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没有信任的制度 很快崩溃

北京带头 各省封堵湖北人 谁也不信健康绿码 作者:石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1日讯】《有冇搞错》。3月31日。

3月27日,湖北和江西两省的警察,在长江大桥上发生冲突,而且还引发了上万湖北民众冲到大桥上支援。这个事件引起很多关注。

事件发生的地点,在湖北黄冈市下属的黄梅县,和江西九江市,两地只隔一条长江,上面那座桥,是安九大桥。京九线铁路,就是北京到香港九龙的铁路,从这座大桥上跨过长江。

长江在这一段,是中国历史上很有名的,江北的黄冈,出过李先念、林彪、董必武这些中共元老,过了桥到江南,直接就是九江的柴桑。柴桑在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事迹,是三国赤壁之战,当时东吴大军抵抗曹操,大军主要屯在柴桑,孙权就在这里看着。

著名的赤壁,就在江北岸。30年前,当地人在江边沙滩和泥地中,有时还能挖出很多古兵器。

大陆有句话,可能很多人听过,“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其实还有下半句:“三个湖北佬,比不过一个九江老表”。这意思是,湖北人很聪明,不过江西九江人,九江人更聪明。

九江也是个很有历史的城市,旁边就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本来是第二的,五十年代以后洞庭湖急剧缩小,成了第一了。在明清时期,九江是中国的商业大城,地位非常重要,可能仅次于扬州和南京。因为两湖和江西的农产品和手工品,都通过这里云集,然后去江浙一带,或者通过运河或海路北上。

后来中国修铁路,京广线通过武汉,武汉变成了九省通衢重镇,九江反而衰落了,只剩下鄱阳湖和庐山。

黄冈和九江,两个地方都是文化古城。这次打起来,原因很简单。这次疫情湖北是重灾区,武汉和黄冈是核心灾区。3月25日湖北省解封,湖北人可以出去了。但疫情其实并没有解除。当局的办法,是每个人建立了所谓“健康码”,其实就是一个电子数据的健康证,如果证明没问题,就给出一个绿色标志。

黄冈市的黄梅县,距离黄冈很远,但过桥到九江却比较近。解封之后,大批当地人要出去打工,所以那些持绿色健康码的市民,希望到九江搭火车。但九江方面却不放心,尤其不放心湖北的健康绿码。九江警察在大桥上设卡检查,不但量体温,还要填表格,非常麻烦,当然意思就是不让湖北人通过。湖北人只能在桥上排队。3月27日,九江警察突然停止让湖北人过境了,自行封关,而且和湖北方面的警察争吵,打起来了,最后九江警察拘捕湖北警察。事情就这样闹起来了。

最后,事情闹到中央,两省协商,最后九江让步,开关放行。

《人民日报》,就是中共中央机关报写了文章,说“湖北加油”不能只是在嘴上说说,“在湖北人民返岗时,同样应展现出和睦信诚的融洽关系,原因很简单,湖北人民是我们的同胞!”

这个中央精神不强硬,没有坚决贯彻、严格执行之类的话,显示中央没有“精神”,所以《人民日报》写了和稀泥的文章。

但实际上,作为首善之都的北京,对待湖北人民同胞,其实严厉得多。在北京工作的湖北人有几十万,中国新年放假,正好都被封在家乡,回不了北京。解封之后,他们要回去,必须先经过审批,批准之后,在北京要隔离14天。

这还是在所谓中直机关和政府部门工作的。如果是私营企业,谁去审批你?湖北飞机,不仅是武汉,而是湖北,不能直飞北京。所有的酒店旅馆,湖北人根本不能入住。有在河北打工的湖北人要去东北,结果不让上火车,因为车要经过北京。

最好笑的,是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湖北人,中国新年根本没有离开过北京。但他租的房子到期了,结果根本找不到新租房,所有的房主一看他是湖北人,马上就拒绝,而且告诉他政府有严厉的命令,不能租给湖北人。

这个事不仅在北京,其它地方也一样,河南信阳直接堵住高速公路,要过去的湖北人,必须测体温、填表。在安徽、河南其它交界的地方,几个省干脆直接封关,湖北人不能过去。在广州打工的湖北人,租不到房子,刚来的要隔离。

上海也是一样的,所有从湖北来的人,必须隔离14天。

一班湖北飞青岛的飞机,机上一百多湖北乘客,一下飞机就被强行带到一个集中隔离地点,要隔离14天,每人每天250元人民币住费,150元餐费,一天400,14天总共5,600元,全部要自费。

问题在于,湖北省不是已经有健康绿码了吗?《人民日报》不是说,要展现“和睦诚信的融洽关系”吗?

所有的关键,是没人相信湖北的健康绿码。

2,3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秦国首都咸阳,南门广场上人来人往。突然有官吏来了,立起来一根木头,说谁把这根木头扛到北门去,就给他10两金。大家都觉得好笑,不可能,木头也不大,搬过去并不难,怎么可能会给十两金呢?所以没有人动,大家只在旁边看热闹。结果官吏提高交个,说谁把木头扛过去,给50两金,涨了5倍。

大家议论纷纷,谁都没有去动。最后有位失业人士看了,觉得反正没有损失,试一下吧。他把木头扛到了北门,结果,政府官吏立即发给他50两金。

其实中国是个缺金的国家,那时候的金,应该其实是铜。不过铜也极为贵重,也是贵金属,用来做钱的。

这个故事很有名,就是商鞅变法的“南门立木”的故事。商鞅通过这件事,要做的其实就一件事情,就是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后来他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秦国开始强大。当然,商鞅变法是非对错有很多争议,但无论如何,信任、信用,是政府最重要的治理资源。

如果没有信任,任何政府措施,其实都无法实行下去。

而且,所有的规则、法律、法条、规定、法例,所有政府和民众的约定,当局都必须首先自己严格执行,也就是说,国家治理的信任核心是政府,不是强迫别人信政府,而是政府首先要取信于民。

这个道理,其实中国人3,000年前就很明白了。周文王做周易八卦,就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了。其后仁义礼智信,才有后来中华文化。

但中共不明白。从五十年代,一直失信到现在。江西、河南、安徽、上海、广东不信湖北政府,其实他们又何尝会信北京、会信中央?他们相互之间其实谁都不信。如果利益大到一定程度,而损害比较小的时候,大家都假装相信,但如果没有利益,或者损害太大,比如这种疫情,和自己性命交关的时候,当然就不会相信了。

另一方面,假装相信,但却要留有随时应变的方法,知道你骗我,我假装相信,但我也做好准备,一旦情况变化的时候我随时应付。在中国经商和从政,这个成了基本功。基本上就是完完整整的一个厚黑学。

在美国,中国人特别占便宜。各种以信任为条件的事情,中国人都容易蒙混过关,而且嘲笑美国人笨、蠢。比如到法院发誓。以前认识一个中国人,法官让他按著《圣经》发誓,他做了,之后法官问他信基督教吗?才发现他其实不信,法官于是要求他握著自己戴的玉菩萨发誓。

中国人在海外骗社会福利,骗医疗补贴,骗廉价住房,简直是轻而易举手到擒来,而且没有任何道德负担。“谁让你不骗呢?骗不到是你蠢啊。”这个人和我说的时候大笑不止,觉得美国法官怎么这么天真、幼稚,根本就是愚蠢。发誓的东西,怎么能够做得准呢?

应该说,说假话骗人的,世界各国都有,各个民族都有。但一般来说,社会精英阶层,上流社会耻于此道。但在海外,行骗的中国人多有博士硕士学位,大批腰缠万贯的富人。

以前,中国人不是这样的。以前采访过东南亚华侨富商,他说华人做生意很容易,交易成本低,一个电话,千里外上百万的货就发出来了,不用签合约,不用律师费,又快又省。所以东南亚华商经济圈发达。

我在美国有一个邻居,是福建去的华人,开餐馆的。闲聊的时候,他说起在美国也做些生意,或者合伙买卖什么的,他说很简单,大家基本谈妥之后,不管是资金还是货物,都马上调动起来。也没有合同。当然也都是华人。

我问他,你在中国也这样做生意吗?他回答,中国不行,肯定被骗。

我奇怪了,为什么同是中国人,到了美国,就开始守规矩了,就开始讲起信用了呢?其实原因有很多,但信用也就是信任,深入制度和文化,是最重要的,其次,社会上流阶层,包括政府,必须以身作则,取信于民,取信于人。

这个信任,对政府来说特别重要。《贞观政要》里面记载说,有一次一个人和唐太宗说,治国最重要的,是亲近诚信的君子,远离奸佞的小人。太宗问,我怎么能知道谁是君子,谁是小人呢?这人说,你可以对一个事情假装发表错误的看法,观察他的反应。太宗说,你说的有道理,但信任对我来说更重要,所以我不能采用你的方法。

中共大概是一个反的典型。从五十年代,一次一次失信于民,一次一次新承诺,一次次又失信,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国遂才有当今的“天下无信”的局面。中共唯一相信赢者通吃的哲学,只要能获得利益,什么手段都不重要。这种政权,注定无法持久。

就算你是黑社会,没有信,没有义气,你又能混多久呢?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