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逆天酿大祸 大法慈悲唤良知

2020年5月13日,是第21个“世界法轮大法日”。这是1999年7月20日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学员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讲真相21周年纪念日。进入2020年,因中共人祸导致“中共病毒”在武汉爆发、蔓延全中国、蔓延全世界、给全球带来深重灾难之际,中共仍在迫害法轮功。

有人说,中共之亡始于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我深以为然。回首过去21年,我向中共最高层讲真相,大体经历了4个阶段:

第一阶段:1999年5月7日至2008年7月10日

1999年5月7日,我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寄给7位十五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之后,不停地讲真相,一直讲到十六届9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全国政协主席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国务院所属委、部、局、办主要领导;中共中央所属委、部、局、办主要领导,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党委书记,100个县(市)委书记,100所高校校长(院长),100家报刊杂志总编等。

其中,许多信是写给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并寄给江泽民,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等13位退休老干部。

我讲真相,全部是寄挂号信,用的是真名、真姓、真地址。为确认我寄的挂号信是否收到,我到邮局查询过900多封信,除9封信“途中丢失”外,其余全部“妥投”。2007年7月,我编辑了一本《我给胡锦涛、何勇、干以胜写信、寄信、查信的相关证据》。

在9封信“途中丢失”后,2007年3月初至4月初,我多次骑自行车到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的办公室送信。每次韩军都亲笔写了收条。这些收条都是书面文字证据。

这个阶段,我被非法剥夺工作权7年多。关于法轮功真相,我讲得清清楚楚。从江泽民到韩军,从宋平等13位老干部到时任中共党魁胡锦涛,都知道迫害法轮功是错的。但是,中共仍执意继续迫害。

第二阶段: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

这个阶段,我蒙冤坐牢5年。在彻底失去人身自由、中共专政机器随时可置我于死地的情况下,我通过写检举信、控告信、上诉状,坚持向公、检、法、司官员讲真相。

在这些检举信、控告信、上诉状中,我白纸黑字向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时任公安部长孟建柱,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的鉴定人,北京市公安局的鉴定人,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检察官陆俊钊,北京市西城区法院法官徐丽文,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所长张宝利(音),北京市前进监狱副监狱长曹利华,北京市前进监狱狱警柳刚,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社长蔡翔,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等,各索赔1000万元人民币,共计超过1亿元人民币。中共的公、检、法、司官员,从下到上,直至江泽民,没有一个官员敢说一个“不”字。

5年间,我在特殊的地方——监狱,以特殊的方式——索赔,以无权、无钱、无自由的“最弱势”,对有权、有钱、有自由的“最强势”,坚持讲清法轮功真相,证明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在犯罪。我每索赔1000万,相当敲一次警钟。一路走来,警钟长鸣。但是,迫害仍在持续。

第三阶段:2013年7月11日至2015年1月21日

这个阶段,我继续以寄挂号信的方式,向中共党魁习近平,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歧山,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时任中纪委办公厅主任刘明波,时任中纪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陈浩等,讲清法轮功真相。

这个阶段,我被迫失业1年零5个多月。习近平等都明知迫害法轮功是错的,但是,他们整天忙于从江泽民、曾庆红手中夺权,迫害法轮功的机器仍在运转。

第四阶段:2015年1月22日至2020年5月10日

2015年1月22日,我从北京飞抵美国纽约。至今5年多来,我在新唐人、大纪元、希望之声发表大量文章,坚持向习近平等讲真相。2016年,作为特邀嘉宾,我参加了新唐人电视台拍摄的访谈节目《细语人生——一个中纪委人的人生故事》(一、二、三)。

与此同时,我还通过中国大陆的朋友给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寄信。2015年5月25日,我写了《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封信——写在3000年才开一次花的优昙婆罗花在世界各地盛开之际》,6月2日,以挂号信方式,寄给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挂号凭证是:XA13747596561。

我还给中纪委副书记李书磊,中纪委秘书长杨晓超,中纪委办公厅主任李春生,中纪委法规室主任马述森、中纪委研究室主任苗庆旺等寄过信。比如,2018年8月2日,我写了致习近平的信《在伟大的法轮佛法面前必须恭恭敬敬》,寄给苗庆旺转习近平收。

但是,5年多来,习近平为了夺权、保权、保党,还在听任迫害法轮功的那架破机器继续运转。

21年来 我失去了很多

1999年7月20日,我被“隔离审查”之后,一位中纪委官员对我说,你断送了“锦绣前程”。我明白他的意思。以我现有的条件,1995年就是副处级官员,30多岁,法学博士,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领导信任、器重,如果我不在法轮功问题上向江泽民讲真话,而是顺着仕途往上走,很可能会得到提拔重用。

比如,我的同事孙立诚,原来做过中纪委常委傅杰的秘书。后来,一路被提拔重用,当过公安部监察局长,贵州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山东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山东省委常委、秘书长,现任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

21年来,我被开除党籍,辞退回家,从最高层一下子被打到最底层,之后被非法监禁5年,从最底层一下子打到“根本不把人当人看”的深牢大狱,被迫失业13年半,没有1分钱存款、股票、基金,没有房产、小轿车,经历了许多异常艰难的时刻。

21年来 我也收获了许多

千百年来,人类社会最重要的价值观就是信神,就是“真、善、忍”。21年来,在神的指引下,在“真、善、忍”的指导下,我闯过了许多生死难关,道德、境界不断升华,一次又一次见证神迹

2008年11月19日,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内的我,写了致胡锦涛的信《关于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议》,上交解国建(音)警官,矛头直指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共公、检、法、司的最高领导周永康。无论是北京市西城区法院,还是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对我的这封信,无一人敢说一个“不”字。

2010年1月,被关押在前进监狱内的我,写了致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的检举信,向前进监狱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副监狱长曹利华索赔1000万元。出乎中国大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官员、警官、检察官、法官、狱警意料之外的是,曹利华也好,整个前进监狱也好,对我的这封信,无一人敢说一个“不”字。

2015年1月22日,我从北京机场离境,飞抵美国纽约,没遇到一丝一毫的障碍。此前,我读博士时的导师、被称为“当代中国著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高放教授曾对我说:“你绝对去不了美国。”但是,高放教授认为“绝对不可能”的事变成了现实。

中共逆天酿大祸 大法慈悲唤良知

2020年,瘟疫大爆发,是中共持续作恶21年的结果。中共肯定还会继续作恶下去,直至最后灭亡。不少人从不同的角度预计:此次大瘟疫后,为淘汰中共,可能还有更凶险、更惨烈、死亡人数更多的另一场大瘟疫,将会到来。

什么是慈悲?我体会,最基本的,就是你对我好,我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还对你好;更伟大、更感天动地的,则是在中共持续迫害21年的情况下,法轮大法弟子仍无怨无恨,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福音,传给所有有缘人,在“天灭中共”的大淘汰最后到来前,救度一切可救之人。

21年来,全世界法轮功学员,本着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不信良知唤不回”的苦心,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情况下,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百遍、千遍、万遍地唤醒沉睡的良知,绝非“仁至义尽”这个词所能形容的,许多传奇故事惊天地、泣鬼神。

如今,“天灭中共”的鼓声已经敲得震天响,下一场大瘟疫不久将再临。这里,我再次奉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继续保党命不保,抓江灭共是正道;顺天而行神必助,择善而从得善报。为了国家、民族、家人和自己的未来,请选择正道善道。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