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赵立坚“甩锅”美军,川普回应;疫情未消,中共为何升级对美信息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14日讯】【热点互动】(313)源自武汉的病毒祸延世界 中共却想改写历史?

本周,大陆媒体的一篇报导《发哨子的人》在遭到删除之后,网民用十几种不同的方式进行接力传播,蔚为奇观。外媒说,这是继李文亮之死,中共官员要求“武汉人民感谢”之后的“第三次”舆论风暴;而另一方面,中共在国际上持续推行另类的疫情故事。周四,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文上称,疫情可能是由美国军人带到武汉的,引发轩然大波。为什么中共要 “不遗余力的”去删除一篇文章?赵立坚的推文是否意味着中共信息战的升级?

嘉宾: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
时事评论员:陈破空先生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热点互动】赵立坚“甩锅”美军,川普回应;疫情未消,中共为何升级对美信息战?南华早报最新文章爆惊人内幕!发哨人文章因同样原因被删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3月13日星期五。本周大陆媒体的一篇报导《发哨子的人》在遭到删除之后,网民用十几种不同的方式进行接力传播,蔚为奇观。外媒说这是继李文亮之死,中共官员要求武汉人民感谢之后的第三次舆论风暴。另一方面,中共在国际上持续推行另类的疫情故事,周四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文上称,疫情可能是由美国军人带到武汉的,引发轩然大波。

那么为什么中共要不遗余力的去删除一篇文章?那么这个赵力坚的推文是否意味着中共信息战的升级?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讨论这些问题。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大家熟悉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观众好。

发哨人文章引发舆论对抗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主持人:好的,谢谢二位。先来谈一谈这周引发热议的《发哨子的人》这样一篇文章。我想先请唐靖远先生谈一下,这篇文章可以说引发了一种,不能说猫捉老鼠,但是是一种舆论的对抗的风波。那网友用十几种方式,真的让人叹为观止,包括什么甲骨文啊,还有星球大战版也进去了。非常罕见在中国网络上面有这样一个网民和网警之间的对抗,您怎么看这个事情?您觉得这个事情说明了什么呢?

唐靖远:首先我觉得这个事情,它其实刚好印证了中国过去一句古话叫做“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什么意思呢?我们都知道自古以来对老百姓言论这方面,其实你都知道它这个道理,你越堵塞,其实最后后果是越严重的。因为《发哨子的人》这篇文章,这个事情我觉得它和之前李文亮之死,其实是有一个前后联系的。就是说李文亮之死当初就引发了一次舆论的海啸,可以这么说。其实那个时候很快就被封帖、删号什么的,全部都给它镇压下去了。

但是其实你会发现民众的这种愤怒,就是民众对你这种封杀言论自由的这种愤怒,它其实并没有消失,它其实是积压在那儿了,那么在一个合适的时间,一个合适的时机的时候,它还会再次爆发出来,所以这个就是我们看到“吹哨人”这个事件,一下子会成为一个现象级的,这么一个就是令人惊讶的现象。因为李文亮之死这个事情本身,它其实那个余波一直都在的。我们知道李文亮他不是说他在微博上面,他其实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可以说。

但是非常奇特的一个现象,李文亮在微博上面留下的最后一条微博,到现在都还不断的有人在那去留言,就是当成他还是活着的一样。

主持人:一种纪念的。

唐靖远:对,一种纪念一样,每天都还跟他说话,每天跟他问好。然后这个积累已经到了什么程度了,已经到了59万条留言,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所以我觉得这个现象其实它和“吹哨人”这个现象,其实它是一个一前一后的,相当于是一个后效应。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都知道李文亮也好,包括这个“发哨子的人”里面提到艾芬这个医生,她就是发哨子的人。他们俩其实都不只是普通人,他们不管是发哨也好,还是吹哨也好,他这种行为只不过是做出了一个普通的正常人,在正常情况下会做出的一个举动、一个反应,就是告诉了自己的亲朋好友、一个同事。其实严格意义上说,他们还算不上是一种力挽狂澜这样的一个英雄。但是他们这样的行为在现在已经都被视为是一种,当成是一种英雄一样的来纪念。已经有人在形容说李文亮这个微博,这59万条留言是一道网上的哭墙,是这么来形容,它已经成了一种文化现象了,其实可以这么说。

所以我觉得它这背后体现出来一个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民众已经在把他们当成英雄来纪念的时候,它其实反过来说明,一种非常普通的正常的行为,居然都会成为一种英雄行为的时候,它说明什么?恰恰说明这个社会的这种扭曲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人的一个正常生活的底线了,我觉得这个是第一点。

第二就是艾芬这个发哨人这件事情,就像刚才你说的,被十几种,其实不只十几种啦,已经起码是几十种这样的形式传播,就被形容为是一种史诗级的这种传播的现象。它背后体现出来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突然在某个一瞬间,会发现大量的民众、这些网民,他们形成了一种高度的默契。

主持人:嗯。

唐靖远:他们以一种高度的默契来做这种接力的传播,这种行为其实恰恰是中共最害怕的。因为中共最怕的就是民众这种,因为他是自发的,其实没有谁来组织,谁来当头什么的,但是他却自发的出现了这样一个像喷发一样的这种现象,那么对中共来说,这种自发的、高度默契的,而且又是一种对抗性的行为,我们为什么说它是一种对抗性的行为?我们都知道就像你刚才提到,他这个很多的转发,把它制作成什么甲骨文啊,制作成还有摩尔斯电码等等。

主持人:删了又贴,贴了又删。

唐靖远:其实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他其实根本就是看不明白的,看不懂的,但是这个已经不重要了。所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人,他们已经都知道,这个能不能让人看明白这篇文章的内容已经不重要,重要就是什么?我一定要把这个文章、这件事情,我的声音一定要发出去。

主持人:它是一种姿态。

唐靖远:对。它其实是一种非常强烈的对抗的姿态,你越要删,不让我发声,我就一定要发出声音,它其实就是已经,它的意义是在这儿了。他已经不在乎这个文章究竟能不能被人看懂,这个本身,就是文章内容本身的传播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把声音发出去,是这一点。所以这点我觉得它背后其实说明一个非常关键的东西,它是什么?就是官民之间其实是一种不可调和的矛盾的对立,它并不是官方媒体所说,它是一种行为艺术。

没有这么多的人会有这样的,在这种时刻,用这种危及生命的,这么多人死了,这么多家破人亡是吧,拿这件事情来好像当成一种闲情逸致一样,来作为一种行为艺术来表现,没有人会这样做的。他们这样做其实就是处于一种最根本的,官民对立的不可调和的一个矛盾。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看到中共官方这种应对,他也是一方面在国内就拚命的不停的删,对抗嘛,另一方面就是转移矛盾的焦点,把这个焦点转移到国外去。

就像我们看到现在的,比如拚命的煽动,把病毒来源什么这些责任往海外去进行转移,我看到是这么两点。

文章疯传说明两点:民意和能量

主持人:是,破空先生也请您来谈谈这个现象,因为我看到网上也有人说,说我就是要看这么一篇文章而已,然后就是转发一篇文章而已,就是一篇讲真话的文章,都要这么前仆后继的这样的去看。那我看到崔永源有一句话,他说不就是一篇文章嘛,结果你把它封成一本圣经。您怎么看这样一个现象,就是在短时间内,这个其实是第三起舆论风暴,那这是不是就像许章润教授所说的,真的是愤怒的人民已经不再恐惧了呢?

陈破空:这个说明了两点,一是民意,二是能量。说民意就是中共通过操纵水军、网军、五毛党、自干五、小粉红形成了一个虚假的民意。就好像中国的民意跟中国共产党绑在一起,跟所谓的党中央绑在一起,形成了所谓的万众一心。这是中共官方媒体、官方的网站到处所呈现的东西。但是《发哨子的人》这个人物杂志所刊登的文章,被中共删除之后,网民却整体的行动,对中共说不,体现了一种真实的民意。

真实的民意就民意的主流是跟中共作对的,他们要了解真相,他们不相信中共的宣传。所以这个网民的集体发酵,亿万网民、千万网民的行动证明了真正的民意所在,一下戳穿了中共的谎言。另外一个就是能量,我们知道中共封网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没有一个世界上的网络有中共封得这么严,严厉的封锁,然后无数的敏感词、特定词、限制词、过滤下架等等。封锁的这么严,但是现在这些网民,千万网民通过了各种接力赛的方式,压倒了中共。

他们通过16种以上的文字,什么甲骨文啊、梵文、正文、繁体啊,甚至乱码、错字,还有其他的文字,比如日语、德语、韩语,甚至越南语等等。通过这些文字保存了16种版本以上,跟中共做接力赛,最终中共是败了。也就是说中共的防火墙神话被戳穿了,这个防火墙并不是万能的,并不是无所不能的。只要网民能够万众一心,能够通过接力赛的方式,这个互联网的封锁长城是可以推翻,可以戳破,可以找到它的缝隙和漏洞。

所以这次中国的网民做了勇敢的尝试,而这已经是第三波民意的海啸。中共已经承认前两波的民意海啸,这个李文亮医生形成了舆情发酵,而中国的网信办24小时跟踪,所以是重大的网络事件。之后就是中共现任的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所发起的,所谓感恩教育,要大家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结果出来之后,又引起了舆论发酵,排山倒海的谴责,之后不得不赶紧下架删除。那么这第三波舆论导向,就是力挺艾芬,力挺这篇文章,留下这篇文章,留下一个史诗般的文章。

然后据说现在连最先进的区块链都已经以永久的方式,不能改变的方式留下了这个文章。这足见中国14亿人民真正的民意,民心所在。

南华早报文章爆惊人内部 发哨人文章因同样原因被删

主持人:好的,谢谢破空先生。唐靖远也请您谈谈,刚才我也提到有人就说,不知道是不是崔永元说的,不就是一篇文章嘛,你把它删成了圣经一样。就是为什么中共要不遗余力的去删这么一篇文章,到底这篇文章有什么内容,它触动了中共的底线或者红线?

唐靖远:这篇文章其实我觉得它的确是涉及到一些比较敏感的内容,在我看它最主要涉及到两个方面,第一方面就是关于医护人员的感染。其实这篇文章它里面透露出来,就是这个武汉市中心医院,他说的是有4个已经牺牲了的,阵亡了的,然后还有4个现在是危重的。同时被感染的医护人员是已经达到200多,可以说是武汉市所有医院里面是最严重的。那么它里面就是有一个比较关键的信息,就是医护人员的感染,至少这个武汉市中心医院是在1月分的上旬就已经出现了。

那么我们都知道医护人员的感染本身它是有非常重要的指标,就是可以人传人的这个指标。其实客观上他证明官方有严重的瞒报的行为,这个是一个。第二个比较敏感涉及到艾芬,她自己说她被领导叫去,非常严厉的对她进行训示,然后威胁她,甚至给她扣了很多罪名。说她是破坏武汉的安定团结大好局面的罪人等等,这些帽子都给她扣上了,就好像是文革的那一套,弄得她压力非常大。

所以后来她说了一句话,就很有名嘛,她说“要是我早知道是今天这个局面的话,她说‘老子到处说’。”当然这句话就是一句比较激愤的语言,但是我觉得它其实从另一个侧面,它反映出来一个东西,对这次武汉疫情的隐瞒和打压,它是系统性的,是来自于行政力量的这种干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其实看到不光是这篇报导,在此之前,前面像财新网、财经杂志等等都有发表过一系列的,已经好几篇了,这样的一些报导,很多都已经被删除掉了,他们都涉及到很多这次瞒报真实的疫情。

主持人:而且是疫情初期。

唐靖远:对。就是在这个关键的初期,就是黄金期,就是疫情刚刚爆发出来前面这一个月左右的,最黄金的时间里面,出现了严重的瞒报。比如说在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那个张继先这个医生,这个也是被报导披露出来的。他其实是在去年12月26日就已经接待过,一次性同一天,一家三口人同时来看病,一家三口人都是一样的症状。

主持人:那就是人传人嘛。

唐靖远:所以他就说,就凭他多年医生的经验,他第一感觉这已经就是可以有人传人了,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迹象。还有一个我们看有这样的媒体报导,说中国的CDC,不是有一个内部开个会议,还把那个照片放出来,那照片里面就是显示,统计了一下武汉市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那张照片里面显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是武汉市第一医院的医生,第一个最早的被感染的是在12月27日。

所以我们看刚才提到张继先说的这个例子是在26日,那么27日就已经出现了最早发现的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我们就可以肯定的说武汉市的卫建委,这个情况他们其实在去年底,就是12月分之内,他们就已经掌握到这个病有人传人的证据了,其实这已经是有证据了。但是他们一直隐瞒,隐瞒到了什么时间,隐瞒到了1月20号,就是到钟南山来开会宣布为止,这个是第一个重要的内情。那么另外一个我们看见刚刚,就是《南华早报》发布的。

主持人:是,今天,好像有个最新的文章。

唐靖远:他说他们是从政府内部拿到的一份文件。我觉得这篇报导披露出来的内情是更加怵目惊心,可以这么说。因为它里面有提到几个重要的数据,我就简单的说一下。首先第一个它提到的是,真正的他们发现的第一例的病人,根据政府内部这份文件,是在去年的11月份就已经出现了。还不是《柳叶刀》论文所说的那个12月1日,还在那之前更早。而且是在去年的11月份他们就已经报告了有至少9个病例,男的是4个,5个是女的。

这9个病例他们都没有能够确认到,究竟哪一个是属于零号病人。而且在去年12月17日开始起,因为那个时候其实他们已经就不断的有进行报告。

主持人:有新的病人在出现了。

唐靖远:对,每天都有病例的出现,他们已经在记录,他们记录的一个突变是去年的12月17日就开始出现。什么意思?从去年12月17日开始起就出现两位数的突变。

主持人:每天增加两位数。

唐靖远:就是每天都是增加以两位数,在此之前,每天是一位数,个位数来增加的。从12的17日开始起就以两位数、两位数这样增加,这是非常快的速度。但是我们看见的是官方居然,就是武汉市在去年12月31日,武汉卫建委刚刚公布这个事情的时候,都还是说这个瘟疫是可防可控。其实他当时武汉官方公布的数据,只有27例“不明肺炎”是这么来说的。但是根据《南华早报》这篇报导,在今年的1月1日,元旦这天的时候,其实官方有记录的这份文件,收到的病例已经是381人。

主持人:是,他好像12月31日是200多人。

唐靖远:260多。

主持人:对,266,那1月1日就已经是300多。

唐靖远:就已经是381人。而且到了1月17日,我们知道武汉市官方的卫建委发布的通报,还是说被感染确诊的病例只有41例。那么我们都知道刚才提到,在1月1日的时候,其实官方纪录已经达到381,那么在1月17日,已经又过去了半个月,人数增长到了多少,其实是不难想像的。那个时候他们居然公布出来数字只有41例。

主持人:一直41例,好几天。

唐靖远:缩水了10倍以上,你可以看到,它缩水了这么多。而且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也是被大陆的媒体他们自己披露出来的,由于官方在初期的时候,给武汉的医生发布了诊疗手册里面有两个版本,一个白皮书、一个绿皮书。他们医生是按照白皮书去执行的,这个白皮书里面订下一条非常严厉的标准,要被确诊的病例必须有华南海鲜市场的接触史,就是这一条。那么它其实相当于把所有的跟华南海鲜市场其实没有关系的大多数病例,尤其到后期,已经跟海鲜市场没有关系了,全部就都被他们排除出去了。

所以它带来了一个直接的后果,就是什么呢?这是武汉市卫健委下发的白皮书,那么武汉市卫健委它其实是听命于湖北省卫健委的,所以我们就完全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而且是这个卫健委系统,而且是国家卫建委在1月3日的时候还发布了一个三号文,要求所有这些搞基因测序的这些公司,全部都要销毁他们的样本,像这个以前我们做节目谈到过这个问题。它只能由指定的机构来做这个基因的检测,那么这个也是由卫健委系统下发的。

所以我们就从这两点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瞒报它其实是中央级别的瞒报。而且是由国家行政力量,CDC其实是属于国家机构,它是以国家机构的行政力量来干预的,是出自于中央级别的瞒报,它是系统的。所以它其实就是一个系统的国家政府的行为,它绝对不是哪一个个别的官员失职或者是渎职等等,它不是这么一个概念。

赵立坚指控美军 实质是一种宣战行为

主持人:好的。破空先生也请您谈一下,一个就是说对于越来越多的报导,揭示出早期疫情隐瞒的内幕的情况,您怎么看?因为中共方面是基本上从来不承认自己在早期有这样大的责任。另外一方面,我们看到它不但不承认早期的责任,现在还在制造另外一种故事。把它自己制造成全球抗疫的领导,那么最新的事件就是昨天,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通过推特,发出了他的一个指称,他指控说是有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武汉的。那这个事情引发了轩然大波,您怎么看这两方面不同的操作呢?

陈破空: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这个人上来就不同寻常,他是带着特殊任务来的。当然应该说他说这样的话,其他的发言人还不肯说,所以就安排他当发言人来说。那么其他发言人像耿爽跟华春莹,连这种话都不敢说,他敢说。他怎么说呢?他说他抓住了美国一场公听会的其中一句话断章取义,说这个公开听证会是由国家疾控中心的主任面对议员的质问,在美国这种公开听证会都是火药味十足的。

那么民意代表面对官员,都是要尖锐的提问,一直让官员无所躲藏,可以说鸡蛋里挑骨头。那么其中就有一句话说,就问到说,有些表面上看来属于流感的人是否实际上属于新型冠状病毒,这位疾控中心的主任就回答说:一些病例确诊是如此。但是他说的显然是指现在式、进行式,并不是说过去的事情,也就是说目前正在美国发作的新型冠状病毒、来自于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在美国正在扩散,在这个过程之中,美国的方法是先有人去报告了病例之后,先测试是不是流感?如果不是流感再测新型冠状病毒,这个程序。在这个过程中可能有少量的、个别的例子发生了误会,这有可能。

赵立坚就拿这句话做文章,说逮到一个现行,连续发出一系列质问,说美国的零号病人究竟是什么?感染了多少人、医院的名字是什么?然后就说“可能”,他用了“可能”两个字,可能是美军把病毒带到武汉,然后又说美国应该要透明,美国要公开数据,美国欠中国一个解释或欠世界一个解释。他这番话中间那句话是主要的,中间的话指的是去年10月份军运会在武汉召开,10月18日到10月27日,召开的时候有100多个国家的9000多个代表,如果说那个时候有新型冠状病毒发生的话,那么当时与会的代表,各国都会爆出案例来,没有任何人爆出这样的病例。当时已经被南方周末所证明了,有5名外籍人员得了病在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都说了得的是疟疾而不是其他,这个在2月下旬已经有了说法。

那么实际上赵立坚在说这个似是而非的时候,他掩盖了去年10月份之前中国所发生的一系列怪事,就是在军运会之前的一个月,9月18日中共在武汉搞了一次病毒演练,说演练在航班上发现了病毒,而且病毒就叫新型冠状病毒,中共已经有了名称,然后启动了疾控中心、安保中心警务等等系统,整个是应急响应,这个演练是跟军运会毫无……就是说在军运会之前一个月美国人还没去、外国人还没去它就在演练了,它怎么知道这个事会发生?

还有一个奇怪的事,再之前7月份,宁夏首府银川也发生了同样的演练。再之前大家众所周知,就是3月份加拿大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被盗,两起高级病毒被盗到中国,7月份逮捕了偷盗者,就是中共的特工科学家邱香果夫妇和她的学生,邱香果夫妇在7月份被扣押,学生也被扣押,一直被加拿大扣押至今。还有后来中国的瘟疫爆发之后,在美国发生了一个事情,一个哈佛大学的教授被捕,是因为他向中共提供了美国病毒研究有关的技术,而他得到了中共优厚的报酬。

所有这些事情加在一起就是,美国和加拿大研究病毒是为了研究疫苗,做防疫用,而中共为什么盗取这些病毒?盗取了之后干什么呢?实际上是在做生化武器的研制用。所以盗取了之后在中国最高的病毒实验室:武汉P4病毒实验室,这个病毒实验室背后掩藏了一系列的东西,跟中共军方合作的生化武器计划,也就是说真正的这次源头是武汉病毒实验室泄漏,是生化武器的走漏。赵立坚把中方所做所为全部掐掉,单挑美国一个公开听证会的一句话,来大作文章向美国质问。

但是要说的是,当赵立坚在做这个质问的时候,这样的公听会永远不可能在中国发生。到现在为止中国没有一场公听会。如果说在北京举行一场公共听证会,让官员坐在台上,让民意代表尖锐提问,让世界各地的记者都坐在下面观察提问,然后全国转播、全世界直播,看看是什么场景,究竟是美国隐瞒了?还是中国隐瞒了?只要看公开性、透明度就可以一目了然。

这个赵立坚,我要说的是他在发这个推文对美国做这样的指控的时候,事实上是一种战争指控,是对美国的宣战。因为如果他认为是美国把病毒带到了中国引发了这场大瘟疫,那么就是说美国对中国发动了生化战争,那就是说中共应该还击,这是一个重大的事情,也就是说在宣战了。如果说中共不收回这个话,就隐含着中美摊牌、中美对决,必须把这个事情搞清楚,究竟谁是谁非?最终有可能就擦枪走火,走向一场全面对抗,乃至第三次世界大战。

赵立坚指控绝非个人行为 标志中共信息战由防守转为进攻

主持人:好,谢谢破空先生。唐靖远先生我想问您,因为确实是这样,在有关病毒来源的,所谓零号病人上面,外界对中共有很多的疑问,但是中共从来没有给过解释,现在赵立坚却说美国欠中国一个解释。在外交层面他发出这样一个指控其实是相当严重的,所以今天美国国务院召见了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您觉得他为什么要在没有什么根据的情况下扔出这么一个指控?到底中共方面想做什么呢?

唐靖远:我觉得有两方面,首先第一个就是说,上次我们有谈到过中共在对美国发起一种系统的一个文宣的攻势,其实就是一场信息战。它不是分三个层面吗?首先是通过民间舆论的造势,然后是由钟南山这种专家出来引导,最高的层面就是到政府官员出面来定调,由习近平包括赵立坚。赵立坚这一次我觉得是带有一个标志性的,就是他标志着现在整个这场信息战已经是由中共政府层面的人出面来唱主角了。我为什么说赵立坚这是一个标志呢?因为赵立坚他不是一般的媒体人,他是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所以他,尤其是在很正式的情况下,他说出来这样的话,不是代表他的个人行为。

主持人:而且中、英文两个语言。

唐靖远:对,他发了两次,英文和中文分别发了一次,这是一种很正式的行为,所以这个不代表他的……我没有把它看成他的个人行为、个人见解,因为这很有可能代表中共的政府行为。其实我们看见就刚才你提到的美国政府马上就召见了中共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就说明美国政府也是把赵立坚的这篇推文视为一个政府行为,所以提出了非常严厉的抗议。

那么他的这个行为说明了什么问题呢?我觉得它标志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标志着中共这一场信息战、这个文宣战,已经在从防守转为进攻。什么意思呢?我们知道中共最开始的时候它是一种本能地为了自保,就是由于这瘟疫一下子失控了,不但是在国内蔓延甚至已经蔓延到国际上去了,那么这重大的问责、责任该由谁来背?它是本能的一种想要自保、想要推卸责任。反正就是我们搅混水,说病毒的来源像钟南山说的,它不一定是发源于中国,现在这个说法更进了一层,明确的说这个病毒来自于美国,已经变成这样了。

其实这是一种从防守到进攻的转变,什么意思?就是说中共已经从被动的、为了自保的、单纯的推卸责任,已经把它变成针对美国发动了一场主动进攻的信息战。它进攻什么呢?它就是要藉嫁祸的行为来打击美国的国家形象,打击美国世界领头羊这样的地位,同时呢,发动这样的信息战是全方位的,全国的舆论都调动起来,它的目的是要让美国在防疫问题上陷入一种混乱状态。我觉得它是有这个动机在里面。

通过打这种信息战把美国的防疫工作全部搞乱,让美国处于一种混乱状态,其实是削弱美国。这样的话中共很可能就有一个机会,可以搏上位,什么意思呢?我们看见它正反两面都在做,一面拚命的嫁祸美国、削弱美国、搞乱美国,另一方面又不断地发出一个声音,我们中国模式的防疫是非常成功的,现在我们要把先进的经验要输出到其他国家去。所以你看它现在开始派遣好几个医疗队,是吧,我们看见至少已经派了4个医疗队到4个国家。

主持人:意大利、巴基斯坦……

唐靖远:意大利、巴基斯坦,还有两伊,伊朗和伊拉克,至少有这4个医疗队,我们可以得到证实已经出去了。所以你就可以看见它是正反两面同时都在做,我们可以界定一个,以赵立坚这篇推为标志的这一系列的行为,它其实已经是一个国家战略行为,它不是一个单纯的口水战,它是一个国家的有目的的、有计划的、分层次有序的在进行一个国家战略行为,目的就是要抢夺所谓领导世界的话语权,我是这么看。

中共急于改写历史 对内蒙蔽民众 对外争夺国际主导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中共在元气大伤还没有恢复的时候,就已经在考虑到,要藉这个疫情来在国际上占据主导地位?

唐靖远:对,我为什么说它是处心积虑的一个国家战略行动呢?它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转变,我们记得在2月8日的时候,大陆媒体还曾经广泛报了一条消息,是内蒙古的一个男子,他就是因为在网上发布了一条消息,说武汉病毒是美国研制的生化武器,结果这个男子马上就被拘留了、被逮捕了。

主持人:对,没错,我还记得。

唐靖远:然后还罚了款,很多的媒体都报导。你可以看出在那个时候其实中共官方对这个问题的态度还是非常谨慎,它知道这种话不能随便乱说的。但是为什么仅仅才一个月之后,现在才3月上旬就一下子完全反过来。是由官方由官员正式的出面,说这个(病毒)就是美国带来的。而且赵立坚这篇推文他刚才提到的,他说这是美军带到这个武汉去的。其实这个里面有一个非常恶毒的的暗示,暗示这个病毒就是属于美国军方的生化武器。他就是暗含了这么一个东西在里面,所以他为什么会发生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发生这么一个180度的逆转一个转弯。我觉得它背后就是由政府力量在推动着,其实是一个整体的一个计划。

主持人:不只是一个外宣的问题。破空先生就您刚才所说的以及唐靖远先生的分析。您也说这个相当于它在发起一场战争,而美国的这个政界媒体都注意到了。有政界人物他也说,章家敦说:“赵立坚这个行为,实际上他就是在指责美国在发动战争”,那您觉得为什么中共要这么做呢?

陈破空:首先,赵立坚提这个向美国发的连珠炮的这些提问,恰恰是世界向中国政府发的,你的零号病例在哪里?感染了多少人?医院叫什么名字?你要透明,你要公布确切的数字,你欠世界一个解释。因为中共每天所发布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都是虚假的,全世界都知道。

那么它跟世界卫生组织合盟,中共耽误了中国人民二个月的时间,后来和世界卫生组织合盟又耽误了世界二个月的时间,加起来四个月的时间,以致于数十个国家沦陷。另外赵立坚这次在说这个话的时候是中共行为的三次升级,第一阶段是用社交媒体:微信、微博的方式散播阴谋论,说美国的细菌战、美国的生化武器带来的。这是王沪宁主导的宣传系,大外宣的拐弯抹角的一部分。第二个阶段就是由御用专家院士钟南山出来说话,说“疫情发生在中国,但源头不一定在中国”,这第二阶段。第三阶段就上升到外交部发言人一个官方人物来说话,这是中共的升级,这个升级就表示中共是整体官方的一个策略,改写历史。

我们知道中共在历史上多次改写历史,最严重的就是抗战八年的历史。是国军抗日共军不抗日,国军浴血抗战,而共军跟日军勾结跟汪精卫跟傅仪政权勾结,共同颠覆国民政府。但是居然在中共窃取了政权之后,在它所有的教科书、所有的文章写成是国军不抗日,中共抗日,中共成了主力。甚至在前几年就什么叫九三大阅兵。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阅兵上,都是共军的方队。什么新式军、八路军、什么联军、什么东北联军,完全没有浴血抗战的国军,连一个方队都没有出现。它就认为它可以完全扭曲历史,扭曲历史、改写历史的对象是谁?是针对中国人民,让中国人民一代又一代的成长起来,以为那就是抗战史。

后来很多人年轻的人读到了其他资料:台湾的、美国的、世界的资料才知道,抗战那边的历史被中共完全的扭曲。同样后来关于这个大饥荒、文革、大跃进、六四大屠杀都是扭曲。那么最近的扭曲是香港大抗争,他们可以在媒体上集体的把香港抗争者说成是暴徒、暴力恐怖份子。而把人神共愤的黑警、恶警说成是英雄人物,整个想颠覆香港故事。但是世界媒体记录了香港真实的故事。

那么现在又来了,就是这场大瘟疫中国爆发了大瘟疫,由于生化武器走漏,或者是人工病毒的走漏,极可能导致了这场大瘟疫,然后祸害了世界。然后中共当局不仅要掩盖真相,那面对国内汹涌彭湃的民意。刚才我们举到了网民的接力赛,压倒了中宣部。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要编造别的故事,它的对象宣传对象还是针对中国国内民众。其实胡锡进今天的一句话泄露了天机,他在一边在针对赵立坚的推文他说的话,他说外交上的一些作法不一定跟国内的民意反应能够对应,暗示外交上有外交上的作法,以维护国家利益的灵活性,就是政权力的灵活性。但在国内是另外一回事,国内不见得是这么回事。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中共是铤而走险。因为它知道美国还可以甩锅是个民主国家,它知道这个向俄罗斯甩甩不起,向北朝鲜甩不起。要向北朝鲜俄罗斯这样甩锅的话,恐怕早就吃上原子弹了。它觉得美国是后发制人不至于要对它动武,所以它冒了一个风险在演这出戏。当然这个风险是非常危险的,有可能导致,因为历史上很多事情是由这个开始的口角,发展到互相要调查,最后要求证,最后可能引发战争。当然也可以说简短一句话,是不是中共政权认为自己已经面临灭顶之灾,在民意的海啸下所以觉得要完蛋了,就跟全世界同归于尽吧!那就在完蛋之前来个中美战争,大家用生物大战、生物武器大战,或者是核大战,来让整个世界同归于尽。这个可能是中共末日计划,或者是沉船计划。

主持人:也是它的一种危机的体现,谢谢破空先生。

唐靖远:我想简单补充几点,其实破空先生提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一个概念。中共为什么敢于发起这场信息战,它有一个最主要的目的,刚才我们说到其实它一方面是为了推卸责任为了自保保它的政权。另一方面,它要搞乱这个美国,其实它是因为看准了一点是什么呢?我们都知道美国,民主社会都是没有中宣部的,没有宣传部的。美国的这个媒体它都处在一个比较自由的一个状态,它跟中共这种动用国家力量的从上到下各个层面的,这么巨大的舆论宣传的工具,它其实严格说是没法对抗的。

事实上我们看见一个客观的现象也是这样的,美国的媒体到目前为止对中共这次信息战的反应,其实无论是数量、还是深度各方面都是没法比的。所以它带来一个问题,我觉得中共它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目的是什么?中共一贯在国内的时候打信息战,它其实也都是这么针对这些要迫害这些维权人士,或者是迫害它要迫害的对象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它先给你扣上一个,罗织一个天大的罪名。

主持人:先给你污名化。

唐靖远:对,污名化,然后要你自己去自证清白。然后它还给制作很多似是而非的,一些所谓的证据来全部的指向你,目的是什么?就像是它现在在针对美国一样,最后它的目的是让美国自顾不暇。它就顾著为自己不停的做各种各样的澄清和辩解,它就再也没有精力来干预中共它要在国际上或在国内上它要做些其他什么这样的事情,侵犯人权等等这样的事情,它就没有这样的精力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中共打信息战的一个常用的手法吧,可以这么说。

中共信息战引发美国各界全面警惕  或加速中美脱钩 

主持人:但是我们看到,它好像并没有让美国自顾不暇。因为现在就像您所说的,美国的媒体并没有做出太多的回应。而今天川普总统在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专门提到了这个问题。川普总统回答:“我看了那篇文章(不知道它指的哪篇文章)”,他说:“我知道习主席不是这个意思”,然后他又说了一句很关键的话,他说:“它们知道病毒是从哪里来的,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您觉得迄今为止,美国在应对中共信息战这方面做得足够吗?

唐靖远:我觉得他们其实是从政府的层面来说,我觉得应该是前所未有的头一次比较这么重视的。我们知道过去其实中共有过很多次嫁祸美国,就是搞“反美宣传”。美国其实长期以来都已经习以为常,觉得就是把它当成是一种一般的口水战。但是这一次我觉得美国是有所不同的,尤其是川普代表了美国政府。因为他们可能真的意识到中共这次是,对美国国家的安全构成了威胁的一次行动。因为我们看到中共这种宣传这种抹黑,已经达到了一种针对,刚才陈先生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我非常赞同。它是一种战争行为,为什么呢?我举一个例子,就是中共的国防大学有个教授叫梁方,他还公然,他还不是一般人他是有身份的,是一个国防大学的教授,他就在公然在微博发了一篇微博说,凭空捏造了一篇《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导,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这篇报导里面公开的承认武汉病毒是美国的生化武器。它就居然达到这样一个,公开睁着眼睛说瞎话的。

然后还有一个例子,我们看到大陆的网络普遍的都在传一条消息,川普总统已经于某年某月某日,甚至几点几分被验证,就是证实他武汉病毒的测试是阳性。结果我们后来一查发现,它是把几年以前,2016年新闻周刊的一篇报导提到川普的一篇报导,它拿来做了一个假翻译。利用大多数的老百姓因为英文不太好,看不懂,所以伪造这么一个信息。

主持人:正如上次它们把CNN的一个报导,那英文都在下面了。就可以明明白白的人家说:“是美国发现第一例不明来源的社区感染的病例”,它就翻成说“美国承认病源来自(美国)”。

唐靖远:对,它说美国承认最初的病例是来自美国本地,就这种手法其实是很相似的。所以我觉得它们这些所有这种行为表现出来是一种完全针对敌国的行为。因为只有在战争状态下,你对你的敌国才会出现这样大面积的举国动员的,对对方的国家、民族,包括它的政府首脑一种全面的抹黑。它不是已经一般意义上的这种口水战,它真的是一种战争行为。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觉得美国会怎么回应呢?因为我们看到很多政界的人物,包括金里奇、章家敦,包括白邦瑞这些很重量级的政界人物都注意到了赵立坚这篇推文。它其实代表了中共信息战的一种升级。您觉得他们会怎么回应呢?下一步。

陈破空:除了美国的议员和政界人士、评论人士做了强而有力的回应之外。最重要的是美国国务院召见了中国大使崔天凯,那么召见的内容全文在各方报导不齐。那么究竟崔天凯说了什么?美国这位助理国务卿说了什么?不全。但是其中有一个报导显示,这个助理国务卿说了最后一句话。说向中方提出了抗议,说如果不收回这样的话,这样毫无根据的指控的话。就意谓有可能让中美关系最后决裂。如果这句话属实的话,那就证明即便中美不开战,也可能中美会走向进一步的脱勾,甚至决裂。我想这对于全世界都是一个好事情。

那就是通过贸易战、科技战,最后还有金融战以至于现在新型冠状病毒中共起出甩锅。真正导致美中脱钩成为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民主就是民主,专制就是专制,自由世界跟极权的对垒是新的冷战,或者是将来的热战。如果是这个状况的话,对中国人民来说,对世界人民来说,未尝不是福气。因为大家都可以看穿,可以界定谁是真正的敌人,那是北京政权。

主持人:您刚才说中共信息战的升级在某方面也是主要是,为了针对中国国内的民众,所以它要改写历史,就像它过去做过那样。那您觉得这次它有没有可能又一次在中国民众方面改写历史,让民众认为历史是像它所说的呢?

陈破空:不能排除在网路上,或者是互联网上这个社交媒体上看到一些被洗脑的人,的确是发出了反美的浪潮、反美的叫嚣。但是我们看到了这几次巨大的舆论风暴都是冲着中国政府而去的,冲着中共当局而去的。这就说明中共当局已经知道面对汹涌而来的舆情风暴。人民是要向它们问责、问真相,问它们隐瞒的情况,甚至于有可能为死去的亲人讨说法。所以中共这是病急乱投医,不顾一切了,来了超限战。

这个超限战就包括向美国甩锅,有可能中共一边在公开场合向美国甩锅,私底下又向美国做解释。这些都有可能,因为外交发言人耿爽、华春莹的另外一些话又不同意,又似乎不同,耿爽说要科学专家去定论,包括国际社会美国这里不同的看法,意思仿佛又没有下这个结论。中共可能通过二手对美国表面上示强,暗地里示弱,最终是想欺骗中国人民。但是现在民智已开,中国人民不是这么好骗的。

主持人:好的,还有30秒,唐靖远先生有什么补充的吗?

唐靖远:对,我也觉得它这种想要改写历史的这个做法,我觉得注定是不会成功的。尤其我们都知道你要洗脑,要想改写历史。你在一种封闭的情况下,在中国它有长城防火墙是吧,在这种情况下它都是很难做到的。更何况在国际社会它完全都是透明的,所以它注定要失败。

主持人:是的,而且全球在关注中国的情况。好的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精彩点评,我们节目时间很快又要到了,我们也感受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