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医生披露:ICU里的一级谋杀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3日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武汉医疗系统崩溃,有患者和家属曾披露,医院为了腾床位,将还未死亡的重病人装入尸体袋运走。日前有医生证实,在大陆医院ICU(重症监护室)里,有不少患者被医生秘密地杀死。

大陆医院杀人黑幕

日前,一位年轻的实习医生刘医师向大纪元记者证实,医院确实存在杀死病人的黑幕。刘医师讲述了他2011年1月的亲身经历。他亲眼目睹在ICU抢救的一名老人,因孩子不愿缴费,当医疗费用达到5万元时,老人被医生注射药物死亡。

刘医师说,“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就是孤寡老人,或子女不在身边的,病情加重被送入ICU,不及时交费的全部都是秘密地杀死了,因为我亲眼看到的。”

刘医师说,当时,他在江苏一家医院的ICU实习,一名80岁的白胡子老大爷被养老院直接送到ICU。老人有呼吸衰竭,还有一定的心率衰竭,他两个儿子在南方打工,不愿回来照顾老人。

老人进了ICU四、五天,医疗费就达到5万元,老人的儿子没有缴费,但是这个费用已经输入电脑系统,医院领导就把这个压力转给医生和护士头上,加在一起一共大约5万块钱。按照医院规定,所有ICU的重症人员的欠费,都得ICU科室的医生来出。

据刘医师披露,ICU一天的费用高低,要看是按成本价还是收入价,分记账和不记账。如果按照成本的话,一天比较低,一天就300到500元。如果要有什么特级护理,要记床位费、特级监护等,包括各种各样的所谓治疗费、监护费、检查费,那一天就要10000元。

“相当于他两个小孩把父亲给抛弃了。到最后来说,医院治肯定能缓解,但是医院科室无力承担,这个就是体制的问题。”他说。

刘医师回忆老人被杀死的情形,他说,大概是2011年1月10日的早晨,他来的比较晚一点,看到老人的心电监护仪什么都撤了,副主任在给老人推药:氯化钾和诺备林。

氯化钾就是让他加速心率衰竭,让他猝死,诺备林是让他呼吸机能疲劳,然后加速他死亡。用了两支诺备林加两支氯化钾。

刘医师问旁边两个医生,“这是在干什么?”所有的医师和护士装着埋头工作,“就是心知肚明,但是就是不表现出来。”

刘医师说,ICU当时还有其他20个病人,但是病人基本上都是昏迷的,没有什么知觉,有的是植物人,有的是脑出血,他们浑身都是插管。

然后有两个抬担架的人进来,抬担架的大爷告诉他,这事你不要去管,你管好你自己的就行。

副主任赶紧把药推了,推完之后就把药扔到处置室。等了一段时间,老大爷开始浑身在抽,因为把没有稀释的呼吸兴奋剂又推进去,那个人的呼吸机使劲地抽气,叫比奥氏呼吸(Biot’s respiration),人快临终时的呼吸,心率逐渐地微弱。

副主任推过药之后,呼吸机就直接撤了。刘医师说,“我发现他推的瓶子上写的是氯化钾,那是肯定不能静脉直接推进的,他推了两支,然后(他)直接叫我去拔那个气管插管,那意思是说你要说出去,你也有责任,反正你最后终结他的生命了。我也是被逼无奈的。”

刘医师说,这件事情让他一直很压抑。

他透露,在医院如果住几天后,家里面不给钱的,而且属于孤寡老人这一块,家里面或有儿女,儿女不愿意过来的,直接就是进行“安乐死”,说得好听是安乐死,说不好听就是“一级谋杀”。

他说,这个事情很普遍,只不过多数来说外面人不知道而已。“在我实习的那个科室,每个人的脸上都非常平静,不经历我是不知道,他们都非常平静,心知肚明,但都心照不宣。”

“担架工在旁装看不见。担架工也在劝我,因为这两个担架工也不是坏人,他们只不过是被这个体制所绑架,然后就说这事你管不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做好自己就行了。”刘医师说,“这肯定不是第一次。如果第一次就有表情了,他装不知道,自然而然的事情,很正常的事情,就跟吃饭睡觉一样的。”

患者没死就火化

在中国大陆,这样的人间惨剧时有发生。今年1月,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医院人满为患,病床难求。武汉青年佟某2月下旬在网上披露,他的父亲还没有死,就被医院装进尸袋送进殡仪馆。

佟某在短信中说:医生要我去帮忙抬我爸爸,我进病房摸他的小腿还是热的。我喊爸爸,爸爸当时睁眼要说话。医生大为惊骇,喝斥我出去,爸爸被赤条条装到尸袋抬走了,我祈求给穿衣物,不被允许。

医院要他打电话给青山殡仪馆,一小时内车就来了,开好了死亡证明,在这个过程中,一个32岁的轻症病人被推进来,接了他父亲的床位。

(网络截图)

之后,网上又传出一段视频,一名老妇人向司机和车内人讲述,她在武汉传染病医院住院时,亲身见识的恐怖经历。她看到几个跟她一样的患者,人还没死,还有一口气,就被捆住手脚,装入四层的尸袋里抬走了。

这位婆婆还说,“活人拿去烧是怕毒气散发出去,跟你讲啊,我们看到几个。我隔壁房里也是这样的,一个老头子还完全没有断气,就拿去烧了。我们都看到的,亲眼看的嘛。”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