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十字路口:疫情四大责任 中共难逃 20万订阅问与答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1日讯】本频道自去年7月开播以来,承蒙世界各地朋友支持与关注,目前订阅人数突破20万人,《世界十字路口》团队万分感谢各位朋友支持,本集节目特别整理各地朋友的种种提问来进行回答。同时,本频道也从本集节目起,正式将造成武汉肺炎的“新冠病毒”,更名为“中共病毒”。

究竟,为什么要把新冠病毒叫做“中共病毒”?这场疫情为什么中共要担负最大责任、要负哪些责任?今年中国是否会遭遇严峻的粮食供应危机?唐浩是哪里人?节目最后为什么要写诗词?还有其它多个您感兴趣的各类问题,本集节目,与您探讨。

⊙Opening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很久没跟大家见面了,首先表达我的歉意。今天是我们的“20万订阅”问答节目,我要先代表我们团队,感谢每一位朋友的支持,很谢谢大家一路陪着我们走到现在。特别是最近,看到有几位很早期就订阅我们的朋友出来留言,看了真的很令人感动,有一种很特殊的同袍情感。未来我们依然会继续努力,带给大家更好的节目。

同时,我也要借此感谢每一位参与本节目制作的人员,以及每一位曾经对本节目提供各种协助的朋友们,真的非常感谢你们,因为有你们的付出和观众的支持,这个节目才能走到现在。特别是那个相当神秘的翻译小组,帮全球的观众翻译英文字幕,再次感谢你们。

在这里顺便介绍一下,为了方便大家查找哪些视频有英文字幕,我们开了一个播放清单,把配上英文字幕的视频,都放在一起。只要点进去,就会自动地播放所有有英文字幕的视频了。提供大家参考使用。

现在我们来回答大家的提问,有些问题问得很好,可是因为节目时间有限,我们会尽量在这里做初步回答,之后可能再做成单集节目来仔细说明。

另外,要说明一下,有些问题问得比较长,或者问题性质比较重复,我就用改写的方式来提出问题,不一定拿出留言的原话来说;同时,也考虑到要保护某些观众,所以我们这次就不拿出观众的留言截图给大家看,还请大家见谅。

好,我们来看第一个问题。

⊙Q&A

问:为什么要把新型冠状病毒叫做“中共病毒”?
答:大家可能看到了,我在社群讯息和脸书上都发了一个公告,说我们要把新冠病毒改成叫做“中共病毒”。

大家知道,最近中共动用了政治、外交、媒体、科学等力量发动大规模宣传战,试图把病毒的来源甩锅给美国,让很多人看了觉得不可思议,也激怒了很多人。美国总统川普也不甘示弱,他这几天都刻意用“Chinese Virus”这个词来回击中共,这个词,字面上直译是“中国病毒”,强调这个病毒是来自中国。但是,我认为这个词还不太准确。

因为,造成病毒在中国失控、在世界各地失控的主要黑手是谁?是中共,不是中国或中国人民。而操控世界卫生组织(WHO)改变“武汉肺炎”名称的,还有发布不实消息、让各国误判疫情的,也是中共;而且,现在发动大规模宣传战来甩锅病毒责任的,还是中共。

所以说,病毒虽然出现在中国,但却是经过中共极权体制的人为掩盖与政治操作,才造成中国人民与世界人民的苦难,因此我觉得叫做“中共病毒”(CCP Virus),才是比较准确的说法,不但可以避免中共甩脱责任,也可以避免“中国病毒”这个词可能对所有中国人带来的歧视。

我们也一再强调,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不等于中国人民,所以“中共病毒”这个词,是最恰如其分的说法。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目前种种迹象显示,这次病毒似乎瞄准中共而来。怎么说呢?

前两天,我们在脸书和社群讯息里提到过,在中国,最近有大量中共党员死亡,死因都写“过劳死”,非常诡异。而在海外,好几个目前疫情严重的国家,也都很巧合地,是那些跟中共关系相当密切、相当亲近的国家。

从这个统计图上,可以看到,在中国以外的地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包括了意大利、伊朗、西班牙、德国等等,因为时间有限,我们就先简单地讲讲意大利和伊朗。

意大利,在2008年金融海啸与2010年欧债危机之后,经济衰退、债台高筑,财务很紧张,所以他们积极向中共靠拢,希望拿到中共的借款与资助,并且在2019年3月签署了“一带一路”的谅解备忘录(MOU),是全球七大工业国(G7)里,第一个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所以被质疑是中共渗透欧洲的“特洛伊木马”。

伊朗,长期看我们节目的老朋友可能记得,我们讲过伊朗其实是中共在刻意扶植的“中东代理人”。中共不但长期对伊朗提供基础建设、军火甚至是化学武器和核武技术,而且还进口大量的伊朗石油,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

中共从1980年代开始扶植伊朗,一方面是为了对抗当时苏联通过阿富汗和越南两个附庸国来箝制中共;另方面,也是要通过伊朗来介入中东地区,特别是通过伊朗对以色列的威胁,进而牵制美国政府。中共希望在中东制造战场,分散美国的力量与关注,让中共可以在亚洲地区减少扩张的阻力。

伊朗这次疫情相当严重,不但首例确诊病例来自中国,而且包括副总统、文化部长、工业部长等大批官员政要也都感染病毒。然而,伊朗不但学习中共掩盖疫情,还在媒体上宣称这次病毒是美国用来对付中国与伊朗的生物武器,完全配合中共的宣传口径,两国的关系密切,可想而知。

所以说,这次病毒不但造成大量中共党员死亡,还在格外亲共的国家造成严重疫情,是不是很巧呢?相反的,反对中共的台湾与香港,疫情就相对轻了许多,甚至还有香港风水师直白地说,这次疫情就是针对中共来的。

这让我想起另一个巧合,大家知道,香港反送中运动后来一直高喊一个口号,叫做“天灭中共”,也有人喊“打倒共产党”。现在看起来,是不是真的好像“天灭中共”正在发生呢?很巧合吧?

而且,如果这次武汉肺炎真的是针对中共来的话,那么把病毒叫做“中共病毒”,“针对中共而来的病毒”,是不是更贴切呢?所以,我们以后就统一叫做“中共病毒”吧。

问:唐浩是哪里人?

答:这个问题,可能是最多人问的问题。其实我在去年8月的第一次问答节目里已经解释过,但因为我们有很多新朋友加入,所以我在这里再说明一下。

其实,我觉得,我是哪里人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的东西有没有道理?对您有没有价值?能不能帮助您看透事件的真相或者掌握世界的局势?

因为,我在中、港、台三地都待过,所以我知道有时候、有些人会对其它地区的人有一些刻板印象或者误解,所以就会容易“因人废言”或者“因地废言”,但其实这样不太理性,也可能会让自己错过一次拓宽世界观的机会。

所以,我想,您觉得我是哪里人,就是哪里人。不过,我不是外星人就是了。

顺便再跟大家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某个知名大学的新闻学硕士,后来当过记者、研究员、电视新闻制作人、报纸主笔等等,现在来到《世界的十字路口》当交通警察,帮大家指挥交通。

问:为什么说中共必须对这次疫情担负最大责任?
答:我们先来看一个问题,这次中共病毒来自哪里?

这是2018年4月6日中共央视的报导,证明当时科学家就已经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存在。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 周鹏:

“现在病毒已经分离出来了,我们也制备了相应的抗体、疫苗。”

请注意,受访发言的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人喔。

到了去年9月18日,武汉天河机场举办了一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感染应对演习。这两个消息,是不是意味着,中共在去年9月以前就已经掌握了病毒?甚至还研制了抗体或疫苗?只是这个疫苗到底有没有用、成功了没有,我们不知道。但是不是已经证明,中共病毒很可能就是来自中国境内?所以早期的发病案例,都集中在中国,而且是集中在研究病毒的武汉病毒所周边地区。

再来,有多位海内外专家都指出,病毒源头应该在中国。

比方说中国兰州大学研究员赵序茅认为,病毒来自武汉;上海的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也说,他不认同“病毒来自国外”的说法。

曾经发明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知名科学家何大一也说,他认为病毒起源于中国,是毋庸置疑的。

另一位被喻为“冠状病毒之父”的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赖明诏,也向媒体表示,就他的掌握与了解,病毒毫无疑问是来自中国。

好,到这里可以看到,病毒的发源地应该是在中国境内,中共自己也早就掌握了这个病毒。但是,中共在去年底疫情爆发之后,却不断掩盖疫情,对国际社会延迟通报,一开始还说不会人传人,结果造成大量医护人员无辜被感染;后来才改口承认会人传人。

接着,中共不但找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主席”来帮中共粉饰太平、大唱赞歌,中共还继续掩盖疫情、造假数据,对海外营造出“中共抗疫胜利”的虚假形象。但实际上,有武汉医生向党媒《健康时报》透露,当地已经连续五天出现新的门诊案例,这是“危险信号”,显示疫情仍在民间传播。

不但如此,中共还大动作开展一场“病毒转移战”的国际骗局游戏,想方设法要把病毒“改产地”,帮中共洗白。外交部派出“赵家的战狼”公开叫板美国,说病毒是美军带到了武汉,引发国际社会哗然。

好,看到这里,是不是中共应该对这场疫情担起最大的责任?至少有:

1)掩盖疫情、延迟通报的责任。
2)欺瞒百姓、造成人民伤亡的责任。
3)操控世卫组织,误导世界各国的责任。
4)栽赃嫁祸、逃避罪名的责任。

问:节目里的诗词是谁写的?影片最后的诗要花多久时间去想和写?

答:所有的诗词,都是我自己写的。其实我比较喜欢写山水田园诗,比方说前两天在社群讯息和脸书发的那篇《意》。只是为了配合节目的时事题材,所以平常在节目里几乎只能写写实诗。

毕竟,总不能节目前面是在揭露中共欺骗世界的几大骗术,结尾来个宁静淡泊的山水田园,看起来会有点人格分裂、对不上号。

至于要写多长时间,我没有具体算过。有时可能十分钟以内,有时如果一直有其它杂事分心的话,可能会拖到半小时。

问:为什么要写诗词?现在的年代,写这种诗词有什么用吗?

答:写诗词,其实是我的个人兴趣,一开始是想说,评论时事的自媒体频道已经多如牛毛了,要怎么样加入一些个人特色,来跟别人做区隔,就想到在节目最后加入诗词来试试看,结果就写到了现在。

其实我很喜欢传统文化,古诗和唐诗是经过几千年传承的传统文化精华,所以想说试试看通过这个节目,跟大家分享一些传统文化。

另外,当然还有一些特殊的因素,比方说有些话可能不太适合用白话说出来,或者不方便明说,历史上很多人就通过诗词的方式来含蓄地表达。

问:中国会发生粮食危机吗?要不要囤粮?

答:我们在去年底就曾经跟大家预测分析过,今年中国很可能会遭遇粮食危机,当时武汉肺炎还没发生。

那现在,疫情发生之后,影响了各地农民的春耕,自然会影响今年度的粮食产量;加上秋行军虫的虫害已经提前爆发,目前虫害面积已经超过76万亩,也会对中国的粮食生产带来威胁。

还有,别忘了,还有数以亿计的蝗虫大军正在逼近中国,中共当局在这两天也制订一项应对政策,显示中共自己也评估,这场蝗灾有可能会入侵中国。如果真的发生,那对中国的粮食危害,就很难估计了。

而且,最近包括山东、江西等地区,都强力推动种植水稻,甚至不惜砍树、铲除其它农作物,都要保证种植水稻。这就表示,中共官方已经强烈意识到,今年秋天或下半年,很可能会出现粮食供应不足的危机。

加上现在世界各国被疫情牵制住,包括泰国、美国、巴西等主要的农产出口国也受到了影响。如果这些国家今年粮食减产,没有太多的粮食可以外销到中国,那么就会更加重中国的粮食供应问题,也难怪中共现在急着种水稻,想要设法自己增产,缩小粮食缺口。

另外,有另一个巧合是,我们在3月4日的节目最后,诗词里提到一句“地水火风蝗粮劫”。隔天,北京、四川都刚好发生地震。

这两天,北京、天津、河北省多处地区又出现了强风与大火。真的很巧,不是吗?

问:面对红色传媒的侵犯,台湾人要怎么因应?
答:在自由民主的台湾,公民社会的力量或者消费者力量是最直接的影响力。比方说去年六月的“反红媒大游行”,几万人走上街头反对红媒,就是很典型、很有力的一次公民抗争行动。

另外,大家可以不看、不听这些红色传媒,同时不买这些红色传媒母公司出产的食品、商品。比方说,最近台湾民众抢购食品,但是坚持不买“X旺”公司或者“旺X”公司的产品,这就是公民力量的展现。

同时,或许还可以公开发起活动,列出有哪些厂商在红色媒体上刊登广告,大家一起拒买这些广告商的产品,同时打电话或写信向这些厂商劝善、反映意见,请他们别支持红色媒体。

当然,有些人会觉得,这些红色媒体的主要经济来源是靠中共给的,做这些拒买、拒看活动,对他们有杀伤力吗?

别担心,以前或许是螳臂挡车,现在局势不一样了。中共的财力在经历过美中贸易战和这次疫情的冲击后,已经大不如前,他们对这些红色媒体或红色政客提供的资金,很快就会短少;加上中国经济受创,这些红色企业在中国的营收也很可能会受到冲击;再加上台湾去年底通过了《反渗透法》,也能在某种程度上阻挡中共资金渗透台湾媒体。

像隶属“X旺”集团的某个报纸,这个月底即将停刊。而其它某些红色媒体的网站,最近也开始推出“收费订阅”制,其实都反映出,红色媒体的经济前景非常不乐观,资金来源可能减少或者可能断链,不得不设法自救。

所以接下来,大家可以继续看,这些红色媒体的经营会越来越困难,可能会有更多的裁员、减薪或者停刊的消息传出,如果加上大家发挥公民力量进行抵制或劝导,或许会加速这个过程的推进。

不过要强调一下,我们不是在教大家“如何搞垮红色媒体”啊,只是跟大家解释公民力量和媒体消费者力量有哪些展现的方式,是很正当的、很纯粹的媒体素养(media literacy)教学啊。如果红色媒体哪天垮了,可别来找我啊。

问:上次来台湾,总共到了几个地方?有吃过什么小吃?

答:其实上次到台湾,主要都在忙出差的工作,去了台北、新北、新竹、台南、高雄,主要都是去采访,没时间去夜市或者吃喝玩乐。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台南的仁德吧,好像是,吃了一家牛肉炉——抱歉,吃完就忘了店名——真的很好吃。跟我们一起去的美国朋友吃了以后就说,他终于明白川普为什么要保卫台湾了。不过,我也很喜欢台湾的卤味。

问:你背后的公仔是什么?

答:那其实不是一般的公仔,是“正义女神”。正义女神蒙着眼睛,一只手拿着天平,象征着公正无私地衡量善恶,另一只手拿着宝剑,对邪恶进行惩罚。

我觉得,很符合我们节目的一项普世价值:邪不胜正,善恶有报。

‧小结

好,因为节目时间的限制,我们今天先回答到这里。抱歉,回答题目的数量还是比我预期的少。另外,有很多人在问,中共的宣传战似乎发挥了作用,很多海外的中国人都相信中共的宣传,回去中国躲避疫情,他们担心,中共的诡计是不是真的胜利了?

这个问题,我们在下一集节目中,继续跟大家探讨。

⊙Ending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

订阅我们频道之后,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当我们有新的节目出来,你才会收到通知。

我们下次再见。


奇聚

千古奇缘一线牵
七洲四洋网中连
共唤正气末邪荡
涤尘忆醒还真仙

唐浩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