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明德:环球股灾 疫情高峰未到

WHO听命“丐帮帮主” 接近共产主义就会倒楣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5日讯】全球中共肺炎疫情告急,震动全球股市,美国股市一周内两次暴跌触发熔断机制。对此,香港知名银行家、客席教授吴明德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中共肺炎肆虐令不同国家相继爆发“黑天鹅”事件,继而形成“黑天鹅湖”,“湖里有美国黑天鹅、石油黑天鹅、意大利黑天鹅,接着一路扩散可能有德国、法国的黑天鹅……”他说,香港近来已被“林郑”黑天鹅、反送中黑天鹅以及疫情黑天鹅搞得“冥顽不灵”。

不过据吴明德评估,疫情在未来3个月出现高潮,6、7月将平息,这段时间股票还会秩序性地下跌。而他对全球疫情平息怀有信心,主要是美国倾全国之力抗疫,并且集全世界最好的医学专家和科学家、生物学家研究病毒疫苗,“如果那些人很聚焦在做这件事情,就很快得到一个结果,这是对世界所有人民的福祉。”

而相对于武肺病毒快速蔓延国际间,香港与台湾目前确诊人数相对较少、疫情稳定,他认为香港民众靠自身警觉性,不相信中共公布的数据,再加上当年抗萨斯的防疫经验,令疫情控制得当;台湾则因今年1月的总统大选奠定抗疫成功的关键,“它投票选择了一个独立自主台湾人做总统,所以它没有包袱,它不需要看(中共)脸色,不需要考量与大陆做生意我就不关门(封关)。”

他说,世界疫情大爆发以来,可以看到任何人、任何团体、任何国家,只要接近共产主义,就会倒楣,“不用有多了解共产主义,只要看它过去怎么做事、怎么去处理人,就知道这个制度、这个主义之下驱使成立的政府如何成为一个邪恶的政府。”

他也庆幸身为香港人,可以分辨中共如何渗透、控制传媒为自己做政治宣传与炒作意识形态,“能够看清世界在自由空气下如何发展,在极权下如何发展。”

吴明德曾任美国银行及中国建设银行(亚洲)前高级副总裁、现任大学客席讲座教授以及多个电台主持人。

美国股市两次熔断 输掉川普三年来上升指数

记者:这个星期全球股市中,美国股市两次熔断,全球多个国家都是熔断,怎么看股市走向?

吴明德:熔断不是特别的事情。因为有个机制在,当然要试一下它,但是可能十几年才试一次。不过这次是114年,美国股市以来,第一次的跌幅用指数计,三个星期加上的跌幅是最大的。跌得最惨的那一次是1987年10月,一天跌22%。这次是在高位2万9,跌下来到昨天(3月12日)2万3、2万2千多,其实将过去三年川普赢回来的(指数)差不多都输了。

2017年1月川普上任,起步的指数是2万,到最高位是29,300,除一半是24,500,这就是过去三年,跟着川普全球经济50年来最好的美国股民的平均价就是24,500,现在顶不住了,任何平均人买,过去三年都输钱。

川普出手救市 市场注资1.5万亿美元

吴明德:所以川普马上推出5千亿,跟着再推出1万亿,拿来使市场有钱。为什么?如果市场没有钱,只有将家里拿一些资产出去卖,如果市场有钱可以松动、可以借。怎么借回来?就是拿家里的资产,比如股票、债券拿去按,那么就不用急速地去沽它,你觉得这是一个短期的、技术性的恐慌,稍后平静下来就会回到原位了。这是不是短期的恐慌?如果用我过去的工作经验就是的,但是短期恐慌完之后、调节了之后,可能只是一两千点的调节之后,那个位置停在那里。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石油市场还没玩完,它一次跌30%,可能有一半人投降,输的输了;但是还有一半人未曾平仓,那么那些拿着空仓的那些生产商、大户就不会投降,他已经赢了很多钱,钱继续在这里堆积下去、在这里磨,这叫做“磨烂席”。

黑天鹅群现 投资市场变成“黑天鹅湖”

吴明德:油价跌下来使整个投资市场去变成一个“黑天鹅湖”。从来没有想过的事件叫“黑天鹅”,在不同的国家爆发,意大利又一只黑天鹅,香港那只黑天鹅。香港过去多了两只黑天鹅,一只就是林郑月娥,第二只黑天鹅是反送中运动,第三就是现在国际公共卫生健康的问题,这只黑天鹅又来了。本来这三只鹅已经把香港搞到冥顽不灵。

现在为什么变成“黑天鹅湖”?因为湖里有美国那只黑天鹅、石油黑天鹅,又有意大利黑天鹅,接着一路扩散可能有德国、法国的黑天鹅,那么大家就在跳“黑天鹅湖”。这个“湖”需要时间才能跳完,那么就要掌握时间,现在才开始起步,进入剧情正题。

股票市场进入“熊市” 疫情高峰尚未到

记者:还没到高潮?

吴明德:还没,还要先跳一段时间,接着三个月会有高潮,再多一两个月,去到6月,6、7月就应该完结了。这段时间股票还会不停地沉底,但不会像现在跌得这么急,不会一天跌2000点,可能一天几百点又反弹几百点,又反弹,是有秩序性地下跌,我们叫进入了“熊市”的阶段。

股票市场或者投资市场,由高位跌下20%,叫做“牛熊分界线”,跌下来之后会不会马上反弹?如果不会,连续三天都是在那条线之下,就确定短期进入熊市了。

熊市的特征是,每一次的下跌都会比上一次的下跌更低,反弹不会高过上一次,这样拾级而下。那么我们买货的要有耐性。如果我作为投资市场,就要看那些黑天鹅什么时候落幕。第一个落幕的当然是那个国际公共卫生问题,估计应该5、6月,因为中国、南韩、日本、亚洲都是上完高峰,现在慢慢下来了,只不过现在吹到欧洲,跟着美国去了。

熟睡狮觉醒 美集全国之力抗疫

吴明德:为什么这么有信心一定会搞定?因为它吹了去美国。美国是一只熟睡中的狮子,如果它集倾全国之力,集中家家户户都去应付这个病毒的话,它就很快搞定的。它第一个礼拜可以出100万个测试剂,可以快速地知道确诊者,就马上去隔离他,病毒会自己断尾。用这个方法快速地控制公共卫生的问题,但是需要有个过程。第2点就是长远些,就是在短期内要有医治病人的能力,尽快去拿瑞德西韦,或者类似这些的改良品变成抗疫药。第3更长远些,我想需要一年时间,它就可以制造有关疫苗。根据一些医学专家讲,病毒会变种,但起码有一个没有变种的疫苗,我们就有信心它倾全国之力,因为它集合了全世界最好的医学专家和科学家、生物学家,如果那些人很聚焦在做这件事情,就很快得到一个结果,这是对世界所有人民的福祉。

挑选优良基金公司 长期投资“跑赢”通胀和存款

记者:你觉得这个是震荡性的下滑。

吴明德:是。

记者:香港著名股评人沈振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现在要忙着去捞底,其实股票市场最怕就是停止不动,无论是跌还是升都有的赚。现在这么震荡,你怎么看?

吴明德:沈大师之所以是沈大师,是因为他每天盯着股市,他对股市有触觉,他的感觉是心连心的,他不会马上告诉你,但他自己是知道的,这一分钟做什么,下一分钟做什么,但等收市的时候才讲已经太晚了。

你是配合市场?还是市场配合你?答案只有一个,当然是你配合市场。凭他的经验说这段时间已连续跌了这么多天,今天下午可以捞底了,他属于“短炒”,2点买入,2点15分卖出;3点买入,3点15分卖出;4点买入,4点15分卖出。他不会告诉你的,因为他赶不及。但他不是骗你,在市场上他是炒家。

如果是长线投资者,我们的分析是,比如我是做退休基金的,那最多每个月买一注,如果这一注刚好是在最低价位买的,你就会赚多些。但长远来讲,未来30年退休,你的平均价钱肯定跑赢通胀和存款,原因是你的基金经理会帮你买。

像李嘉诚那些优质公司,他之所以在股市可以赚钱,是因为他请了在商界比较聪明的公司帮他操作,那些公司肯定会加这个因素在里面,所以它帮你赚的钱肯定比银行存款更多,你才愿意。别人银行存款只有两厘利息,但基金公司给的股息回报是五厘股息,长远来说是请了聪明的人帮公司赚钱。所以不用管它高高低低,放在基金公司就不用怕。

政治市场、投资市场 都看李嘉诚

记者:这次全球企业大洗牌,中国的潘石屹将自己SOHO的八大板块200亿急急忙忙卖给黑石基金,前几天他的股价升得很厉害,他曾说过不会卖,但这次的行动你怎么看?是否还有这样的事发生?

吴明德:你再去访问他,他还是会说不会卖的,我卖的那些是那个时候讲的,现在问我现在这个环境我是不会卖的,下一分钟卖是因为下一分钟环境变了,他没有骗你。他不会告诉你,他什么时候不卖;他不会告诉你一辈子都不卖。所以他是可以自圆其说的。如果在投资市场,我肯定看李嘉诚的动作,因为我跟了他50年都不会错。

讲起李嘉诚,我多说一句:即使看政治市场,也是看李嘉诚。他经济投资不错,原来他的政治比经济还好。因为他在这半年讲的东西,有哪一句没讲到香港人的心里去,全都讲到了。

他看到A与B在吵架,他没说A对还是B对。他会对A说,你要看看B在想什么;对B说,你要考虑到A年纪轻,他们是我们将来的主人翁,B你年纪大应该包容A。他没有说谁对谁错,他知道原因,如果说谁对谁错会水洗都不清,是制度问题以及其它因素造成的。但作为香港的一个长者、智者,会劝B,你有权力,你是操盘的政府,你有没有想过A在想什么呢?你有没有想过香港以后想持续发展要靠这帮年轻人?你是否想放弃他们?这些年轻人是你的子女,你是否想他们以后不要回家?掉过来说,他也对A说,你们血气方刚,是否可以不要那么冲动,了解一下他们运作的困难。他说这些话才能让双方的距离拉近,疏导年轻人的情绪,让年轻人觉得你是想与他们谈的,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香港抗疫全靠市民自身警觉性、抗萨斯经验累积

记者:这次全球爆发,但港台的确诊人数相对少,我们离中国大陆最近,一直没有封关,为什么会这样?

吴明德:这与我们17年前有萨斯的经验有关,只不过年轻人没有经验,但他的家长有,所以会谨慎。措施我们就不讲政府,不值得一讲,庆幸香港人一直都有靠自己的警觉性。

记者:就是不相信共产党的数据?

吴明德:这就是加强警觉性,但什么才是重要的,我们个人卫生的措施做得好,这是经验的累积,比如欧洲没有萨斯的经历,二次大战到现在70多年的和平令整代人对危机意识、对超大“黑天鹅”危机意识薄弱,尤其是公共卫生意识薄弱。很多东西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是他们的文化,这次就给他们一个机会考验。但欧洲毕竟是文明发达的国家,有很多历史和文化的根基,他们有很多做事的方式值得我们学习的,很快他们会清醒,不需要为他们特别担心。

香港这次能成功抗疫,因为每个人对自己个体、对团体、对整个地方这三个层次都有所尊重。我们尊重个体,所以我们戴口罩;我们尊重团体,所以我们也戴口罩;我们尊重香港这个地方,所以很多大的活动取消了,这是经验的累积。

台抗疫成功:选独立自主台湾人做总统

吴明德:至于台湾,1月奠定它这一次的成功。它投票选择了一个独立自主台湾的人做总统,所以它没有包袱,它不需要看脸色,不需要考量与大陆做生意我就不关门,所以除了金将军(金正恩)之外,台湾是最快关门的自由民主国家。

我们很清楚知道台湾这一次选举,她(蔡英文)领导的政府加上他们有一个强而有力的执行体制,所以令到这次的疫情控制得全球第一。最重要的是它被拒于WHO。WHO是“丐帮”的流氓,丐帮的流氓在疫情初期叫大家不用撤侨、不用闭关。

接近共产主义就倒楣 庆幸身在香港看清世界

吴明德:但前两天WHO为何宣布世界大流行,这个不是判断的错误,是这个组织的领导者是有私心,英文叫secret agenda,他听命于丐帮帮主国家,令世界疫情大爆发,现在可以看到任何人、任何团体、任何国家,只要接近共产主义,就会倒楣。不用有多了解共产主义,只要看它过去怎么做事、怎么去处理人,就知道这个制度、这个主义之下驱使成立的政府如何成为一个邪恶的政府,令到没有事是好的。

记者:中共宣传说国外的形势不好,甚至传出意大利有几十万华侨联署要求撤侨回中国,你怎么看到底是哪里安全?

吴明德:他们喜欢返就返个够,我们不能阻止他的想法。但是在香港生活的人很幸运,可以看清世界在自由空气下如何发展,在极权下如何发展。很清晰分清楚不同的传媒所讲的东西,分清哪些是说给国内的人听的;哪些讲给国外的人听;哪些故意讲给国外的人,由国外的人出口当内销。先把消息告诉外面的人,再由外面的人引述发回国内。因为有很多的渗透,这些渗透组织慢慢有个形象,这个形象就好像与他们(中共)脱离关系,不过是个秘密渠道,再由这些秘密渠道讲出来。我们最主要的是问一下自己,根据自己的条件、智慧水平去判断。

美人权法案年度报告 香港独立关税地位短期未有定论

记者:美国人权法案通过后,这个月就要审查香港年度审结报告,是否继续给予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地位,如何看会如何发展?

吴明德:我想它不会那么快有结论,因为这把刀吊在头顶,不用那么快下来,但它需要这个报告。这个报告是由民间组织去做一个客观的报告,有三个泛民议员、三个建制议员,加一个行政会议的班长,去那个组织讲。那个组织虽然是民间组织、智库组织,但所有美国重要官员会列席、会去听。

我说这个报告已经写好了,但要过场,要让美国人民知道,所有东西都有咨询过,请他们的民意代表来讲,讲完之后,觉得香港的政治体系、自由、人权民主发展是否是我们(美国)所想的。

早几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全世界各个地区的人权报告,这是政府定期要讲的,监察著每个地方,这叫普世价值。这个民主人权法案也一样,当然气候和气氛要配合。我们香港人不会忘记从去年6月9日开始的抗争,因为有疫情、因为假期、区议会选举结果,所以我们要有耐心去等。

同一时间,美国作为香港的主要持份者,它也需要《人权与民主法案》去保障美国持份者、投资者在香港的利益,这样才能与国民交代。不然到时发现(民主、人权)大倒退,或军队突然杀进来要控制香港,比如美国有8.5万个投资者在香港,世界有很多投资者在香港市场做集资、投资,人家会说,美国政府在做什么?不知道有这个趋势吗?会被别人怪责,所以这个民主人权法案会迫使,如果这个事态发展不是向好的事态发展,那就会收窄监管尺度,用这个法案迫使美国政府有一个特别的机构,去监察香港的民主人权发展,如果发现不对劲就要发声,就起这个作用。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