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新华社记者回忆他所知道的四·二五

一次和平请愿 却招来一场群体灭绝 作者:海风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4日讯】

异国旦暮往事多,杜鹃啼血无猿鸣。

冬去春来满院绿,风雨过后花更香。

前两天,我在推特上看到法轮功学员发了一个关于纪念4·25万人进京请愿的视频,顿时勾起了我的一段往事。那是1999年4月26日,也就是法轮功学员万人进京请愿的第二天,当时我还在新华社某分社工作,当天刚上班就有同事说:“北京昨天出大事了,全国的法轮功学员有上万人进京请愿,正好赶上今年6·4十周年,中南海的几个头都很紧张,听说这个组织有上亿的学员。”在此之前,我只是偶尔听人说过法轮功是一个气功门派,其它一概不知。

一、何祚庥仗势发难,引发4·25万人进京请愿

祚钱难买一好法

庥妖不得千年轮

缺功少德谱却大

德智全无不识法

据当年的同事介绍,法轮功学员万人进京上访是因为何祚庥仗势发难。何是当时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委罗干的亲戚(连襟)。1998年,何在北京电视台公开抨击各气功团体,并特别提及法轮功。为此,北京的法轮功学员都要找何和电视台讨个说法,但因为何的后台硬,始终不予理睬。

何不仅不给说法,而且还变本加厉。1999年4月,何祚庥又在天津师范学院创办的《青少年博览》杂志发表一篇《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他在文中说,练气功是对青少年有害的迷信,并特别针对法轮功。何的这篇文章发表后,又再一次伤害了天津、北京的法轮功学员。4月22日,约有5000名法轮功学员聚集到天津师范大学的《青少年博览》杂志社进行抗议,要求与校方进行对话,以自身经历正面澄清,并要求撤回文章。当时校方怕事态扩大,就向当地公安局报警,但警方赶到现场时,发现法轮功学员并没有与校方发生肢体冲突或做出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警察也就没有抓人。可随后天津市公安局又派出了300名防暴警察赶到现场,并动用武力驱赶正在打坐的法轮功学员,有些学员还被警察用警棍打伤。更令学员们气愤的是,警察还当场抓走了45名法轮功学员。

由于天津公安局拒不放人,当地法轮功学员就有人提出去北京上访。这一提议很快得到了各地法轮功学员的响应。1999年4月25日一大清早,就有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聚集到国家信访局(老信访局距离中南海新华门还不到2公里),要求政府给予他们合法炼功的权利,并释放天津被捕的学员。由于请愿人数众多,此事很快就惊动了中南海。当局为平息事态,当时朱镕基总理还亲自召见了5名法轮功学员代表。朱当面表态:中国政府支持群众健身运动,政府也没有把法轮功视作反政府组织,并当即下令,要求天津公安局立即释放被捕的40多名法轮功学员。看到总理都表态了,法轮功学员当即就有序地解散了,离去时并将马路上的垃圾都带走了。按理说,此事已得了圆满解决。可是法轮功学员们文明有序的撤离举动,中共却视为组织严密,以至于悍然发动迫害,引发一场天大的灾难。

二、中共秋后算账,全国彻底排查法轮功学员

红朝历来缺信用,总理承诺当放屁。

哈蟆老贼要立威,酷吏罗干急表忠。

1999年6月5日,我所在的分社接到总社安排的重要采访任务,要求分社全力配合当地公安清查4·25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省委为此还专门召开了一个专项工作布署会议,会后省委办公厅还专门下发了一个《关于在全省范围内全面开展一次清查4·25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紧急通知》。

6月6日,我也随省公安厅一位副厅长下到基层督导清查工作。从各地上报的材料上看到,每个村和城市社区都派出了一个清查工作小组,小组成员由乡镇(街办)党委政府派人配合当地公安派出所,每个小组至少由三名成员组成,下到各村委(居委会)后,再由村干部配合对该辖区的所有村民(居民)进行一次摸底排查,之后各村都要形成一份调查报告。最终把各村(居委会)报告送乡镇派出所汇总,各派出所又把各村汇总报告送县(区)公安局,县(区)公安局的汇总报告再送市公安局汇总,市公安局汇总后又将报告集中送省公安厅汇总。当时省公安厅要求各地要一日一报,我们就根据省公安厅每天的汇总报告写成内参上报总社。这次只是对全省作了一次调查摸底,但并没有抓人。

三、针对法轮功,中共专门成立了610办公室

大法度人招魔忌,誓言要灭真善忍。

半夜磨刀人不知,一场浩劫华夏临。

1999年6月10日,分社又接到从总社转发下来的一份电文,电文内容大意是,中央已正式成立了一个610办公室,该办公室的职责就是专门为了解决法轮功问题。我记得当天下午分社领导在文件通报会上说:“中央主要领导很重视4·25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事件,该组织的学员人数已有上亿人,还超过了中共党员的人数,而且该组织管理非常严密,中央正在考虑对该组织的定性问题,如果大家有亲属参与了法轮功修炼,请赶快抓紧时间叫他们退出,以免将来惹上麻烦。”这时,大家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大抓捕的前一天,也就是7月19日,分社又再次接到总社的通知,要求分社在7月20日凌晨派记者跟踪采访省公安厅对法轮功各地负责人(辅导员)的统一抓捕行动。由于我有其它采访任务,这次行动我没有参加。

四、中共决定取缔法轮功,一场群体灭绝运动拉开序幕

党国誓灭法轮功,栽赃嫁祸污名化。

宪法只是一摆设,群体灭绝二十载。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运动应该是从1999年7月22日开始。当天我所在的分社又接到由总社转来的一份由民政部正式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文件),中央决定全面取缔法轮功。按照总社要求,分社还专门抽调了3名同事负责对接省公安厅610办公室。可见当时中央对打击法轮功的重视程度。从这份文件下发的当天开始,国内的各大报纸、电视、电台以及各单位的大会小会都在批判法轮功。2000年,全国人大又通过立法将法轮功定性为X教组织。

后来听参与大抓捕的同事说,4·25万人进京请愿后,中央主要领导人(江泽民)称,法轮功人数众多,如果不及时取缔,必将危及中共政权的稳定。

因为害怕就不顾一切去杀人,这就是中共邪恶的本性。这二十多年来,对于中国境内的法轮功学员来说,他们就像生活在人间地狱。无论你是什么身份,只要你是法轮功修炼者,一律被中共视为敌对势力成员。于是,有的学员被关进大牢;有的学员遭受酷刑折磨;有的学员在迫害中含冤去世;有的人被迫流亡到海外;有的人在狱中还被中共活摘了器官而死;有的人在监狱被管教活活打死;有的人被折磨成精神病。总之,他们遭遇的残酷折磨几乎无法用文字来表述。2019年,联合国人权组织一位专家对媒体说,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种种证据表明,这是人类近代史上的一起群体灭绝事件。

五、中共专制制度是人类文明的天敌

香堂留得一局残,洪门有子落棋盘。

一著更比一著奇,高手从不看眼前。

上访请愿是宪法赋予给每个公民的权利,然而,中共自建政以来就将公民各种应有的权利彻底剥夺。从建国初期开始,中共就患上了“宗教恐惧症”,其原因就是其政权缺乏人民民主政权应有的正当性和合法性,所以总是担心有人会起来造反。这也是独裁专制政权的一种特性。

在民主国家,政府始终以民众共识为工作的着力点。可独裁政府正好相反,民众的共识就是他们所要打击和镇压的对象。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以谎言和暴力夺取了政权,他们历来都是打着人民的幌子欺压人民,所以他们最怕人民表达共同的诉求。

若是在民主国家,像法轮功4·25万人进京和平请愿是件很正常的事,而且人越多政府就越要重视。可在中共独裁统治下的中国就不一样,法轮功学员为了维护自身权益进京和平请愿,居然招来中共的群体性灭绝。作为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每年都以各种方式来纪念4·25这个特殊的日子,这是一种精神,更是一种坚定的信仰。也正是因为他们具有这种精神信仰,才使法轮功团体在逆境中不断发展壮大。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