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影片】红墙的记忆-感动世界的一天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5日讯】红墙的记忆 – 记录21年前的4月25日

1999年的4月25日是个星期天,北京城里,正是春暖花开,柳絮纷飞。不过,这并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春天的日子。这一天,上万名修炼法轮功的平民百姓来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希望用自己的亲身体会,来告诉政府法轮功的真相。对外界而言,这群人是在一个最敏感的时间,一个最敏感的地点,以不可思议的勇气,在和一个以残暴著称的政权讲道理。不过,对这群老百姓来说,他们的所为并没有什么离奇。

在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之前,一个年轻的博士正要带新婚妻子去拍婚纱照;一个化妆师和自己的丈夫孩子正在河北老家探望婆婆;还有清华的教授,影视公司的副总,外企的员工,退休的老人,都在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中忙碌著。他们都修炼法轮功

在1999年的时候,法轮功开传已经是第七个年头。这个以真、善、忍为准则的修炼功法,由于对人们身心的巨大益处,仅仅透过口耳相传,就已经传遍了中华大地的各个角落,各个阶层。据官方统计,那时中国有七千万到一亿法轮功学员。他们良善而谦和,在家庭中和工作中都受到欢迎。可是,当代中国毕竟是一个共产党统治下的严厉社会,这个功法因为广受欢迎而引起了党内一些人的警惕和敌意。利用宣传工具的中伤和通过公安进行的监视和骚扰时有发生。这一次发生在天津的事,起因于1999年4月,天津教育学院的一份杂志上发表的一篇何祚庥写的文章。何祚庥发迹于中共宣传部,是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亲戚,一向以攻击气功、中医等传统文化出名。他的这篇文章中有不少针对法轮功的不实甚至侮辱之词。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因此来到杂志社澄清事实。本来,杂志的编辑在听了学员的亲身体会后,打算发表文章更正。可是4月23日,情况突变,杂志社不再听学员讲道理,而且天津当局出动武警,殴打法轮功学员,并逮捕了45人,还扬言,这是来自北京的命令,要解决问题,只有找北京的中央政府。所以,在4月25日这一天,很多法轮功的学员来到了国务院信访办,想告诉政府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并想请当局释放那些被抓的学员。

在中共政府事后的镇压宣传中,把这一天法轮功学员的行动描绘成了围攻中南海。那么法轮功学员到底有没有围攻中南海?4.25事件让西方媒体第一次注意到这个由普通的民众组成的法轮功修炼团体。当各大电视网的主播们努力读准法轮功这三个字的发音,报导著这个发生在中国最敏感的政治地带的大规模民众请愿事件的时候,在中南海的红墙之内,一场风暴前的黑云正在聚集。4月25号当晚,江泽民以愤怒的口气给政治局常委写了一封信,表示要用共产党的唯物论、无神论来战胜法轮功,并要求全党与他保持一致,贯彻执行他的意志。这封信后来被收录在《江泽民文选》的第二卷,名叫“一个新的信号”。

新唐人的纪录片栏目传奇时代制作的《红墙的记忆》,透过几位425上访者的眼睛,记录了在这个历史性的一天,这些平民百姓所亲身经历的一切。让观众从高分贝的政治宣传之外,有机会看到真相,并体会到在这个高压政权下所生活的人们在迈出这历史性的一步时的所思所想,他们的顾虑,和超越这种顾虑的责任感。

4.25请愿事件的三个月之后,在镇压的一切机器准备就绪的时候,7月20号,当局撕下了和善的伪装,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在全国展开。被捕的学员中,就包括当时进入中南海和中央领导会谈的法轮功研究会的成员。其中,李昌和王治文被非法处以18年和16年的重刑。和以往的政治运动一样,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宣传机器也全速开动,污蔑法轮功,为镇压造势。但是,法轮功并没有被打垮,反而洪传到了全世界的一百多个国家,受到世界各国政府的褒奖、支持,法轮大法的著作也被译成41种语言在全世界出版发行。

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是如何走过这一场惨烈的迫害的?当中共无情的镇压机器碾过时,真善忍的精神又是如何发扬光大?从《红墙的记忆》中,也许您能找到答案。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