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南海硝烟起 美或石油禁运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7日讯】近日美中关系再度紧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中共在南海大部分海域的扩张性海事主张“完全不合法”。此外,国际媒体曝光中共与伊朗签订秘密协议,以投资4000亿美元换取伊朗的石油供应。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目前火药味浓的南海将是美中对抗的新焦点,他预料美国将以禁运石油的方式制裁中共,“石油禁运打击了中共,也打击了伊朗,又可以制裁(中共)南海的军事设备。”

人在美国首府华盛顿的香港实业家袁弓夷表示,已获知讯息,由于美国财政部长姆钦(Steven Mnuchin)持反对态度,美国将不会对香港施以金融制裁。

“因为美国的金融体系,是全世界都享用的一个系统,一旦有什么破坏,会影响到整个美国,也将影响将来全世界金融的稳定性。”暂且排除了金融制裁,袁弓夷认为,目前美国强硬反击中共对南海的主权扩张,而近日中共被爆与伊朗秘密签订石油合约,他预料美国对中共施以禁运石油制裁的可能性很大。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13日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指,中共对南海区域的主权声索已经过度,许多国际公认的领海以外的主权声索,都是非法的。与此同时《纽约时报》披露,中共与伊朗签署为期25年的合作协议,以在伊朗投资4000亿美元,换取伊朗优惠的石油提供。而这已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石油实施的全球禁运。

倘若美国采取禁运石油制裁,他说,如此既打击了中共,也打击了伊朗,“美国可以达到很多目的,如果可以清除(中共)在南沙的军事设备,那整个南海就可以变回一个公海,作为航运的公海。”

他预估,中共的石油储备约一个月左右。“如果禁运石油成功的话,有机会禁止两三个月,它(中共)就要跪下了,那做什么事都可以谈判了。”“当然我是乐观一些,希望同时可以搞定香港的事情。”袁弓夷说。

而近日中共为反击美国制裁中共迫害新疆人权的四名官员,宣称要制裁美国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和泰德·克鲁兹(Ted Cruz),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以及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山姆·布朗巴克(Samuel Brownback)。

“人家没有做错什么,中共是犯了罪被人惩罚,它拿几个人出来罚就说是对等。”袁弓夷说,中共无理的制裁将惹怒美国会议员,反倒帮助他推动由美国国会定性中共为犯罪集团,“我希望在7月内可以说服他们(议员),8月他们放假,希望可以启动这个事。”

而目前香港爆发第二波中共病毒疫情,袁弓夷认为,与此前北京的疫情息息相关,“香港的病毒(疫情),可以肯定是从北京传下来的,不会无缘无故发生的。”他表示,中共瞒报了北京疫情,确诊人数应该超过数万,且病毒已发生变异,传染力更强。

关于中共病毒的起源,袁弓夷谈及了一件事。去年10月,第一轮美中贸易谈判进行期间,美国准备对中国课以高关税,中共外交部长王毅曾对美方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这样下去,最终会导致潘多拉盒子打开。”

“那时还没有疫情,他已经这么说了,当时个个听到,都楞了,他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句?”疫情发生后,让人有了联想,“一进到(武汉P4实验室)大堂,有个潘多拉盒子雕塑在地上,这事件非常有问题,非常有问题。”

除了隐而未报的疫情,中国大陆27省遭遇水灾,南京水位已经破了历史高位,人民生命财产遭受威胁,袁弓夷说,对中共而言,“真是雪上加霜,内忧外患”。外国对中国经济封锁,“使得工厂都关闭了,失业情况是一塌糊涂,现在农业产品也种不了,这样被水淹后,工厂、农业、养猪的,全部没了。”

而雨量最丰沛的7月底将至,接近溃堤边缘的三峡大坝能否承受?一场大灾难似乎正在酝酿。袁弓夷说:“如果再下去真是‘天灭中共’。”而洪水退去后,往往是另一场灾难的开始,“疾病就开始来了,夏天的病菌,下水道那些不干净的,病菌都被水冲上来了。”

以下是两集《珍言真语》访谈内容。

川普说服不了白宫财长 暂不肯货币制裁

记者:美国制裁了四名新疆官员之后,中共外交部宣布对美国四个议员包括美国机构进行了制裁。怎么看双方之间的交锋?

袁弓夷:实际上是三个议员,一个是国务院的官员,那三个议员: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和泰德·克鲁兹(Ted Cruz),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我都认识,都与他们交谈过的。国务院那个相当于副部长一样,就是外交部副部长,宗教自由大使山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我来到美国后第一个就是与他交谈。中共所说的对等,当然不是对等了,人家没有做错什么,中共是犯了罪被人惩罚,它拿几个人出来罚就说是对等。

不过这事对我来说是有利的,为什么呢?议员是很少被人制裁的,它(中共)制裁了这三个议员,整个议会肯定会生气的。你无缘无故制裁我们议员,我们是代表人民的,你制裁我就等于制裁我背后的人们,就是主人了,那肯定会生气的。我就是想议员通过决议,定性中共是犯罪集团,那就给了机会他们议员泄愤,就变成对我的这个工作就非常顺利,我希望在7月内可以说服他们,8月他们放假,希望可以启动这个事。

有一个比较不好的消息,白宫已经争执了一个月了,班农跟我说,川普下不了手,说金融制裁,也就是货币制裁。他怕伦敦与香港的股市会倒,这样华尔街的人就会找他算账。白宫的财长姆钦(Steven Mnuchin)就是华尔街出来的,他与华尔街的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就是与大陆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反对,但没有人能与他辩驳,没什么人懂金融这方面的。这次美国疫情,在国会上谈到可以拿到6万亿美金回来救灾,所以也是功不可没,如果他不做事没人可以做的了。

你(川普)要制裁银行、制裁货币,一定要经过他那个(财政)部门,他那个部门要与你顶着,除非把他炒了,但是如果炒了他,川普那里也不行,因为美国的疫情又开始了,又要向国会拿多点钱,也就是要印多点钞票出来,每次都要找他的,他就找国会讲,钱是国会控制的,他能说服国会,也能说服川普,所以这次金融货币制裁就不会发生了,这是今天传出来的消息。

我们也在研究他的问题,那怎么办呢?川普不做事民望会下降得很快,所以他也在想怎么去做。当然武汉那件事的证据一直在提升,这次闫博士她出来讲了之后,接着还有另外一个证人,他们会爆一些料出来,还有动作这样会把温度升高。

中共与伊朗私签石油合同 违反国际规定

《纽约时报》有一个很大的新闻,说中国和伊朗有个4000亿美金的合同,主要是中国购买伊朗的石油,伊朗有很多石油,中国主要提供武器和日用品。伊朗是受到联合国制裁的,提供武器(给伊朗)就是犯规了,购买伊朗的石油也是犯规的(美国对伊朗石油实施全球禁运)。所以我的看法是,美国会一步步地收紧,有可能是石油禁运。

南海火药味重 美下一步或禁运石油

中国现在超过一半的石油还是经过从中东过来的,从中东经过马六甲,从南海过来。我觉得禁运的可能性很大。石油禁运打击了中共,也打击了伊朗,又可以制裁(中共)南海的军事设备,所以有几个方面都是有用的。如果禁运石油的话,第一,打击伊朗,打击中共,又可以借此机会逼迫中共放弃和撤走在南海的军事设备,在南沙那边。当然我是乐观一些,我希望同时可以搞定香港的事情。南海最容易发生事端,美国可以达到很多目的,如果可以清除在南沙的军事设备,那整个南海就可以变回一个公海,作为航运的公海。

上周中共(表现得)非常坏(衰格)的,还说要把天空纳入自己的领空。所以这样就把美国越来越推向采取禁运方式去制裁,同时在整个南海采取行动。美国有几架航空母舰都在南海驻守了,在南中国海。所以现在在那边火药味很重。我看那里是下一个焦点。

《香港自治法》出台中共必定死撑

《香港自治法》有银行的问题在里面,譬如在香港制裁20个官员,他们的银行户口要怎么办呢?中共肯定是要死撑的,不让那些银行关闭,譬如林郑月娥的户口,中共肯定是说不准许关闭,那银行就很难办,到底关还是不关,关的话就得罪中共,不关的话就被美国制裁。这个问题会发生很大的矛盾,我只是拿林郑月娥作为例子,还有很多人,每个人都涉及不同的银行。所以金融这些方面,也不可以完全怪财长,因为美国的金融体系,是全世界都享用的一个系统,一旦有什么破坏,三长两短的话,会影响到整个美国,美国绝对是(全球)金融(支柱),所有金融的框架都是她支撑著,一旦有什么伤害,就会影响美国的信誉,影响将来全世界金融的稳定性。

记者:禁运石油对中共的影响有多大?

袁弓夷:哦,这个很厉害的,看看历史,当年德国希特勒为什么去打仗?他没有油,德国是没有油的,只有煤。那日本也是,当日美国也是制裁它,也是禁运,不运油给它,那它没有办法就去炸珍珠港,炸完珍珠港,去侵略印尼。因为打仗需要能源。

中国的石油的储备是差不多一个月左右。那如果砍了,它自己的油、加上俄罗斯那边的油,都不够一半,还有一大半都是由中东那边进来的,如果真的是封了的话,日本、台湾、韩国都要靠那些油路去,美国可以供,太平洋那边一路供过来,也包括台湾,所以那边是没有问题。反而中共担心。

国内两间公司,一间叫神话,是上市公司,一间叫做兖煤,几间上市公司,澳洲也上市,到处都上市的,两间公司是专门做煤钻油的,被禁运的时候,它有准备的,这些肯定给军用的了,做出来给军队用,不会给普通的车,所以中共这件事是致命的,捱到一个月就很惨了,迫着要打仗的了。

上海帮掌香港拥财力 习收不回来

记者:石油是江派控制的企业,跟江家很大密切关系?

袁弓夷:炒股票、炒指数、炒油全部都是这帮人来的,这帮人赚了很多钱,江派当权,由1989年开始,江泽民开始当权,当然那时开始时没有这么大权力,邓小平死了之后,他就大权在手,他周围的人得益了,贪官那帮权贵,就由江家支持,那帮人全部跟江家有关系,江家、曾家、朱家、黄家全部跟着,这边老的还有邓家,全部都是这帮人,最厉害就是上海帮这班人。

袁弓夷:炒得最厉害,又会炒,他那帮人在外国,在美国,全部在投行、交易所做习惯了,上海那班人,它不是金融中心,但是他会炒,那班是炒家来的,赚很多钱的。

记者:江家在香港的利益是不是很大?

袁弓夷:当然是了,整个广东、香港都是江家的,现在习近平才开始派人回来,国安法才开始派人进来,但是他自己又没有人,因为会讲广东话的那些跟习没有关系的,习的那些(人马)不会讲广东话,所以现在又迫着国安找广东人下来。

实际习近平想经过香港,拿回整个金融的权,因为金融的权,就在上海帮手里。大陆的信用卡,或者现在香港用的信用卡很多用银联的,银联是所有钱币的交换中心,银行与银行,和所有卡,和现在手机支付,那个中心就在上海,就在上海银联,上海控制着,股票市场也在上海,什么证监、保险监什么都在上海。

所以他(习)现在没有控制到那里,个个以为习近平很大权,他不是很大权,现在那些老人在迫他了,他又迫他们把钱拿回来。总之,一塌糊涂,共产党内部斗争严重到不得了,从来没有好过,但是现在是非常激烈,因为现在是斗钱。军队他(习)拿到了,公安也拿到了,武警算是搞定了,现在就是金融这关,他不惜搞坏经济,都要抢回金融的权。

记者:如果这次美国对石油禁运的话,对江家的影响是最大?

袁弓夷:不是,江家赚够钱的了,随时拍拍屁股走人了,它知道习近平长期都要拿回这个权,但我看不见共产党会维持这么久。因为这个斗争都要一、两年的,要两、三年的,你要拿回这个权,但它能不能维持到这么久,真成问题。

现在看样子,每件事都很大,没有一件事是好的,这段时间更坏,因为跟印度吵架,那个亚洲基本建设银行,金砖银行全部倒闭,印度一退出全部倒闭,所以阿习真是一事无成,样样事最后都是烂尾。

袁弓夷:我的看法是如果真是禁运石油成功的话,有机会禁止两三个月,它(中共)就要跪下了,那做什么事都可以谈判了,那美国就不客气了,城下之盟。我觉得石油这一招可能性很大,这是很厉害的啊,都是逼你跪下。美国有几招的,这是其中一招逼你跪下,它封锁马六甲,再封波斯湾。

暴雨再不停 “天灭中共”至

记者:中国现在27省水灾,南京水位已经破了历史高位,香港开始爆疫情,万人上去大陆避疫情。怎样看南方水灾到香港又爆疫情,中国是不是安全呢?

袁弓夷:现在水灾还没有到最高点,7月底下雨是最多的,这件事很厉害。那天我有听大纪元评论员石山说,这么大量的水重量是很厉害的,想想现在从头到尾水浸是我们看到表面,这是重量,这么大量水的重量压到地球的壳上面,这样就产生地震,这是很合理是科学。水很重,以前只是三峡上边储水已经够重了,所以汶川地震到底是不是它造成的呢?现在都没有人敢说,汶川那个时候就是它的上游,现在这水还要重,比那个时候重几倍,下游也重上游也重,这样压在哪里实在肯定有问题的,上游也压着因为有个坝,下游也是那么多水,所以我看真是不是这么简单,如果再下去真是天灭中共。雨这样下这样下真是“天时”。

“打开潘多拉盒子” 王毅意有所指?

袁弓夷:疫情也是很大事,林晓旭博士是病毒专家,他说这种病毒已经变异了,比开始的时候强最少几十倍,传染力很强。不只香港这么严重,美国都很严重,他都不知道怎么办,现在突然之间又说有第二波,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东西(病菌)被中共放出来。王毅(中共外交部长),去年大概10月份,(中共)被美国贸易协议压得很厉害的时候,他曾经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这样下去,最终会导致潘多拉盒子打开”。那时还没有疫情,他已经这么说了,当时个个听到,都楞了,他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句。武汉P4实验室一进门口大堂的地上,雕刻了一个潘多拉的盒子,不是开玩笑,就说明,这件事是有问题的,是故意的。因为那时贸易协议时,川普加税加到他们(中共)都没了办法,唯有用这个(病毒)反击。

现在有很多人都说,这个病毒是故意放出来的。但是不是故意要把武汉伤得那么严重呢?那就难说了,但是,(中共)一直都有这个计划。这个病毒一定是他们那个实验室传出来的。建这个实验室,用了500亿人民币,楼上是民用,楼下是军用的,估计是楼下泄漏出来的。楼上是石正丽。

去年10月刚刚泄露时,石正丽恰巧去了上海,她一听到泄漏消息,她马上派人去查是不是自己实验室泄露?发现不是自己(实验室)泄漏出来的,那就是楼下(军用)泄漏出来的。这个病毒原本给军队用的。这个实验室原来法国人的设计是给一个实验室用的,(中共)暗地里楼下军用,楼上民用商用,但一进到大堂,有个潘多拉盒子雕塑在地上,立在大堂,这事件非常有问题,非常有问题。

冲高GDP 中国各地争盖P4实验室

袁弓夷:闫丽梦博士,实际讲了很多的东西,但美国政府不想让事情一次性地爆出来,这次只是说出了时间。她想讲出去,但别人不让她说,她又想讲出去,别人还是不让她说,几次了。10月底她已经获得疫情的相关信息了,她在香港大学,她知道这事一定要向世卫组织报告,她的上司是斯里兰卡籍的,也不让她爆料,她老公也不让她报告,个个都不让她报。有个姓潘(潘烈文)的香港大学的,不让她讲出来,因为北京方面不让讲出去。这属欺骗,罪过很大的。到了1月22日封城,再到2月才公布这(病毒)会人传人的,这是非常严重的大事。这时候,全世界才知道是会人传人的,2月份,世卫才讲出来,还表扬了大陆,说大陆防疫做得好,搞得个个都不怕。闫博士基本上是讲了他们(中共)隐瞒,故意隐瞒,就是欺骗。隐瞒和欺骗是不同的,直接就说他们在欺骗,她还爆了许多料,直接说病毒是他们(中共)制造出来的。

记者:现在港大的声明说,它没有在这段时间进行她所说的病毒研究,否认了她在那个12月份到1月进行人传人的研究。您怎么解读?

袁弓夷:中共教他(港大)说的,他们全部都知道,武汉实验室用了500亿人民币建立的,是为了什么?做了什么出来?按照道理说,应该制造一些疫苗出来,为了人类好的话,但疫苗是看不到,却搞了这个事情出来,就是做了(生化)武器,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就是因为要做(生化)武器,所以这么明显。

现在一共有40间P3、P4实验室在全中国,以前都没有这么多,现在拚命建了很多,因为国家出钱,这根本就是武器。而且宁波都在搞,我的亲戚在宁波和我说,以前宁波都没有的,但现在宁波都建立了P4实验室,因为国家付钱,一间实验室就需要500亿,所以那些(地方)政府一定争取去建,建成之后就有钱花,经济就可以搞好,GDP就会高,就是这样的,到现在中共还是死性不改。

北京爆疫情 香港与美国受波及

记者:现在香港都爆发疫情,大陆的疫情的情况是怎样呢?

袁弓夷:北京的情况,和香港情况一模一样,北京的疫情是前几个星期爆发的,中共就掩盖了,说得很少,说只有几百个个案,实际上是几万的,超过1万的。就是从那里带给香港第二轮的疫情爆发,而且也带给美国第二轮的爆发,实际上这个时间是差不多一样的,基本上是在大陆先发生,接着就到了香港,香港和美国差不多是同一期间。实际上这有两个可能,一个是病毒自己变异了之后有人带了出来,就是传染,这个传染性是很强的;另外的可能性,如果我是美国总统,我会怀疑是不是中共种下的病毒,不管是否这样,我都会有这样的怀疑,我要防备要保护我的人民。所以我当面和美国政府的官员说,你一定要怀疑它(中共)的,这是我们中国人所说的,要防备它,“防人之心不可无”,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保护你的人民。应该要有一套预防的措施,不论要用多少钱。

在香港的病毒(疫情),可以肯定是从北京传下来的,不会无缘无故发生的,这个世界的事情不会无故发生的,肯定是北京间接间接地传下来,就是从大陆来的。

记者:有香港市民回去大陆(避疫),去到深圳湾,说那里更加安全。

袁弓夷:他们真是傻的,他们回来后一定要隔离的,这班人,全部都要隔离。这真是很大问题。但是这些人回家隔离,是不可靠的,随时他有可能会传给家人。我上次在酒店隔离,真是一个人都没有,这样起码不会传给家人,但是你回家隔离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很容易传开去。这个事情对香港是很麻烦的,很大顾虑。因为病毒变异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现在我估计是刚刚开始,还会有很多麻烦事,不管怎么样,这个事情太严重了,这个病毒一旦变异了,客气(保守)一点来说,厉害几十倍,不客气一点来说是几百倍。

疫情加水灾 雪上加霜 中共内忧外患

记者:所以疫情加上水灾,中共的命运会怎样?

袁弓夷:我也不想说太多,说了如果没有发生,别人会说我吹牛,不过现在(中共统治)真是雪上加霜,内忧外患。外国对它中共(的经济封锁),它现在哪里还有生意做啊?全世界都不买它的东西,没有生意啊,很惨的,工厂都关闭了,失业情况是一塌糊涂,失业才是最严重的。现在农业产品也种不了,这样被水淹后,农业全部完蛋了,今年都没有收成了,全年啊,因为在长江下游种植农业,一年不只是一季(一造),一年有时是两季、三季,种完这个,种那个,现在全都没了,一整年都没有了。食品、菜、农作物的价格贵的很。还有整个三峡的下游全是养猪的,可想而知现在的情况。还不止的,那些工厂的情况更糟糕,现在中共是保住市中心,市中心是围起来的,但是城市外围的农业和工厂是不被保护的,全被水淹了,地势很低,没有防护栏或者防水墙保护。比如武汉,市中心被政府保护起来了,但是周围的工厂、农业、养猪的,全部没了。

这一场灾害,很严重的,不是说笑的,中共政府肯定不会宣传这些的。我们的注意力是关注堤坝是否会崩溃,其实经济损失才是最严重的。

记者:可能很多地方会变成空城,如果按照这样的分析?

袁弓夷:是啊,简直就是死城了,不是空城,全部都走了,没有人留下来了。同时洪水退后,疾病就开始来了,夏天的病菌,下水道那些不干净的,病菌都被水冲上来了,鸡啊、猪啊这些动物全部被淹死了,夏天阳光一晒,那些地方是绝对不能去的,那里的人马上就要离开去北方。我前三个星期就开始劝那些人,你们要去北方住几个月,不要留在那里,不知情况会怎样(发展)。现在江西也被淹了,鄱阳的地方,接着洪水就到浙江,到浙江后就出海了,浙江那边全部都是种植农业的,再往北上就是江苏了。接下来被淹的就是江苏和浙江。很严重的。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