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追踪】微信被禁 中共会缺氧而亡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8日讯】大家好,我是尉然。今天节目中,要跟大家聊的话题是,美国禁了微信,不是禁了华人的生命线,而是禁了中共的生命线。

微信到底如何审查用户内容的?

8月6日,美国总统川普刚刚签署了2项行政命令,45天后禁止美国任何人或企业与微信及其母公司腾讯进行任何交易。白宫说了,“美国必须积极采取针对微信所有权人的行动,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随后,大陆媒体立即曝出消息,腾讯市值蒸发3200亿(人民币)。

美国说中共政府通过微信进行监控、审查内容、控制海外华人、让他们守纪律,确实如此,微信就是这么干的,其实也都不是秘密。

这些年来,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Citizenlab)就曾多次发表过研究报告。在去年的研究报告中,对微信聊天功能中的图片审查是这么描述的:“在图片发表后,微信会审查图片是否包含敏感关键字,以及图片是否与黑名单画面类似。如果是,图片会被屏蔽,但发图者以及海外账户仍可见到该图片。”

今年5月,这家公民实验室在最新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微信国际账号之间的通讯也会被监控,含有政治敏感内容的文档和图像会被添加到针对中国大陆账号的审查列表中。这表示,即使中国大陆以外的用户,也会因为政治敏感内容被微信监控,而且这些敏感内容反过来在大陆用户中也会被审查,也就是把国外信息屏蔽在中共的国门之外。用微信的中国人,以为沟通到了墙外的世界,其实还是在墙内打转。

用微信的朋友,可能都有这样的体验,就是为了怕给国内的亲朋好友找麻烦,什么所谓的敏感词都不敢说,确实想说点什么,都得用暗语沟通。

就是这样一款不受信任的应用程序,在发消息、通讯之外,还被大面积用在购物、结账、处理金融业务上。

大家都知道,在大陆,像Line、WhatsAPP、Facebook 和Twitter等都不让用,而且,像是Skype和Viber,在使用上也被中共故意的制造了很多不便。

微信号称在全球有十亿用户,当然,主要的用户都在中国大陆,因为别的通讯软件都被迫消失了,只有微信是被允许使用的,是被党批准使用的。

于是,腾讯公司旗下的微信就必然的、成功地扎根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几乎综合了生活中的各种功能,用它联络、用它工作、用它支付、用它刷健康码、用它取钱……所以,“微信”看似非常自然的成为了中国民众唯一的权威社交媒体。

微信成为中共的监控工具

腾讯公司必须听党的话,才能让微信成为中国全民普及的应用程序,那微信怎么可能不成为中共的监控工具呢?

一位在大陆从事网络安全监察的人士尤先生说,凡是在国外打开了市场、有一定的影响力的国产社交平台,都要和中共公安部的网监部门有严格的协议,而且要主动的接受公安部门的常驻网络技术管理。双方的特殊配合是根据中共《国家安全法》规定的企业义务。他说,对公安部来说,互联网平台也是特种行业,开发应用软件上市要颁发特种行业许可,特种行业许可对企业来说起到两个方面的作用,一是接受公安部的技术管理监察,到海外的应用接受安全情报部门的技术指导,二就是对企业的好处是可以在市场上垄断。

微信多功能的应用,让中国人被绑定,这种对微信的依赖,也正好被中共政府大加利用。也因此,中共的审查机构和宣传机构一起炮制了党需要的各类舆论宣传,有人将之形容为一套由暴力支撑的“非暴力”惩罚措施。

最让大家记住的,武汉疫情中的吹哨者李文亮医生,因在微信发出了政府不想让普通民众知道的秘密,被派出所约谈后被迫写保证。事后,人们说要追究派出所和政府等的责任,但没人提要追究微信的责任。

最近呢,6月份的时候,安徽省一位叫张志祥的男子不服上诉,原因是他之前因为在微信中因维权一事发布了“文明社会,暴政的共匪不会长期存在”,被当地公安局行政扣留5天,走投无路的张志祥在上诉中不得不脑洞大开,说“共匪”不是说中共,是说美国共和党。当然,上诉因与事实不符被驳回。只是,由此可见,微信在中共钳制言论、监督民众中,多么的有力。

即使不被请去派出所或公安局,微信也会有另外的方式让人害怕。它会跳出让人心惊的警告,临时限制登录。

对于习惯和依赖微信的民众来说,突然被停用微信,而且朋友圈的用户还都知道你是被封杀的,这时候,效果就出来了,一是畏惧、二是孤单,从此以后,可能不得不小心说话、小心发图,当知道自己是被网警随时盯着时,或者还可能早就上了当地派出所的黑名单,那么,只要还想在中国社会好好过下去,自我审查就成了每天的功课了。

微信就是一道无形墙 把使用的人圈在中共的势力范围内

在微信的层层过滤、层层限制之下,人的思想、人的言行也进而被限制,使用微信的人会自动规避个人思想,以符合共产党的需要,长此以往,这个渗透了生活中方方面面的软件,成为了一个整形机构,和洗脑神器,它能把一个人塑造成自觉按中共模式思考的人。

可能很多朋友知道,柏拉图在《理想国》里,记录了苏格拉底讲述的一个著名比喻,叫“洞穴之影”。我简单覆述一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找来看。书中,苏格拉底描述了一个洞穴,里面有一些终生被关押在那里的囚犯。他们被捆绑着,只能朝前看到洞穴的墙壁,而无法回头看。他们不知道背后洞穴有一个出口,同时,他们也见不到其他囚犯,唯一能看到的是他们面对的、被身后燃烧的火炬照亮的墙壁,以及在墙上的光影。洞穴内同火炬之间,有人来回穿梭,搬运著不同的物品。这些搬运者或是相互交谈,或是保持沉默。由于囚犯一直面对洞穴墙壁,错误地以为那些来回穿梭的影子会说话。墙上演绎的事情,对他们来说都是真相。

苏格拉底在描述这个状态后问他的学生格劳(Glaukon),如果给一名囚犯松绑,让他站起来,并能看到一切真相,能否想像这时会发生什么?回答是:这个人在洞穴出口处,可能会在强光刺激下感到痛苦,产生错乱。相比于一直熟悉的光影,他可能会认为获得自由后所看到的东西不是现实的。因此,他可能希望重新返回自己习惯的位置。而不去会相信一个善意解放他的人阐述的真相和好意。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共的社会就颇为类似这个“洞穴之影”。在一个由中共给予真相和信息的社会,人们对自己的政府当然也会做出与“洞穴”外的人不同的评价。 人们已经习惯于中共让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信息,对之或沉默、或辩护,提问和反驳者甚少。

这种“软暴力”造成的自我审查,不但对微信的中国用户管用,对海外的用户也管用。虽然生活在民主国家、自由世界,但用了一款不民主、不自由的中共软件,也不得不学会自我审查,也自觉地配合中共对墙内民众的要求。回避党不喜欢的内容与敏感词,讲不被屏蔽的话,发不被屏蔽的图,久而久之,这种自我审查成了思维方式的一部分。说白了,跑再远,也没出中共的手掌心。

使用微信 海外华人的个人信息都泄露给中共

很多朋友都说,微信是中共的大外宣工具,只可以为党涂脂抹粉;微信是监控海外华人的工具。使用微信,海外华人的个人信息都被泄露给中共。而禁止微信,中共就成了瞎子聋子。

现在微信上都是什么呢?有网友说,除了晒晒吃喝摆拍,没人敢讲点有内容的真话,几年前有些微信的小号还散播一些心灵鸡汤,这几年小号们也都是怎么迎合党就怎么发帖,否则就会被404。

有了这种自我审查,十亿使用微信的民众,生命的内容,思想的呈现,每天就仅存在玩乐吃喝的物质之中了,你不能畅谈你对各类政策、职能部门、社会事件的任何个人看法,不然,很可能就被请喝茶,或到派出所写悔过书。

也有人说,川普的行政令是说在45天后,禁止美国人或企业用微信与腾讯公司进行交易活动。但“交易活动”指什么,45天后会出台。并认为,美国不可能禁用微信,禁用微信是与美国第一修正法里的言论自由是相冲突的。

事实上,很多华人虽然人在美国,为了大陆亲朋好友的安全,在使用微信时也都在自动禁言,自我屏蔽。微信已经严重干涉了美国人的言论自由了。美国禁了微信,恰恰是在保证美国的言论自由。

中共一直都在利用民主来打击民主,按理说,中共禁了脸书,推特等等那么多全球通用的软件,美国还只是出于安全的考量禁个微信而已。

就在前几天,大陆“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曾因统计大陆维权事件而被中共当局判刑4年,刚刚获释一个多月的他,几天前再次被遵义的警方传唤警告,理由是“翻墙上推特”。在墙国,翻墙是一种特权,而不是人权,只有胡锡进和赵立坚等人拥有。

如果更多的国家联合起来,都禁用微信、抖音等应用程序,不知中共挺得住吗?要怎么说服民众毫无怨言地呆在墙国,任凭摆布呢?禁了微信,会不会成为一个打破中共言论枷锁的加速器呢?

微信就像是中共伸出来吸附人的一个触角,不断地麻醉着人、改变着人,让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党认可的人,禁了微信,就斩断了中共吸附人的触角。有人说,微信是中国人相互交流的生命线,禁微信相当于禁了中国人的生命线,其实还不是,禁了微信其实是禁了中共的生命线。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欢迎您订阅和传播我们的频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见。

(责任编辑:李锐)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