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面临双虫夹击:蝗军之外另一害虫大军杀入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6日讯】武汉疫情尚在中国大地肆虐,中国又面临双“虫”夹击,一方面4000多亿只蝗虫逼近中国;与此同时,另一粮食杀手草地贪夜蛾已经入侵中国。中共承认,草地贪夜蛾已进入中国华南,而且今年的基数大,会呈重度发生态势。

据陆媒3月5日报导,蝗虫未到,规模90倍草地贪夜蛾已入侵中国华南与西南。秋行军虫今年第二次入侵中国,对农作物构成极大威胁。

当天下午,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潘文博表示,草地贪夜蛾确实已经入侵大陆。

这种草地贪夜蛾源自于美洲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昆虫,去年首次入侵中国大陆,发生区域主要在西南和华南,见虫面积1,600万亩左右,实际危害240万亩,发生区域包括云南、广西等局部地区,虫害地区产量损失控制在5%以内,

他说,专家分析认为,草地贪夜蛾在中国西南华南地区适宜生存,并已经定居繁殖,而且形成一个“北迁南回、周年回圈(循环)”的重大迁飞性害虫,预计将会严重影响中国生态。

专家分析认为,是外来物种,但可能已完全适应西南和华南的气候,成为又一个北迁南回、周年循环的重大迁徒飞行性害虫。

草地贪夜蛾的害虫已进入中国华南。(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中共农业农村部2月21日发表的《2020年全国草地贪夜蛾防控预案》显示,截至2月10日,草地贪夜蛾数目激增至去年同期的90倍,见虫面积超过60万亩。

农业当局警告,必须警惕西南、华南6省冬季玉米种植区持续出现草地贪夜蛾的威胁,今年若不强化监测及防控,玉米、小麦及油菜等农作物都可能会受到影响,损失会比去年更大。

草地贪夜蛾又称秋行军虫,其幼虫以玉米和水稻为主食,在农业上属于害虫。草地贪夜蛾有寄主植物广、繁殖能力强、危害损害重和飞行能力高的特点,而且几乎没有天敌,过去曾为中美洲多国的粟米带来三成的产量损失。

草地贪夜蛾自2008年底从缅甸首次迁飞进入云南西部地区。

中共农业当局警告,由于今年虫源基数规模更大,且北迁时间可能提早到3月份,必须进行积极防治。目前制定的预案,要求全国农业农村做好相关工作,避免爆发灾害,期望防控处置率达90%以上,总体危害损失则控制在5%以内。

据悉,中国各地已组建好能迅速大范围喷药的无人机队,希望能有效抑制虫害损失。

漫天的蝗虫甚是吓人。( Luke Dray/Getty Images)

草地贪夜蛾大举进击中国的时间点,正值亿万只蝗虫直扑西藏、云南之时。中共林草局3月2日发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做好沙漠蝗灾及其它草原蝗灾的防控工作。

通知说,经专家研判,在东非、中东、南亚肆虐的沙漠蝗虫,恐从巴基斯坦和印度直接侵入西藏,或者经缅甸侵入云南,或者经哈萨克斯坦侵入新疆。

2月11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向全球发布沙漠蝗灾害预警。沙漠蝗虫目前已从东非蔓延至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国面临着沙漠蝗虫侵入的风险。

FAO判断,此次始于非洲的沙漠蝗灾,因初期控制不力,可能会延续到2020年6月,届时蝗群规模可能增长至当前的500倍。

中共日前派出多名专家前往巴基斯坦蝗灾灾区视察,赫然发现情况比想像中还严重。这个沙漠蝗虫比中国境内常见的东亚飞蝗个头更大,攻击性更强,而且还咬人,专家团队甚至在视察的过程中都被蝗虫咬。

沙漠蝗虫被认为是全球最具毁灭力的迁徙性害虫,不仅迁徙快,而且进食量大,每天可移动150公里,占地一平方公里的蝗虫群一天可吃掉3.5万人的口粮。

蝗虫吞噬农田、市场无物可卖、牲口无物可吃,非洲东部已有约1900万人面临食物短缺危机。

中国专家赴巴基斯坦考察后惊觉,此次蝗灾比预想还严重,这个沙漠蝗虫不仅吃草还咬人。(SAM PANTHAKY/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汉肺炎疫情目前仍在持续蔓延,造成中国经济活动几乎陷入停滞,物资供需失衡,物价飙升,疫区甚至出现粮食紧缺的情况,中国的粮食危机成为民生最关切的问题,随着亿万只蝗虫大军及大批草地贪夜蛾入侵,中国恐将面临粮食危机。

时政评论员邢天行说,中共种种反天理反人伦的做法遭来了天惩,现在不仅武汉疫情,还有直逼中国境内蝗虫大军及草地贪夜蛾等,反正中共造下的种种罪恶都会积累下来,像山崩海啸一样到最后是一个并发症,加速它的灭亡。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

相关文章
评论