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吕南:港人展现骨气 鼓舞英对中共强硬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4日讯】近来英国与香港关系再次成为国际焦点。“港版国安法”实施后,英国一连串的政策变化,对中共态度从软弱趋于强硬。英国华人工党联合创办人吴吕南博士(Dr Stephen Ng MBE)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英国对华政策急剧变化,香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过去一年香港人展现的骨气,努力抗争,用行动坚守普世价值,为了正义、为了民主的坚持,引发全世界的波澜。”

“(英国对华政策)由渐变到突变,香港人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吴吕南土生土长于香港,毕业于香港大学中文系,目前定居英国伦敦,他铭记香港给予的生命养分,“香港给了我半生的恩惠”。

从雨伞运动到反送中抗争,吴吕南屡次集结千人游行到英国首相府、国会广场,大声疾呼,声援港人。也透过华人工党、“香港观察”(Hong Kong Watch),与执政的保守党,在野的工党、民主党、民主联盟党、绿党等等,维系友好关系,“我们做了很多游说工作,背后下了功夫。”吴吕南说。

不过,吴吕南表示,过往英国标榜“务实外交,有生意做是最重要的”,再加上英国主流人士与政治人物遭到中共收买与渗透,情况严重,对中共的态度始终暧昧。直到中共瞒报疫情导致全球大流行,再加上“港版国安法”施行后,中共将警队暴力、国安由地下变成公开的运作;另设国安法的专属法院,凌驾于一切,“将香港法院以及香港的司法制度都完全凌驾了。这个意味着法治已死”。

“可以说是掩耳盗铃,凌驾原有的所有架构,将过去不合理的事将它正面化成为另一个机制。”吴吕南说,“现在香港人争取的已经不是一个政治哲学、政治理念或者一个国家机构的机制怎么做,而是一个文明与野蛮的分别。”

“外国政府看到香港的前途,已经走到终极的位置,它肯定要做一些事。所以现在英国政府这么决绝、这么强烈出来发声。”他说,归根结底最重要的是香港人面对残暴展现的“骨气”,“如果没香港的数百万人在过去一年努力的抗争,是不会造成全世界这个波澜的。”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20日、21日访问英国,联英对抗中共的意味浓厚。到访前,首相约翰逊宣布禁止华为5G,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港译蓝韬文)也宣布无限期中止和香港的引渡条约,并对香港实施武器禁运。而今年1月,英国不顾美国总统川普的不满,宣布允许华为参与英国5G移动网络建设。

蓬佩奥此行也与英国20位跨党派、对中共态度强硬的“鹰派”议员会面,吴吕南说:“这个制裁或下一步的策略的连续性和持续性,大家的底牌都慢慢揭出来。香港9月份立法会选举成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

他表示,目前英国各党派已达成共识,制裁香港官员的名单也呼之欲出,“首先有林郑月娥,接着有梁振英,再下来已经有一个小的名单。”

吴吕南与林郑先后毕业于香港大学,林郑外派至英国任经贸主任期间,吴吕南与林郑夫妇有短暂接触。他形容当时的林郑“做官非常勤快,是非常好的”,林郑的丈夫林兆波“是一个很平实的学者、好人”。

然而岁月荏苒,今日的林郑选择成为中共残暴集团的一员,吴吕南唏嘘不已,“人的得失,给你作为特首,你以后个人家庭生活、怎么度过余生?怎么面对这个世界和周围的朋友?”

“你的儿子怎么结交朋友?怎样工作?怎么再继续生活下去呢?”他质问林郑口说香港年轻人“太政治化、政治不正确”,那么她是否应该让在英美求学、持英国护照的两个儿子,回大湾区服务?为“祖国”服务?“到底是谁更加政治不正确?更加的口是心非呢?”

“(林郑)可以说上了一艘贼船,去不到彼岸。想跳船,也不可以。只能是骑虎难下,已经上船了,再回头,已是百年身。”吴吕南说,林郑不仅得面对英政府的制裁,剑桥学院也正考虑褫夺她的院士名衔,“‘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因果报应是必然的。”

过去一年,香港无数年轻人遭到港府抓捕、虐打、性侵、被自杀、被失踪,吴吕南痛心疾首,“打到皮开骨折,女性受到非礼,受到强奸,受到种种的折磨,不人道的待遇。我们感到非常之心痛。”人在伦敦,夜里听着收音机、上网,香港捎来的消息,令他彻夜难眠。

“煲汤都煲糊了、上街忘记带钥匙,已经成为生活常态。我们的心是非常的关注,非常的痛心。”吴吕南藉受访之机,对在抗争中失去生命的香港人,表达沉痛的哀悼之意,“同时对那些受到牵连株连的、正受折磨的和在监狱中的抗争者给予更崇高的敬意,你们一定要撑下去。”

吴吕南博士(Dr Stephen Ng MBE)是英国两大执政党之一的工党华人组织——华人工党的联合创办人,并于2012年获授英女王MBE员佐勋章。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难民时代在港成长 不忘香港恩惠

记者:先和观众介绍一下你自己和香港之间的情缘?

吴吕南:我是一个很平凡的人。我父母1949年前后在中国广东南海来到香港。50年代初期,我出生在香港石硖尾,很出名的木屋区,六村。1953年圣诞节,大火全部烧了六村,不幸中的大幸,我们成为火浴中的凤凰。当时政府在原地起了一些平房屋,我们是入住第一期像H型的7层楼的旧式的徙置大厦,环境非常狭窄,但已经非常幸运,可以健康成长,可以有瓦遮头,在当时难民的世代,是非常重要的。

在香港一直有机会读书,进到大学,出来工作,香港给了我半生的恩惠。前半生在香港土生土长,后半生来到英国,可以说是一个英国人,余生可以说是一个地球人。但是对香港念念不忘,是自己的本土。带着感恩的心情,希望可以在英国为香港做一些回馈。和很多人的经历是一模一样的,都是做一个“漂”,好似不断转移的,一个移民的世代。

港人骨气引起波澜 英对华政策急转

记者:最近英国和香港关系再次成为焦点。中共《港版国安法》之后,英国做了一连串的政策的变化。

吴吕南:英国对华政策是近几个星期才有特别急速的发展,比美国和澳洲要慢一点。停止引渡条约,美国和澳洲已经实行了英国才实行;还有武器禁运,是一部分的武器禁运;还没有出最重的手。美国也都是没有出(最重的手)。其实也要看地域环境,政治的角力,要怎么去做。

在英国来说,一向都是说“务实外交”,有生意做是最重要的。中共夺权后,英国承认中国,一直有生意来往,现在揭发出来,像是和48家集团的勾结,或者和英国上议院、国会议员,种种的被收买,都被暴露了出来。今年年初才说给予华为有限度地参与英国5G的计划。这个政策的变化是很急促、急剧的。

在过去一年,在雨伞运动,甚至是反送中,我们都有很多游行、很多示威,很多像香港BNO平权的组织来到英国,我们有几千人参与,去英国首相府门前、国会广场前面,大声疾呼,引吭高歌,但是主流媒体的报导是很少的,主流媒体真的是不理我们、不做事的。

我们透过华人工党、“香港观察”(Hong Kong Watch),和不同的政党、执政的保守党、在野的工党,甚至在野的自由民主党、民主联盟党、绿党等等,都保持着非常的关系,做了很多游说工作,背后下了功夫。投票的国会的议员,如果没有他的投票,就做不了政策。

当然因为中国“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的影响,种种的一波又一波真假的情报,隐瞒的报导。直到香港国安法给全世界认清了香港,中国真正共产主义的手段和欺骗,譬如对澳洲的欺凌,对英国的恐吓。它对英国是看不上眼的,例如驻英大使刘晓明多番恐吓,“假如你要做什么,你小心点吧,你做这些事就小心吧!”它觉得英国欠了中国很多东西,因为有很多投资在里面。

香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导火线。归根结底最重要就是香港人有骨气,如果没香港的两三百万人在过去的一年努力的抗争,用种种的行动展现了为了普世价值、为了正义、为了民主的坚持,是不会造成全世界这个波澜的。

当然这是由渐变到突变,香港人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千万不要小看自己。

我也借此这个机会为香港过去一年,例如梁凌杰、陈彦霖、周梓乐,甚至很多浮尸、跳楼、失踪的,很多兄弟或者抗争者被警察逮捕,打到皮开骨折,女性受到非礼,受到强奸,受到种种的折磨,不人道的待遇,我们感到非常之心痛。虽然我们在海外,我们一样睡不着觉,晚晚听着收音机,上网看着。煲汤都煲糊了、上街忘记带钥匙,这已经成为常态。我们的心是非常的关注,非常的痛心。为了这些失去生命的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我们非常哀痛,希望藉这个机会表达沉痛的哀悼。同时对那些受到牵连株连的,正在受折磨的和在监狱中的示威抗争者给予更崇高的敬意,你们一定要撑下去。

国安法毁《中英联合声明》 将地下变地面运作

吴吕南:再回到刚才谈到的政策,现在华为被禁止了。最重要的变化,就是海外国民护照BNO的变化,虽然回归23年了,一直来说它(英国)都是很不明确的,非常之暧昧。基于《中英联合声明》,英国不会再干涉香港的主权,但会关注香港的长远发展。基于《中英联合声明》50年不变,现在触犯了底线。国安法可以说是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将《中英联合声明》摧毁了,将一国两制摧毁了。

香港有特种的国安部队,已经成为第二个地位。是一个警队暴力,国安由地下变成公开的运作。已经撕破了,变成一个统治的机器。另外有一个特别的国安法的法院,凌驾于一切,不能保释,金钱随便使用,没有陪审团,没有上诉机制,又可以秘密审讯的,甚至可以送中。这将香港法院以及香港的司法制度都完全凌驾了。这个意味着法治已死。

现在香港人争取的已经不是一个政治哲学、政治理念或者一个国家机构的机制怎么做,而是一个文明与野蛮的分别。以前不管如何从一个文明的角度,可以有商量,可以有谈有讲,可以相互让步、相互理解从而达成一个和谐共存上进的社会。现在讲一党专政,以人为事,自己说了算,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完全不讲道理、不讲法制。拿张白纸上街都可以抓,看你不顺眼就可以抓到一边,设封锁线,这边封,那边封,让人走不了,瓮中捉鳖,这完全不合理。有人上街看见一个女警摔倒笑了笑,一个男警察就把那个人拖出去打一顿,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非常之不合理、不合情,所以香港人反对是很自然的,现在共产党在香港的做法,可以说是民心尽失,共产党想在香港实施它们的“鸿图大计”其实是很难很难的。

外国政府看到香港的前途,已经走到终极的位置,它肯定要做一些事。所以现在英国政府这么强烈出来发声,给拥有海外国民护照的人,给350万这类人有居留权,我觉得相对来讲是一个非常慷概的移民计划,我们最担心的是那些年轻的或者一些没有护照的人。

蓬佩奥访英见鹰派 制裁港官名单呼之欲出

吴吕南:英国突然间成为一个焦点,蓬佩奥来英国,会见了一些比较鹰派的国会议员,而我们知道,这个制裁或下一步的策略的连续性和持续性,大家的底牌都慢慢揭出来。香港9月份立法会选举成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立法会的选举,(中共)一定会利用各种手段破坏,但我想全世界都在关注著。

有些评论者都说中国的策略可以变来变去,打不过你或者国安法通过了可以第二天就突然取消,全部归零。但就算它真的突然间用一个政治手段撤销国安法,但香港人会信吗?明智的香港人,经历了世界这么多事件的香港人。我们看到乌坎村事件,开始给你民选,后来全部抓起来,现在(镇压)乌坎村的书记突然来做香港的村书记,它说想撤回,都是假的,都是两面刀、两面手。

根本上人们对这个政权完全失望,走到这几步可以说是历劫难返。我预料(英国)执政党里有一些议员已经说要制裁压制维吾尔族的官员,香港的高官也已经有名单了,工党、自由民主党里也有一个共识,彼此各方面的党派有一个共识,制裁名单已经呼之欲出。有的人(被)点出名字,首先有林郑月娥,接着有梁振英,再下来已经有一个小的名单。林郑月娥是一定走不掉,肯定是第一个了,接下来看剑桥学院给她的名誉院士衔,之前香港有一帮朋友、学生、新选的区议员要求剑桥学院褫夺她的院士衔,剑桥学院现在宣布说会考虑褫夺她的院士名衔。名誉的名衔给不给你不重要,但是对林郑、对香港特首来说这是非常大的一种羞辱,又收回就证明你的地位是不得人心、不得民心,所以制裁名单肯定是有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因果报应是必然的。

与林郑识于微时 亲共后性格大变

记者:你毕业于香港大学,林郑月娥是你的师妹,你们之间认识?她来英国,你与她一起唱过歌?有什么话想对林郑讲?

吴吕南:其实大学时我不认识她,有一次示威游行,我在前面拉横幅,她在我后面我也没留意,那时大家刚刚大学毕业。后来她做了特首之后,《南华早报》就拿张照片出来看,哦原来后面有一个人参加过金禧事件,然后给个评语说:何昔日之芳草兮。

我最早遇到她是因为她来了英国,做经贸办主任期间,她当时连降三级来英国做海外地方官,那时她的丈夫在剑桥大学教书,她的丈夫与我是同届毕业的,她两个儿子也是在剑桥大学读书。她最初到任的时候,林先生也与我谈了半天的话,林先生是数学专才,是一个非常平实,非常容易交谈的人,是一个很平实的学者、好人。而当林郑去英国做事,做官是非常勤快的,是非常好的,很多时候在社区活动、民娱活动都见到她。我曾经为华人社区筹款,她都赞助了300英镑给我的行动。

当时她在英国的剑桥也买了大房子,林郑说厨房要大些,退休之后可以煮东西吃,都是一般的日常活动中(交往),没有深交,我没有要和她割席的意思。现在来说她和林先生再想在剑桥携手漫步、挥挥衣袖的日子,似乎很遥远不可及了。

她说香港的年轻人“太政治化,政治不正确”,其实她自己的政治才是一个问题。她的两个儿子都是英国护照,在海外读书,剑桥、哈佛,一直在海外谋生,今后你的儿子怎么结交朋友、怎样工作、怎么再继续生活下去呢?如果要政治正确,是不是要他们回大湾区去服务,一直为“祖国”服务?说到政治不正确,到底是谁(政治)更加不正确?更加的口是心非呢?

她也是港英(时期)培养出来的政务官,她看到以前旧上司曾荫权的下场,自己都不心寒的话,她再看看她现在手下,律政司郑若骅来到英国跌倒在地之后,就想乘机隐退,但被大使馆的员工护送回中国就医,修理好之后,回到香港的第一次记者会时,蓬首垢面、面如土色。看到这些,她的心都应该冷一冷,究竟该怎么做呢?当然了,她自己这样的选择,可以说上了一艘贼船,去不到彼岸。想跳船,也不可以,只能看到现在是骑虎难下,已经上船了,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人的得失,给你作为特首,你以后个人家庭生活,怎么度过余生?怎么面对这个世界和周围的朋友?你在香港,够胆量自己出门只是找个女佣陪你上街,喝杯奶茶吃个蛋挞,你看有什么后果?你自己去坐地铁,看看有什么后果?这种自我捆绑。她上电视讲话,很多时候是板著面孔,已经没有昔日的光彩与自信。

我们同样出生和环境,当然我没有她那么能干考第一,我的家庭会比她家庭穷一些,但对于香港,她不懂感恩,而是造成香港这么乱,最重要的是,连累这么多人受到折磨,受到灾难,死亡、受伤,不计其数,和现在有上万人被捕,千人被抓,这上万人全部生活不方便,未来会有隐忧,不知道未来是否会被清算、被排斥,这是非常大的恐怖、恐惧。这个很痛心,只能说是情何以堪呢?

想对年轻人说:良心做事 自助助人

记者:怎么看香港的前景?有什么话想对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说?

吴吕南:我自己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好多事情要做的话,是靠你的地缘,靠你的人脉,靠你的良心去做的,这个很重要。

新闻自由、媒体自由是最重要,如果没有了这个自由,有很多通讯很多资讯(的流通)都做不到。所以网台、个人的报纸、平台各方面,要尽量去支撑他们,支撑文化界、出版界、拍电影、出画集或者文化活动,这些都是非常需要得到资助和关注的。

在年轻人方面,要照顾那些已经入狱的,或者正在限期受审的,他们的心理健康,有些人有家庭生活的问题,很多人逃离出来的这一年中没有吃没有住,可否尽量去支持他们。

另外一些不得不走,离开对于他们是一个更好的选择的话,可以透过家长制,这个方法越低调、越小圈子越好。很多善心的家长,已经收容了一些年轻人,并争取政治庇护。(这部分年轻人)心理质素(方面)的准备是很重要的。

有些年轻人来到外国,不知道该怎样做,不知道面对将来的前景如何,非常徬徨。有些人来到海外的海关之后,因为种种原因被遣返,或者自己自愿被遣返,因为得不到适当的辅导和适当的支援。他们离开香港之前,要和他们说得很清楚,政治庇护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做法。在落地之后肯定有十个八个小时接受盘问、询问等等好多程序,一定要耐心等待,要做好(思想)准备。同时要将自己的物品一些证据,要将这些记录在案,交给律师或者可信任的朋友,或者预先寄给海外,委托给别人。因为这些证据是非常重要的,对你如何申请居留、政治庇护等等,是需要有佐证的。特别是你受到过威吓、跟踪,受到(警察)上门搜查,或者受到种种不合理的对待,全部记录在案,一定要做证据做实质的支持,这很重要。

我所接触过的年轻人来到这里,下飞机就已经睡着了,因为在香港他们根本睡不了觉,思觉失调(精神错乱),情绪是非常紧张。很多年轻人就像一块海绵,已经被榨干,来到这里要给他们很多水分,很多空间让他们好好休息。希望各位可以支持他们的家长,这是最可信的方法,因为钱就是直接用在他们的身上,给他们有机会受教育,有机会读书。无论怎样,想到海外读书的,或者要留学的,都要尽快将钱支援他们,读中学或者大学都好,读不同的课程的,都给予他们进修的机会。

至于是否在海外,一旦离开了就再也回不去香港,这是后话。假如你是香港人,有香港的文化使命,有香港的普世价值,到全世界作为国际人,都是一个香港人的心灵世界感情。

对于必须出来的年轻人,能走一个就一个,能帮一个就帮一个。加拿大、美国、澳洲比较宽松,而在欧洲国家,德国、英国,相对来说是严谨的。各有因缘,各有造化,能够走出来的话,以香港人的坚毅,抱着谦逊的心态出来看世面,一定可以冲开一片天地。主要是自助助人,天无绝人之路。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