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曾助中共建武汉P4实验室 法国疫情严重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7日讯】中共肺炎横扫全球,法国疫情名列第七名,成为重灾区。美国总统川普此前表示,要彻查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是否发生泄漏,从而引发全球疫情大流行。而该实验室正是在法国帮助下建造的。

截至5月5号,法国的中共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7万例,死亡案例已破2万5千例,死亡率高达14.97%。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电视讲话中,曾多次强调法国正处于战争时期,病毒是看不见的敌人。

法国政坛也有多位重要人物确诊感染,包括内阁部长、国务秘书、国会议员、市长等。

3月,曾任三届内阁部长的政坛大佬,国会议员德维让(Patrick Devedjian),宣布确诊三天后就惊传去世,成为首位因感染中共肺炎死亡的法国政要。

《大纪元》特稿指出,这次病毒冲着共产党而来。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

法中建交50多年,虽然双方关系经历高低起伏,但如今在多个层面仍来往频繁。

这次成为全球舆论风暴眼的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当年正是在法国的全力协助下建设完成。

法国记者伊桑巴德(Antoine Izambard),曾出书《法国-中国之间的危险关系》,披露武汉P4实验室是按照法国里昂P4实验室“盒中盒”的模板帮助建设的。法国《挑战网站》刊登了有关内容。

法国在全球高危病毒研究领域处于领先地位。1999年,法国里昂设立了全欧洲规模最大的P4级别实验室。

2003年,中国科学院向法国政府请求,协助在武汉建立一所P4实验室。

这引发法国病毒专家的担心。情报部门多次向法国政府提出严正警告,他们极度怀疑中共有开发生物武器的计划。

尽管多方反对,但法国政客们还是执意前行。

在时任法国总理拉法兰(Jean-Pierre Raffarin)的支持下,法国终于在时任总统希拉克(Jacques Chirac)2004年访华期间,和中共签署了政府合作协议。希拉克是著名的亲共派。他曾呼吁欧盟解除对中共武器禁运等。

美国独立学者 戈壁东:“当时这个(法国)总理(卡泽纳夫)特别强调,我每年要出一百万欧元帮助它,我现在给它的是欧洲最好的尖端技术,它把最好的尖端技术交给了一个魔鬼,结果魔鬼就在那里生产了一个危害全世界的病毒。它在磨刀霍霍的时候,你还把你最好的技术交给它,到最后它来杀你。所以你看现在法国的感染就非常严重。”

这个合作项目,从一开始就充满了争议和疑问。

法国对外安全总局表示,武汉P4实验室工程,原定由里昂一家建筑设计所负责,但2005年中共选择武汉当地IPPR设计所负责工程,而这个设计所与中共军队下属部门有紧密联系,它们是美国中央情报部门的监控对象。

还有法国政府官员向媒体表示,中方在十多年的合作过程中多次违背承诺,例如当初承诺只在武汉修建唯一的一个实验室,但如今中方已修建了多个实验室,而且其中一些十分可疑。

虽然武汉P4实验室的诞生得益于法国技术,但最终是中共取得了实验室的控制权。

法国广播电台(Radio France)的调查报导指出,15家非常专业的法国中小型企业为建立武汉P4实验室提供了支持,但法国却逐渐被边缘化。原本计划要去武汉P4实验室工作5年的50名法国研究人员,从未启程。法国《费加罗报》将这一情况形容为“失控”。

也就是说,在武汉实验室,只有中方研究员,没有法国研究员。这违反了法中缔结合同的初衷。当初双方同意携手共抗传染病。

法方的阿兰.梅里埃,2015年放弃了负责监督该项目的联合委员会主席资格,并指称武汉P4成为“非常中国化的工具”。

而法国因为和中共还有其它谈判在进行,所以接受了这种毁约安排。他们担心停止武汉P4实验室计划,会招来中共的经济报复。

另外,当年非典(SARS)疫情后,由法国拉法兰政府资助的几个P3实验室,去向不明。中共一直拒绝清楚说明这些实验室的用途。这也让更多人担心,中共将来会用类似方式来使用P4实验室。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特别指出,那些曾参与过武汉P4实验室计划的法国高层领导,包括被称为中国“好朋友”的前总理拉法兰,和参加过剪彩仪式的前总理卡泽纳夫(Bernard Cazeneuve),目前都没有发表任何相关言论。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