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肺炎毒源甩锅穿帮的三大丑闻

中共当局自3月起开始启动大外宣,千方百计企图将中共病毒发源地指向海外。为此,大陆党媒竭力拉国外专家学者为其背书,不惜一而再再而三地用断章取义的恶劣手段歪曲篡改他们的观点,但均遭当事人揭穿,三番五次被打脸。

以下便是人所共知的三大丑闻。

1. 3月21日,《环球时报》发表了《意大利专家:中国疫情爆发前 病毒或已在意大利传播》一文,称意大利医学专家雷穆齐早前接受美国公共广播网(NPR)的采访时披露,意大利一些医生告诉他:“在(去年)12月甚至11月时就见过这种奇怪的肺炎,非常严重,特别是在老年人中。这意味着在我们知道中国疫情爆发之前,病毒就已经至少在意大利的伦巴第北部地区传播了。”

实际上,雷穆齐接受NPR采访时,是在解释为什么疫情会让意大利措手不及。他提到了意大利去年11月至12月之间曾出现过一些临床症状与中共肺炎相似的病例。他的原话是“在我们知道中国疫情爆发之前,病毒可能就已经至少在意大利的伦巴第北部地区传播了,我们不可能与不知道的东西抗争。”言下之意是暗示中共官方可能隐瞒了疫情多时,导致最早可能11月疫情就已在人们不知道的情况下从中国传播到了意大利,导致意大利在疫情突然大规模爆发时措手不及。

为此,大陆媒体“界面新闻”曾通过邮件就上述相关说法采访了雷穆齐。雷穆齐随即做出正面回应称,“无论如何,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该病毒(按目前证据已知)首先在武汉出现,它在中国为公众所知以前,可能已经传播了一段时间。遗传学证实了这一点。正如《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论文《在德国发生的无症状感染者引起的2019-nCoV传播》中所提到的那样,病毒是经由一名与中国人有过接触的德国人来到意大利的。”

意大利精英报《页报》(Il Foglio )3月24日在头版刊发了对雷穆齐的专访。在这篇题为“病毒文宣战”的报导中,雷穆齐强调,针对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基因研究已经表明,“(这种)病毒发源于中国,这是毫无疑问的”。

雷穆齐更明确表示,中共官媒为了对内、对外的政治宣传,用误导、影射的方式对他之前说过的一些话断章取义,试图引导公众误认为疫情最早发源于意大利,“这是断章取义的恶意扭曲”,也是“政治操弄科学的最坏示范”。

2. 4月12日,大陆搜狐网刊登的《来自剑桥大学的实锤:新冠病毒确起源美国!》一文言之凿凿地说:“近日关于病毒的起源终于有了具体的说法,剑桥大学直接给出证明。关于新冠病毒溯源的研究相关人员发表了一篇论文。研究发现新冠病毒已经变异成为A、B、C三种类型。原始的A型毒株普遍存在于美国和澳洲等地区,而武汉地区出现的病毒是属于B型,这就又一次证明病毒是来自美国。”

不过打脸的是,被用以栽赃美国的那篇论文的第一作者、英国剑桥大学基因遗传学者彼得·福斯特表示,中共病毒最早肯定是在中国传播开的,而且最早的流行地点可能并不在武汉,而是比武汉更靠南的广东。

福斯特和他的同事们使用2019年12月24日至2020年3月4日期间从全球各地采样的160个完整的新冠之毒基因组数据,绘制出原始传播图,发现中共病毒通过变异产生了三个不同的变异体,分别被列为A、B和C。

研究发现,A型中共病毒最接近于在蝙蝠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即原始病毒。A型病毒虽然在武汉出现,但并不是武汉的主要病毒类型,反而是由A型病毒变异产生的B型病毒是武汉流行的主要病毒。B型病毒不仅在武汉流行,也传播到了中国其它地方和整个东亚地区。而A型病毒主要的流行地是美国和澳大利亚。在欧洲流行的C型病毒则是由B型病毒变异而来。这种类型的病毒在该研究的中国大陆的样本中未发现,但在新加坡、香港和韩国等地均有见到。

但这是否就能证明中共病毒就是源自于美国呢?

福斯特说:“我们看到的是‘奠基者效应’。1月初,我们并没有看到美国有A型,但后来我们看到了。看上去的情况是,有前往加拿大和北美的人携带了A型,通过‘奠基者效应’,它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被发现但却传开了,而且传染性很强。然后,突然间A型病毒在美国就成了主要的类型。这并不意味着因为它是美国的多数类型,所以它就是来自美国。这是一个错误的结论。”

他说:“我很确定,病毒最初传播是在中国,也可能是在中国南部。研究不能确切推断出源头所在地,但传播是很早就在中国发生了。”

3. 近日,中共机关刊物《求是》刊文,继续试图将中共病毒的源头指向中国之外。该文篡改哈佛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主任阿希什・贾哈(Ashish Jha)4月接受CNN采访时的评论称,美国需要追溯今年1月甚至2019年12月的病例,查明中共病毒最早出现在什么时候。文章企图用贾哈的话证明“最早报告病例的地方不一定就是病毒发源地”。

贾哈教授日前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从未怀疑中共病毒来源于中国。“它(中共病毒)几乎可以肯定是源自武汉。我没有任何理由去相信其它解释。”

他进一步解释说:“我当时说的是,从中国来到美国的第一例,有可能比我们之前认为的要更早,有可能是1月初就到美国了,甚至有可能是(去年)12月底……中国到美国的旅行往来很多,我们认为这种病毒可能最早在11月中旬就开始在中国传播了。所以完全有可能是11月中下旬有人乘飞机来加州、来美国,12月份我们可能就有了少量病例,尽管我怀疑可能是1月份。”

“但在我看来,起源是毫无疑问的:我所看到的一切都表明,(中共)病毒来自中国,来自武汉”。贾哈教授强调。

由这三桩丑闻可见,中共为了编谎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足见其流氓无赖的嘴脸有多恶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