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武汉人未脱苦海 5千美国人控告中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1日讯】【新闻看点武汉人未脱苦海  5千美国人控告中共(2020/04/10)(总第562期)

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节目开始,向大家做一个介绍,大纪元明天(11日)隆重推出第一部深入调查中共病毒起源和背后重重黑幕与真相的纪录片。片中采访了美国顶级病毒学专家与中国问题专家,查阅了大量海内外科研论文。从病毒的基因学研究,一直调查到中共病毒研究背后的利益集团。美国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对这部纪录片的评价是:非常棒的影片,这是可以影响西方社会话语方向的纪录片。

很荣幸,这部配有中文字幕的纪录片将在本频道——新闻看点频道首播。请大家不错过,也请您通知更多的朋友来收看。

今天是4月10日,截止到上午9点,全球感染中共病毒(新冠肺炎、武汉肺炎COVID-2019)的人数已经达到了162万1500多人,死亡9万7255人。中共国家卫健委公告称,昨天全国新增42例病例。其中38例是境外输入,4例本土病例,但湖北没有新增确诊病例。不过网友爆料显示,已经解封的武汉,仍有许多的民众等待做核酸检测,长长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在一则视频中显示,高新左岭社区有人跳楼了。

美国的疫情依旧很严重,川普昨天表示,已经对200万人进行了病毒测试,目前累计确诊超过46万。但疫情最重的纽约州疫情出现放缓迹象,入院和进入重症监护室的病患首次减少了。但美国疾控中心已经考虑为明年再次发生中共病毒疫情做准备了。

这次疫情对全球的冲击,超过了所有人的想像。而疫情没有结束,世界各国对中共和世卫组织的追责已经开始了。

冰封虽解,寒意未退

武汉解除封禁的第三天,中共官媒称“大城开启,武汉归来”了。言词中满满的“正能量”,什么“春暖花已开”、“我们挺过来了”、“春天还是来了”等等。

但有一位明显是反“美帝”的小姑娘,写了这么一句话:“解封个屁,小区管的更严了”。

37岁的小吴在一家湘菜馆打工,目前餐馆只做外卖,不做堂食。她说生意肯定没有从前好,虽然解封了,但是安全措施很严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杨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现在能吸引大部分低学历工人的餐饮、娱乐行业都没有复工。就算开工了,可能很多人也不愿意来武汉了。因为连湖北本地人都怕病毒,至今不愿意出来工作。

杨先生介绍,昨天武汉光谷步行街几十家业主进行了游行抗议,高喊“减租一年”。但杨先生表示,“看不出来他们的诉求会有结果”。

其实最让武汉人心浮动的是疫情什么时候结束,疫苗何时出炉。一场瘟疫,当局推出了绿码管制,无论走到哪里,政府都了如指掌,人们没了隐私。而这样的代价,却不能防止疫情的二次爆发。

当局从3月底才开始正视无症状感染者,这部分人群究竟有多大?武汉还有多少这样的游动炸弹?没有人能给出答案。也正因如此,虽然很多大陆网民配合当局喊出“欢迎武汉归队”,但现实中人们对武汉的歧视并没有消除。

来自上海的公民记者张展观察了2天,她认为武汉人仍处在“难受、压抑”的状态。她说“这个城市⋯⋯不太可能再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未来,武汉作为交通枢纽的地位会减弱”。

张展不认为武汉的疫情控制住了,因为当局对于无症状患者没有掌握。她表示,一年内二次爆发的概率很高。

武汉居民:你们是什么样的魔鬼?

张展说一年内二次爆发的概率很高,也许是她没有注意到,武汉人排队等待检测的队伍并未缩短。

网友爆料图片中显示,很多人都在医院门前静静的排对,等著进行核酸检测。从图片中的文字介绍可以得知,这是武昌和平大道杨园路口,人们在等著到武昌医院进行核酸检测。文字说队尾已经排到了四美塘路口,究竟有多远不清楚,只从图片中看到一眼望不到头的人龙。

在汉阳医院,情况也差不多,人们也是排著长长的人龙在等待。另一张图明显是晚上拍下的,但仍然有人在排队。网友特别指出,武汉的医院“都是这样的状态”。

这几张照片已经可以反映出,武汉的疫情并未消退,忐忑不安的人们、长长的人龙已经说明了问题。

网友转给我一则这样的视频,武汉解封的第一天,街头出现了另类景观。一只黄鼠狼不再怕人,追着路人要吃的。

连出入没有障碍的黄鼠狼都饿成这样,想想那些被用各种措施囚禁在家的人呢?

在另一则视频中,令人揪心的场面又出现了。在武汉东湖高新左岭社区,有人从高楼上跳了下来,路人发出了惊叫。很明显,武汉人的灾难仍然在继续。

在武汉解封的那一刻,有官媒记者采访武汉市民,说“武汉启封,你该感谢谁?”官媒到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党的“吹鼓手”角色,想藉这个机会为党唱赞歌。

但武汉市民异常激愤:“封城了感谢你们!启封了感谢你们!我们吃一棵100多块钱的白菜感谢你们!我爸妈死了,最后一面都不能见,感谢你们!选墓地价钱涨了几倍感谢你们!领来骨灰,是不是我爸妈的,都不知道⋯⋯感谢你们!你们是什么样的魔鬼?!”

旅居德国的长平先生在德国之声撰文表示,这场人权灾难,我们所看到的仅仅是“九牛一毛”。在当局明显的滥权之下,任何人都可能是随时随地被放进“被牺牲”的那一部分。甚至有许多人,在死亡之后被直接人间蒸发了,连死亡的数字都算不上。

武汉人的遭遇与己无关吗?

这应该引起人们的思考:不只是官媒记者,还有墙内跟风起哄的小粉红、自干五和五毛们。武汉人的遭遇,真的与己无关吗?

你不是“低端人口”,所以北京在寒冬深夜驱赶外地民工你无动于衷;你不是维吾尔人,所以认为“再教育营”很有必要;你不是法轮功,家里也没有法轮功学员,所以他们被绑架、关押、甚至被活摘器官都与你无关。

人们可以视而不见,也可以为自己的冷漠找借口。但是生活在中共统治下,谁能保证下一个不会是自己呢?你可能不是昨天的雷洋、夏俊峰,也不是昨天的贾敬龙和杨佳,同样不是邓玉娇和杨改兰,但你保证不会成为今天的李文亮吗?

听口音,下面这个视频中的年轻人可能是北京人。他的勇气非常令人敬佩,要求不用马赛克。他的话有点粗俗,很多北京人的口头禅。但并不刺耳,最起码比那些“春暖花开”、“武汉加油”听起来舒服。

【在关于最近的疫情,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中国人战胜了疫情,有多少,如何如何。封了40多天,有一个人家里面拿到1块钱吗?每年9000亿的税收哪去了?有了疫情了,你政府的救济呢?清朝还有自然灾害还设粥棚呢,你的粥棚呢?我有钱都买不着。

你发不发都不说了,我有钱都买不着。这叫什么集中力量办大事啊?为了战疫而战疫,为了保护人民的生命,为了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这是战疫?为什么要战疫?如果保证不了人民的财产安全,你病死不就得了吗?你还战什么疫啊?费那劲干吗?在家里坐月子,一坐40多天。到最后团购了,这个了那个了。所有的物价飞涨,也没有救济,什么都没有。

房贷还不上,不知道,只是让你延期一个月再还。这个月我病不死你,我下个月穷死你,是这个意思吗?一下还2个月房贷,还不死你?有多少人挣扎在房贷和车贷里,你知道吗?那日子怎么过?怎么活?

还“共产党万岁”?万你妈啊?说外国反应慢,中国战胜疫情,你说是清零了,什么三零了,这个0那个0,什么Toyota……什么乱七八糟,什么玩意啊?

清零,他说清零就清零了?我就奇了怪了嘿。我就没听说过哪个地方战疫清零了。全世界有史以来,没有听说过。某些疫情啊,前两天还几万个呢,这突然从今天开始就剩几十个?XX,这XX啊。没听说过,这XX有如神助,这是开坛了吧?有道士吧?茅山道士、玉皇大帝,XX,这是神仙显灵了这是啊?这种邪事,我跟你说全世界只有2个国家会发生,一个叫北朝鲜,另一个你自己猜,好吧?我不说。

到底有没有,到期有没有清零,你知道我知道,它XX从开始到现在有XX一句实话吗?(小粉红们)别翻墙了,真的,费那劲干吗?花那钱干吗?给自己找不自在,天天在网上骂人多累啊?你就活墙里挺好啊!伟大光荣正确,世界人民水深火热。别看了啊,看了糟心。】

这位年轻人的问责,在国内并不多见。不多见的原因,也许是对中共秋后算账的恐惧。但在国外,向中共追责的声音已经相当高涨了。

非洲杆国索赔10万亿

中央社引述阿拉伯新闻报的消息,埃及律师塔拉特(Mohamed Talaat)将习近平告上了法庭,要求中共就病毒疫情给埃及造成的伤害赔偿10万亿美元。

塔拉特表示,已经通过社交媒体敦促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延揽国际法专家组成委员会,协助向更高当局提起此事。他说现在只是第一步,当飞机复飞,将“飞往世界各地推动案件”,“向中共当局提起诉讼”。

埃及一直是中共的铁杆盟友,但现在疫情成了中埃关系的催化剂,铁杆也翻脸了。

与此同时,土耳其每日晨报(Daily Sabah)8日引述律师阿克珀纳尔(Emir Akpinar)的说法,可能会针对中共病毒肺炎造成的死伤和经济损失,向中共政府索求赔偿。“遭逢经济损失的公司和民众,可以向地方法院提起告诉”。

土耳其大学生切利克巴什(Cagatay Orkun Celikbas)上个月已经给中共驻土耳其大使馆写信,要求中共政府承担隐匿疫情的责任并进行赔偿。

据不完全统计,全球已经有十多个国家向中共索赔,总额达到了上百万美元。这种情况今后会越来越多,就现在而言,美国的集体诉讼人数已经超过了5000人。

逾5000美国人状告中共,习敲警钟?

自从美国律师克莱曼(Larry Klayman)3月17日向德州联邦法院提起诉状,要求中共赔偿至少20万亿美元后,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加入到了诉讼队伍。

美国之音报导,仅在佛罗里达州的集体诉讼人数目前就超过了5000,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另外在内华达和德州的集体诉讼人,数也在不断增长。

英国保守派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认为,北京当局有可能要为疫情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因为早期处理疫情不当。尤其是有意扣住信息,这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

面对如潮的追责,北京当局可能已经有了准备。在前天(8日)的政治局常委会议上,习近平表示,现在国际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要“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

习的这段话比较含糊,没有直接讲出“外部环境变化”是什么。但在目前的国际环境下,习是不是在敲警钟呢?因为人们已经等不到疫情结束再问责了,现在的追责形势已经相当紧急、非常逼人了。

另外世卫组织也正在被追责,谭德赛的日子也不好过了。美国之音报导,参议院外交小组委员会主席、共和党议员托德·杨(Todd Young)已经致函谭德赛,要求他出席听证会。

杨说,作为世卫组织最大的资助者,美国纳税人有权知道世卫组织对疫情反应的事实。

昨天(9日),川普政府进一步列举了理由,指控世卫组织忽视台湾早期的“人传人”疫情通报,被政治压垮了公共健康。

国务院发言人对法新社表示,华盛顿严重关切的是,台湾提供的疫情警示,为什么没有得到国际卫生界分享?当美国决定逐步关闭边界应对疫情危机时,世卫组织为什么抵触?世卫组织的体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何无法完成自己的使命?

华盛顿关切的这些问题,如果世卫组织能够回答,那也就厘清了世卫组织与中共的关系,厘清了谭德赛与中共的关系。

在美国和世界的共同追责下,谭书记的日子越发艰难了,中共的末日真的不远了。

以上是今天的电视节目部分。在会员区,我们会结合网友的大量爆料视频,看看中国企业在疫情冲击下的惨况。听听老百姓的真实声音,看看他们对这年景的预测,感受一下他们的生活有多艰难。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