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瑞士:被染红的欧洲乐园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2日讯】中共病毒扩散全球,各国开始重新审视与中共的关系。作为中立国的瑞士,在此次疫情中,也备受重创,这是什么原因呢? 今天, 我们从政治、经济、文化三个方面,来看瑞士与中共的关系。

瑞士是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依国际汇率计算,是世界第19大经济体。

中共篡政后,1950年1月17日,瑞士承认中共政权,9月14日,成为最早与中共建交的西方国家之一,并在三天后与台湾断交。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两国高层互访、经贸合作、各个领域交流不断增多。

不过,1999年的一次外交事件,显示两国因为价值理念不同,平稳关系出现危机。

1999年3月25日,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访问瑞士,当地藏人示威者举著“自由西藏”的标语,呼喊口号。

这场面让江泽民感到震惊和恼怒,对瑞士官员发泄不满。

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但是你失去了一个中国的朋友。”

据报,瑞士总统露特·德莱富斯曾多次试图平息江泽民的怒气。但当她在国宴上,提出中国人权问题时,江泽民表现失态,几乎要离开宴会现场。

此后,每次中共官员到访,瑞士警方都严禁任何抗议者出现。这表明,瑞士逐渐在向利益屈服,向人权恶棍低头。

2017年,习近平访问瑞士。瑞士警方要求西藏示威者在习近平抵达伯尔尼之前,可以进行两个小时抗议,但在这两小时中警方逮捕了30多名示威者。

抗议者担心,瑞士为了与中共政府做生意,出卖本国公民的基本权利。

西藏青年协会发言人 米玛达杰:“作为瑞士公民,我们真的很担心我们的政府,我们自己的政府会如何对待我们,不允许我们进行示威活动,并且与中共这样的独裁政府做生意。”

1974年12月,瑞士与中共签订《瑞中贸易协定》,1979年,给予中国普惠制待遇。2013年7月,两国签订《瑞中自由贸易协定》,是第一个与中方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欧洲大陆国家。

近30年,双方签署的协定和协议多达几十个。

现在,中国已成为瑞士的第三大贸易伙伴、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2019年4月,瑞士与中共政府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成为继意大利、卢森堡之后,第三个加入“一带一路”的西欧国家。

据报,中共高官在瑞士有五千个银行账户。瑞士媒体报导,中共多名高官在瑞士和列支敦士登设有私人银行。外界认为,瑞士已成为中共高官转移资金的天堂。

据报,全球最大的瑞士银行机构——瑞银集团,持有中国海康威视的股份。

而中共国企海康威视,因生产视频监控设备,涉嫌迫害人权,去年10月,被美国商务部列入黑名单。

瑞士两大通信运营商:瑞士电信和Sunrise,都和华为携手,建立5G网络。

华为在瑞士分公司,选址首都伯尔尼近郊克尼茨,距离瑞士电信总部伊蒂根,仅有“一墙之隔”。而瑞士电信的固定网络,至今仍依赖华为的组件。

而华为被国际社会广泛认定有中共军方背景,威胁国家安全。

中共还通过并购瑞士公司,获取其知名品牌和技术,却禁止外国商人或机构并购中国的公司。

争议最大的是,2016年中国化工集团以430亿美元,收购了巴塞尔的农业化工和种子行业巨头先正达。

更为严重的是,2006年以来,尽管多位证人爆光了中国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黑幕,瑞士两大医药公司仍然为了巨额利益,为中共的器官移植提供技术和医药支持。

2015年3月,世界著名的医药保健集团诺华制药,在杭州召开的器官移植高峰论坛上,正式启动一个诺华支持的、培养器官移植专业团队项目。

2010年,世界经济论坛两家非政府组织,将瑞士罗氏制药集团评为年度“最可耻企业”,因为罗氏公司多年来,把抑制身体产生排斥移植器官反应的药物卖给中共。

在文化上,瑞士也成为中共渗透的对象。

1982年,瑞士苏黎世与昆明建立友好城市关系,目前双方已结成19对友好省州(城市)关系。

中共还在日内瓦和巴塞尔开设了两家孔子学院

孔子学院被认为是中共渗透海外高校的工具 ,用来传播和宣传中共意识形态,限制学术自由等。

中共病毒的传播,让越来越多的政府和各界反思与中共的关系。

近日,日内瓦大议会人权委员会前主席玛丽‧奎尔奥兹,致信瑞士联邦和日内瓦州议会,要求瑞士最高行政机构重新考虑瑞士与中共的关系,已经获得多位议员联署。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