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习李高层在哪?与欧盟对话碰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4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6月23日,星期二。

美国科学家研究发现,北京疫情病毒株比老病毒株具有更强的传染性,感染力提高了大约9倍,容易侵入人体细胞。中共研究人员称病毒属于欧洲进化分支。但美国病毒学专家指出,中共的做法是“甩锅”。

美国昨天宣布,将把中共央视、中新社、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等4家主要中共传媒机构是为“外国使团”,限制其在美国的运作。同时联邦通信委员会也驳回了凤凰卫视旗下的“凤凰优悦电台”的跨境转播申请,勒令48小时内停止向美国转播节目。

昨天,川普签署行政令,今年年底前暂停发放临时工作签证。美国官员表示,对这些签证的限制,将为美国国内工人腾出至少50万个工作岗位。

强降雨已经造成了大陆多省高速关闭。截止昨晚,已经有重庆綦江的四万多人受灾。当局紧急转移了十多万人,分散安置了两万九千多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我们今天的话题有两个,一个是中共高层去哪了?是否逃离了北京?另一个是欧盟对中共非常罕见地提出了四大警告。

习李等高层在哪?

昨天(22日),习近平、李克强通过视频参加了中欧峰会。但是外界对他们以及其它中共常委的行踪却感到了怀疑,他们是否还在北京呢?

我们针对七大巨头的近期露面情况,逐一做一下分析。通过他们的行踪,来分析一下北京疫情情况。

北京疫爆前的6月2日,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了专家学者座谈会,并发表讲话。随后8日到10日,习在宁夏考察。就是说,习至少在6月7日已经离开了北京。

随后6月11日北京爆发疫情,直到昨天,习只参加了2次视频会议。除了昨天的中欧峰会,还有17日的中非抗议视频峰会,当时王沪宁在场。

但这两次视频露面,都不是公开露面。至于其它关于习的报导,基本是通电话、贺信、签发命令或者书面致辞等等。

而李克强在这段期间,实际只有1次公开露面,就是6月15日,在北京出席第127届广交会“云开幕”仪式,这是仅有的1次公众露面。

至于央视报导,李在6月17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央视并没有会场画面,只有文字。不排除会议是以视频形式召开的。昨天(22日),李克强参加中欧峰会,也是视频会晤。

而在北京疫情爆发前的6月上旬,李克强1日、2日在山东考察。随后4日主持召开的疫情工作会议,央视也没有画面,只有文字,很可能也是视频会议。当晚的全球疫苗峰会,李也是通过视频参加。

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又是只有文字。1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会晤,同样是视频。

栗战书在19日到21日连续四天,主持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但他不讲话,而且戴着口罩。

而疫情爆发之前,他只有2次露面,分别是1日和9日,主持人大常委会第58和59次委员长会议。

汪洋昨天(22日)参加了政协第十二次会议开幕会。19日在北京主持政协第37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两次会议,汪洋都在不讲话时戴口罩。然后就是6月8日到12日,汪洋在新疆调研。

疫情爆发之前,汪洋在北京有2次露面,分别6月5日和8日主持政协的2个会议。

至于被称为“三朝帝师”,也有称“国妖”的王沪宁,他的露面很少。除了那次陪习近平参加中非抗疫视频峰会,还有就是6月4日参加李克强主持的疫情工作会。

赵乐际,整个6月几乎没什么行动,像是蛰伏了。

韩正只是在6月12日主持了第24届冬奥会工作领导小组全体会议,然后也没有了声息。疫情爆发前,5月31日到6月2日,他曾在湖南调研。3日说是在北京会见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但央视只有文字,没有画面。

北京疫情爆发后 七大巨头公开活动很少

从中共官媒的报导,可以看出,北京疫情爆发之后,这七大巨头的公开活动很少。那么现在其实也应该可以做出一个判断了。

时事评论员钟原在大纪元撰文表示,习近平很可能不在北京,李克强很可能也不在北京。因为参加视频会议,根本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栗战书和汪洋也可能不在北京,但人大、政协开会,他们不得不临时戴口罩到场。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现在可能都不在北京。

就是说,中共七大巨头,可能都已经离开了北京,到外面去躲避瘟疫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个别回到北京亮个相。

钟原表示,中共高层目前所在的具体地点无法而知,或许在北京附近的某个地方,或许分散在其它各地。但当局显然不敢公布,否则老百姓就会炸锅,中共内部更会暗流涌动,北京街头大批武警、警察,就可以证明这类担忧。

如果真的是七大巨头倾巢而出,那么现在的北京就在唱“空城计”。所以,可能北京当局更希望疫情尽早过去,因为长时间“流亡在外”,纸包不住火,早晚露馅。一旦被对立面了解情况,说不定就是一次成功的政变。是不是这样,我们一起静静地观察。

习李欧盟对话碰壁?获四大警告

再来说说昨天的中欧视频峰会。习李和欧盟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举行了视频会议,双方没有联合声明。

从种种消息来看,欧盟方面这次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把这几年在不同场合所表达的对中共的不满,一次性地都说了出来。两大巨头乘兴而来,想与欧盟达成一些成果,欧盟却提出四大警告,败兴而归。

“死结”无解,各说各话

会议后,米歇尔和冯德莱恩一同召开新闻发布会。米歇尔表示,与中方讨论了当前疫情、经贸关系和香港等多个话题。他透露,欧方就港版国安法表达了“深切担忧”,要求中方切实保障香港的自由与自治。

冯德莱恩则表示,双方在贸易、环境和人权等议题“亟需前进的机会”。她说人权话题“不可妥协”。她明确告诉习近平,港版国安法将对香港有“非常负面的后果”。

在贸易问题上,欧盟强调了公平市场准入、杜绝强制技术转让、阻止产能过剩等问题的重要性。但却“没有取得进展”。

而中共央视报导,中方重点强调了“合作”。李克强表示,中欧“互为全面战略伙伴,双方合作远大于竞争,共识远多于分歧”。

中共看重的中欧峰会,却看不出实质内容,可能意味着会谈并不愉快。中共的一贯做法是:只要对方有实质性的批评,就转而宣传双方的合作。

但不管中方如何掩饰,还是有消息透露,欧盟把几年来在不同场合对中共的不满和批评,一股脑儿地都说了出来。颇有竹筒倒豆子的感觉。

其实在中欧峰会前,有欧盟高官已经表示:中欧之间是“体制性竞争对手”。

体制性竞争,就是意识形态的根本性对立,是自由民主与暴政极权之间无法调和。也就是说,欧盟与中共之间有着无法解开的“死结”。就在这个背景下,中欧进行了视频对话。

可以想见,再怎么求同存异,矛盾也是非常鲜明。而且从欧盟透露的情况来看,双方的会晤不仅不愉快,而且可能还比较尴尬。

总的说,欧盟对中共提出了四大警告。

警告之一:中欧贸易和投资仍然不平衡

米歇尔会后表示,要重新平衡双方经贸关系,许多领域都需要取得进展。他列举了一系列悬而未决的问题,包括市场准入、政府补贴、强制技术转让、监管问题和世贸组织改革等等。

从米歇尔罗列的内容来看,中欧贸易存在着系统性的失衡。他说“我们明确表示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冯德莱恩直言,中欧之间的“贸易和投资仍然不平衡”,“迫切需要对这些(中方)承诺采取后续行动”。

从这些说法来看,欧盟与以往相比,这次要求北京做出改变的态度变得强硬了不少。直接向北京发出了警告,贸易失衡问题必须解决。虽然欧盟方面没有说如果不解决贸易失衡将如何应对,但是显然欧盟的态度已经说明,不公平的情况已经忍无可忍了,甚至等同于严重犯罪。

警告之二:侵犯知识产权按“头号罪犯”处理

在一系列的贸易失衡问题中,中共侵犯欧盟的知识产权,这种情况长期存在并且相当严重。欧盟已经把中共的这种行为,当作是犯罪。

在今年1月发布的《在第三国家的保护和执行知识产权报告》中,欧盟明确指出,中共是侵犯欧盟知识产权的“头号罪犯(Top Offender)”。

在这份报告中,中共是唯一一个被标注“第一优先”首要关注的国家。其中指出,“从价值和数量方面来看,中国是把假冒和盗版商品运往欧盟的主要来源地”。在欧盟海关查获的假冒和盗版商品中,80%以上是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包括假药和玩具,对消费者造成了潜在风险。

欧盟已经把中共的这些行为列为“头号罪犯”,可以想见在未来的中欧贸易中,欧盟很可能会有打击制裁措施。

美国针对中共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已经实施了一系列的制裁措施。包括抓捕参与中共千人计划的专家学者,驱逐有间谍嫌疑的几千名由中共军方背景的留学生等等。

那么欧盟未来会采取什么行动呢?欧盟没有说明。但既然将中共列为头号罪犯,并且直面“头号罪犯”的两大巨头,相信欧盟未来不会手软。

警告之三:人权问题不能忽视

人权问题是欧盟向北京发出的第三个警告。冯德莱恩说,“对欧盟来说,人权和基本自由不容谈判(non-negotiable)”。

冯德莱恩的这个说法,语气相当强硬。以往欧盟在与中共谈判时,也偶尔会提及中国的人权问题,但中共却将人权与贸易挂钩:你要谈人权,中欧贸易就会受影响。这是以往欧盟的软肋所在,时常被中共用贸易击打。

但是这次欧盟表现得不容置疑,没有商量的余地:贸易失衡不仅要改变,而且中国的人权状况也要改变。

在欧盟的声明中显示,对新疆和西藏地区的人权状况都表示了关切。这两点几乎在外界的预料之中,还有一点是出乎外界预料的,欧盟特别提到了个案。

欧盟这次提到了三个人,分别是被中共拘押的两名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以及被中共判刑的瑞典公民桂民海。

瑞典公民桂民海的问题,其实欧盟已经多次提及。但是跨国大西洋,介入到中加事务,这是十分罕见的。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今天的欧盟已经不再被利益牵绊,而对中共唯唯诺诺。今天的欧盟似乎已经敢于讲出真话,敢于对中共进行批评和据理力争。

警告之四:如果强推港版国安法,将有“严重后果”

欧盟敢讲真话,敢对中共批评,还有一点更明显的表现,就是在香港问题上,欧盟的警告可谓掷地有声。

米歇尔天和冯德莱恩告诉习近平和李克强,正在推动的港版国安法,将会危及到香港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呼吁中方履行对香港人民和国际社会做出的“高度自治和保障自由”的承诺。

有消息人士向《南华早报》透露,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在6月28日到30日加开会议,届时将就港版国安法进行表决。消息人士指出,北京当局希望尽快让港版国安法通过并生效,“它希望省下时间以作公开讨论,减少有关法律的争议”。报导还称,未来一个星期,中共将派遣官员,举行多场有关港版国安法的讨论会。

从气势汹汹的劲头和它的紧锣密鼓,促使港版国安法生效,似乎中共已经迫不及待。对此,欧盟的警告也是格外强硬,把丑话说在了前头。

冯德莱恩说,“我们想向他们传达,如果中国(中共)继续实施这项法律,将面临非常负面的后果。”她说“欧盟正在就这一主题与七国集团(G7)保持联系,我们今天对中国(中共)领导人已经明确表示了立场,并敦促他们重新考虑。”

冯德莱恩没有透露严重后果是什么,但在国际外交场合,代表欧盟27个成员国的欧盟领导人不太可能信口开河,她们讲出的每句话都是有份量的。

就是说,欧盟很可能已经提前有了预案,或者是准备磋商对中共的制裁预案。而欧盟直接对北京两大巨头警告后果严重,明显是先小人、后君子。用中共经常使用的一句话就叫做“勿谓言之不预”。

其实在上周五(19日),欧洲议会已经以565:34的压倒性票数通过决议。要求欧盟和所有成员国必须考虑,如果北京实施港版国安法,就将中共告上海牙国际法庭。

欧中关系“不进则退” 世界形成反共阵线

中共病毒疫情肆虐的情况下,现在视频峰会如同当面磋商一样。欧盟领导人直接向中共最高领导人发出四大警告,这在以往是没有的。所以,这种情况,显然北京在会前没有料到。

至于欧盟在未来采取什么样的制裁中共的措施,我们需要进一步观察。但当面提出警告,已经让北京当局看到了欧盟的变化,这一点相当值得注意。

而且欧中关系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因为意识形态上的根本性对立,“死结”无解。所以对中共来说,欧盟的变化,对中共将形成一个很大的压力。因为对欧中关系来说,就像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在这次中欧峰会之前,美方已经敦促欧盟“为民主而战”。希望美欧联合起来,对中共处理疫情的方式,以及它在军事、经济和人权等领域的咄咄逼人。

德国《明镜》周刊有一篇长篇报导,其中就这次中欧视频会议,提到了欧中关系的今后发展方向。文章表示,欧洲有关对华关系的讨论,对中共领导层来说“也许是一个警示信号”,欧盟可能将对中共采取较为强硬的路线。

文章表示,由于中共努力扩展它的势力范围,“促使世界很多国家正在形成反对中国(中共)的阵线”。同中共的争端有些事摆在明面上的,有些争端却是暗藏的。“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只是全球反击的一个开端而已”。

**********

南方大洪水,当局警示“避险”

我们把目光转到中国大陆,现在的中国大陆南北方都在遭受着考验。南方是大洪水,北方是传染力更强的中共病毒

连续多天的强降雨,是大陆的多个省份高速公路封闭了。综合陆媒报导,截止6月23日早上7时45分,受降雨影响,山西境内G59呼北高速运城段、临汾段,安徽境内S238亳州段,贵州境内S207遵义段,均发生路面积水,道路封闭。

另外,受大雾影响,山西境内G55二广高速大同段、S30孙右高速大同段、S45天黎高速大同段道路亦封闭。

重庆市昨日(22日)暴雨,导致南万高速发生塌方,行车道和超车道均被砸断。截止当日晚间8时,当地江津綦江五岔站出现洪峰水位205.92米,比保证水位200.51米还高出5.41米,超过1998年洪水水位0.37米。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还发布了1940年建站以来首个红色预警。

中共綦江区委宣传部称,截至22日晚上8时,綦江全区4万余人受灾,紧急转移10万余人,分散安置29,000余人。

网络上有很多当地民众拍摄的影片,显示綦江等多个区域被严重淹水,公路被淹,铁轨冲断,大量江水持续灌进内街,部分地方更出现山泥倾泻。最贴近綦江旁边的滨江路淹到了一层楼高,而且水位在持续上涨。

中央气象台周一(22日)晚上6时发布“地质灾害气象风险预警”,预计长江下游部分地区周一至周二(22日至23日)局部地区暴雨。目前重庆綦江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已发布城区防汛二级预警并启动二级应急响应。

中共水利部预警,包括上游四川省的阿坝及甘孜州、以及重庆等地,将迎来汛情,重庆的洪水警告更已升高至红色。

四川阿坝水资局已经明确警告民众逃命避险。警示中强调,“沿岸相关单位及社会公众加强防范,及时避险”。

北京“社区传播”出现?

昨天(22日)下午,北京疾控中心通报,新增的12例确诊感染中共病毒的患者当中,有多名患者并没有新发地市场的直接接触史,也不是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这个发现,很可能意味着北京疫情的社区传播开始了。这是一个很让人挠头的事情。

据通报,6月21日北京海淀区田村路街道新增确诊了两名患者,是一对夫妻。他们的活动轨迹中,都没有与新发地市场的接触史。怀疑他们受传染的途径,可能是6月12日女方曾到过永定路70号院。这个小区此前曾出现确诊病例。

另外,海淀区八里庄一名32岁的确诊男子和丰台区长辛店街道一名39岁的确诊女子,他们近期的活动轨迹也都与新发地没有关系。但这两人先后到过凯德MALL大峡谷店,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同一感染源。

传染力增9倍,甩锅欧洲?

6月18日,中共突然公布了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称这些样本带有D614G突变,认为是欧洲D614G毒株的分支,而且病毒的感染能力明显提高。

自从今年1月初,中共关闭发表中共病毒基因排序的上海实验室后,中共现在的做法相当令人怀疑。

美国陆军病毒学专家、微生物学博士林晓旭对大纪元“珍言真语”表示,中共的做法是在甩锅。林晓旭表示,从1月份以后,中共就不鼓励中国的防疫部门或研究机构进行测序。所以国际基因库里的测序数据很少有中国方面的,也就是说,无法得知2、3月份中共病毒在中国大陆的变化情况。而现在突然公布这个数据,向欧洲甩锅的意图相当明显。

林晓旭同时指出,从美欧其它方面的数据来看,这个病毒确实有可能已经突变了。

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中心(Scripps ResearchInstitute)病毒学家崔慧云(Hyeryun Choe,音译)的团队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发布文章表示,D614G的突变,会让病毒的棘状蛋白(spike protein)增加,并使蛋白更加稳定,更容易侵入人体细胞;S蛋白出现D614G突变的假病毒感染能力提高约9倍。

所以希望北京及周边地区的朋友,多注意自我防护。在社区传播有可能出现、并且病毒传染性更强的情况下,尽量减少出门的次数,从理论上减少与病毒接触的机会。

成都沈阳“巨响”

南方洪水、北方瘟疫,已经让人们时时感到恐慌了。而今天在成都和沈阳这两个南北城市发生的不明原因的巨响,也让人心惊肉跳。

今天中午大陆微博有很多成都、沈阳网民发贴文说听到巨响。

四川成都发生巨响的时间大约是在今天上午10时50分左右。在成都的金牛区、郫县、温江、彭州和都江堰,都有网民听到巨大的声响。

辽宁沈阳发生巨响时间大约是在上午11时40分左右。沈阳网民纷纷表示,一声巨响,楼都晃了。不过辽宁地震局官方微博马上发消息,澄清不是因为地震,消防局也没有接到任何有关爆炸的报警。《辽沈晚报》也在微博中报导了出现巨响的消息。

有网友表示,“辽沈晚报公众号也发了,但说了半天只说不是地震,其它啥也没说,最后还是不知道因为什么。”

也有网友说,“上课的时候突然一声响,还以为是在爆破。”“中午出去取快递正好听到,真是吓一激灵。”

“每次看到说哪哪巨响,也没有个官方解释,还以为要世界末日了。”“两个地方,不约而同的巨响,又没有安全事故发生,我只能弱弱地猜测一下:莫非成飞和沈飞同时搞大事情?”

这个网友的留言,与另一位网友的留言几乎形成了默契。另一位网友说,“一个歼20的老家,一个FC31的老家。”这是指,中共隐身战斗机歼20在成都,第二种隐身战斗机FC31在沈阳。

今年已经过去了将近半年的时间,这6个月,中国百姓的日子非常难熬。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能会引起紧张。

说真的,中国民众被反反复复地折腾够呛了,再也禁不起折腾了。但是昨天我们就说了一句,只要中共一天不解体,它就一天不会消停。只要它存在 ,它就要折腾。而现在就是它的折腾,招来的天怒人怨。

很多海外华人都在使用微信、微博,当然,大家想了解国内动态,愿望是好的。但是有两个问题,我们之前就说过,中共让人们看到的消息都是它反复过滤筛选的。而且只要注册了它的账号,那么就会被中共监控。大纪元得到多份中共内部文件,显示中共每天都在监控民众的网络言论,特别是新浪微博。

在会员区,我们就来说说,中共是怎么监控人们的微博帖子的。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