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全球大瘟疫映照出两类灵魂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那个被四十万人问责、要求下台的总干事的几番推托之下,终于羞羞答答的承认武汉瘟疫(新冠状病毒肺炎)是全球流行的大瘟疫(Pandemic)了,虽然一个月前无数的仁人志士已经正确的指出了这一点。全球大瘟疫流行之际,世界上每个人都在瘟神的面前接受拷问,回答问题,展示自己真实的身份:究竟是共产邪灵的同路人,还是自由世界有良知的公民!

微信上有一个被广传的帖子是这样的:竟然有人会称自己“战胜”了瘟疫!?如果一个人在家玩火,把房子烧了,里面的东西毁了,还烧死好几个孩子,连带邻居们也被殃及。最后大火被消防员扑灭。这人即刻欢呼,我们“战胜”了火灾,胜利了!邻居们,你们该感谢我们,赶快抄我们的作业!天下居然有这样的人吗?还真的有!

一位华裔科学家最近去奥兰多参加一个医疗峰会,遇见一个这次负责分析中国病毒数据的专家。那位专家说,中国给世界分享的信息是不少,但基本没什么用,90% 都是Made Up (编造) 的!这就是中国对世界的贡献?中共玩火,把自家人烧死了许多,然后还下令销毁疫情文件——辽宁省卫健委下令要求销毁新冠肺炎疫情的内部文件,这不是掩盖中共研制生化武器的铁证,又能是什么呢?

三月春假时,在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学校因为武汉瘟疫的传播,又延续了一个星期的春假。美国一个电视制片人转来一段文字,是中共《新华网》的推荐文章,题目是“全球战疫,西方那一套咋就不灵了?”很长时间以来,基本上是不看中共宣传的,但出于知彼知己,就看了一看。这一看不打紧,简直恶心到顶,完全无语!这,这,这,人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无耻之徒、无耻言论,还登堂入室、欺骗亿万人!?

中共的无耻没有底线,卑鄙没有上限,在这篇文章里展露无遗。文章署名“国防大学”,想必五毛们也不太敢留下真名实姓,把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文章说美国副总统指示,发布疫情必须“口径一致”,要事先“向他报备”。这些名词和做法,根本不是正常社会的方式,却正好反应了党文化的言辞色彩。文章说美国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沃尔夫出席听证会,接受问询时“闪烁其辞,屡屡甩锅”,把中共官员的劣行生搬硬套到了美国民选官员的头上。文章讽刺美国的疫情“公开透明”,却不敢说中共的不公开、不透明、拚命掩盖是举世皆知的丑闻。中共在武汉瘟疫之中及之后,丧失可信度,丧失民心,政权摇摇欲坠,文章却指世界其它国家“面临大考”,比拼“民心伟力、战略定力、道路旗帜”!文章声称中国和美国是“人民至上与选民至上”的对决,却不知人民就是选民,选民也就是人民。恰恰是中共把人民当作猪狗,把选民付诸虚无,是没有选举合法性、没有生存资格的叛逆团体。

新华网文章颠倒黑白、望文生义的做法,从引述的“钻石公主号”游轮在横滨,到“歌诗达赛琳娜号”邮轮在天津,到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在哈德逊研究所的对话,处处都在指鹿为马、牵强附会。中共盲目出击,悍然封闭1200万人的世界级大城,然后实施国家管控、物质统配,再到强行复工生产,在文章的花言巧语之下,都成了美丽的“成就”。

中共还不知自己之丑,居然要把邪恶的、低下的社会管理“经验”推广到全世界,还在做“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美梦。中共把自己的共产主义、无神论的邪恶价值观,套在东方的文化观和价值观之上,试图与正常社会的人类传统和普世价值观对抗,徒劳之际,只显示出无知而无畏的弊陋之徒,在世界文明前的丑态种种。

全球性的大瘟疫,以前只在历史书中看到,但今天它地地道道的,在人类历史有数的几次之后,在我们的世纪开始流行了。“有幸”见到这场瘟疫,是我们的不幸,也是我们的机会。人们已经看到了这场瘟疫的针对性,和投放的敏感性、准确性了!那就是,它指向了亲近中共、亲近邪恶、排斥真理、排斥佛法、排斥普世价值的个人、团体、社区、城市和国家。我们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不得不在瘟神的面前接受拷问,回答它的提问,同时验明正身,出示自己真实的身份。出于保全身家性命的考量,我们可以问问自己:我是共产邪灵的同路人,还是自由世界有良知的公民?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