各宫嫔妃朝贺皇后。西宫黄贵妃──乃黄飞虎之妹──馨庆宫杨贵妃俱在正宫。又见宫人来报:“寿仙宫苏妲己候旨。”皇后传:“宣!”妲己进宫,见姜皇后昇宝座,黄贵妃在左,杨贵妃在右,妲己进宫朝拜已毕。姜皇后特赐美人平身。妲己侍立一旁。二贵妃问曰:“这就是苏美人?”姜后曰:“正是。”因对苏氏责曰:“天子在寿仙宫,无分昼夜,宣淫作乐,不理朝政,法纪混淆;你并无一言规谏。迷惑天子,朝歌暮舞,沉湎酒色,拒谏杀忠,坏成汤之大典,国家之安危,是皆汝之作俑也。

她们都是纣王的女人,当皇后跟两个贵妃摆在一起来责怪苏美人,那就是正经八百的声讨她,而且把所有责任推到她身上。

现在很多家庭出现了男、女冲突,大街上看到很多大娘、大妈——正宫,拽几个姊妹把小三打了一顿,把她衣服扒了光不溜条。在人的环境中就这么地表达,谈不上对、错。但是女人之间的羡慕、妒忌、恨,却是远远超过了一般的男人,那种憎恶之心、妒忌之心,比男人厉害。

从今如不悛改,引君当道,仍前肆无忌惮,定以中宫之法处之!且退!”

皇后有管理后宫女子的家法,所以她就威胁妲己说:“定以中宫之法处之”。

妲己忍气吞声,拜谢出宫,满面羞愧,闷闷回宫。时有鲧捐接住妲己,口称“娘娘”。妲己进宫,坐在绣墩之上,长吁一声。鲧捐曰:“娘娘今日朝正宫而回,为何短叹长吁?”妲己切齿曰:“我乃天子之宠妃,姜后自恃元配,对黄、杨二贵妃耻辱我不堪,此恨如何不报!”

鲧捐曰:“主公前日亲许娘娘为正宫,何愁不能报复?”妲己曰:“虽许,但姜后现在,如何做得?必得一奇计,害了姜后,方得妥贴;不然,百官也不服,依旧谏诤而不宁,怎得安然。你有何计可行?其福亦自不浅。”

鲧捐对曰:“我等俱系女流,况奴婢不过一侍婢耳,有什深谋远虑。依奴婢之意,不若召一外臣,计议方妥。”妲己沉吟半晌曰:“外官如何召得进来。况且耳目甚众,又非心腹之人,如何使得!”

这很奇怪,书中,妲己报复的人几乎都是当面痛斥她、羞辱她的人。一般来讲,妲己很少先出手,她只在纣王身上使贱,之后,旁边的人看不过眼而去劝阻她。因为她终归是个女流之辈,她没有名分(在别人眼中她的名分是不堪一提的),在这个背景之下她去报复。

这里也可能包含着一种使命。但所有骂她、羞辱她的几乎都在人的层面,被她杀掉的也都是人,她杀不了神仙。这在现在的环境中所有朋友可以借鉴:动物就是动物、妖就妖、鬼就是鬼,而人是战胜不了它们的。

物以类聚,妲己身边的侍女同样跟她一样的坏,原因就是她身为卑贱之躯,老想让主人取得欢乐来获得自己的好处。所以自卑、自贱的人在现实的环境中为了获得利益的时候,大多是恶的,他的生存过程就是恶的,否则他们也很难成为奴仆之间的关系。

好人身边的随从自然会好,恶的自然会是恶,否则配不出对来。这里讲的同样是这个意思。所以妲己就讲:即使我给她弄下来,即使纣王宣我为娘娘,肯定百官不服,所以我们必须想个计谋。

这些下人出了坏主意,她说我也是女人之流,我根本没主意,不如找个外臣来商议对策。妲己说外臣进不了内宫,又不是心腹之人,这使不得。

她也知道会出事,但有一句话叫“色胆包天”,人都色胆包天更不用说妖怪。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就会做出超越人类道德约束的做法。

鲧捐曰:“明日天子幸御花园,娘娘暗传懿旨,宣召中谏大夫费仲到宫,待奴婢吩咐他,定一妙计,若害了姜皇后,许他官居显任,爵禄加增,他素有才名,自当用心,万无一失。”妲己曰:“此计虽妙,恐彼不肯,奈何?”鲧捐曰:“此人亦系主公宠臣,言听计从;况娘娘进宫,也是他举荐。奴婢知他必肯尽力。”妲己大喜。

这是下人给妖怪出的主意。妲己一听这个就高兴了,就写了一封信要下人在第二天去御花园赏花的时候给费仲。

那日纣王幸御花园,鲧捐暗传懿旨,把费仲宣至寿仙宫。费仲在宫门外,只见鲧捐出宫问曰:“费大夫,娘娘有密旨一封,你拿出去自拆,观其机密,不可漏泄。若事成之后,苏娘娘决不负大夫。宜速,不宜迟。”鲧捐道罢,进宫去了。

就这样把费仲招到了寿仙宫。他在宫门外不敢进宫(一进宫肯定会杀他),侍女说:娘娘有道密旨要给你,回你自己的家再看,你只要按照娘娘意愿去做的话,那肯定要得好处的。

费仲设计,就害了姜皇后。

金风未动蝉先觉 暗送无常死不知

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仆人,反过来讲,什么样的仆人就能促成什么样的主子。

“心正则手足正,心歪则手足邪。”有朋友留言说这句话说得挺绝的。

其实它讲“心正”的“心”是指皇上、天子。那君王如果正的话,臣子就正,其实就是“物以类聚”这么一种概念;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境界,什么样境界的生命,就会聚合在什么样的一个氛围里。恰恰就是“贱货而贵德、去谗而远色。”这是君王之道,是姜皇后当时跟天子讲的。

费仲他拿着这个信就回去了,回到府里打开一看,啊?让我去害姜皇后?

这种事作为臣子的谁看见都害怕,王立军不就这么回事吗?(薄熙来)嫂子把英国人杀了,让他去把这事给了了,王立军知道这事办起来很麻烦……那薄熙来后来也听明白了……

所以现在中共的体制,同样死在女人身上。

现在习近平身边出了一个“三七婆”,太厉害了,她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影响力与内在氛围可高过了当时的谷开来——她出手的概念、背景是不同的——谷开来只是表现在人这个层面。

如果“七”在香港人的眼中是这么个解读(骂人无能)的话,那三七婆代表的涵意就立体了。它有阴阳反背、正负颠倒的含义在里头。那弄在习近平身上,是够它一弄的 。

费仲接书,急出午门,到于本宅,至密室开拆观看:“乃妲己教我设谋,害姜皇后的重情。”看罢,沉思忧惧:“我想起来,姜皇后乃主上元配;她的父亲乃东伯侯姜桓楚,镇于东鲁,雄兵百万,麾下大将千员;长子姜文焕又勇贯三军,力敌万夫,怎的惹得他!若有差讹,其害非小。若迟疑不行,她又是天子宠妃。那日她若仇恨,或枕边密语,或酒后谗言,吾死无葬身之地矣!”

所以费仲打开信看过后,他自己也害怕。他说我要害了姜皇后,她父亲是东伯侯姜桓楚……那谁惹得起他?

姜皇后是姜文焕的妹妹。

心下踌蹰,坐卧不安,如芒刺背。沉思终日,并无一筹可展,半策可施。厅前走到厅后,神魂颠倒,如醉如痴。坐在厅上,正纳闷间;只见一人,身长丈四,膀阔三停,壮而且勇,走将过去。费仲问曰:“是什么人?”

那人忙向前叩头,曰:“小的是姜环。”费仲闻说,便问:“你在我府中几年了?”姜环曰:“小的来时,离东鲁到老爷台下五年了。蒙老爷一向抬举,恩德如山,无门可报。适才不知爷爷闷坐,有失回避,望老爷恕罪。”

费仲一见此人,计上心来,便叫:“你且起来,我有事用你。不知你肯用心去做否?你的富贵亦自不小。”姜环曰:“若老爷吩咐,安敢不努力前去?况小的受老爷知遇之恩,便使不得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这种事情,任何一个下人知道后都没有选择,老爷说了,你办一件什么什么事,你先吓尿了,那老爷就得杀你了,因为你知道老爷要干嘛了。所以,有权势的人,当密谋害人的时候,密谋不成,一定杀掉所有知道真情的人。

这听起来有点像现在习近平,帮过他的人,都被他毁了。唯一差别就是:习近平没杀掉他们。但的确都被他毁了,这也是真的。

所以,道理很简单,我跟你交了底了,你知道我的底牌了,当你知道我的底牌之后,总有一天你能把我害了。那与其你把我害了,不如我先把你害了。因为主人交给仆人的主意本身就是害人了,所以我害一个是害,害一千同样是害,害两个是一双。所以当我害人的时候就是为了我不被害,那既然我个人就是这么个概念的话,那我还怕害人吗?

大家要理解,从人上理解,当人遇见“恶”的时候,你根本不用分析“事情”,很多人现在就是分析“事情”,这些事情对、错、因为~~所以~~都没用。

任何一件事情不用看它人中的对、错,那只是个借鉴,而是去看他出手时心态是什么,如果看不到这一点,很容易的事情都会做成复杂的——所有想把事情做复杂的人,都有不可告人之目的。

沏茶、倒水都有规距,按著规距走就行。但当他破掉沏茶、倒水这个规矩时,有自己一套的时候,那你就要小心了。因为他动心思了,人动心思,而不明言,那就是有点问题。

费仲大喜,曰:“我终日沉思,无计可施,谁知却在你身上!若事成之后,不失金带垂腰,其福应自不浅。”姜环曰:“小的怎敢望此。求老爷吩咐,小人领命。”费仲附姜环耳上:“……这般这般,如此如此,若此计成,你我有无穷富贵。切莫漏泄,其祸非同小可!”
姜环点头,领计去了。

这正是:
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
有诗为证。

诗曰:
姜后忠贤报主难,孰知平地起波澜。
可怜数载鸳鸯梦,取次凋残不忍看。

“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金风,就是秋风(秋,于五行中属金)。所以秋天未到的时候,那知了早已没了,所以你听不到知了声的时候,就是秋天要到了,可是你当时的感觉还是夏天。这句话说得很绝的。

“无常”是鬼魅,暗送无常——死期到了,但人不知。所以这句话是满贴切的。

“姜后忠贤报主难……”姜皇后应该是被害得挺惨的。在当初设计时,并没有走到这一步,而是一步压一步走到这份儿上。算命中有一句话叫:“一步错、步步歪。”

所有做恶的人,他起初也没有想最终做得那么恶,这里面就像鬼上身、鬼缠身一样,他一开始不想鬼上身,他一开始只想借助某种力量,但一旦招鬼上身的时候,他没有力量摆脱,因为环境会迫使他“一步错、步步歪”,所以人看似掌握权力,实际都是被动的。

话说费仲密密将计策写明,暗付鲧捐。鲧捐得书,密奏与妲己。妲己大喜,正宫不久可居。

一日,纣王在寿仙宫闲居无事,妲己启奏曰:“陛下愿恋妾身,旬日未登金殿,望陛下明日临朝,不失文武仰望。”王曰:“美人所言,真是难得!虽古之贤妃圣后,岂是过哉。明日临朝,裁决机务,庶不失贤妃美意。”

──看官:此是费仲、妲己之计,岂是好意?表过不题。

纣王一听,哇!这家伙多知情答礼!怎么看怎么好、怎么看怎么难得。明日临朝,得办点正事,也不失贤妃之美意。

这实际就是费仲和妲己的计谋。那费仲的主意,只要妲己一动,一切都跟着动了。

次日,天子设朝,但见左右奉御保驾,出寿仙宫,銮舆过龙德殿,至分宫楼,红灯簇簇,香气氤氲。正行之间,分宫楼门角旁一人,身高丈四,头带扎巾,手执宝剑,行如虎狼,大喝一声,言曰:“昏君无道,荒淫酒色,吾奉主母之命,刺杀昏君,庶成汤天下不失与他人,可保吾主为君也!”一剑劈来。

刺客拿着剑就来了。纣王本身就武艺高墙,旁边又是护驾,这刺杀本来就不可能,三两下就把这爷儿们捆了。

两边该多少保驾官,此人未近前时,已被众官所获,绳缠索绑,拿近前来,跪在地下。纣王惊而且怒,驾至大殿陞座,文武朝贺毕,百官不知其故。王曰:“宣武成王黄飞虎、亚相比干。”

二臣随出班拜伏称臣。纣王曰:“二卿,今日陞殿,异事非常。”比干曰:“有何异事?”王曰:“分宫楼有一刺客,执剑刺朕,不知何人所使?”黄飞虎听言大惊,忙问曰:“昨日是那一员官宿殿?”

黄飞虎是镇国武侯王,那等于是总司令。

谁是当班的?

内有一人,乃是“封神榜”上有名,官拜总兵,姓鲁名雄,出班拜伏:“是臣宿殿,并无奸细。此人莫非五更随百官混入分宫楼内,故有此异变!”

鲁雄出班。说我是当班的。我当班并无奸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黄飞虎吩咐:“把刺客推来!”众官将刺客拖到滴水之前。天子传旨:“众卿,谁与朕勘问明白回旨?”

班中闪出一人进礼称:“臣费仲不才,勘明回旨。”

──看官,费仲原非问官,此乃做成圈套,陷害姜皇后的;恐怕别人审出真情,故此费仲讨去勘问。

这里很有趣。就是说,写《封神演义》的人很有水平,他写,在分宫楼,让姜环去刺杀纣王。

大家记得,云中子那支宝剑,也是挂在分宫楼上。所以朋友们一定要从中能够意识到很有趣的东西:什么都是一还一报,最后结了。

云中子拿的木剑挂在分宫楼,妲己跟费仲设计让姜环站在分宫楼,拿着一把真宝剑。

云中子设计用木剑要除妖,来使得整个朝廷(朝歌)能够安稳;妲己、费仲设计让姜环站在那儿(分宫楼)刺杀,是制造混乱(杀人、设计害人)。

所以妲己、费仲设计害人,用的是杀人的剑;云中子斩妖除魔用的是伤不了人的木剑,专门除妖的剑。

所以我说写这本书的人不得了,完全不得了。我也跟大家解释过,当习近平讲出“方得始终”的时候,他收不回去了。方得始终就是定数。

它这里面这么写也叫定数,所以这是一环扣一环、一环扣一环。在大多数朋友眼睛里不会意识到它是相互接洽在一起的,但是我们生命自己内在是有这种相互关联和属性。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话说费仲拘出刺客,在午门外勘问,不用加刑,已是招成谋逆。费仲进大殿,见天子,俯伏回旨。百官不知原是设成计谋,静听回奏。

那费仲就把刺客给弄走了。那本身是圈套嘛!费仲不想让别人去审,别人审就得审麻烦了。那费仲跳出来,别人也不用去审了,因为别人都被蒙在鼓里头。

费仲把他弄出午门外,那都不用审了,那设计已成嘛!扭过来,就回来了。静听回奏。

王曰:“勘明何说?”费仲奏曰:“臣不敢奏闻。”王曰:“卿既勘问明白,为何不奏?”费仲曰:“赦臣罪,方可回旨。”王曰:“赦卿无罪。”

费仲奏:“刺客姓姜名环,乃东伯侯姜桓楚家将,奉中宫姜皇后懿旨,行刺陛下,意在侵夺天位,与姜桓楚而为天子。幸宗社有灵,皇天后土庇祐,陛下洪福齐天,逆谋败露,随即就擒。请陛下下九卿文武,议贵议戚,定夺。”

纣王听奏,拍案大怒曰:“姜后乃朕元配,辄敢无礼,谋逆不道,还有什么议贵议戚?况宫弊难除,祸潜内禁,肘腋难以堤防,速著西宫黄贵妃勘问回旨!”纣王怒发如雷,驾回寿仙宫。不表。

稍微明白一点的人都不会这么做的。可是纣王听完之后,不加任何思索就去干这事了。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事情发生的时候就这样……有朋友说,这就是故事啦!

我给你举个例子,你看香港的警察,那时候打得一塌糊涂,对不对!香港警察对香港人那简直是恨得就像杀了他们爹,杀了他们孩子似的。

可是在区例会大选之后,那香港警察立刻就歇菜了。真的,他立刻就变得跟原来不一样了,所以那些人生活在自己的想像当中,他以为是这样。

纣王这么想,是因为姜皇后曾经骂过、劝阻过他、也直接骂过妲己。就像民间说的一句话:“劝赌不劝嫖。”——男女通杀。

赌钱的你可以劝他,因为他也知道不好,他只不过忍不住。但是乱搞男、女(女、男)的,而且热恋的,你真别劝了。所以所有被纣王杀的都是因为劝这事。

为什么姜皇后骂妲己是“贱货”,是因为她是动物——是女人的身体被动物控制,从而蛊惑纣王、毁掉天下。没有什么看得起谁、看不起谁的意思。我们陈述的就是一种生命过程。

且言诸大臣纷纷议论,难辨假真。内有上大夫杨任对武成王曰:“姜皇后贞静淑德,慈祥仁爱,治内有法。据下官所论,其中定有委曲不明之说,宫内定有私通。列位殿下,众位大夫,不可退朝,且听西宫黄娘娘消息,方存定论。”百官俱在九间殿未散。

西宫黄娘娘是黄飞虎的妹妹。

话言奉御宫承旨至中官,姜皇后接旨,跪听宣读。奉御官宣读曰:
“敕曰:皇后位正中宫,德配坤元,贵敌天子,不思日夜兢惕,敬修厥德,毋忝姆懿,克谐内助,乃敢肆行大逆,豢养武士姜环,于分宫楼前行刺,幸天地有灵,大奸随获,发赴午门勘问,招称:皇后与父姜桓楚同谋不道,侥幸天位。彝伦有乖,三纲尽绝。著奉御官拿送西宫,好生打着勘明,从重拟罪,毋得徇情故纵,罪有攸归。特敕。”

就这么发了一封道旨。姜皇后一听就放声大哭。

姜皇后听罢,放声大哭道:“冤哉!冤哉!是那一个奸贼生事,做害我这个不赦的罪名!可怜数载宫闱,克勤克俭,夙兴夜寐,何敢轻为妄作,有忝姆训。今皇上不察来历,将我拿送西宫,存亡未保!”

姜后悲悲泣泣,泪下沾襟。奉御官同姜后来至西宫。黄贵妃将旨意放在上首,尊其国法。姜皇后跪而言曰:“我姜氏素秉忠良,皇天后土,可鉴我心。今不幸遭人陷害,望乞贤妃鉴我平日所为,替奴作主,雪此冤枉!”

黄贵妃她同样她也不知道发生什么,她只知道表面。

黄妃曰:“圣旨道你命姜环弑君,献国与东伯侯姜桓楚,纂成汤之天下。事干重大,逆礼乱伦,失夫妻之大义,绝元配之恩情。若论情真,当夷九族!”

姜后曰:“贤妃在上,我姜氏乃姜桓楚之女,父镇东鲁,乃二百镇诸侯之首,官居极品,位压三公,身为国戚,女为中宫,又在四大诸侯之上。况我生子殷郊,已正东宫,圣上万岁后,我子承嗣大位;身为太后,未闻父为天子,而能令女配享太庙者也。我虽系女流,未必痴愚至此。且天下诸侯,又不止我父亲一人,若天下齐兴问罪之师,如何保得永久!望贤妃详察,雪此奇冤,并无此事。恳乞回旨,转达愚衷,此恩非浅!”话言未了,圣旨来催。黄妃乘辇至寿仙宫候旨。

纣王宣黄妃进宫,朝贺毕。纣王曰:“那贱人招了不曾?”黄妃奏曰:“奉旨严问姜后,并无半点之私,实有贞静贤能之德。后乃元配,侍君多年,蒙陛下恩宠,生殿下已正位东宫,陛下万岁后,彼身为太后,有何不足,尚敢欺心,造此灭族之祸!况姜桓楚官居东伯,位至皇亲,诸侯朝称千岁,乃人臣之极品,乃敢使人行刺,必无是理。姜后痛伤于骨髓之中,衔冤于覆盆之上。即姜后至愚,未有父为天子而女能为太后、甥能承祧者也。至若弃贵而投贱,远上而近下,愚者不为;况姜后正位数年,素明礼教者哉!妾愿陛下察冤雪枉,无令元配受诬,有乖圣德。再乞看太子生母,怜而赦之。妾身幸甚!姜后举室幸甚!”

黄贵妃来到寿仙宫之后,就跟纣王讲述了姜皇后的理由。姜皇后讲的很清楚,我的儿子殷郊已经成了太子,那么当王爷百年之后,我的儿子接位,我就是皇太后,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我杀了你,然后让我父亲作皇上,那我算怎么回事?我现在已经是皇后了,对不对?

这个道理是非常通的,所以作为人的纣王在听完黄贵妃的这一份讲述之后,他自己也承认。

纣王听罢,自思曰:“黄妃之言甚是明白,果无此事,必有委曲。”正在迟疑未决之际,只见妲己在旁微微冷笑。

大家一定要明白这道理:狐狸高过人、动物。它只不过是没有人的肉身。再说妲己,女娲要狐狸上人身,然后去搅乱朝廷的时候,其实他讲述了一个概念:在人中,有很多人就是狐黄白柳附体的。

狐黄白柳附体的概念,是从《封神演义》流传下来的。他讲述了一个动物上人身有机会修成仙的理由。

女娲造了人,女娲同样造了禽和兽,这是中国文化传统。所以女娲让千年的狐狸上人身,说如果你能够把这个事做完了,我让你修得正果。在我的理解中,这就是在现实环境中,很多人被狐、黄、白、柳、蛇附体的缘由,是因为当初造人的神允许这么做。但是他有一个前提:你不许害人。

但是,所有狐黄白柳它一定会害人!这里头有人中的相生相克道理。所以我们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个朝代走向败落的时候,必然出现妖魔鬼怪。这不是别人安排的,是当初女娲安排的。

夏、商、周,是中国历史中有文字记载之后,被承认的“朝代”的起始。夏朝是一个开始,商是中心,到了周,走向了“人”的文化——《周易》、《八卦》、文字、毛笔字、绘画,所有文字记载的诗歌,《史记》的一切,是从那开始的。

所以商朝的灭亡,奠定了狐黄白柳上人身体的文化。每一个朝代在更替中,狐黄白柳上人体。

为什么习近平招鬼上身,是有他缘由的,当他招了鬼,他就会有力量,但同时给自己奠定了灭亡的基础。

为什么说江泽民是蛤蟆,曾庆红是螃蟹,同样是这个道理。我相信朋友能听懂我说的意思。

妲己是只狐狸,开创了以神话故事的方式,告诫今天的人:这一切都是真的。人中的狐黄白柳就这么来的(所以它一定会超越于人的能力)。

粉身碎骨俱不惧 只留清白在人间

在黄妃向纣王陈述完之后,纣王就自己索思:可能还真是冤枉了姜皇后。在迟疑未决之际,那妲己在旁边冷笑。就是说,妲己一直在边上(这故事也就这么写着)。

所以就是我一直跟大家讲的:“人战胜不了鬼。”

纣王见妲己微笑,问曰:“美人微笑不言,何也?”妲己对曰:“黄娘娘被姜后惑了。从来做事的人,好的自己播扬,恶的推于别人。况谋逆不道,重大事情,他如何轻意便认。且姜环是他父亲所用之人,既供有主使,如何赖得过。且三宫后妃,何不攀扯别人,单指姜后,其中岂得无说。恐不加重刑,如何肯认!望陛下详察。”纣王曰:“美人言之有理。”

你可以注意到,只要纣王不跟妲己对语的话,纣王就有着恻隐之心。只要他跟妲己一对话,他就完了。

我说这意思,就是要知道,真正动物上人身时,它的作用、它的力量是在这里。所以纣王不是不明白,而是一步一步走歪了。

哪里会刺杀纣王,一个傻爷们在边上,在分宫楼拿把剑~~呀!你是昏君,你贪色,喀的要斩你。神经病吧(我猜)!那纣王自己也是能文善武的人,他又何尝不懂得一般人近不了他的身的。就以姜皇后的父亲来说,作为四大伯侯之一,他派这么个人在宫门边上等著,我杀他?不可能的!

你就不用什么太动脑的,就可以明白。但是为什么他这么写。就是人们处于痴迷的一个状况,人就是呆傻的。

天下最愚蠢的话,就是热恋中的情人说的:海枯石烂永不变心——不就说明他永远变心吗?因为海枯不了,石头也烂不了。所以这是一句胡话。但胡话人们又都认,你就知道人们在痴迷的时候,他是失智的,是失去智慧的。

这里我想说:当妲己走到这份上的时候,一定往死了做,这就是一个动物之狠,妲己之狠。他的凶狠之处就是一不做二不休。

你可以看看现在的香港事件也好,中共做的其它事情也好,它就是类似的,它不会回头的。

黄妃在旁言曰:“苏妲己毋得如此!皇后乃天子之元配,天下之国母,贵敌至尊,虽自三皇治世,五帝为君,纵有大过,止有贬谪,并无诛斩正宫之法。”

他搬出了三黄、五帝。

三黄、五帝之后就是大禹治水时代。在那个时候是有神、有仙的概念,祂们与人同在一世的。到了夏、商的时候,却是动物的概念——这是两个阶段。

而自三黄五帝之后,都是尊崇正宫娘娘的,这是国家应该具有的一种道德约束。杀掉国母,就等于杀掉天子。这是一个规矩。他讲述了:在中国历史中,商朝败落的同时,一个新的阶段出现了。

我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大禹治水,跟世界上说的诺亚方舟的概念是一样的(大洪水时期)。我曾经做过对比,那时候的希腊神话当中,有半人、半兽、半神、半仙,他们之间是可以相互沟通交往生子的。

那个时候没有妖,人与妖之间不会碰到。这个大家要听明白,人与妖之间可没有乱来的。是半神、半仙那个层面出现了问题,所以出现了大洪水。大洪水之后把人大规模淘汰了,所以就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在中国看到的就是大禹创造了“夏”,但整个人就低了一档。之后,不是人、神之间相互有了婚姻,而是人、妖之间开始出现了问题。你可以看一看中外的历史、神仙故事,包括印度人留下来的书——凡是记述3300年前左右的——《摩西出埃及记》当中有着类似的东西。

从某种程度来看,是人走向了堕落的一大阶段,这个阶段在我眼中~~一直走到了今天,今天妖、鬼出现了绝顶的东西,就是共产党——更加远离了生命本来的属性——这是我能理解到的。

这里讲的是:从来没有人敢去斩正宫的。

妲己曰:“法者乃为天下而立,天子代天宣化,亦不得以自私自便,况犯法无尊亲贵贱,其罪一也。陛下可传旨:如姜后不招,剜去他一目。眼乃心之苗,他惧剜目之苦,自然招认。使文武知之,此亦法之常,无甚苛求也。”纣王曰:“妲己之言是也。”

以权力作为威胁、以“法”治国者必邪恶。它的邪恶来自于妖、来自于狐狸。这里讲的:

“法者乃为天下而立,天子代天宣化,亦不得以自私自便,况犯法无尊亲贵贱之别。”

这话说得对不对?

犯法,无尊、亲、贵、贱之别。同样,你是当事人(被刺者),怎么能以法律的名义(法者乃为天下而立),以人中的权力者(天子代天宣化),去把姜后屈打成招呢?去采取酷刑呢?

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讲,历史上的所谓法学家都是杀人掠货的,在生命的属性中是恶的。因为当他以法律名义出现的时候,他是借着人中的“权力”,藉“犯法无尊亲贵贱之别,其罪一也。”的概念,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他是盗取了概念,用法律的名义任意胡来,这就是“为私”了。

纣王为私了,而敢出这种主意的人是兽、是妖、是怪。

妲己讲的话,跟现在习近平讲的话一模一样。所以当他施以酷刑的时候他觉得非常在理。

香港警察所作所为跟妲己这一段话是一样的。所以我说过:林郑是非常邪恶的女人,非常阴邪的女人,就在这里。因为你看不到她对生命的怜悯,你只能看到她极端邪恶、自私的手法,和阴邪的目光、身体的语言。

黄贵妃听说欲剜姜后目,心甚着忙,只得上辇回西宫;下辇见姜后,垂泪顿足曰:“我的皇娘,妲己是你百世冤家!君前献妒忌之言,如你不认,即剜你一目。可依我,就认了罢!历代君王,并无将正宫加害之理,莫非贬至不游宫便了。”

这段故事就是展现妖的邪恶。大家不能理解中共的邪恶(只有人想不到的,没有中共做不到的),其实就是展现著一种动物的属性。

姜后泣而言曰:“贤妹言虽为我,但我生平颇知礼教,怎肯认此大逆之事,贻羞于父母,得罪于宗社。况妻刺其夫,有伤风化,败坏纲常,令我父亲作不忠不义之奸臣,我为辱门败户之贱辈,恶名千载,使后人言之切齿,又致太子不得安于储位,所关甚巨,岂可草率冒认。莫说剜我一目,便投之于鼎镬,万剐千锤,这是生前作孽今生报,岂可有乖大义。古云‘粉骨碎身俱不惧,只留清白在人间’……”

当人与妖对垒的时候,人战胜不了妖、鬼。这里姜皇后讲出了一个做人的道理,她讲:前辈子造的孽。佛家讲的:造业力。

她造什么业力了?

作为一个生命,当她嫁给纣王的时候,就是业力所致,这是命运上的安排。

人们现在总是找出理由来证明、说明……来如何如何……

就像我常说,你做梦了,梦里的一些事情,到你一睁眼你知道:有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你不可能跟任何人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因为没有人能证明,你也不可能把梦拿过来。

所以这里说的意思是:我们的生命是连贯的,在人间的过程(一生命运)有它的理由。就像你去西单商场,出来走几步,到西单大街了,你想到东单大街,你只能坐车过去,这就是理由。

人的一生,就是中间“坐车”这一段。上车了,就是你生出来了。在车上,你一定碰上与你相关的人……人的一生就是这么个故事,但不是你生命的真实,因为当你不得不下车的时候(一生)也就过去了。但是人们的恩怨、情仇却在这个过程中留下了。

你在东单下车(离世)了,你就走了。后来一扭眼(转生)一看,在德胜门那儿又碰上他了!这事就有问题了!故事就是这么来的、恩恩怨怨就这么来的。

他有他的理由、你有你的理由,而彼此相遇,却有着更高的理由。因为人间的理由只在这个层面,而更高的理由就像放那骨牌似的,这么一抖,你抖的劲儿大、劲儿小,可以让骨牌走的角度、速度发生变化。

每个人看自己的状况,同样有着不同的层面(业力、命运),但只有修炼才有机会看清。聪明没有用,聪明只会害人。

就像一杯茶,折腾半天,都在杯里,而智慧则是:可以泼出去这杯水,他不受控于这个杯子——杯子再好、再不好,它是一种限制(它是一种氛围,同时是一种限制)。

所以作为姜皇后本身,(当遇到妖)被害的时候,作为一个真正的人,他应该如何表达?

其实姜皇后讲述了这么一个概念:“粉骨碎身俱不惧,只留清白在人间。”

留清白在人间,这是生命境界升华的基础,就是用自己的肉身偿还了所有的业力,就像在老君炉里面一样,锤炼出生命本身的纯净。

这里面包含了一些信仰中的故事。换一个角度讲,人间环境的一切,跟自己生命的真实,是相悖离的、是相互对立的(粉骨碎身~~留清白)。只有相互对立才能依存。

言未了,圣旨下:“如姜后不认,即去一目!”黄妃曰:“快认了罢!”姜后大哭曰:“纵死,岂有冒认之理?”

奉御官百般逼迫,容留不得,将姜皇后剜去一目,血染衣襟,昏绝于地。

当大家看到香港警察下手那么狠、林郑表现那么邪恶,你不要把他当成人。而受难者很多都是普通的人,同样是有原由的……有些历史上的原由促成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很惨、也很无奈!

就像那黄之峰,22岁,就是来讨中共的债。而整个抗争的学生年龄,绝大多数都在30岁以下,一定跟89‧六四相关,这是一群要共产党命的人,回来讨债的。

而在30年前,那些学生在北京城抗议的时候,他们是“保中共”的。这事儿就难了!因为在当时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没有机会从生命角度上认识中共本质。大多是从人表面的人权、自由、利益的角度去认识。

但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与神同行”!在那个时候也没有人能说出来:为什么美国人的钱上面印着“In God with Trust”?那时候,没有人说出要与神同行,更没有“天灭中共”这一说。

所以是一个时代的过程。

黄妃忙教左右宫人扶救,急切未醒。可怜!

有诗为证,诗曰:
剜目飞灾祸不禁,只因规谏语相侵。
早知国破终无救,空向西宫血染襟。

“国破终无救”是命运所致。如果姜皇后像云中子那样,能够在生命境界中升华的话,不会遭此苦难。所以在《封神演义》中,同样也在讲述著:有些苦难是无奈的,是受制于生命的境界,是受制于生命的环境背景。

那这东西是没招了,各人有各人的背景,谁也代替不了谁,这就是命运所致。我们民间有一句话:“沉默是金,智者无语。”智者,他绝不阻碍天意。

而人,一定从自己认为多好的角度,要去讲述、要去规劝。而规劝跟角度往往是冲着具体的人去,但是,他分不清对方是人、是魔?还是妖、还是鬼?

所以在遇到问题,面对事情的时候,越是普通的人就越容易去表达自己(的意见)。表达的时候,就是麻烦。现实中,很多人遇到的麻烦,就是在表达自己的意见。表达的时候,命运产生了。而表达者,也是命运所定。

反过来,一个人如何面对、避免这种麻烦呢?

只有修炼!

只有修炼,才能使自己逐渐能够洞彻现实环境中遇到的一切,而约束自我。

但不能去改变别人。姜皇后出现的问题,就是:想改变皇帝——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指责妲己。他可以骂纣王,纣王没把她如何,但是她去碰妲己的时候——对方是妖怪——她就输了、完了。

当然,姜皇后表现的是一个人应该有的境界,这是没错的。但是,那仅仅是“人的层面”的境界——她要在人间留下清白(无论她遭受多大的苦难)。

黄贵妃见姜后遭此惨刑,泪流不止。奉御官将剜下来血滴滴一目盛贮盘内,同黄妃上辇来回纣王。黄妃下辇进宫。纣王忙问曰:“那贱人可曾招成?”黄妃奏曰:“姜后并无此情,严究不过,受剜目屈刑,怎肯失了大节?奉旨已取一目。”

黄妃将姜后一目血淋淋的捧将上来。纣王观之,见姜后之睛,其心不忍;恩爱多年,自悔无及,低头不语,甚觉伤情。

纣王都是这样一步一步跟上来的,这就是“一步错,步步歪”。做个对比:当你看到习近平招鬼上身之后,麻烦了!在此之前,你都可以劝他回心转意,到这儿,就完了!他一条路一定走到黑。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他讲得非常好!那是一个生命循环的过程。扭脸他就“牢记使命”了。然后拼命要改掉这句话(方得始终),那不就是妖怪吗?

不就是:王沪宁是妖怪?他敢去改菩萨的话。他自己用了菩萨的话,扭脸(招鬼上身之后)敢去不认——那就是欺师灭祖!

你可以不用,但你用过之后不能后悔(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就像拿橡皮擦给擦了。你是一国之君——现在屁股还坐在这把椅子(龙椅)上。

至于他当成什么样的君王?那是他自个儿的事(不能劝了)。

回首责妲己曰:“方才轻信你一言,将姜后剜去一目,又不曾招成,咎将谁委?这事俱系你轻率妄动。倘百官不服,奈何,奈何!”

纣王想到的依然是自己。因为他怕百官会责怪。也因为没有一个朝代敢把皇后上大刑。

妲己曰:“姜后不招,百官自然有说,如何干休。况东伯侯坐镇一国,亦要为女洗冤。此事必欲姜后招成,方免百官万姓之口。”

狐狸厉害、妖怪厉害!是,她(姜后)可能真是屈了,但现在只能生米做成熟饭了,否则的话,大王你就完了。因为你已经把她眼睛挖了。

因为人的贪心,而遭到动物的左右。当动物一旦上手,你再说我不能这么做,你已经难了!

纣王沉吟不语,心下煎熬,似羝羊触藩,进退两难,良久,问妲己曰:“为今之计,何法处之方妥?”妲己曰:“事已到此,一不做,二不休,招成则安静无说,不招则议论风生,竟无宁宇。为今之计,只有严刑酷拷,不怕他不认。

所以这时候纣王都不去想:这是妲己的错。或他也知道是妲己的错,但他将错就错。算命中说:“一步错,步步歪”天经地义!招鬼容易,送鬼难(你送不出去)!

女娲用招妖幡把狐狸招来之后,就给人间定了一个规矩:在人的环境中,恶人必招妖怪。

恶人招妖怪、鬼上人身,从而加害于人。当罪大恶极,十恶不赦,朝代就完结。所以那鬼厉害呀!

今传旨:令贵妃用铜斗一只,内放炭火烧红,如不肯招,炮烙姜后二手。十指连心,痛不可当,不愁他不承认!”

铜斗,中间是空的。

妲己下手:一,剜姜后的眼。二,烫她的手,因为十指连心——掏人心窝。这是兽、这是妖、这是魔对付人的手段,营造恐惧,窃取人的本质(人的眼睛就是人的心灵)来显示人的珍贵,也显示出妖魔鬼怪的邪恶。

纣王曰:“据黄妃所言,姜后全无此事;今又用此惨刑,屈勘中宫,恐百官他议。剜目己错,岂可再乎?”妲己曰:“陛下差矣!事到如此,势成骑虎,宁可屈勘姜后,陛下不可得罪于天下诸侯、合朝文武。”

这个时候纣王已经知道姜皇后应该没有生事,但他把她做(酷刑)成那样……这就是命运啦!人战胜不了鬼!你也可以把它理解成:这就是当初习近平转变的过程。他一开始不是这样,后来,走成这样。

纣王出乎无奈,只得传旨:“如再不认,用炮烙二手,毋得衔情掩讳!”

黄妃听得此言,魂不附体。上辇回宫,来看姜后──可怜身倒尘埃,血染衣襟,情景惨不忍见。放声大哭曰:“我的贤德娘娘!你前身作何恶孽,得罪于天地,遭此横刑!”

这里面都带着相生相克、报应的说法。在中国的传统中同样是(这样说)。

乃扶姜后而慰曰:“贤后娘娘,你认了罢!昏君意呆心毒,听信贱人之言,必欲致你死地。如你再不招,用铜斗炮烙你二手。如此惨恶,我何忍见。”

兽的邪恶、纣王昏君、作为第三者的黄贵妃无力而为、姜皇后的人性清白珍贵——一出戏中四种人的处境,在人间必必皆是,而且他们不会吸取历史的教训。

姜后血泪染面,大哭曰:“我生前罪深孽重,一死何辞!只是你替我作个证盟,就死瞑日!”言未了,只见奉御官将铜斗烧红,传旨曰:“如姜后不认,即烙其二手!”

姜后心如铁石,意似坚钢,岂肯认此诬陷屈情。奉御官不由分说,将铜斗放在姜后两手,只烙的筋断皮焦,骨枯烟臭。十指连心,可怜昏死在地。后人观此,不胜伤感。

有诗叹曰:

铜斗烧红烈焰生,宫人此际下无情。
可怜一片忠贞意,化作空流日夜鸣!

当大家看到香港的事情时,你要知道,人面对的就是妖怪。共产党是妖怪,才会这么做,人不会这么做的。

宫中之人(差人)完全是冷默的、完全僵尸一般地去做(施酷刑)。所以,在中共的体制中,那些差人同样是僵尸一般。这是人生之悲剧——那时就这样,现在同样是这样。

黄妃看见这等光景,兔死狐悲,心如刀绞,意似油煎,痛哭一场,上辇回宫,进宫见纣王。黄妃含泪奏曰:“惨刑酷法,严审数番,并无行刺真情。只怕奸臣内外相通,做害中宫,事机有变,其祸不小。”

纣王听言,大惊曰:“此事皆美人教朕传旨勘问,事既如此,奈何奈何!”妲己跪而奏曰:“陛下不必忧虑。刺客姜环现在,传旨著威武大将军晁田、晁雷,押解姜环进西宫,二人对面执问,难道姜后还有推托?此回必定招认。”纣王曰:“此事甚善。”传旨:“宣押刺客对审。”黄妃回宫。不题。

在中共的体制中,太多是以这种方式展现于人间。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邪的。他只管他的目的,从来不管事情的真相。屈打成招,展现的是羡慕、妒忌、恨——生命的邪恶。根本不是说要把什么事情做成,或者做不成。

话言晁田、晁雷押刺客姜环进西宫对词。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