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善能量 猛兽蝗虫神奇证验(组图)

璀璨中华文化.宇宙观.天人感应 作者:荏淑一

中国古人有“天人感应”的宇宙观,高尚的德性能感天动地,也能感动万物,是真的吗? 史书上记载了一些贤官治政的真实“异象”,连猛兽和蝗虫都感受到他们的善能量正气自动回避。

孙谦的能量 让猛兽绝迹

南朝时人孙谦(字长逊,东莞莒人)任官之地,发生过猛兽绝迹的奇迹。

孙谦在南朝宋担任句容县令,慎己且清廉。在南齐初年,他担任钱塘县令,为政崇尚清简,不烦扰百姓。更可贵的是,在他的德政之下,县里的牢狱总是空空如也,没有关押的囚犯。

孙谦从事官职前后经历了二县、五郡,所到之处无不以廉洁克己、勤政爱民著称。当他已经年老体衰时,依然强力为政,让下属、百姓都能安心工作,安心生活。他总是劝导人民勤于农耕、种桑养蚕,充分发挥土地之利,使得百姓的收入常多于邻境。而他自奉非常节俭,穿的是简陋朴素的布衣,坐卧的是粗糙不平的席子。每当他去职的时候,老百姓都非常舍不得这位清廉勤政的父母官,许多人载着丝帛礼物在后面追赶着要送给他。然而,不论是在职时或去职时,孙谦都是一样坚辞,不接受百姓一丝一毫的馈赠。

在他的地方,老虎野兽自动远离 。(pixabay)

在政居官时,孙谦从没有为自己的生活打算过,买房宅置田地的事情从不放在心上,这一来当他离职时就没有了住的地方。他都是借用人家空着的车厩来暂住。

孙让的清廉爱民的高风亮节发出了巨大的善能量,连生灵猛兽都受到感应。那是在他出任梁朝零陵太守的时候,该地的猛兽突然都绝迹了。零陵这地方猛兽很多,然而孙谦上任之后,猛兽就绝迹,一等到孙谦去官离开之夜,猛兽就又出现了。

孙谦的清廉高风受到朝廷的嘉许,征召他为光禄大夫。

鲁恭德政 蝗灾远避

蝗灾伤害庄稼,然而,那些蝗虫并不飞入鲁恭的中牟县。图为一种蝗虫。 (pixabay)

汉肃宗时(孝章皇帝),鲁恭(扶风平陵人)担任中牟县的县令。他管理地方政务致力于以德化民,不仅属下非常钦服他,属地的老百姓从老到少都受到感化。

建初七年,郡国发生蝗灾伤害庄稼,然而,那些蝗虫并不飞入鲁恭的中牟县。河南尹袁安初时听到这个关于中牟的“异象”,并不相信。他怀疑是造假的消息,就派出查察仁恕事迹的官吏去访视。仁恕采录官到了中牟县,他不想看排场、不想看预演的情境,就在该地随处走动,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爱看哪里走哪里,鲁恭只是随行他后方。

在县里的走访,一些自然发生的事情触动了采录官。当他们走过田间小路,在桑树下小歇的时候,有美丽的雉鸡缓步经过树旁,旁边还有小孩童在玩耍。采录官就问小孩说为何不捕雉鸡呢?

美丽的雉鸡。 (pixabay)

小孩说雉鸡正抚育著小雏鸡呢!采录官听了小孩的话非常吃惊,突地起立,对鲁恭说,在中牟他看到了三个“异象”,分别是来自动物和小孩的自然表现:一是在这里他真的看不到蝗虫,蝗虫不侵犯中牟县是真的,二是鸟兽也受到感化不害怕人,三是儿童有仁心。他实地考察结果,证实了传说的消息是真的,并上报了河南尹袁安。那一年,中牟县的农作完全没受到蝗灾影响,生长得非常好。

史书上记载了这些高贵君子贤官们的故事,以及他们环境中发生的真真实实的“异象”,这让后人看到“善行”的正能量能让人、让生灵感应而从善。这样的结果带给人一个概念——“善”是具体存在的物质,而且是一种强大的能量。善能量在天地间构成一个物质场,善能量越大这个场越大,力量也就越强,在环境中的生灵能感应到这种善能量,也自动有了反应。

现代人从实证研究角度,也证实了万物有灵和善能量的力量。从1994年起日本IHM研究所的江本胜(Masaru Emot)博士和究团队进行了几百万次的水结晶实验,发现“水结晶能够分辨善恶”,他们的实验结果汇结成《水知道答案》在全世界七十个以上的国家出版发行,江本胜博士也曾被联合国邀请发表研究报告。

古人的实例虽然离今人远了,但是事实并未消失,今天的水结晶实验,也从水这种物质作了不同物例的证明。对应于今天灾祸、瘟疫遍全球的现象,这是被淡忘甚至遗忘的非常宝贵的一课,给了人如何化解灾难的启示。

参考资料

《后汉书.朱冯虞郑周列传》
《后汉书.卓鲁魏刘列传》
《南史.卷七十》
《为政善报事类卷之二》
《水知道答案》
@*#

-点阅【 璀璨中华文化 】的亮点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