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麻州疫情从麻州大学开始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0日讯】2月1日,美国麻州公共卫生部公布了该州第1个中共肺炎确诊病例,病人是从武汉回来的麻州大学波士顿分校(UMass Boston)学生。他于1月28日抵达波士顿,随后因身体不适而去该校诊所求医,后来在1月31日确诊感染了中共肺炎病毒。这名留学生也是全美国第8个确诊患者。直到3月2日,麻州才发现第2个病例。自那以后,中共病毒瘟疫在麻州迅速蔓延,至今已造成超过36,000人确诊,超过1500人死亡,数量居新英格兰6州之首。

麻大波士顿分校的病例发现时间“遥遥领先”。无独有偶,在中共渗透麻州搞“大外宣”的过程中,这所州立学校也扮演着一个“领先”角色。

孔子学院 宣传阵地

这所学校拥有麻州第一家孔子学院。于2006年成立的这所孔子学院又引领着麻州其它孔子学院的建立及日常活动。

孔子学院官网显示,麻大波士顿分校的孔子学院从2007年11月11日开始运行,其主要负责人是孙柏凤。

综合媒体报导,这所孔子学院举办文化项目、培训中文教师、提供中文课程,每年还带领数百名大学生、中学生前往中国大陆学习。这所孔子学院还在麻州拉拢对儒学感兴趣的人士,举办“21世纪全球化时代的儒学”等讲座,把中共对传统儒学的解读当作正统来输出。

纪录片《假孔子之名》(In the Name of Confucius)揭露,孔子学院名为“中文项目”,实则输出中共党文化。孔子学院的中文教师必须通过中共的审查。就职协议上明文规定他们不可以信仰法轮功。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时而曝出言论审查的劣迹,例如禁止课堂讨论“六四”、“西藏”、“台湾”等话题,干涉所在学校的其他师生讨论这些话题,传播“红歌”等共产党文化,组织师生支持中共的活动及干扰反共活动等等。

担任中共代理人

自从麻大波士顿分校引入孔子学院以来,孔子学院、孔子课堂及其它由中共控制的项目开始全面入侵麻州。

2014年,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成立孔子学院。2017年,在麻大波士顿分校孔子学院主导下,公立中学“剑桥睿智拉丁学校”(Cambridge Rindge and Latin School)举办孔子课堂揭牌仪式。麻大的孔子学院还与中共领馆合作举办“汉语桥”等活动,传播“中共即中国”、“(来孔子学院)学汉语是为了增进中美友谊”等歪理邪说。

2018年2月,反共人士在麻州大学波士顿分校抗议孔子学院。(西藏行动组织提供)

2018年以来,美国政府开始警惕孔子学院。当年3月,“西藏行动组织”(Tibet Action Institute)在波士顿主持放映《假孔子之名》,并且联合其他反共人士抗议孔子学院。在舆论的压力下,麻大波士顿分校在2019年1月决定关闭该校的孔子学院。塔夫茨大学和剑桥睿智拉丁学校也决定不再与孔子学院续约。

然而与此同时,这所大学与中共的联系却显得藕断丝连。时任该校代理校长的纽曼(Katherine Newman)拒绝解释这次关闭,并表示希望继续与中国人民大学合作“推广中文教育、中国文化和历史”。

提供签证诈欺

直到2019年10月,中共特务柳忠三被逮捕后,人们才得知,前孔院负责人孙柏凤依然留在麻大工作,而且还有意配合柳忠三从事签证欺诈。

据《波士顿环球报》报导,中共的国际人才交流协会驻纽约办事处首席代表柳忠三涉嫌说服至少7所美国大学支持“中国学者”签证。这些“学者”来到美国后不从事研究,而是为中共招募科技人才。他在2018年试图引入一名中共政府人员,并联系了包括麻大波士顿分校在内的多所学校。

自FBI开始调查此案以来,麻大波士顿分校暂停了孙柏凤的职务。该校职员信息显示,自孔子学院关停后,孙柏凤转到该校的全球项目部门工作。法庭文件显示,2018年1月,柳忠三联系了孙柏凤,后者说拿签证“对我们而言很容易”。“如果他/她把文件放在这里,我们不关心他/她是否亲身在这,只要他/她在有活动的时候过来参加就行了。”孙柏凤说。

《波士顿环球报》表示,此案揭出麻大波士顿分校对国际学生学者项目缺乏管理的现状。一份2018年的校内报告说,该校没有足够的机制来审查和追踪访问学者,这可能导致学校违反移民法规。在2017~18学年,该校总共接收了近300名J-1签证的学者,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麻大波士顿分校,俨然成了中共在麻州输出党文化、策划特务活动的桥头堡。

亲共标志 疫情起始

从罗姆尼州长时期的一般交流,到派屈克州长时期的来者不拒,麻州政府对待中共的态度已经全面转向。这种翻转的标志和第一步,就是孔子学院进驻麻州大学波士顿分校。

这所孔子学院开始运行的一个月后,派屈克即率团访问中国大陆。在派屈克与继任者贝克(Charlie Baker)政府的宽容下,中共的“大外宣”堂而皇之地入侵麻州。

2014年,孔子学院进驻塔夫茨大学。2015年,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临时取消“六四”纪念活动,迫使参与者改在室外马路边悼念死者。2017年,麻州议员与中共领事馆合作,首次在麻州政府大楼举办“中国日”活动。随后,中共官员每年都借这个活动向麻州官员宣讲其政治观点。2019年和2020年,中共国企中车公司(CRRC)制造的橙线地铁3次故障停驶,麻州政府却从未质疑中车的制造水准,反而在新闻会中含糊其辞……(注:中共对麻州的这些渗透,将在其它文章详述)

回顾13年前,一所孔子学院在麻州大学波士顿分校站稳脚跟,并没有在麻州引起太大波澜。麻州人以为这仅仅是个中文项目,更有中共政府贴钱资助,何乐而不为?多年以后,麻州官员参与中共的文化宣传和政治活动已成常态,对于反对中共迫害、追求自由的中国人,却常常冷漠相待。

回顾今年1月,一名武汉人携带中共病毒跨洋而来,也没有在麻州引起太大波澜。麻州各级官员重复著中共官方及WHO发布的疫情数据,告诉人们“本地疫情风险不高”。然而一个月后,疫情升级,令上千麻州居民死于非命。

中共“大外宣”由此开始,中共病毒瘟疫也由此开始。如此相似的轨迹,即是上天的警讯:冥冥之中,瘟神正在锁定中共的同路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