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国家的敌人想要我们沉默

Jeff Minick撰文/原泉编译

“‘闭嘴’,他解释道。”“‘Shut up’ , he explained.”

美国体育新闻记者,幽默作家林‧拉德纳(Ring Lardner)的小说《年轻的移民》(The Young Immigrunts)中的这四个字的句子,对我而言,是所有文学作品中最搞笑的一句话。它独树一帜,本身就是喜剧,让我每每想起都会心一笑。

在2020年的夏天,“‘闭嘴’,他解释道”,有了一个全新的、更刻毒的含义,它是那些试图颠覆我们的文化、宪法以及雕像的人的哲学的一个简单总结。

随着理性和辩论被排除在公共广场之外,我们正目睹著美国历史上对言论自由的最恶毒和危险的攻击,包括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在内战期间关闭反对派报纸、伍德罗‧威尔逊 (Woodrow Wilson)逮捕和监禁反对美国参加一战的人。

借助于社交媒体,在有偏见的媒体的帮助下,左派日以继夜地努力让所有不同意他们激进想法的人闭嘴。

网络暴徒

如果你在社交媒体上出格,就有可能被“人肉”或被封杀。“人肉”意味着有人会调查你,寻找关于你的负面资讯,比如你在博客上10年前的贴子、你17岁时在脸书上发表的言论、你在推特上发出的笑话,然后通过社交媒体广为传播他们的发现,以此羞辱你。你名誉扫地,尽管道歉了,但还是会被一些人,包括那些你认为是朋友的人所回避,而且可能会面临失业的危险。

“封杀”或“封杀文化”发生在公众人物或公司越过左派的界线时,因为他们的评论而受到恐吓或抵制。顺便说一句,这条界线总是在改变。

《哈利波特》一书的作者罗琳(J.K.Rowling)在推特上留言,讽刺“来月经的人”的新闻标题,她用“女性才来月经”作为回复,许多人包括她的粉丝猛烈抨击她,认为她仇视变性人。

在戈雅食品公司(Goya Foods)首席执行官罗伯特‧乌纳努埃(Robert Unaunue)称赞唐纳德‧川普总统之后,愤怒的暴民呼吁抵制戈雅食品,这是一种封杀文化的抗议活动,结果适得其反,因为乌纳努埃的支持者发起了“买戈雅”运动,超市货架上的戈雅食品被一扫而空。

一再继续下去,“闭嘴”,他们解释道。

虚假信息和欺骗

“第四权力(媒体)”经常充当民主党的喉舌,而不是作为自由和独立的实体报导事实和真相。例如,在过去四年中,各大电视网对川普总统的负面报导从未低于90%。由于这种和其它有偏见的报导,绝大多数美国人不再相信主流媒体。

公众与新闻界的关系,让人想起苏联的一个老笑话。

“一个小学生在作文本上写道:‘我的猫刚生了七只小猫,它们都是共产党人。’接下来的一周,他写道,‘我的猫有七只小猫,它们都是资本家。’当老师提醒他,一周前他说小猫是共产党员时,男孩回答说,‘他们现在睁开了双眼。’”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对媒体睁开了双眼。

压制真相

新闻媒体的记者,特别是电视记者,也可以通过他们不报导(事件)而蒙蔽观众。

例如,他们对美国的中共病毒(疫情)情有独钟,却忽略了告诉我们中国和伊朗等地病毒的爆发病例,忽略了中共正在进行的军事集结,也忽略了香港持续不断的政治斗争。如果不是还有一些新闻机构,我们将很少听到这些(事件)和其它重大(事件的)发展。

当美国人不能相信媒体时,真相就会消失。在Gen LaGreca关于新闻和政治的优秀小说《真相》(Just The Truth)中,一名记者对电视观众说:“新闻是暴政的解药。没有它,我们珍视的自由将消亡。”

现在这么多的新闻机构都未能起到解药的作用,社交媒体的暴徒们在叫嚣著暴力,我们能做些什么来维护我们的言论自由并拯救我们的文化呢?

沉默的大多数

在《联邦党人》的《沉默的大多数在文化战争中还不够好》一文中,艾米莉‧贾辛斯基(Emily Jashinsky)谈到了影响我们今天文化的恐惧,她写道:“这就是左派如何通过恐吓使人们保持沉默,以占领我们的文化。”

禁止言论自由是一种屡试不爽的有效策略,德国纳粹、俄罗斯、中国、朝鲜和其它国家的共产党人都曾采用过。通过任何必要的手段让对手闭嘴,制造恐惧,你就赢了。

贾辛斯基接着提醒我们反击那些让我们感到恐惧、剥夺我们权利的人的重要性:

“尽你所能阻止它。我们的沉默是文化战争中这些小战役失利的原因。不要让左派吓得我们将削减警察的预算经费、给挣扎中的孩子开激素处方、视拉什莫尔山和国歌为白人至上主义的象征,让被剪接的喜剧、虚假的历史、不可能的言论限制等正常化。

“即使是在看似微不足道的问题上,也要有勇气和智慧大声说出自己的想法,这将传递这样一个信息:理性的人们不同意无理的要求——那些让决策者们和他们狂热的公关专业人士无法抗拒的要求。”

打破沉默

正如贾辛斯基告诉我们的那样,我们可以通过理性的抗议来对抗封杀机器。然后,她列举了几个具体的例子,说明企业和大学校园里的人们应如何有效地应对社交媒体上的暴民。

对于我们其他人,这里有一些额外的建议。如果我们看主流电视新闻,应该带着偏见去看。

当有朋友或熟人称某政客为种族主义者,而我们不同意时,可以悄悄地要求他们提供支持他们指控的证据。

当年轻人鼓吹社会主义时,问他们一百个问题,以发现他们相信什么和为什么相信。这些问题,合理不带敌意地提出来,可能会使他们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

如果你是一所压制言论自由的大学的毕业生,请停止向他们捐款。相反,把钱捐给促进所有人的自由的大学和机构。

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了解并珍惜我们的第一修正案权利:“国会不得制定关于建立宗教或禁止自由行使宗教权利的法律;不得剥夺言论自由或新闻自由;不得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以申冤的权利。”

我们应该研究这45个单词。更好的是,我们应该记住它们。他们是美国文化和自由的核心。

让我们拒绝成为沉默的多数,因为这正是这个国家的敌人想要我们做的——沉默。

原文:Silent No More: Our Culture, the Left, and the Rest of U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杰夫‧米尼克(Jeff Minick)育有4个孩子、多名孙辈, 20年来,他在北卡罗莱纳州阿什维尔(Asheville)为在家学习的学生教授历史、文学与拉丁语,现居维吉尼亚州Front Royal生活和写作。请访问JeffMinick.com关注他的博客。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