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王全璋被隔离 中共利用疫情侵犯人权

4月5日,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出狱。历经近五年的非法关押,这位“709”案最后一名被判刑者仍未获得真正的自由,也不被允许与妻儿团聚。当局以防疫为理由,将王全璋强制送往山东济南章丘圣井花苑小区的一处房屋内“隔离”。政府人员在其楼道及小区内设监控点,还没收了王全璋与家人联系的手机。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气愤地说:“如果病毒需要隔离,连通信权也要被剥夺吗?”

中共给出的防疫借口冠冕堂皇,但实质上,当局继续著对王全璋及家人的迫害既违反法治,更背离人性。

王全璋是一位受人尊敬和称赞的维权律师,代理过大量敏感案件。2015年8月3日,在“709”大抓捕期间,他与外界失去联系。8月5日,王全璋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罪“指定监视居住”,被秘密羁押超过1200天,期间家属及律师均不得与其会面。2019年1月,中共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王全璋律师4年6个月徒刑、剥夺政治权利5年。

王全璋律师曾为许多法轮功学员辩护,这是中共迫害他的最主要原因。1999年7月,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对数千万信仰“真、善、忍”的民众实施灭绝式镇压,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涉及酷刑、活摘器官等惊天罪恶。因此,中共竭力掩盖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法轮功”成了中共政局的最敏感话题。

李文足在受访时曾谈到,“全璋有一次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他说一句话,那个法警就打他一巴掌,问他还说不说,他还说,就又一巴掌,最后,我听那个律师跟我讲,他被搧了一百多个巴掌,一百多巴掌啊。”

几年前,一位当事人提醒王全璋注意保护自己,王全璋回应说,“我不怕被他们关(押),如果我的被关(押)有助于案件的往前推动,是值得的,就得更多的人站出来和他们碰撞!”

2018年6月29日,中共司法部长傅政华在出席记者会后,被多家媒体问及王全璋律师与外界长期失去联系一事。傅政华声称:“中国是法治社会,任何人的自由、任何人的权利都是要依法来处置。”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曾在报导中对王全璋案评论说:“这种非法手段唯中国才有,在全世界的法治国家中找不到第二例。”

今年4月4日,在王全璋出狱前一天,709律师之妻王峭岭、原珊珊等人发出了《就王全璋回家致司法部、公安部的公开信》。

信中写道:“我们是中国警察口中‘举世瞩目大案’709 案的家属。自2015年7月9日,我们的家人被失踪、被酷刑,等到他们归来时,已经是被折磨得面目全非。”

“这些律师吹了哨,也被‘训诫’——在‘破坏法治’病毒的肆虐中,被失踪了、被判刑了。他们曾用职业生涯的代价辩护过的嫌疑人或许洗脱了罪名,但是他们自己被扣上了重罪,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人身自由。这其中,就有王全璋。”“我们的心在滴血。想起被残酷折磨的家人,悲从中来。”

公开信认为,让王全璋去济南隔离的理由太牵强,“王全璋的妻儿都在北京生活,要隔离,回北京隔离是最合情合理的。王全璋不是湖北籍,完全符合回京条件。而且,在官方鼓励各地纷纷复工的同时,按照北京、山东的相关规定,王全璋符合回京自行隔离的条件,是合法的,但官方却设置障碍不让他一家人团聚。”

写信人质问:这是司法部“要惩罚他吗?要报复他吗”。

问得没错。中共已经摧残了他的身心、摧毁了他的事业,还在剥夺他和家人的权利。

王全璋律师出狱前夕,4月1日,中共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的公使蒋瑞被任命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协商小组成员,他将在任命至少17名人权调查员以及审查言论自由、酷刑、法外处决和强迫失踪等议题上发挥影响。

4月6日,美国国会参议院7名议员联署致信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反对任命蒋端出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的职务。

联署信呼吁所有成员国严厉谴责中共的人权侵害行径,信中结合当前的疫情指出:“通过恐吓最初的医疗救护人员、屏蔽网络信息以及威胁任何敢于讲出真相的民众,中国共产党当局实施了最严重的人权侵犯行为:让这种全新且危险的病毒在不加制止的情况下,向全球不知情人群中进行扩散。直至目前,中国仍在隐藏感染和死亡的人数,并持续迫使其批评者噤声或对其进行恐吓。”

在疫情肆虐的背景下来看王全璋案,更可见中共政权的黑暗与流氓无底线。中共打压所有坚守良知、追寻真相的正直的中国人,七十年作恶不停。它迫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迫害为民请命、维护法律公正的律师群体,也迫害说真话的记者、医生、公知、访民和网民。中共犯下滔天罪行,还在高喊“依法治国”、“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流氓政权的无耻超出正常人的想像,是社会的公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