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明德:危险政体投资风险高 原油宝雷曼翻版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7日讯】美国期油油价崩盘,导致大陆中国银行旗下的金融产品“原油宝”净值一夕间变为负值,投资户血本无归外,还需向中行补齐亏损。港资深银行家、时事评论员吴明德教授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原油宝雷曼债券相似之处在于,银行将高风险操作的投资产品“零售化”,卖给私人散户。而原油宝采以“层压式推销”,令心存贪念的投资户陷入高风险之中。

吴明德说,香港2008年暴发的雷曼兄弟事件与原油宝都是采“零售化”操作模式,也就是银行将高风险金融投资产品,卖给一般散户,而这在包括美、英等国家是禁售给非专业投资者的。雷曼风暴过后,香港监管机构已对此严格管控,而大陆监管宽松,于是出现了“原油宝”。

吴明德特为读者讲解何为“零售化”:一张原油期货合约计1000桶原油,若20美元╱桶,一张合约则为2万美金,价格高昂,非一般投资户所能购买。而今将其分10张出售,即2000美元可购入1/10张合约,“他们将它变成一个基金形式,名字叫‘原油宝’,让很多散户去买。”

4月22日国际原油期货跌至-37.63美元╱桶,中行原油宝客户未能被银行及时止损平仓或转仓,导致巨额亏损,据估计亏损逾300亿元人民币。吴明德说,假如投资户购入平均价20美元╱桶,即每桶损失20元外,还需补足37.63美元给中国银行,所以一来回,一桶亏损57.63美元。

“原油是一个实物,原油期货则是一张合同,就是到一个价位要定夺赚亏。”吴明德说,这对投资户来说就是一场赌博,“不懂的东西就不要去玩,这个世界不会有这么多便宜事。”而他也没料想会出现这百年一遇的事件。

不过,他也预料即使这次风波过后,在大陆的金融投资环境,“没有原油宝,可能会有黄金宝、汇丰宝、长和宝,好多宝的,任由随便它想,想些名称出来然后零售化。”而属中共国营的中国银行,即使管理不善有过失,也不会给予投资户赔偿,顶多仅是官员落马。

此外,4月20日,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调降香港信用评级从“AA”调降至“AA-”。惠誉表示,调降原因在于香港与中国在经济与政治等各方面上的联系日益增加。另外,香港反送中运动冲击了香港经济,香港政府对抗议民众的暴力镇压损害了国际社会对香港的营商环境及政治稳定的声誉。

惠誉此次下调评级后,香港的评级返至2001年的相等水平。

吴明德说,惠誉近八个月来第二次调降香港信用评级,是除了爆发金融危机、经济大危机、大衰退出现之外,很少见的现象。

“政治和经济是不离的,两者间有一个‘钩’。如果政治体制越来越危险,或者在国际投资者眼中风险越来越提高,评级自然就会低。”

他说,惠誉急速的评级调降动作正是提醒管治香港的官员,“现在香港自主的能力降低了,这是一个不良好的发展。”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墙外世界索赔 80国联军 墙内战狼撩是斗非

记者:今天的天气风雨飘渺,和香港的政治环境差不多?

吴明德:经常都会是这样的。它(中共)只是为了一个目标去做,顾著自己派系的权力不要被别人拿走,之后的东西再由它修补,一定不可以丧失它的权力。第二,自己不可以在画面消失,所以它做什么都已想好了。现在的策略就是,它预计80个联军来,那时候我(中共)已经砌好墙了,整个墙封了并且加厚了,加厚了墙让风声更不能泄露进去。

我们在外面的人自由自在,最好做些什么呢?就是做回自己行公义、好怜悯,说我们应该说的话,更希望能够传进去给人们听到什么是真消息。现在他们(中共)希望透过出口转内销,出口的那些“撩是斗非”(惹事生非)的战狼,它(中共)就不报导,但是回应战狼的话,它(中共)就报导,报导之后里面的人看见了,哇,外面的人怎么个个都那么“狼胎”(凶狠),个个都说要索赔,个个都说他们自己没有责任,那怎么行。形成了一个气氛,原来那些人又来欺负我们,为什么欺负我们中国,(妒忌)我们那么强大,所以我们要更加团结在一尊身边,共同抗敌,它就是这样。

如果想通了它这个战略,突然之间改变这么“狼胎”(凶狠),因为挑逗你们反击,然后巩固它(中共)的民族主义,说我们就像一百多年前经常被人家欺负,我们唯有集中力量,不要被人欺负,我们唯有集中在那个核心范围里面共同抗敌。

记者:你的老朋友李柱铭、黎智英、包括何俊仁都先后被搜捕,有没有去慰问他们?

吴明德:大家都是君子之交,大家共同战线都知道怎样的,不需要特别慰问。他们只不过都是行公义,有个机会在这个不同的时段继续行公义都是好事,对他们来讲也都像李柱铭先生说,他是一个释放,是站在一个年轻人的角度来看,要一些长者,有不同的年纪层去做他们适当的事,他有经历就做他们适当的事。

惠誉短期再下降香港评级 反映香港自主能力降低

记者:政治和经济紧密相关,惠誉最近再次调低香港的评级。怎么看现在政治动荡,香港经济的前景又如何?

吴明德:惠誉,这样事是很特别的。很少评级机构,上一次下降我们的评级是2019年,去年的9月6日已经下降一级了,不到8个月又再下降一级,这很少见的,除了在金融危机、经济大危机、大衰退出现之外。这个下降其实它讲得很清楚,如果我没有记错上一次惠誉是9月6日,然后跟着穆迪在今年的1月22日,它都是告诉你,因为香港的自主管治能力越来越小,加上越来越和中国融合。要融合的,评级越来越接近中共,而中共的评级在三大评级机构惠誉、穆迪、标准普尔,它们三个评级机构都给中国的评级是第5级。由最高的AAA下来,第5级的投资级别。

评级的作用是干什么?做任何一个投资,投资者平时的主业正职是做零售、做酒店、做金融、做银行,或者各行各业,没有时间看哪一家公司好,哪一家公司不好,哪个国家的评级水平去到哪里,有什么好有什么不好,它们没有时间分析的。等于你去街市买蛋,为什么有的蛋贵一些,有的蛋便宜一些,为什么有些菜便宜一些又有些菜贵一些,同一样的菜,就是它的评级,越好的东西就越贵一些,越差的就越便宜。

投资市场是相反的,信用越好,就给少一些利息;越差的东西评级越低,就要给高一些利息。所以有一个标准,而这个标准就是由这三大评级机构(评估决定),它们不是吴下阿蒙(愚蠢无知),它们集中了全世界的评级精英,经过这么多年的运作、操作和他们(评级精英)经验的累积,所以它(评级机构)有一套系统理论去评级,方便所有投资者,一眼看去这个国家它是属于什么级数,这个公司是属于什么级数,如果有这些级数就容易使投资者明白它的风险,而这个风险就反映它借贷的成本。

如果看到中国站在第5级,现在惠誉降了它一级,已经由一年前的第2级掉到现在第4级;穆廸将大约半年前的第3级降到第4级;唯独标准普尔仍然在第2级。当然香港的公司,你怎么借钱都好,你都不能超越,即是便宜过香港的主权去借钱,所以那些大公司、蓝筹公司去借钱,就看着这个评级去借钱加重它的成本。第二,就是要告诉现在那些管治香港的官员,我做这么急速的评级降级,是来反映你们现在香港在自主的能力降低了,更加要提醒香港的政府官员,这是一个不好的发展,不良好的发展。

政治体制越危险 投资风险越高

记者:这是因应香港的政治形势而做出的反应,就是国际对投资者的一个反应?

吴明德:当然是。因为政治和经济是不离的,两者间一个“钩”。如果政治体制越来越危险,或者在国际投资者眼中,风险越来越提高,自然评级就会低,这就是给一个适当的提醒,也使一些长期投资在不同国家的大公司的企业、不同国家的主权的债劵,他们都一一有自己的标准,那连锁效应就是,使国外的投资者要不就是收贵利息才肯投资你,来弥补他的风险提高;要是就到某一个阶段,完全不投资,如果你的风险高过某一个阶段,他们的基金有一些我们英文叫mandate(授权),有些和投资者那些策略有关,就是某个风险我就不再投资了,那么你就越来越少了。如果一个地方的经济实体越来越少人支持,肯拿钱来开发或者拿钱来放入经济系统里面去投资,那么你的经济就会萎缩,自然会向淡的。

记者:香港与大陆之间的紧密关系影响决策,全球都已经开始与中共之间经济脱钩,香港公司在这方面怎样去考虑呢?

吴明德:不用我们教它们,一直都在做。自从去年反送中运动令政治前景有所改变,风险越来越大,它们都一直在安排的。只不过是一个评级比较客观标准,世界上所有的投资者,就由这三个评级综合来看:原来风险越来越高呀,当然他会考虑要不要投放多一些资金在这里呢?例如一些有钱的商家,原本想放50%的钱在香港投资,可能会减少10%,就变成只得40%,跟着香港的钱越来越少的时候,经济就会收缩了。

原油宝事件是雷曼风暴翻版?

记者:近来大陆原油宝因为油价大跌,油价期货出现很大问题,甚至可能要亏到几百亿。觉得这是不是一个讯号?是不是另外一个雷曼风暴呢?

吴明德:你带出个“雷曼风暴”,它相近的地方就是:这些是一个高风险的投资产品,适合不适合卖给普通投资者、大众的投资者呢?以前香港的雷曼债券风暴,是因为他将一些高风险操作的技术那些投资产品,本来在美国、在英国都不会卖给一些私人散户,他来到香港卖给了私人散户,所以后来才有这个雷曼债券受害者的追讨,最后大部分的银行都要自己买回,将那个风险变成一个营运风险去自己承担。有一套电影叫《夺命金》,美国叫《Big Short》,是根据Michael Lewis写的书拍成电影,观众都可以参考这两部电影就知道背景了。

原油宝基金零售化 高风险如赌博

吴明德:雷曼债券那个操作他将它叫做零售化,现在那个原油也是零售化,幸好没有在香港发行。因为香港经过雷曼债券事件以后,监管机构就管得很严格,没有给它有零售化。在内地就不同了,内地那个经验、操盘的人员能力也没有那么高,同时监管也很宽松,所以就零售化了。

零售化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我们买一张合约,原油合约一张合约等于1000桶,原油1000桶是什么概念呢?一桶等于42加仑,42加仑等于159公升。一张合约是1000桶,例如一桶20元,等于2万元一张合约,很少人有钱可以投资的,所以内地那些人就说不如我们零售化了吧,一张合约两万元美金,两千元就买10分1桶,就是10分1张合约,这叫做零售化。

记者:等于集资炒期货?

吴明德:是了,他们就将它变成了一个基金的形式,名字叫原油宝,原来可以让很多散户去买。但这是第一次原油价格是负数的,那为什么会输呢?你也不见美国那些投资者会输?因为他们是做庄家的,他们做庄家,他们所有的东西,他们是知道那个风险写出来,写出来之后呢?我有一集跟你们说过:凡是沽油的都是原油生产商,就是我不知道10月油价是多少,我现在正在生产,我就把它卖出去,所以叫10月期油,但是参与多数都是用家,例如航空公司、轮船公司或者炼油厂,它要拿来用的,所以大家都不知道10月价钱怎样。但是现在开这个价钱,我就知道怎样去计算成本了,所以就买了,但如果中途没有成交怎样办呢?没有成交有时有些抄家进来承接,那些炒家承受那个风险,所以真正的用家与生产商其实例如有10个,炒家有100个最少有10倍参加,就是有9个在赌博,他们怎样赌呢?

今次的事件是,俄罗斯与沙特阿拉伯突然间在5月初要谈判,谈判那个星期,突然间两个星期前油价飙升到28元就是5月期油,之后就慢慢地降价了,一个星期后可能到20元。

我们中国人就有一个习惯“抄底”,20元抄底还有7、8天才到期,可以有得赌的,结果油价不升,20元、19元、18元、17元一直不升,那些有经验的基金经理知道:5月到期的原油,在4月21日最后限期要交割。

交割的意思就是,你那天要不我给你货,你来取,这就交割了,你给钱我;要不就是说我不取货了,但是我看好的,到时如果跌价了我就输了,你就赢了,这样就平了。如果你不是这样的话,可以有第三个途径:本来5月到期的,5月那张是4月21日到期,我可以买6月的、买7月的,这样叫做“转仓”。如果转仓的时候,你想转6月仓你就拿6月,但5月那张你要平,你要沽,如果很多人都想转去6月的话,就有很多人沽货,大家都知道供求定律,越多人沽货就将价钱越沽越低,所以在期油市场4月21日之前一个星期,很多基金经理开始,有经验那些知道不可以等到那么迟,因为到时候兵荒马乱,很多人沽货的话价钱会很低,所以在元20的时候已经转仓了。如果很多人要沽,19元、18元、17元都要转仓,转到最后两三天那些庄家,沽仓的庄家一直赚钱的,所以一直看着,看着你去到例如21日晚上纽约时间两点你就要平盘的了。这个价钱以后都没有成交了、就是那个价钱,所以他们在当天,如果我没有记错4月21日香港早上9点都是10多元的,突然到晚上10点已经只有1元了,跟着要平的话要去到负数。最后平仓价是多少,原来总共有77,000手未平仓。

77,000手未平仓乘1000桶等于7,700万桶油,7,700万桶油的概念是什么,7,700万桶油未平仓,负37.6很容易记,记负37.6要平仓,那个就是平仓价。7,700万桶油乘负37.6元,还有你成本不是1元,你可能在最高位28元一直买下来。就当你平均价是20元,一个来回你输了20还要输37.6,一共输57.6。即是57.6一桶油,一张合约,一桶油输57.6,77,000张合约乘以1000桶再乘以57.6一桶油,得出来44亿多美元,等于人民币300亿,是这样计出来。

后来被人发觉,因为市场不管你的,总之人家看到,不管谁,总之有77,000手合约在持盘,分散了的,但这分散的持盘一直不肯投降,一直是在输的。因为他一直在20元平均价买下来,现在到1元也不肯投降,去到这时投降就一定令你输,人家只是这个游戏规则,我都说凡是期货都是赌钱一样,期货不是许多人想的那样,散户就想我持金,我买金,最多我就是零,我买股票、我持实物、持实物、持实股,如果我持长江、汇丰最多就是零,是不是。我怎么会是负的呢?哦,原油期货到最后交收的时候,平仓时可以是负数的,要看当时的环境。

这一课是什么呢?如果只是中国银行的原油宝亏完了那未必的,其实那77000张不知是什么人,因为全世界有许多的炒家,炒家可能分散在全世界,不过只不过中国银行在国内被爆出来有这些原油宝,可能它占20%,30%。在这300亿人民币里面,其它的一些未必是我们中国的,所以我们要分清楚。

大陆类似产品陆续有来 永远有贪心的人上当

记者:觉得这一课的教训是什么?

吴明德:这个教训就是说,持实物和持实物的期货,实物的期货是一张合同,是一张contract,原油期货是一张合同。原油是一个实物,黄金是一个实物,黄金期货是一个合同,到某一个价位你要割的话,就是到一个位你要定夺赚亏,这个是零和游戏,你亏了300亿,不是赌场拿了你的,不是芝加哥交易所拿了你的,它只是一个平台或你当它是一个赌场,给你参与,它只是抽水和抽佣金。

也就是中间有人赢300亿,也就是像我与你赌,但最主要一样东西,是否讲清楚你知道你会输什么东西。输不输得起,还有你要知道游戏是输多少。现在原油宝就是人不知道原来输这么多,很多散户在香港肯定能追上的,就等于雷曼债劵,你叫我买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么惨,我以为最多输10%、20%。就等同现在,原油宝投资者用1万元开,我买原油,现在抄底,它不升最多是跌到零,零就是1万元全没了,为什么1万元现在要我输900万,原来它将我杠杆之后放大,放大之后就会有负的收市价,那个人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告诉你,连中国银行卖给你的那个人也不知道。

记者:上次雷曼风暴演化成金融危机,现在中国的经济已经非常差了,再爆出这些期指的问题,觉得对中国经济是否会有影响?

吴明德:这间不会有事的,因为这间输光当全部是它的,也就是300亿。300亿人民币,但它这次也砍多几十亿美金,因为人家在美国是用美金的,所以会少了一些外汇,但对它没有实质影响,当然有人要人头落地。自己中国银行管理不善,内地银行是最大的传统国营企业,它犯错最多是有官员落马,但它不像在香港,会与你纠缠十年,再赔钱给你。因为在国内,投资者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肯定不是普罗市民,都是有资产的人。

记者:会不会影响大陆投资者的信心?

吴明德:不用担心,没有原油宝,可能会有黄金宝、汇丰宝、长和宝,好多宝的,任由随便它想,想些名称出来然后零售化。

记者:现在风高浪急,现金为王,要保守投资,为什么还有人去做这种高风险的投资呢?

吴明德:贪心。为什么,它卖给我的是世侄,他推销卖给我的是侄女。那我就捧她场,听是很好听的,说肯定会赚的,这些等于是层压式推销。为什么永远都有人做呢?有一句话叫“太平山顶上望下来最多是什么?”最多是“老衬”,“老衬”就是容易被人骗的,香港人的俗语。几十年前就说,在太平山顶上望下来全香港最多的是老衬。

记者:所以大家一定要擦亮双眼,特别是现在很多风险的时候。

吴明德:你任何时候都要,因为这是百年一遇,在原油期货里,事前我们也不知道,知道就会在这个频道提醒人,但我们都不懂,不懂很正常,全世界有很多东西都不懂。

这次之后,教训就是不懂的东西就不要去玩,这个世界不会有这么多“蛤乸随街跳(便宜的事)”,你想一下原油在10天前还20元,五天前变成10元,两天前变成5元,你说抄底抄底,会不会有这么大只蛤乸(便宜事)给你去抄底,肯定有什么东西它不告诉你,到最后一天就告诉你了。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